希伯来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来四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祂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原文是你们)中间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

  • 「我们」就是「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三1)。「祂安息的应许」指在基督里真实的安息,是旧约时代的安息日和安息之地迦南地所预表的。进入迦南即预表在基督里(三11、14),享受神的安息。这安息不需要靠人来实现,而是神已经预备好的。
  • 「就当畏惧」是提醒读者应当存敬畏的心,认真思想以色列人在旷野的失败,不要因为不信而惹神发怒,也像他们一样不能进入安息。
  • 本节并非指真正的信徒有可能不能进入安息,因为「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已经「得以进入那安息」(3节)。

【来四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 「福音」在此不是指得救的福音,而是指「进入祂安息的应许」(1节)。
  • 「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指那些倒毙旷野里的以色列人因为「不信」(三19),所以不能像约书亚和迦勒一样凭信心跟上神的带领(民十四6-9),结果不能进入迦南,得着安息。

【来四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正如神所说:『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其实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成全了。」

  • 安息并不只是将来的盼望,「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已经「得以进入那安息」,正在进入安息、享用安息的过程中。
  • 「我的安息」表明「那安息」乃是「神的安息」,是神在创世工作完成后就已经预备好的安息,不是要我们靠自己去努力实现的安息,不是在迦南地或安息日。神盼望我们都能全然安息在祂里面,与祂同享这安息。
  • 「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引自诗九十五11,这是本书第二次提到这句话(本节;三11)。诗九十五10-11是犹太会堂在安息日黄昏的崇拜时所用的呼召经文。

【来四4】「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神就歇了祂一切的工。』」

  • 「第七日」指神创造的第七日。「有一处」指创二2。「歇了」不仅是「停工」,还有「功成」及「满意」的意思。
  • 神的安息是从创世的「第七日」开始的,表示工作的完成,以及由此而来的满足和喜乐。「到第七日,神就歇了祂一切的工」表明在创世之工完成的时候,神的安息就已经预备好了。

【来四5】「又有一处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

  • 「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是本书第三次提到这句话(3节;本节;三11)。「又有一处」原文是「又在这里再次」,表示本节「我的安息」与上一节的「神就歇了祂一切的工」(4节;创二2)是同一件事。
  • 作者在这里使用了当时犹太拉比惯用的「同类」的释经原则:如果在摩西五经里的两段经文中有相似或相同含意的字出现,这两段经文就可以彼此解释。创二2的动词「歇了」(4节)与诗九十五11的名词「安息」在七十士译本是同字根的(但在希伯来文圣经中不是),因此作者可以用前一节经文来解释后一节,将「我的安息」(诗九十五11)解释为神在第七日开始的、自己享受的安息。
  • 因此,倒毙旷野的以色列人所不能进入的不仅是迦南地的安息,也是迦南地之安息所预表的神自己永恒的安息,这安息自创世以来就已经预备好,是神定意要与祂的百姓所分享的。

【来四6】「既有必进安息的人,那先前听见福音的,因为不信从,不得进去。」

「必进安息的人」指那些蒙神赐给真实信心的人,有信心的人必能进入神的安息。「不信从」是指用行动表明内心的不信(三18)。「既有必进安息的人」,表明既然神有这个定意,祂的计划就不能因为人的愚昧而不能实现。

【来四7】「所以过了多年,就在大卫的书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说:『你们今日若听祂的话,就不可硬着心。』」

  • 「又限定一日」,表明神在摩西时代的话也适用于诗人的时代,「进入祂安息的应许」仍然有效,仍然等待着人去取用。
  • 本书一共七次提到「今日」(一5;三7、13、15;四7;五5;十三8),「今日」是神所赐给我们的机会,我们应当抓紧「今日」听从祂的话。
  • 本节引自诗九十五7-8。犹太人称诗篇为「大卫的书」,称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为「摩西五经」,称箴言、传道书、雅歌为「所罗门的智慧书」。

【来四8】「若是约书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神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

  • 「约书亚」在摩西之后带领以色列人进入了迦南地,但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并没有完全享受到安息,他们在士师当政的几百年里不断地因悖逆神而遭受仇敌的攻击。
  • 「别的日子」就是诗九十五11的「今日」(7节),作这诗是在以色列民进入迦南地之后,因此「必进安息的人」(6节)并非指那些已经进入迦南地的以色列人,神所应许的永恒安息也不是约书亚实现的短暂安息。
  • 希伯来文「约书亚」就是希腊文「耶稣」,意思是「耶和华救主」或「耶和华救恩」(太一21),可能暗示约书亚所没有做到的事,只有主耶稣能做到。

【来四9】「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

「安息日的安息」原文是一个字(Sabbatismos),在新约里仅此一处出现,表明神所应许给祂子民的安息,就是祂自己在创世的「第七日」(4节)完成创造之工以后所享受的永恒的「我的安息」(3节),既不是十诫中的安息日(Sabbath,出二十8-11),也不是约书亚带领百姓进入迦南所享受的短暂的安息。原文并无「另」字。

【来四10】「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祂的工一样。」

  • 信徒现在所享受的「安息日的安息」,正是神自己的安息。「神歇了祂的工」,不是懒散不工作,而是表明对祂工作的成果完全满意,神的工作并没有因此停止;我们「歇了自己的工」,也表明我们完全满意于神工作的成果。人靠着自己无论怎样做工,也不可能达到完美的地步,所以也就不可能达到完全的安息;惟有停下自己的工作,而让神自己来做工,才有可能享受神的安息,分享祂的喜乐和满足。
  • 这安息先是显明在基督里(太十一28-29),最后显明在永世里(启十四13),那时我们将进入天上的家乡(十一16),也就是神所预备的那座有根基的、常存的、将来的城(十一10、16;十三14),永生神的城邑、天上的耶路撒冷(十二22),在那里有「更美长存的家业」(十34)。

【来四11】「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

  • 「竭力」不是靠自己天然肉体的努力、挣扎,而是存敬畏的心,「就当畏惧」(1节),用「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2节),把握神的应许(1节),不让自己「学那不信从的样子」。「竭力进入那安息」不是靠人「竭力去工作」,而是「竭力认识自己的无能」、「竭力不靠自己的肉体」、「竭力倚靠神的大能」。
  • 「那安息」不是指将来在永世里的安息,而是今生在基督里的安息。

【来四12】「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 带领我们进入「那安息」(11节)的方法,就是借着祂的「话」。主耶稣对我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是活的,不是死的规条。神借着基督所启示的「道」(一2)能穿透我们的心思,显明我们灵里真实的光景。我们若不是活在「神的道」里面,接受「神的道」来显明和管理我们的心思言行,就不能进入神的安息。
  • 「魂与灵」代表人非物质的成分,「骨节与骨髓」代表人物质的成分,「辨明」意思是「判断」。

【来四13】「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 我们「不信的恶心」(三12)在神面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每个人都必须向祂交账。
  • 「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表明神并不是创造了宇宙,就把宇宙当作上了发条的钟表自行运转,从此不再和我们「有关系」。其实只是不信的人不想与神「有关系」,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必向神交账。

【来四14】「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

  • 「大祭司」的工作之一,是在神面前做人的代表。「天」原文是复数,「已经升入高天」指基督进入真圣所(八1-2,九24),直接来到神面前,而不是像地上的大祭司有进入至圣所的各种限制。
  • 「神的儿子耶稣」这个称呼是为了要刻意将耶稣的人性和神性结合起来,表明祂有担任更美的大祭司(八6)的资格。既然我们有这样一位更美的大祭司,就不应该在逼迫面前放弃信主,来换取脱离眼前的难处,反倒要「当持定所承认的道」,靠着主胜过一切难处。

【来四15】「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

  • 我们「当持定所承认的道」(14节)的理由,是因为主耶稣「体恤我们的软弱」,乐意帮助我们胜过试探和逼迫。主耶稣「体恤我们的软弱」,而不是包容我们的罪;祂体恤承认自己软弱的人,却拒绝自以为刚强的人。
  • 「凡事受过试探」,并非指主耶稣经历过人类所经历的每一种试探,而是强调主耶稣的人性是真实的,祂所受的试探和我们所经历的试探本质相同,都是要引诱人不顺从神、只注意满足肉体的私欲。主耶稣并非需要「凡事受过试探」,才能了解我们的软弱、「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亲自「凡事受过试探」,但「没有犯罪」,是为了让软弱的人放心,我们同样可以在祂里面胜过试探,这就是「体恤我们的软弱」了。
  • 主耶稣「也曾凡事受过试探」,表明受试探并不是犯罪,在试探面前跌倒才是犯罪。

【来四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靠着这样一位大祭司,我们就能「坦然无惧」地来到神面前,从恐惧中得着释放的自由;才能来到「施恩的宝座前」直接面对神;才能在软弱、难处中「得怜恤,蒙恩惠」,而不是要靠我们自己刚强面对试探和逼迫;才能得着「随时的帮助」,在关键的时刻得着帮助。

上图:在旧约时代,即使是大祭司,也不可随时来到约柜上的施恩座前(利十六2),只能在赎罪日进去,并要用香的烟云遮掩施恩座,免得大祭司死亡(利十六13)。因为罪人的罪若没有被对付或遮盖,就不能直接来到神的面前。新约的大祭司基督成就了救恩之后,信徒的罪已经被基督的宝血遮盖,所以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上图:在旧约时代,即使是大祭司,也不可随时来到约柜上的施恩座前(利十六2),只能在赎罪日进去,并要用香的烟云遮掩施恩座,免得大祭司死亡(利十六13)。因为罪人的罪若没有被对付或遮盖,就不能直接来到神的面前。新约的大祭司基督成就了救恩之后,信徒的罪已经被基督的宝血遮盖,所以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