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利门书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门1】「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我们所亲爱的同工腓利门,」

保罗没有像同时期写的其他监狱书信一样以「基督耶稣使徒」(弗一1;西一1)或「基督耶稣的仆人」(腓一1)开头,而是用「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开头,表明他不是用使徒的权柄来要求腓利门,而是以爱心来恳求。「为基督耶稣被囚」原文是「基督耶稣的囚犯」,表明保罗的被囚在基督耶稣的旨意中,所以保罗在被囚中不但自己非常「平安」,还能祝福别人「平安」(3节)。「提摩太」是保罗从路司得带起来的年轻同工(徒十六1-3),他是哥林多后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及腓利门书的联名作者。保罗把「提摩太」的名字放在发信人的位置,不一定表明他参与了实际写作,但表明他是赞同这几封信的内容的。「腓利门」是歌罗西教会的同工,教会传统认为他是歌罗西教会的长老,他的家是教会聚会的场所之一(2节)。他认识保罗(19节),与歌罗西教会大多数的人不一样(西二1

【门2】「和妹子亚腓亚并与我们同当兵的亚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会。」

「亚腓亚」被公认是腓利门的妻子,「妹子」指主内的姊妹。「亚基布」可能是腓利门的儿子,他负责牧养歌罗西教会(西四17)。「同当兵」意思是为主当兵(腓二25)。「在你家的教会」早期教会都是在个人家中聚会。「腓利门」、「亚腓亚」、「亚基布」和「在你家的教会」都是本信的对象,都需要学习肢体之间的交通。

【门3】「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保罗在狱中写下本信(1节),却能为别人求「平安」,因为他即使在狱中,也真实地经历了神的同在、认识神的心意,所以满有不受环境影响的平安喜乐。保罗的问安语结合了希腊式的「恩惠」和希伯来式的「平安」。当时的书信一般用「问候(Chairein)」一词来问安(徒十五23;二十三26),但保罗却改为双关语「恩惠(Charis)」,原意是「那引致喜乐的」,「恩惠」是神赐给不配的罪人白白的、主动的礼物,是我们喜乐的源泉。希伯来文「平安(Shalom)」不只是没有战争的状态,更表示繁荣、兴盛,特别是属灵事物上的兴盛。保罗的问候总是先「恩惠」后「平安」,因为除非神的「恩惠」已把罪对付清楚,否则就不会有真正的「平安」。在保罗心目中,「恩惠」(Charis)几乎就是「基督」(Christos)的同义词,因为除基督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给人恩惠,神的平安也是藉着基督来的。「恩惠」是「平安」之源,「平安」是「恩惠」之果。

【门4】「我祷告的时候提到你,常为你感谢我的神;」

保罗差不多在每封书信的开头都在问安之后,就为对方的光景而「感谢我的神」,因为他总是先注意神在肢体身上的工作,然后才注意肢体应该改进的地方。

【门5】「因听说你的爱心并你向主耶稣和众圣徒的信心(或译:因听说你向主耶稣和众圣徒有爱心有信心)。」

保罗为腓利门的「信心、爱心」的见证而感谢神,因为这两样都不是被教导出来的,也不是人靠着自己能行出来的,而是神所赐的「恩惠」(1节)。

【门6】「愿你与人所同有的信心显出功效,使人知道你们各样善事都是为基督做的。」

「与人所同有的信心」原文是「信心的交通」,信心使我们领受同一生命,进入同一生命的肢体交通里面。「各样善事都是为基督做的」,指这些「善事」都是为着领人归向基督,「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在基督里「同归与一」(弗四13)。教会的善事若不能「使人知道」是「为基督做的」,纵然在世人面前有最好的名声,也只是一个慈善机构,在神面前毫无价值。本节原文可以有多种译法。

【门7】「兄弟啊,我为你的爱心,大有快乐,大得安慰,因众圣徒的心从你得了畅快。」

「得了畅快」是军事用语,表示军队行军时得以稍事休息。「众圣徒」与腓利门之间有美好的交通,在腓利门那里得了所需的休息,重获继续争战的力量。现在,他们要一起学习接纳一位在人看不配被接纳的逃奴。「爱心」所带给圣徒的「快乐、安慰」,胜过许多的道理信息。

【门8】「我虽然靠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合宜的事,」

如果保罗动用使徒的权柄来「放胆吩咐」腓利门做与信徒的身份「合宜的事」,固然能解决问题,但只是次好,而不是上好。神要我们「能分别是非」(腓一10),就是要选择上好的,而不是次好的。神的心意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地解决阿尼西谋的难处,而是藉着这个难处的解决,有助于「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因此,我们的事奉不但动机、结果要合神心意,方法、过程也要合神心意,动机、结果、方法和过程都要能把人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里,这才是上好的。

【门9】「然而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现在又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宁可凭着爱心求你,」

保罗所关心的不只是阿尼西谋被接纳,而且是教会中肢体之间的交通,所以他「宁可凭着爱心求你」,用爱心和生命里的交通来处理肢体之间的关系,而不是用权柄、道理、年纪、遭遇来压服人、勉强人。「有年纪的」本信是保罗在罗马被囚时写的,保罗此时可能在55-60岁之间。

【门10】「就是为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阿尼西谋(就是有益处的意思)求你。」

「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指阿尼西谋是保罗在被囚时带信主的,是保罗属灵的儿子,也是神的儿子。阿尼西谋以逃奴的身份去了罗马,现在以「儿子」的身份回到歌罗西。「阿尼西谋」这名字的意思是「有益处」。

【门11】「他从前与你没有益处,但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

阿尼西谋从前弃主逃跑,对腓利门来说根本「没有益处」,如今因着信主就变成「有益处」了。「没有益处achrēstos」和「有益处euchrēstos」原文非常接近,是双关语。另外,chrēstoschristos(基督)的发音几乎相同,阿尼西谋因为「在基督里euchristos」,所以就「有益处euchrēstos」。

【门12】「我现在打发他亲自回你那里去;他是我心上的人。」

按罗马法律,主人对逃奴有生杀之权,因此阿尼西谋是冒着生命危险回到主人那里,他不是为了带信,而是为了凭信心解决生命里的亏欠。我们在基督里「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并不意味着可以逃避过去,因为基督里的新人「凡事都不可亏欠人」(罗十三8),应该靠着基督来解决过去的「亏欠人」。当时的奴隶被视为主人的财产,不算一个人。阿尼西谋过去是腓利门的奴隶,但现在已经成了保罗所爱的「心上的人」,不再是一件活的工具。

【门13】「我本来有意将他留下,在我为福音所受的捆锁中替你伺候我。」

「留下」指留在罗马。「伺候」指各样杂务的服事。

【门14】「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愿意这样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

「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愿意这样行」指保罗不但愿意放下自己的权柄(8-9节),也愿意放下自己的偏好,为要得着上好。「出于勉强」的「善行」是因为外面的压力、需要,「是给人做的」(西三23)。而「出于甘心」的「善行」是因为里面有基督的爱,是「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三23)。神所要的「善行」是从里面做出来的,不只是要外面做得好,而且要里面与主的关系正确。如果里面与主的关系不正确,外面做得再好,在神面前也毫无价值。

【门15】「他暂时离开你,或者是叫你永远得着他,」

这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的实例,也是「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创五十20)的翻版。「永远得着他」指腓利门从心里接纳阿尼西谋,彼此真正成为主内的肢体。

【门16】「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兄弟。在我实在是如此,何况在你呢!这也不拘是按肉体说,是按主说。」

保罗不要求腓利门释放奴隶,而是盼望他们在主仆关系中(西书三22-四1)实际地活出凡事「奉主耶稣的名」(西三17),因着里面同样的基督的生命,彼此以主内「亲爱的弟兄」相待。「在我实在是如此」指保罗已经接纳原来素不相识的阿尼西谋为弟兄。

【门17】「你若以我为同伴,就收纳他,如同收纳我一样。」

在基督的身体里,肢体之间的彼此相爱、彼此接纳,不是根据对方是否可爱、是否配得,而是根据基督生命里的「替」(13节)。保罗让阿尼西谋在他面前代替腓利门,「替你伺候我」(13节);又让阿尼西谋在腓利门面前代替自己,「收纳他,如同收纳我一样」。正如基督在神面前「替我们成为罪」(林后五21)、「替我们死」(帖前五10),在父神右边「替我们祈求」(罗八34),又在我们里面「替」我们活(加二20)、「替我们祷告」(罗八26),而我们则「替」基督求人与神和好(林后五20),都是根据「替」的原则。

【门18】「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帐上;」

可能阿尼西谋逃走前偷了主人的钱,所以保罗将阿尼西谋的债归到自己的「账上」,因为在基督的身体里「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加六2)。正如「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五11),神也藉着保罗的担当,使腓利门和阿尼西谋和好,这正是保罗「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西一24)。

【门19】「我必偿还,这是我——保罗亲笔写的。我并不用对你说,连你自己也是亏欠于我。」

「亲笔写的」表示这是一个有效的借据。「连你自己也是亏欠于我」是保罗的幽默,表明腓利门是保罗带信主的,他欠保罗在基督里永生的生命,而保罗也是欠着基督,因为「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5)。

【门20】「兄弟啊,望你使我在主里因你得快乐(或译:益处),并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里得畅快。」

「益处onaimēn」与「阿尼西谋Onēsimos」发音接近,是双关语(11节)。

【门21】「我写信给你,深信你必顺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过于我所说的。」

本信得以保存下来,证明腓利门已经「顺服」,并且所行的「过于」保罗所说的,让整个教会都得着了造就。「顺服」原文用字常被保罗用来指人对神福音呼召的回应(罗一5,六16,十五18,十六1926;林后七15,十5-6),因此不是指顺服保罗的命令,而是指用爱回应神的爱。

【门22】「此外你还要给我预备住处;因为我盼望借着你们的祷告,必蒙恩到你们那里去。」

「借着你们的祷告」表明腓利门和他的家人也为保罗祷告。「蒙恩到你们那里去」指保罗相信自己将被释放。

【门23】「为基督耶稣与我同坐监的以巴弗问你安。」

「以巴弗」是歌罗西人(西四12),是他先向自己城里的人传福音(西一7-8),应该与腓利门很熟悉。

【门24】「与我同工的马可、亚里达古、底马、路加也都问你安。」

「马可、亚里达古」是犹太信徒。「底马、路加」是外邦信徒。

【门25】「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的心里。阿们!」

当我们心里常常思想「主耶稣基督的恩」的时候,就能常常赦免别人的「亏负(18节),「收纳」(17节)凡基督所「收纳」的弟兄。

《腓利门书》背景

《腓利门书》是保罗书信中最短的一卷,但还是比当时社会上大多数书信长。《腓利门书》不是随手写就的便条,而是保罗仔细雕琢、细腻用字的亲笔信件。

保罗写《腓利门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提倡「社会福音」、推翻奴隶制度,也不仅是为了让腓利门接纳阿尼西谋,而是为了让教会在基督的生命里操练肢体之间的交通。阿尼西谋需要学习放下惧怕,请求饶恕,解决生命中的亏欠;腓利门需要学习放下成见,甘心饶恕,维持与主正确的关系;保罗也需要学习放下权柄,柔和谦卑,用合神心意的方法做合神心意的事。肢体之间以舍己的爱心彼此饶恕、彼此相爱,活出「和好的道理」(林后五19),使教会「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

初期教会的使徒教父安提阿的伊格那丢(Ignatius)在主后110-115年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信中提到,以弗所教会的监督是阿尼西谋,也许就是本信中的这位逃奴。

本信写于主后61-62年保罗被囚于罗马、即将获释之前(22节),与以弗所书、歌罗西书一起由推基古和阿尼西谋送出(弗六21-22;西四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