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多书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多三1】「你要提醒众人,叫他们顺服作官的、掌权的,遵他的命,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罗十三1),每一个政权的存在都仰赖神的允许,地上的权柄不过是表明神的权柄。任何政权,无论形式是民主、共和,还是专制、独裁;无论成因是选举、任命,还是政变、侵略;无论信仰是敬虔、顺服,还是抵挡、悖逆,若没有神的允许,没有一个能够存在。因此,「顺服作官的、掌权的,遵他的命」,实际是顺服允许这权柄存在的神,目的是「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善事」的标准「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二10),因此,当人的命令违背神的命令时,我们在行为上便不能「顺从」,因为「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但在态度上还是要「顺服」。保罗劝勉信徒顺服掌权者,并非因为当时的政权善待教会。实际上,正是犹太公会和罗马帝国两大权柄合作将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当时的罗马帝国是奴隶制,没有民主、自由和人权,在位的罗马皇帝尼禄(主后54-68年)是一个声名狼藉的暴君、同性恋者,死后甚至被罗马元老院宣布为人民公敌,施以除忆诅咒(Damnatio memoriae)。保罗写完本信后之大约一、两年,尼禄残害基督徒,保罗和彼得都在此期间殉道。此后二百五十年间,罗马帝国对教会有十次大逼迫,但教会始终遵守使徒教导, 没有以暴力抗拒、用血气对付血气,最后温顺的教会却「徒手征服了罗马帝国」。因为在一切「作官的、掌权的之上的,是基督「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太二十八18)。

【多三2】「不要毁谤,不要争竞,总要和平,向众人大显温柔。」

「毁谤,争竞」都是从肉体里出来的,我们若「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加五16)。「和平、温柔」都是圣灵在我们生命里结出的果子(加五22-23)。

【多三3】「我们从前也是无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样私欲,和宴乐,常存恶毒(或译:阴毒)嫉妒的心,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

克里特人的道德水平很低,但保罗提醒提多「我们从前也是」:神既然没有放弃我们,我们也没有理由放弃他们;神既然有能力改变我们,也有能力改变他们。

【多三4】「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

神以「恩慈」和「慈爱」待我们,我们也应该以「恩慈」和「慈爱」待他们。「恩慈」指神的仁慈。「慈爱」指神对人类的爱。

【多三5】「祂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祂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

我们从前那么败坏(3节),如今却能得救,「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同样,「照祂的怜悯」,道德再败坏的克里特人也能得救,得着「圣灵的更新」。因此,传道人没有理由根据人的行为,断定他将来是不可能得救的。

【多三6】「圣灵就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

「厚厚」原文意思是「丰富的」。本节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个位格一同出现:「神」发起救恩,「耶稣基督我们救主」成就救恩,「圣灵」将救恩实现在我们身上。

【多三7】「好叫我们因祂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或译:可以凭着盼望承受永生)。」

「好叫」一词表明圣灵「浇灌」(6节)的目的是叫我们「因祂的恩称为义」、「成为后嗣」,而不是得着能力或某种感觉。我们是「因信称义」(加三24;罗五1),而信心本身就是神藉着圣灵所赐的恩典(罗三24),所以我们也是「因祂的恩得称为义」。救恩是以「称为义」开始,以「成为后嗣」结束(加三1129),没被「称为义」的人不能「成为后嗣」。「永生」指神永远的生命,凡是相信耶稣基督的就有这永生(约三36;约壹五12)。「永生的盼望」并不是说永生要等到将来才能得到,而是说今天我们对永生的初尝就是将来「得基业的凭据」(弗一14)。「后嗣」指产业的继承人(罗八17)。

【多三8】「这话是可信的。我也愿你们把这些事切切实实地讲明,使那些已信神的人留心做正经事业(或译:留心行善)。这都是美事,并且与人有益。」

「这话」指4-7节的救恩真理。「做正经事业」原文指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二10),可以荣神益人。救恩不是「人工作、神奖赏」的过程,而是人「支取恩典、承受基业」的过程。信徒「留心行善」,不是为了以行为换取奖赏,而是支取恩典,显明自己里面的信心。如果我们「行善」行得没有喜乐、非常辛苦,表明这是「善」不是出于恩典和信心,我们应该省察自己是「真信」还是「自信」。

【多三9】「要远避无知的辩论和家谱的空谈,以及纷争,并因律法而起的争竞,因为这都是虚妄无益的。」

「无知的辩论」指因对旧约律法的不同理解而引起的辩论,辩论了几百年都没有结果。「家谱」指犹太人喜欢考究并高举个人的谱系,证明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在神面前有特殊的地位。「律法」指摩西的律法。不管这些「辩论、空谈、纷争、争竞」的细节是什么,都是旧造肉体里的东西,只要不符合救恩的真理(4-7节;二11-14),都不是「纯正的道理」(二1),应当「远避」。传道人不能被别人的具体问题牵着鼻子走,纠缠于「虚妄无益」的「辩论、空谈、纷争、争竞」,应该及时地把人带回到在神面前受光照的准确位置。本节表明,克里特的假师傅主要来自犹太教。

【多三10】「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

「分门结党的人」指那些固执己见、偏离真理的人。「弃绝」原文意思是躲避,并不是指逐出教会。对于不愿维持身体合一见证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后,就应该暂停交通,直到他们在神的光照中转回时,再恢复交通。如果传道人继续花费时间和精力,想替神来说服他们,就不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而是出于自己的血气了。

【多三11】「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做。」

「犯了罪」指挑起纷争(9节)。「自己明知不是,还是去做」指他们已经被圣灵和良心在他们里面定罪,但却刚硬地「消灭圣灵的感动」(帖前五19)。传道人既不应该与心里刚硬的人进行无意义的辩论,也不需要定他们的罪,因为他们里面已经被圣灵和良心定罪。

【多三12】「我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到你那里去的时候,你要赶紧往尼哥坡里去见我,因为我已经定意在那里过冬。」

保罗后来决定打发「推基古」去以弗所接替提摩太(提后四12),而让「亚提马」去克里特接替提多。希腊有好几个城市叫「尼哥坡里」(胜利之都),一般认为是在伊庇鲁斯,保罗计划在那里过冬,也要求提多和提摩太尽可能赶来(提后四21)。「赶紧」可能表明保罗觉得他留在地上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还有许多话要向这两位亲密的年轻同工交代。「过冬」古时地中海沿岸地区不宜冬季旅行、航行。

【多三13】「你要赶紧给律师西纳和亚波罗送行,叫他们没有缺乏。」

「律师」指精通摩西律法或罗马律法的人。「西纳」是希腊名字,他可能是罗马的法律学者。「亚波罗」是保罗的同工(徒十八24-28;林前十六12)。西纳和亚波罗可能要去拜访克里特。「送行」指供应财物,帮助旅途需用,「叫他们没有缺乏」。

【多三14】「并且我们的人要学习正经事业(或译:要学习行善),预备所需用的,免得不结果子。」

「我们的人」指克里特众教会的信徒。「正经事业」指行善。「预备所需用的,免得不结果子」指随时预备,可以帮助别人紧急的需用。

【多三15】「同我在一处的人都问你安。请代问那些因有信心爱我们的人安。愿恩惠常与你们众人同在!」

「因有信心爱我们」指这种爱完全是在信心所产生的生命关系里面而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