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后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提后四1】「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嘱咐你:」

保罗在即将殉道之前,非常严肃地勉励提摩太单单注意「主的审判」、「主的显现」和「主的国度」,在任何环境下都为主尽忠。原文用「嘱咐」开始,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命令(提前五21)

【提后四2】「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这五项「嘱咐」的内容不仅是对提摩太,也是给所有传道人的:1、「务要传道」,敬畏神,就不必畏惧人;2、「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随时预备好,可以把握每个机会传道;3、「责备人」;4、「警戒人」、「劝勉人」。「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不是凭着血气,而是用基督里「百般的忍耐」;不是靠唠唠叨叨,而是根据真理「各样的教训」。

【提后四3】「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

天然人的肉体里面有一种喜新厌旧的「情欲」,所以会「厌烦纯正的道理」,反而喜欢听新奇的理论,而不管那些理论是否合乎真理,因此才会让假师傅有机可乘。「耳朵发痒」原文意思是「耳朵被搔痒」,讽刺所听见的只传达到耳膜,没有深入心里。

【提后四4】「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谬的言语。」

世人的心思已经败坏到一个地步,越是「荒谬的言语」,越是能满足他们的肉体「情欲」(3节)。今天有许多人「掩耳不听真道」,神若不亲自证明给他们看,他们绝不相信;但却流连于新纪元、外星人、伪科学等「荒谬的言语」,对那些捕风捉影的说法,不必证据就津津乐道。

【提后四5】「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做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

那些没有被神拣选的人必然是「厌烦纯正的道理」(3节)、「掩耳不听真道」(4节),但传道人却必须「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不管世人爱不爱听,都要忠心尽职,「做传道的工夫」。我们所传的福音没有枉然的,因为「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林后二16)。

【提后四6】「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浇奠」是旧约献祭时奠酒的礼仪(民十五1-10;腓二17),比喻以自己的鲜血为「浇奠」,把生命献给神。过去,「从这一切苦难中,主都把我救出来了」(三11),但现在保罗知道神的「时候」已经到了,他将「离世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的」(腓一23)。「离世」原文意思是释放,好像船松开缆绳启航,或士兵收起帐篷起程。使徒保罗单单注意那「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与「祂的显现和祂的国度」(1节),所以对保罗而言,「离世」并不悲伤,而是意味着释放、交帐和荣耀。

【提后四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保罗要求提摩太「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六12),如今他宣告「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打仗」也可以指比赛。「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信徒跟随主的一生好像运动场上的竞赛,重要的不是赢得了比赛,而是恒久忍耐,坚持跑完全程,不浪费在地上的年日。

【提后四8】「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冠冕」原文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表示快乐之情。保罗所盼望的奖赏是基督自己(腓三14),所以「冠冕」不是指保罗所得的奖赏,而是指保罗盼望「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能宣告他为「公义」,使他满有喜乐、荣耀。「公义」本身就是那喜乐的「冠冕」。保罗这时正在不公义的尼禄王手中,因着不公义的审判而受苦。「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指所有爱主的人。

【提后四9】「你要赶紧地到我这里来。」

保罗两次(921节)催促提摩太赶快到他这里来,表明保罗预感到自己的时候不多了,也表明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

【提后四10】「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挞马太去;」

「底马」原来是保罗的同工(西四14;门24),他此时顶不住世界的压力,离弃了保罗,并不一定离弃了信仰。「革勒士」可能是保罗的同工之一,奉保罗打发前往加拉太。「提多」是保罗极为器重的同工,奉保罗之命前往亚得里亚海东岸巴尔干半岛的「挞马太」。

【提后四11】「独有路加在我这里。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或译:服事我)的事上于我有益处。」

「路加」即《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是一位医生(西四14),他可能在罗马陪伴保罗到最后一刻。「马可」即《马可福音》的作者,又名约翰,是巴拿巴的表弟,曾在保罗第一次传道旅程途中脱队(徒十三13),后来保罗和巴拿巴因此发生争论而分开(徒十五37-39)。经过多年的磨练,马可已经重得保罗的认可和器重。

【提后四12】「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

「推基古」是保罗可信赖的助手(徒二十4),他是以弗所书(弗六21)、歌罗西书(西四7)、腓立门书的送信人,本信也可能是他带给提摩太的。

【提后四13】「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外衣」是一种厚重裁成圆形,中间有个洞让头伸出来的外衣。可能保罗夏天在特罗亚被捕,没来得及带上外衣,现在冬天将至(21节),年老的保罗需要外衣御寒。「书」指蒲草纸书卷。「皮卷」可能是一些重要的文件或旧约经卷,羊皮卷很昂贵,不会作一般的用途。有人主张除了圣经之外,不必阅读任何书籍,但即使像保罗这样的属灵伟人,尚且临死仍不忘读书。

【提后四14】「铜匠亚历山大多多地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保罗可能在提到外衣和书卷时,想到了那个敌对他的「铜匠亚力山大」。「多多地害我」意思是「行许多恶事敌对我」(15节)。这位「铜匠亚力山大」的身分不明,但却是提摩太所熟知的。「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引自诗六十二12

【提后四15】「你也要防备他,因为他极力敌挡了我们的话。」

亚历山大可能抵挡保罗所传的福音,也可能在保罗受审时做了伪证。他也有可能会陷害提摩太。

【提后四16】「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

此时正是尼禄大肆残害基督徒的时候,可能保罗第二次被捕后首次申诉时,周围的信徒因怕被牵连,不敢出面帮助。「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是一个祷告,与主耶稣、司提反临死前的祷告相似(路二十三34;徒七60),表明保罗体谅弟兄的软弱,在此提及并非是发怨言,而是要强调当时「惟有主站在我旁边」(17节)。

【提后四17】「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

属灵的同伴可能软弱、远离,但主却不会,在庭审中,「惟有主」与保罗同在。只要我们与主站在一边,主必在一切事上「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叫外邦人都听见」可能指保罗借着申辩的机会向审判官宣扬福音。「狮子口」比喻极度的危险,虽然保罗知道神的时候到了,自己也快要殉道(6节),但只要时候未到,主绝不允许祂的仆人陷入「狮子口」。

【提后四18】「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祂的天国。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保罗已预知将要殉道(6节),却坚信「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表明满有平安喜乐地「进祂的天国」是最好的救法。进入那永恒荣耀的国度,远胜过被释放后还留在充满邪恶黑暗的地上。

【提后四19】「问百基拉、亚居拉,和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安。」

保罗在此先提到「百基拉」,再提到她丈夫「亚居拉」(罗马书十六3;徒十八1826),但在徒十八2和林前十六19的顺序却相反,因此这并不足以支持百基拉有更高的地位,或她的性格强过丈夫。亚居拉和百基拉曾离开以弗所(徒十八24-26)到罗马去(罗十六3),后来又回到以弗所。

【提后四20】「以拉都在哥林多住下了。特罗非摩病了,我就留他在米利都。」

「以拉都」可能是提摩太的助手(徒十九22),也可能是哥林多城内管银库的(罗十六24)。「特罗非摩」是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中的同工(徒二十4)。

【提后四21】「你要赶紧在冬天以前到我这里来。有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

「在冬天以前」因为在冬天地中海会停止所有航运,旅行要等到第二年春天了。「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可能是保罗「初次申诉」以后(16节),赶来帮助保罗的罗马教会同工。传统认为「利奴」后来接替彼得担任罗马主教。「布田、利奴、革老底亚」都是拉丁名字,不是犹太人。「革老底亚」是姊妹的名字,她可能在罗马教会的主要同工之一。

【提后四22】「愿主与你的灵同在!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与你们同在」在此不单指提摩太,也指以弗所教会的众弟兄姊妹。这是使徒保罗流传下来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圣灵借着保罗给历世历代教会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