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后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提后二1】「我儿啊,你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

神在外有逼迫、内有弟兄离弃的环境中(一15),差派「阿尼色弗」来安慰保罗(一16-17),使保罗「深信祂能保全祂所交托我的」(一12),因此在锁链中也能鼓励提摩太「刚强起来」。我们无法靠着自己「刚强」,只能「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神已经赐提摩太「刚强」的心(一7),只要把神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一6),就能「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

【提后二2】「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

本节中包括了4代传承福音的人:第一代是「我」保罗,第二代是「你」提摩太,第三代是「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第四代是那被教导的「别人」。传道人有责任代代「交托」福音的使命,使福音传承下去,直到基督再来。这传承的使命不能交给那些听话的、与自己关系好的人,而要交托给「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

【提后二3】「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

3-6节中,保罗用士兵、运动员和农夫的例子来比喻传道人应有的心志。每个传道人都要有受苦的心志,正如每一个士兵都准备受苦一样。「苦难」是信徒见证基督的一部分,「世人若恨你们,不要以为希奇」(约壹三13),因为基督「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十五19),传道人更是首当其冲。「同受苦难」提摩太后来也被监禁过(来十三23)。

【提后二4】「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

每个传道人都要有忠心事奉的心志,事奉是主业,应该放下自己的喜好,单单讨主喜悦。「世务」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如果受「世务」副业缠身、妨碍事奉主业,就要有所取舍。保罗并非要求传道人不顾家庭,因为「管理自己的家」是传道人事奉、操练和见证的一部分(提前三4-5)。「缠身」原文指军人的武器被袍子缠住。

【提后二5】「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

每个传道人都要有严谨自律的心志,按照真理事奉神。在当时的奥林匹克竞赛上,各样竞赛都有严格的规矩需要遵守,包括十个月的专业训练、遵守赛规、自我约束等。「冠冕」原文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表示快乐之情。上节当兵的比喻是借用罗马文化的背景,本节运动员的比喻则是借用希腊的文化背景。

【提后二6】「劳力的农夫理当先得粮食。」

每个传道人都要有殷勤劳力的心志,没有付上代价就没有收成。

【提后二7】「我所说的话,你要思想,因为凡事主必给你聪明。」

如果只有人的「思想」,得出来的结论就只是人的结论,属灵的「凡事」应该回到主的光照下「思想」。当我们肯尽本分「思想」的时候,神必定赐给我们属灵的「聪明」;我们越愿意「思想」神的话语,神就赐下越多属灵的聪明去领受祂的话(诗一2)。

【提后二8】「你要记念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祂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

本节可能引用当时的信经,保罗重复他早已教导过的福音基本内容(罗一3-4),表明即使是「苦难、捆绑」(9节),也不影响他「所传的福音」的真实。神的救恩计划不会根据我们所遭遇的环境而变化,传道人也不能改变「所传的福音」去迎合我们所面临的环境。

【提后二9】「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

传道人跟随主的道路上很可能有「苦难、捆绑」,但既然神允许我们为祂受苦,祂也一定会负责叫我们在苦难中站立得住。神让我们在「苦难、捆绑」中看到「神的道却不被捆绑」,这正显明是神自己在「保全」祂的道(一12),我们是与神同工,传道人因此就得着了刚强和安慰。

【提后二10】「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

「选民」狭义指以色列人,广义则包括所有的新约信徒(西三12),这里可能指那些早已被神拣选,却尚未接受福音的人。神的「选民」必然能「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所以与神同工的传道人要「凡事忍耐」,不着急、不放弃,一面尽自己的本分,一面等候神的时候到来。

【提后二11】「有可信的话说: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祂同活;」

11-13节原文是押韵的,可能是初期教会的赞美诗,必须按整体来理解,表明「为选民凡事忍耐」(10节)的价值所在。

【提后二12】「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我们若不认祂,祂也必不认我们;」

因为我们与主同死、同活(11节),有了新的生命,所以能够「忍耐」,与基督「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7),将来与基督一同作王(启二十4;二十二5)。「我们若不认祂,祂也必不认我们」是指那些本来就不属主的人,彼得曾三次不认主(路二十二61),但祂是属主的人,所以基督负责保守他:「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路二十二34),并藉着这跌倒的经历,让彼得「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4)。

【提后二13】「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

神既是信实的,祂旨意的成就不能依靠软弱、不可靠的人,只能依靠基督自己。因此,属主的人「纵然失信」,在天路上软弱、跌倒、失败,但主「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十三1),祂必然会引导我们回转,「因为祂不能背乎自己」。所以传道人当「为选民凡事忍耐」(10节),不为眼前一时的得失所搅扰。

【提后二14】「你要使众人回想这些事,在主面前嘱咐他们:不可为言语争辩;这是没有益处的,只能败坏听见的人。」

「这些事」指11-13节,既然知道主「不能背乎自己」(13节),我们就可以放心「为选民凡事忍耐」(10节),不可凭血气「为言语争辩」。「为言语争辩」指在那些与基要真理无关的字句上咬文嚼字、争论不休,「专好问难,争辩言词」(提前六4),好像能在字句中发现什么模糊不清的隐喻。这些出于肉体的「争辩」不但不能带来属灵的益处,还会肉体惹动肉体,「败坏听见的人」

【提后二15】「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为言语争辩」(14节)的实际是为了满足肉体的骄傲、讨人的喜悦,因此传道人「不可为言语争辩」(14节),而是用生活的见证「竭力」寻求神的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指可以毫无羞愧地把工作的结果摆在神面前,请神验收。「按着正意分解」原文意思是「开一条笔直的路」(箴三6;十一5),比喻用正确的方法或态度解释神的话,不根据人的意思曲解神的本意。只有存着「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的敬畏态度,才能「按着正意分解」福音真理,而不是因时、因地、因事做解释,为要迎合人的需要、讨听众的欢心。「真理的道」指福音(弗一13;西一5)。

【提后二16】「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

「世俗的虚谈」可能是以弗所的主要异端(提前六20),具体内容不明,不管是什么,最好的对策就是「远避」、「躲避」(提前六20)。「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如果与他们接触太多,「恐怕也被引诱」(加六1)、陷入试探。

【提后二17】「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烂越大;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

「世俗的虚谈」(16节)会像毒瘤一样迅速蔓延,所以必须切除、「远避」(16节)。「许米乃」已被保罗交给撒但受责罚(提前一20),「腓理徒」可能是许米乃的同伙,他们可能已被驱出教会,但在教会里可能还有影响力。

【提后二18】「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

「复活」是福音最基本的内容(林前十五12-14),「说复活的事已过」是严重的异端,会败坏人的信心。

【提后二19】「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祂的人』;又说:『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

「根基」指真理的根基教会(提前三15),而教会的根基是基督(林前三10)。「印记」指刻在根基上的碑文,以表明当初建筑的目的。神把双重的「印记」赐给祂的教会: 「主认识谁是祂的人」引自可拉的背叛(民十六5),表明神永远不会认错属祂的人,所以传道人不必为教会中出现「偏离了真道」的事(19节)而困惑;「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引自赛五十二11,表明「许米乃和腓理徒」(17节)没有离开不义,因此他们不是属主的人。 

【提后二20】「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的,有作为卑贱的。」

19节用建筑来比喻教会,本节则用建筑里面的器皿来比喻教会里各式各样的人。

【提后二21】「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我们能否成为「贵重的器皿」,不是根据知识、财富、能力、地位,而是根据是否「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只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神眼中的「贵重」就是「圣洁」、「合乎主用」,可以「预备行」在神眼中看为美的「各样的善事」。

【提后二22】「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

我们要「合乎主用」(21节),必须逃避「私欲」,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也就是活出基督的生命。传道人不应该居高临下地脱离肢体,应该活在身体的原则里,与肢体一起「追求」,一个孤军奋战的传道人很容易陷入自义、焦虑和偏激。「清心祷告主的人」就是那些不体贴肉体、不顺从「私欲」而活的人。「少年的私欲」指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容易陷入的肉体诱惑。

【提后二23】「惟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争竞的。」

我们要「合乎主用」(21节),也必须「远避世俗的虚谈」(16节)、「躲避世俗的虚谈」(提前六20),更要「弃绝」这些「愚拙无学问的辩论」。因为「为言语争辩」(14节)实质是为了满足肉体的私欲,既不能造就肢体,也不能造就教会,只会起「争竞」。教会历史上出现的许多不合一,都是因为「愚拙无学问的辩论」。

【提后二24】「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

要区别「为言语争辩」(14节),还是「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标志是「争辩」的态度。那些「愚拙无学问的辩论」(23节)是为要满足肉体,所以总是依靠肉体的「争竞」。而为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是为要满足基督,所以必然依靠基督的「温和」、「忍耐」。「温温和和地待众人」指不论对方如何回应,传道人都有温柔、怜悯的心肠。「善于教导」不仅要运用教导的恩赐,更要活出真理的见证,「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多一9)。「存心忍耐」指不用血气对待有不同意见的人,不强迫、不放弃,允许他们「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腓三16)。除了有关得救的福音真道,在其他非基要真理、非真理的问题上,在肢体得到更多的光照之前,我们都应当柔和谦卑、彼此接纳,一面寻求主的光照、一面按照自己已蒙的光照来生活,而不是互相指责、论断,勉强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甚至破坏身体的合一。因为属灵生命的长进并不是别人强迫的结果,也不是自己努力的结果,「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

【提后二25】「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

「温柔」是基督的样式(太十一29),是属主的人得胜的秘诀:「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五5)。只要我们站在基督一边,就不必靠血气 「争竞」(24节),而是「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不是为了定罪,而是为了得着他们。只要是神所拣选的人,神自己会负责「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我们若伸出血气的手来替神做工,反而会自己陷入肉体的罪中。一个不懂得让神自己来做工的人,就不能「合乎主用」(21节)、与神同工。

【提后二26】「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牠的网罗。」

「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弗六12),而是与「属灵气的恶魔」(弗六12)争战,若使用血气的方法 「争竞」(24节),就上了仇敌的圈套。而神既允许魔鬼将祂儿女的心思暂时掳去,是给我们机会操练基督身体里的生活,让我们学习对软弱的肢体存「温柔的心」(加六1),而神自己会负责「把他挽回过来」(加六1),叫他「可以醒悟,脱离牠的网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