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前书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提前六1】「凡在轭下作仆人的,当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神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

「仆人」指奴隶,「主人」指奴隶的主人。当日社会盛行奴隶制度,可能有一些信主的奴隶认为「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加五1),从此不必再受制于奴隶的身份。但神的「道理」是「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三17),这是不受环境影响的里面的「真自由」(约八36),而不是靠改变环境而得到的外面的自由。因此信徒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分,仍要在神面前守住这身分」(林前七24),因为我们灵里既有了「真自由」(约八36),在每个身分上都可以学习站地位和服权柄,「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弗六7),如此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弗六8)。所以,「当恭敬的,恭敬他」(罗十三7),「免得神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让世人误会我们把「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加五13)。

【提前六2】「仆人有信道的主人,不可因为与他是弟兄就轻看他;更要加意服事他;因为得服事之益处的,是信道蒙爱的。你要以此教训人,劝勉人。」

「因为与他是弟兄就轻看他」指信徒以为自己的主人、上司、老板也是主内的弟兄,所以就不把对方当作主人、上司、老板来尊重,工作轻忽马虎。圣灵的教导是:不但不应如此,「更要加意服事他;因为得服事之益处的,是信道蒙爱的」,这样的「服事」是做在基督面前,所以能使「信道蒙爱的」主人和仆人都能得着「益处」。

【提前六3】「若有人传异教,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与那合乎敬虔的道理,」

这里的「异教」原文指不正确的、引起分歧的教导(一3),并非不同的宗教信仰(弗四14)。「服从」原文是「接近、将自己附从于……」。「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指介绍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书,可能指当时已经完成的《路加福音》。

【提前六4】「他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从此就生出嫉妒、纷争、毁谤、妄疑,」

我们对真理认识得越多,越会发现自己「一无所知」,所以真正认识真理的人必然是柔和谦卑。而「自高自大」的人是用自己代替了基督,其实「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八2)。他们「专好问难,争辩言词」(4节),目的不是为了「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而是为了高抬自己。「嫉妒、纷争、毁谤、妄疑、争竞」都是人用自己代替基督的结果。

【提前六5】「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当人用自己来代替基督的时候,就会继续用别的人、事、物来代替基督,最后是「失丧真理」。用任何别的来代替基督的人,必然会追求基督之外的名、利、地位,「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今天有些人很热心地做工,但目的并不是为了基督的名被高举,也不是为了让神的心意得着满足,而是利用别人追求「敬虔」的心思,让自己的成就感、理想、名利、地位得着满足。「敬虔」就是「像神」,里面有像神的实际,外面有敬畏神的态度。

【提前六6】「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

真正「敬虔」必然会带出「知足的心」,一个里面像神、外面敬畏神的人,神自己就是他的满足,所以不会感觉在地上还缺少什么。这个「知足」不是因为得着了全世界,而是因为得着了基督里面「神本性一切的丰盛」(西二9)。我们所当「知足」的不只是物质、享受,也包括教会里的职分、名誉、尊重。

【提前六7】「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

我们若把满足放在属地的人、事、物上,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唯独在基督里面才有真实的满足。那些身外之物不但不能带走,反而容易「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9节),成为审判时赏罚的依据。本节是谚语(伯一21;传五15)。

【提前六8】「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知足」不是由于拥有一切我们想要的东西,因为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只要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人之所以能「知足」,是因为在信心里「等候所盼望的福」(多二13),所以不留恋眼前短暂易变、不能带走的名利、物质(7节);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能、不配,所以任何一点灵、魂、体的衣食供应都是神的恩典,都要「感谢着领受」(四4)。

【提前六9】「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

「想要发财的人」指那些以物质财富为人生目标的人。「迷惑、网罗」表明这是魔鬼的诡计,在「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的物欲社会里,拥有财富的多寡代表一个人的身分、地位和成功,而「知足」的生活方式会使市场经济陷入不景气,所以许多「属神的人」(11节)也陷在物质追求中,体贴自己「无知有害的私欲」,结果是「沉在败坏和灭亡中」。

【提前六10】「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钱财」本身并非「万恶之根」,对基督以外的人、事、物的「贪心」(弗五5)才是。「钱财」就像撒但的诱饵,人若「贪恋」,就会「被引诱离了真道」,最后我们在「钱财」会发现找不到幸福快乐,只有幻灭与失望,以致「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提前六11】「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

「我们是属神的」(约壹五19),而「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是属物欲的。「属神的人」要脱离神不要我们碰的「这些事」(3-5,9-10节),追求神要我们得着的基督。「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都是基督的生命活出来的结果。

【提前六12】「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为此被召,也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已经作了那美好的见证。」

「打」原文意思是比赛、打斗,一般指奥林匹克竞赛,也被译为「努力」(四10)、「较力争胜」(林前九25)、「尽心竭力」(西一29)。「仗」原文意思是竞赛、战争,也被译为「争战」(腓一30)、「尽心竭力」(西二1)、「路程」(来十二1)。因此,不管是用体育竞赛或战争做比喻,「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都是指在属灵操练的过程中保守自己不背离「真道」,「持定永生」的单一目标,而不是主动出击,与世界、撒但争战。「美好的见证」可能指提摩太的受洗或按立。

【提前六13】「我在叫万物生活的神面前,并在向本丢‧彼拉多作过那美好见证的基督耶稣面前嘱咐你:」

主耶稣在地上的权势面前,明知祂的结局是被钉十字架,却仍不肯背离真道。属主的人也当效法主的脚踪。

【提前六14】「要守这命令,毫不玷污,无可指责,直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

「这命令」可能是提摩太受洗时领受的,也可能指11-12节所提的内容。

【提前六15】「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日期」指基督再来的日期,但没有人知道确实的日子(太二十四36)。「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指主耶稣基督(启十七14,十九16)。

【提前六16】「就是那独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要将祂显明出来。但愿尊贵和永远的权能都归给祂。阿们!」

神是「独一」的,是「不死」的,是超越的(「人不能靠近」)、不可见的(「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当基督再来的时候,「要将祂显明出来」,那时神要亲自与祂的百姓同在(启二十一3)。「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引自出三十三17-23。

【提前六17】「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

「今世富足的人」不是指「那些想要发财的人」(9节),而是指已经富足的信徒。信徒富足不是罪,但尤其容易陷入罪的试探,所以要当心「自高」,不要以为是靠自己的能力赚得财富;也要当心「倚靠无定的钱财」,不要让「无定的钱财」阻拦了我们单单「倚靠」神的心。另一方面,神既然「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表明禁欲主义并不是神的心意。

【提前六18】「又要嘱咐他们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舍,乐意供给(或译:体贴)人,」

神「厚赐百物给我们」(17节),不是为了让个别肢体享受,而是为了让肢体学习成为承受、输送神赐福的管道,做神所「厚赐百物」(17节)的忠心管家,好让整个身体得着神的供应。因此,「今世富足的人」更要学习「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舍,乐意供给人」。

【提前六19】「为自己积成美好的根基,预备将来,叫他们持定那真正的生命。」

「无定的钱财」(17节)不能带来「真正的生命」,神把「无定的钱财」交给我们管理,是让我们在今生「无定的钱财」上学习做忠心的管家(路十六11),「为自己积成美好的根基,预备将来」,将来神才能「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路十六11),让我们与基督「一同作王」(提后二12),「直到永永远远」(启二十二5)。「持定那真正的生命」就是「持定永生」(12节)。

【提前六20】「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保守所托付你的」指保守「真道」。传道人对「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的态度是要「躲避」,远离试探。我们若是花太多时间研究异端、属世哲学等「似是而非的学问」,很容易陷入试探,以致「偏离了真道」(21节)。

【提前六21】「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与你们同在」在此不单指提摩太,也指以弗所教会的众弟兄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