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撒罗尼迦前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帖前二1】「弟兄们,你们自己原晓得我们进到你们那里并不是徒然的。」

「我们进到你们那里」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前往欧洲,是因着圣灵的引导(徒十六6-10),虽然一路都受到挫折,但「并不是徒然的」。神既然亲自带领祂的工人,神必然亲自负责工作的果效。信徒无论到那里或做什么事,都要照主的心意而行(雅三13-15),这样所行之事就必不徒然。

【帖前二2】「我们从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这是你们知道的;然而还是靠我们的神放开胆量,在大争战中把神的福音传给你们。」

「神的福音」必然会遭遇黑暗势力的抵挡,所以传福音的过程一定是「大争战」的过程,但「我们的神」必然会使我们「放开胆量」,因为神自己负责为「神的福音」争战。「从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指保罗和西拉在到帖撒罗尼迦之前,在腓立比被人诬告入狱,遭受与罗马公民的身份不符的刑罚(徒十六19-40)。

【帖前二3】「我们的劝勉不是出于错误,不是出于污秽,也不是用诡诈。」

「错误、污秽、诡诈」可能都是那些抵挡「神的福音」(2节)的人对使徒的攻击。

【帖前二4】「但神既然验中了我们,把福音托付我们,我们就照样讲,不是要讨人的喜欢,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

如果我们为了「讨人的喜欢」而传福音,只看重效果和听众的反应,就会有意无意地扭曲福音的内容,把福音变成迎合人的心灵鸡汤。但「神的福音」(2节)乃是神在万世之前定意的救赎计划,不是为了「讨人的喜欢」,不是可以与时俱进、因地制宜的理论,因此我们必须「照样讲」,不管人爱不爱听,都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验中」指测试之后加以承认,保罗是被神试验过托付以责任的。

【帖前二5】「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没有藏著贪心,这是神可以作见证的。」

「谄媚」是为讨好别人,这是众人在外面可以知道的。「贪心」则是为满足自己,这是神在里面可以鉴察的。

【帖前二6】「我们作基督的使徒,虽然可以叫人尊重,却没有向你们或别人求荣耀;」

「基督的使徒」就是被基督差派的使者,凡事只求基督的喜悦。虽然有权利「叫人尊重」,但为了基督的缘故,也可以放下合法的权利和「尊重」。传道人若没有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的态度(路九23),事奉的时间越长,就越介意「叫人尊重」,越容易有意无意地向人「求荣耀」。许多人为主受逼迫、劳苦、穷困、疾病都无所谓,但却过不了「荣耀」、「尊重」的考验,一旦被同工误解、被弟兄轻看、被晚辈践踏,隐藏在深处的肉体就出来了。

【帖前二7】「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

传道人对信徒的态度若是「存心温柔」,就像「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一样,就不会介意不被「尊重」(6节),也不会向人「求荣耀」(6节),既不会伤害孩子,也不会被孩子伤害。「母亲」原文是「乳母」。

【帖前二8】「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

一个牧师、传道人若没有这样舍己的爱,就算不得「基督的使徒」(6节),只是教会的一个「雇工」。

【帖前二9】「弟兄们,你们记念我们的辛苦劳碌,昼夜做工,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

当时所有的犹太男子都必须从小学习一种谋生技能,连拉比也不例外,因此初期教会「基督的使徒」(6节)在供应不足时都可以亲手做工,不让福音被玛门所捆绑。保罗自幼就会制造帐棚(徒十八3),帖撒罗尼迦信徒可能并不富裕,所以保罗在帖撒罗尼迦期间一边传「神的福音」,一边「辛苦劳碌,昼夜做工」,供养自己和同工,免得信徒有「一人受累」,也不给撒但留下破口。

【帖前二10】「我们向你们信主的人,是何等圣洁、公义、无可指摘,有你们作见证,也有神作见证。」

传福音的人必须「圣洁、公义、无可指摘」,才能不妨碍福音的传开。

【帖前二11】「你们也晓得,我们怎样劝勉你们,安慰你们,嘱咐你们各人,好像父亲待自己的儿女一样,」

传道人的工作不只是讲道,还有平时的「劝勉、安慰、嘱咐」,以「父亲待自己的儿女」的爱心,为了让儿女成长,而不是为了败坏人,叫人丧气。

【帖前二12】「要叫你们行事对得起那召你们进祂国、得祂荣耀的神。」

我们若要「行事对得起」神,凡事就「当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因此,保罗的「劝勉、安慰、嘱咐」不是叫人靠自己努力,而是「靠圣灵行事」(加五25)。「进祂国、得祂荣耀」是神呼召人的目的:「进祂国」就是顺服神的权柄,接受基督掌权,是信徒重生得救时已经发生的事实(西一13);「得祂荣耀」就是得着基督,让祂的荣耀成为我们的荣耀,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二9)。

【帖前二13】「为此,我们也不住地感谢神,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这道实在是神的,并且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

保罗为帖撒罗尼迦信徒领受他们「所传神的道」感谢神,因为他知道传福音的果效不是根据自己的努力、口才、学问,也不是根据对方的聪明选择,而是根据神自己的「拣选」(一4),也是神的道「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的结果。在各种宗教、哲学流行的帖撒罗尼迦,人若能「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实在是神自己的工作。

【帖前二14】「弟兄们,你们曾效法犹太中在基督耶稣里神的各教会;因为你们也受了本地人的苦害,像他们受了犹太人的苦害一样。」

「效法」不是说模仿那些教会,而是指他们和那些教会同样受到迫害。14-16节中「犹太人」并不是指犹太民族,而是指那些敌对主耶稣的犹太教徒,保罗并非反犹主义者,他自己就是犹太人,「犹太中在基督耶稣里神的各教会」也都是犹太人。

【帖前二15】「这犹太人杀了主耶稣和先知,又把我们赶出去。他们不得神的喜悦,且与众人为敌,」

动手杀主耶稣的是罗马人,但却是出于犹太教的坚持(约十九10-15)。他们的祖宗也杀害了许多「先知」(太二十三29-31、35、37),整个旧约历史中的先知都是抵挡神的以色列人所逼迫的(徒七52)。「与众人为敌」指他们反对那为万民带来福气的福音。

【帖前二16】「不许我们传道给外邦人使外邦人得救,常常充满自己的罪恶。神的忿怒临在他们身上已经到了极处。」

抵挡神的犹太人阻挡福音的后果是「充满自己的罪」。他们一直与神的计划敌对,结果是「神的忿怒临在他们身上已经到了极处」,保罗写完本信大约20年后,犹太教的中心耶路撒冷和圣殿就被罗马帝国毁灭。同样,那些苦害帖撒罗尼迦教会的「本地人」也必面临「神的忿怒」。

【帖前二17】「弟兄们,我们暂时与你们离别,是面目离别,心里却不离别;我们极力地想法子,很愿意见你们的面。」

「离别」原文意思是「成为孤儿」。保罗在本信中曾将自己比作母亲(7节)和父亲(11节),这里又比作孤儿。

【帖前二18】「所以我们有意到你们那里;我——保罗有一两次要去,只是撒但阻挡了我们。」

「一两次」意思是「不只一次」。「撒但阻挡」的细节不明,可能指保罗在庇哩亚期间想找机会回到帖撒罗尼迦,但却被帖撒罗尼迦的犹太追赶而至,把他逼到南方遥远的雅典(徒十七13-14)。保罗透过表面的环境,看到了背后属灵争战的真相,因此他在这样的「阻挡」面前仍有「盼望和喜乐」(19节),因为他知道既是属灵争战,就不是人来为神争战,而是神自己为「神的福音」争战(2节)。结果保罗虽然被迫离开庇哩亚,却成就了基督在哥林多的旨意(徒十八9-11)。

【帖前二19】「我们的盼望和喜乐,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岂不是我们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吗?」

「冠冕」原文可以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也可以指在筵席中给客人戴上的花冠,表示快乐之情。保罗所盼望的奖赏是基督自己(腓三14),所以此处的「冠冕」不是指保罗所得的奖赏,而是指保罗「盼望」将来「我们主耶稣来的时候」,因着帖撒罗尼迦信徒「在祂面前站立得住」(腓四1),使他有「喜乐」、有「荣耀」(20节)。

【帖前二20】「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

帖撒罗尼迦信徒之所以能在「大争战中」(2节)在主面前「站立得住」(19节),都是神自己的能力和恩典(2,13节),因此这都是从神而来的「荣耀」和「喜乐」。保罗不是在向人「求荣耀」(6节),也不是在计算自己的事奉成就,数算自己建立了多少教会、带领了多少人信主、鼓励了多少人全职事奉,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神的工作,自己当做的只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腓三13-14),「为要得着基督」(腓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