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罗西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西四1】「你们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地待仆人,因为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

  • 「你们作主人的」(1a),指作主人的信徒,但他们的仆人未必信主。主人若是「穿上了新人」(三10)、「奉主耶稣的名」(三17)说话行事,就「要公公平平地待仆人」(1b)。「因为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1c),而这位主「并不偏待人」(三25)。
    • 当时讨论家庭管理的哲学家,注意力都放在主人身上,教导他们如何管理自己的奴隶。但保罗却把教导的重点放在奴隶身上,把他们当作可以担起道德责任的人,对主人却只说「要公公平平地待仆人」。这个教导出人意外,因为罗马时代的主人对待奴隶的态度普遍傲慢、残忍、侮辱、不人道,借着惧怕来支配他们,相信恐惧会产生更大的忠心、被惧怕比起被尊重更加安全(塞内卡《书信集 Epistles》 Letter 47:5,11,17)。
    • 保罗并没有要求作主人的信徒释放奴隶,而是釜底抽薪、提醒他们谨记「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最终都要向主交帐。不管主仆关系是以奴隶制的形式、还是以上下级或雇佣的形式出现,基督都是主仆双方的主。主人或仆人对待彼此的态度,取决于自己与天上的主的关系。
上图:主后二世纪士每拿的罗马大理石浮雕,描绘两个带着颈圈的奴隶。现藏于牛津Ashmolean博物馆。

上图:主后二世纪士每拿的罗马大理石浮雕,描绘两个带着颈圈的奴隶。现藏于牛津Ashmolean博物馆。

【西四2】「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警醒感恩。」

【西四3】「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秘(我为此被捆锁),」

【西四4】「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

【西四5】「你们要爱惜光阴,用智慧与外人交往。」

【西四6】「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

  • 四2-6的主题是「祷告与劝勉」,与一3-12「感谢和祷告」前后呼应。
  • 第2节是劝勉教会恒切祷告:
    • 教会站在身体的地位上的「恒切祷告」(2节)的内容,包括「持定元首」基督(二19),支取祂的「丰盛」(一19),「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一18),「全身既然靠着祂,筋节得以相助联络,就因神大得长进」(二19),「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做主」(三15),又求神「开传道的门」(3节)。关于如何恒切祷告,参见《祷告:从责任到喜乐》
    • 「在此警醒感恩」(2节),可译为「在祷告中警醒感恩」(和合本修订版)。只有在恒切的祷告中,教会才能「警醒感恩」,「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福音的盼望」(一23)。
  • 3-4节是请对方为自己代祷:
    • 保罗有很大的属灵恩赐、口才和成就,但在许多书信中都要求弟兄们为自己代祷(罗十五30;弗六19;腓一19;西四3-4;帖前五25;帖后三1-2)。这不是为了博取对方的同情,也不是因为没有代祷神就不会带领,更不是代祷的人越多神就越垂听。而是因为神所要得着的是基督的身体,而不是一个超级肢体,因此,保罗照着神的旨意,把自己和同工们摆进基督的身体里,盼望所有的肢体都借着同心祷告,活在基督的身体里,在灵里合一争战,「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
    • 此时保罗身陷囹圄,却没有请歌罗西人为自己的出狱或狱中的需要代祷,而是「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讲基督的奥秘」(3节),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被囚的原因:「我为此被捆锁」(3节)。神也的确给他敞开了传道的门,保罗在狱中所写的书信,两千年来已经造就了无数的人。
    • 「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4节),既不多说、也不少说。传福音的人若是不顺从圣灵,必然会说出许多不该说的话、没有恩典的话、充满血气的话,不但无法阐明「基督的奥秘」,还会给魔鬼留下破口。人的本性都是喜欢体贴肉体、说个痛快,连使徒保罗都要祷告「按着所该说的」来说话,我们更应该注意说话的操练。
  • 5-6节是劝勉教会与外人交往:
    • 信徒「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三2),但却不要与世隔绝,而要「爱惜光阴,用智慧与外人交往」(5节),也就是把握时机、借着从上头而来的智慧,用生活和言语向还不信主的外人作见证。
    • 当我们「与外人交往」的时候,口舌一定要顺从圣灵的管理,用满有恩典的话语来应对每一个人。「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6节),直译是「言语要常常带着恩典」(英文ESV译本)。「用盐调和」(6节),比喻说话有智慧、不乏味,富有感染力。传福音的人如果只会一本正经说教、三句不离本行、控制不住口舌,并非从上头来的智慧,需要求主赐下智慧,让自己「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6节)。

【西四7】「有我亲爱的兄弟推基古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他是忠心的执事,和我一同作主的仆人。」

【西四8】「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

【西四9】「我又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谋同去;他也是你们那里的人。他们要把这里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

  • 四7-18是问安,与一1-2的问候首尾呼应。
  • 7-8节与弗六21-22几乎相同,可能因为保罗在写好两封信准备送出之时,一起写下了结语。
  • 「推基古」 (7节)是送达本信的人,也是《歌罗西书》(西四7)和《腓利门书》(西四9)的送信人。在保罗第三次宣教旅程结束时,推基古作为亚细亚教会的代表之一,和保罗一起抵达耶路撒冷(徒二十4)。保罗曾打发他到提多那里(多三12),差派他去以弗所(提后四12)。保罗把他称为「忠心的执事,和我一同作主的仆人」(7节),「执事」原文就是仆役,「仆人」原文就是奴隶,但这个卑微的称呼,却比世上所有的博士、教授和官衔加起来都更加耀眼。
  • 推基古是忠心与保罗一同事奉的人,他要向歌罗西人为保罗报平安,以便安慰他们(8节)。保罗自己身陷囹圄,心里念念不忘的却是安慰、鼓励众教会。保罗在监狱里的「光景」(8节),居然能「安慰」(8节)歌罗西信徒的心,表明这个「光景」不是外面的环境,而是里面的「光景」。
  • 「阿尼西谋」(9节)来自歌罗西,是歌罗西信徒腓利门家里的奴隶,背着主人潜逃,在罗马遇见保罗,因保罗所传福音而得救。保罗趁此机会送他回去,请求腓利门接纳并原谅他(门8-19)。《腓利门书》应该是同时送去的。

【西四10】「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问你们安。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说到这马可,你们已经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

【西四11】「耶数又称为犹士都,也问你们安。奉割礼的人中,只有这三个人是为神的国与我一同做工的,也是叫我心里得安慰的。」

【西四12】「有你们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地祈求,愿你们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

【西四13】「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坡里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

【西四14】「所亲爱的医生路加和底马问你们安。」

【西四15】「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她家里的教会安。」

【西四16】「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

【西四17】「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

  • 「亚里达古」(10节)是来自帖撒罗尼迦的马其顿人,他曾在保罗第三次宣教旅程中与保罗一同在以弗所事奉。保罗刚刚说完「必须往罗马去看看」(徒十九21),亚里达古就出现了:他出现在以弗所骚乱的戏园(徒十九29),出现在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徒二十4),出现在地中海的风浪中(徒二十七2),出现在罗马的监牢里(西四10)。主不但自己安排天使与保罗同行(徒十九23),还安排弟兄一路陪伴。使命需要同工之间的彼此配搭、彼此激励;在患难中同行的弟兄,乃是主的恩典和安慰。
  • 「巴拿巴的表弟马可」(10节),可能就是《马可福音》的作者,又名约翰(徒十二12),他参与了保罗第一次宣教旅程(徒十三5),但中途退出(徒十三13);在保罗第二次宣教旅程出发之前,保罗因他的缘故和巴拿巴争论,导致二人分开(徒十五36-39)。经过多年,马可早已重得保罗的接纳和赏识,并成为保罗的得力助手(提后四11)。
  • 「耶数」(11节)原文就是「耶稣」,中文圣经改译此名,以便与主耶稣有所区分。「犹士都」(11节)是他的罗马名字。
  • 「奉割礼的人」(11节)指犹太信徒,保罗的同工大都是外邦信徒,被囚期间只有亚里达古、马可、耶数等三位犹太同工。保罗第一次宣教旅程中的犹太同工还有巴拿巴(徒十三2)、第二次宣教旅程中的犹太同工还有西拉(徒十五40)。
  • 「以巴弗」(12节)是最初在歌罗西传道的人(一7-8)。「你们那里的人」(12节),指他来自歌罗西。他为歌罗西教会的祷告,是「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12节),暗示以巴弗担心歌罗西人可能被假师傅迷惑。
  • 「老底嘉并希拉坡里」(13节),是两个距歌罗西十多公里的城市,比歌罗西更加繁荣。
  • 「医生路加」(14节),就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
  • 「底马」(14节)是保罗的同工(门24),后来因贪爱世界而离弃了保罗(提后四10)。
  • 「宁法」(15节)是一位姊妹,老底嘉的教会可能在她家里聚会。我们必须按照初期教会的实践来理解新约书信中「教会」一词的意义。初期教会平时都是在信徒的家中聚会(罗十六5;林前十六19;西四15;门2),直到主后三世纪中叶,才开始在专门的建筑物中固定敬拜。古罗马城市里的普通人都住在租来或购买的公寓楼(Insulae)里,每户最多可容纳二十多人聚会,富人的联排屋(Domus)最多可容纳五十至七十人聚会。因此,初期教会没有几百、上千人的大聚会,通常是二、三十人挤在某位信徒的家中一起用饭、彼此亲密相交,没有角落可以隐藏(徒二46;五42;十二12;十六15)。一个地方教会可能分为好几个家庭教会(罗十六5、14、15)。新约时代的家庭成员也包括属于主人的奴仆、雇工、亲友(徒十24;十六33),全家归主的现象(徒十一14;十八8;林前一16)与初期教会在家中聚会的方式有直接关系。能够开放家庭作为教会聚会场所的信徒,在经济基础、人生经验和信仰程度上相对比较成熟,所以往往成为教会天然的领袖。家庭教会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但也存在容易分门结党(林前一10-17;三3-4)、难以执行纪律(林前五1-8)、信仰参差不齐的缺陷。虽然保罗曾经多次写信教导哥林多教会,但从主后一世纪末革利免(Clement of Rome,主后35-99年)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里,便会发现分门结党仍然存在(《革利免一书》第三章)。因此,我们不能把早期信徒的家庭教会理想化,安提阿的伊格那丢(Ignatius of Antioch,主后67-108年)就鼓励家庭教会多在一起聚会、一起敬拜神(《伊格那丢达以弗所人书》第十三章;《伊格那丢达马内夏人书》第七章)。新约圣经并没有制定标准的聚会模式。在保罗的宣教旅程中,无论是在会堂(徒十八4)、在家里(徒十八7)、还是在推喇奴的学房(徒十九9)聚会,都是因时、因地制宜。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实际。
  • 「从老底嘉来的书信」(16节),可能就是《以弗所书》。 初期教会还没有成文的新约圣经,使徒们的书信在众教会之间传阅、抄录,为教会建立根基(林前三10-11;弗二20)。主后397年的迦太基会议归纳了众教会的共识,正式确认了27卷新约正典。
  • 「亚基布」(17节)可能是腓利门的儿子(门2)。以巴弗滞留罗马期间,可能把牧养歌罗西教会的责任交给了他,所以保罗特别嘱咐他「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17节),注意防备异端。
上图:新约时代罗马公寓楼示意图和古罗马港口城市奥斯提亚安提卡(Ostia Antica)出土的古建筑群遗迹。在古罗马的城市里,大部分居民都住在被称为Insulae的公寓楼里,现存最高的是五层楼,越上层的质量越差。少数富有的上流人士住在联排屋(Domus)里,在一、两天路程之外的乡村还可能有别墅(Villa)。在4世纪,当时罗马城里大约有4.2万至4.6万栋公寓楼,而3世纪后期只有1,790栋联排屋。初期教会聚会的地方,就是在这些公寓楼和联排屋里。

上图:新约时代罗马公寓楼示意图和古罗马港口城市奥斯提亚安提卡(Ostia Antica)出土的古建筑群遗迹。在古罗马的城市里,大部分居民都住在被称为Insulae的公寓楼里,现存最高的是五层楼,越上层的质量越差。少数富有的上流人士住在联排屋(Domus)里,在一、两天路程之外的乡村还可能有别墅(Villa)。在4世纪,当时罗马城里大约有4.2万至4.6万栋公寓楼,而3世纪后期只有1,790栋联排屋。初期教会聚会的地方,就是在这些公寓楼和联排屋里。

【西四18】「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 保罗的书信大部分是自己口述、由别人代笔(罗十六22),结尾由保罗亲笔问安(林前十六21;帖后三17;门19)。
  • 保罗请歌罗西人记念他的捆锁,也提醒他们:传道者的锁链并不能捆住神的道(3节)。本信以恩惠开始(一2),又以恩惠结束(四18)。当教会面临异端威胁的时候,最好的做法不是辩论、纷争,靠肉体纠正肉体(二23),而是仰望神的恩典持续运行在我们中间,使我们能「循规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坚固」(二5)。
上图:老底嘉和希拉坡里都在歌罗西附近。

上图:老底嘉和希拉坡里都在歌罗西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