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罗西书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西三1】「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

在信心里与基督联合的完整经历,不但要「与基督同死」(二20),而且要「与基督一同复活」。「与基督同死」就是脱离旧造的生命(二20-21),「与基督一同复活」就是进入新造的生命。因此信徒不是靠着自己的肉体旧生命挣扎着成圣(二20-23),而是照着基督的新生命在我们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一29),因为这新生命所追求的、所思念的都是「上面的事」。「上面的事」就是「基督」,祂里面有「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12节)、舍己的「爱心」(14节)、「神本性一切的丰盛」(二19)和「一切智慧知识」(二3);「上面的事」就是基督「坐在神的右边」,「坐」代表着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得胜、掌权,进入荣耀。因此,我们在地上的得胜、成圣不需要在基督之外增添任何其他的人、事、物,而是凭信心「仗着十字架夸胜」(15节),「照着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一29),接受祂的权柄,在地上活出天上的生活。

【西三2】「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

「地上的事」有的是「上面的事」在地上的「影儿」(二17),比如「人间的遗传」(二8);有的是对「上面的事」的模仿,比如「世上的小学」(二8)。「思念地上的事」导致人「不持定元首」(19节),在基督之外「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二22)规条追求得胜、成圣,「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二23),靠着肉体来「克制肉体」(二23),结局是「毫无功效」(二23)。「思念」原文是现在进行时,表示继续不断的思念。

【西三3】「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

「已经死了」就是已经「与基督同死」(二20),脱离了旧造的生命。但我们的新造的生命还没有完全显明出来,而是「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与基督联合,一直到基督再来的时候才能「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4节)。

【西三4】「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祂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

我们「与基督同死」(二20),又「与基督一同复活」(1节),将来才能「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进入神儿子的荣耀是基督做生命的必然结果(罗八17;提后二12),因为在救恩里,神的旨意是恢复我们神儿子的生命,也恢复我们神儿子的荣耀。「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祂是我们一切能力的源头,一切生活的动力,我们不必靠肉体的生命、靠「地上的事」(2节)来追求得胜、成圣。当主再来的时候,这生命要在信徒身上完全显明出来,那时「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

【西三5】「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就如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

「地上的事」(2节)是依靠肉体「克制肉体」(二23),想从外面对付症状,将「肉体」像猛兽一样关在笼子里(二23),结果「毫无功效」(二23)。「上面的事」(1节)是「基督是我们的生命」(4节),用新生命替换旧生命,从里面除去病根,「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治死」原文表示一次性的行动,因此不是我们靠着自己的意志、力量来「治死」,而是我们既已「与基督同死」(二20),就「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五24)。当我们在信心里看自己是死了,就能「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罗八13),肢体对犯罪的意念渐渐就不再有反应,向着罪被「治死」。「地上的肢体」比喻「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就像腐烂的肢体,必须立刻切除,否则会感染全身(太五29-30)。「淫乱」指任何婚姻之外的性关系。「污秽」指因不道德的行为而使品格受到污染。「邪情」指任何辖制人的情欲,特指失控的性欲。「恶欲」指导致「邪情」的欲望,面临试探时生发「恶欲」并非犯罪(来四15),犯罪是没有拒绝「恶欲」,反而追求满足「恶欲」。「贪婪」人无论贪心的对象是什么,其结果都是让神之外的人、事、物夺去人的心、代替神的地位,所以「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弗五5)。

【西三6】「因这些事,神的忿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

「神的忿怒」不像人的肉体被惹动时所发的脾气,而是圣洁、公义的神对违反公义、圣洁的「悖逆之子」施以公义的报应。

【西三7】「当你们在这些事中活着的时候,也曾这样行过。」

「也曾这样行过」第5节是大部分信徒在未得救以前的生活写照。

【西三8】「但现在你们要弃绝这一切的事,以及恼恨、忿怒、恶毒(或译:阴毒)、毁谤,并口中污秽的言语。」

「基督是我们的生命」(4节),这生命与第5、8节所列举的一切恶念、恶行、恶言不能相容。因此圣灵会在我们里面催促、引导我们,我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弃绝这一切的事」。「恼恨」是将仇恨持续压抑;「忿怒」是压抑的仇恨藉愤怒的言语或行为爆发出来;「恶毒」指故意伤害别人的罪恶;「毁谤」是用恶毒发出的言语;「污秽的言语」即肮脏恶意的言语,使说者听者均受污染。

【西三9】「不要彼此说谎;因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

「说谎」是典型的「旧人的行为」,无论是「白谎」还是「黑谎」,都是出于那「恶者」(太五37)。「白谎」表面上是出于「善意」,实际上是出于对神的不信,想用说谎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肉体。「旧人」是我们原有的犯罪生命,「旧人的行为」是从这犯罪生命出来的生活。我们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意志去「克制肉体」(二23),而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让主从里面「脱去」我们的旧人,又在外面「脱去」我们旧人的行为。

【西三10】「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

「已经脱去旧人」(9节)和「穿上了新人」原文都表示一次性的行动,是在我们与基督同钉十字架、重生得救时已经完成的事实。我们在「与基督一同复活」(1节)时,「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5),「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罗六4)。当我们对神「在知识上渐渐更新」,越多在经历、交通中真认识神的时候,里面的新生命就越长进,外面的「新人」也越活得像主,使主已经完成的工作果效显明在我们的身上,因此我们得救是靠主,得胜也是靠主。

【西三11】「在此并不分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

在罗马帝国里,「希腊人」在文化上最有优越感;「犹太人」则认为自己是蒙神拣选的;「受割礼的」指犹太人,他们以割礼为神选民的标志;「未受割礼的」指犹太人之外的外邦人,他们讥笑犹太人的割礼;「化外人」是希腊人用来嘲笑不会说希腊语的民族的惯用语;「西古提人」来自当时鲜为人知的亚洲北部,是化外人中的化外人;「为奴的」指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自主的」指自由人。这么多不同背景的「旧人」(9节)掺杂在一起,最容易滋生第5、8节所列举的各种「旧人的行为」(9节)。但「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祂把不同种族、文化、地位、教育、个性、修养、年龄的「旧人」都带进自己的身体,把他们改变为「新人」(10节),都有「造他主的形像」(10节),那些「旧人」里的差别在基督的身体里就不再有地位,不能成为妨碍身体合一的障碍。

【西三12】「所以,你们既是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人,就要存(原文是穿;下同)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的心。」

「存」原文是「穿」,信徒已经脱下「旧人」那件破旧的衣服,但还不习惯穿上「新人」这件华丽的衣服。当圣灵提醒我们「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身份的时候,我们就「当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将「新人」穿上。「怜悯、恩慈、谦虚、温柔、忍耐」都是「新人」的样式(10节),不是我们肉体里所有的,而是基督从我们里面活出来的。「怜悯」指基督对他人的需要、哀伤敏锐的感觉和理解、同情。「恩慈」是基督对待他人的态度,「谦虚」是基督对待自己的态度(腓二5-11)。「温柔」是一人接触另一人时,因谦虚来带出的结果;「忍耐」是用恩慈、谦虚来对待他人的对待。

【西三13】「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肢体之间「彼此包容,彼此饶恕」,是因为基督先饶恕了我们,使我们成为「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人」(12节)。我们若不愿饶恕已被基督饶恕的弟兄,表明我们自己需要重新经历被饶恕的喜乐和释放,回到对神「起初的爱心」(启二4)。这里需要被包容、饶恕的是肢体之间的「嫌隙」,并非罪恶或异端教训。

【西三14】「在这一切之外,要存着爱心,爱心就是联络全德的。」

「联络」指用一件外衣或腰带将其他衣服系在一起。古人的衣服宽大松弛,身上的衣服都穿好以后,需要束上一条腰带才能方便行动,否则所穿的衣服反而会造成行动的不便。「爱心」有如使全套衣服束得妥贴的腰带,能贯串并推动其他的「美德」,一切美德若没有以「爱心」为基础,只是喂养了肉体,都是「无益」的(林前十三3)。

【西三15】「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你们也为此蒙召,归为一体;且要存感谢的心。」

当「爱心」运行在肢体之间的时候,就会使身体活在「基督的平安」(约十四27)里。这里的「平安」不是指个别肢体内在的平安,而是指整个基督身体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指无论教会里有什么纷争或不和睦,都必须在灵里接受「基督的平安」的管理、裁决,用基督里的合一来解决问题,好比当时「罗马的平安」保守境内的居民不受战争的威胁。神拣选、呼召我们,不只是为了使我们得救,最终是为了把我们配搭、建造成基督的身体教会(一18;二19),「归为一体」,活在「基督的平安」里。「爱心」(14节)、「基督的平安」、「感谢的心」是「基督是我们的生命」(4节)、我们活在基督的身体里的标志。

【西三16】「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或译:当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以各样的智慧),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

「基督的道理」指关于基督的道理(一15-20)。「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指教会要装满纯正的真理,这需要用从圣灵而来的「各样的智慧」,因为「一切智慧知识,都在祂里面藏著」(二3)。「诗章」指旧约的诗篇,「颂词」指初期教会的赞美诗(弗四4-6;五14;提前一17;二5-6;六15-16;提后二11-13;启四11;五13;七12)。「灵歌」与「颂词」并没有严格区分。「彼此教导,互相劝戒」要在「彼此包容,彼此饶恕」(13节)、「爱心」(14节)和「基督的平安」(15节)里进行,才不会变成彼此论断、互相抱怨。「心被恩感,歌颂神」基督的生命也是敬拜赞美的生命,总是引人遇见神。

【西三17】「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借着祂感谢父神。」

「奉主耶稣的名」原文是「在主耶稣的名里」,表示倚靠主的权柄和能力,也照着主的心意,为主「或说话或行事」。我们既已与基督联合,活在神面前,无论做什么都应当像是做在神的面前,在「凡事」(弗五20)上都在基督里「感谢父神」,因为在凡事上都看到神在背后的手。

【西三18】「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

要学习「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 (17节),最好的课堂就是在自己的家庭里。越是最亲密的人,我们越能看清对方「旧人」不堪的本相,就越不容易顺服。人类社会中最基本的单位是家庭,家庭中最亲密的关系是夫妻,因此要学习「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圣灵首先让我们在最亲密、也是最不容易顺服的配偶身上操练顺服。在基督里男女都是平等的(加三28),夫妻也是平等的(林前七3-5),但功用各不相同。神所设立的家庭是有秩序的,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头」,否则就不能合一,而神把这「头」的责任交给丈夫。因此,妻子「顺服自己的丈夫」(弗五22;多二5;彼前三1),实际上就是顺服主所设立的权柄,所以「如同顺服主」(弗五22),「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一个凡事都「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的妻子,才肯「顺服自己的丈夫」,一个不肯「顺服自己的丈夫」的妻子,也很难「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许多姊妹服别人的丈夫很容易,但对「自己的丈夫」却顺服不来,甚至因为自己某些方面比丈夫强,要求丈夫顺服自己,这些姊妹应当求圣灵让自己看见,「顺服自己的丈夫」是实际的「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三18-四1关于家庭中夫妻、两代、主仆关系的教导和弗五22-六9类似,但在两封信里所要学习的功课不同。

【西三19】「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不可苦待她们。」

妻子因为凡事都「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所以愿意顺服主所设立的权柄,因此「顺服自己的丈夫」(18节)。而丈夫因为「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所以甘心承担起神所交托的责任:「要爱你们的妻子,不可苦待她们」。

【西三20】「你们作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

作儿女的「凡事听从父母」的理由很简单:「这是主所喜悦的」。在个人主义盛行的今天,每一代人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在思想观念、经济学问、生活方式上都与上一代人存在不和谐的「代沟」,总要找出种种理由来不「听从父母」。神允许「代沟」的存在,更要用「代沟」来让我们学习凡事都「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做「主所喜悦的」的事。这里所指的儿女和父母都是信徒。

【西三21】「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

家庭需要纪律,但无谓的法则、规条和无止境的挑剔,就像犹太人的律法,处处是地雷阵,不但会「惹儿女的气」,挑动儿女肉体里的恶(8节),使儿女对神敬而远之;还会使儿女「失了志气」,活不出新人的样式(12节)。神怎样以「怜悯、恩慈、温柔、忍耐」(12节)恩待不配的父母,父母也应该照样效法天父心肠,以「怜悯、恩慈、温柔、忍耐」来「包容、饶恕」(13节)不完全的儿女。做父母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是「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的最好操练。

【西三22】「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

主仆之间的关系,是罗马时代家庭中第三重要的关系。「仆人」指当时家中的奴隶,「主人」是家中的主人,原则却适用于每个世代不同制度、不同工作场所中的工作关系。主仆之间少了夫妻和两代之间的亲情,却多了利害冲突,因此是反映我们属灵光景更清晰的镜子,更需要接受十字架的破碎。「肉身的主人」使人立即联想到超越于人际关系之上的真正的「主人」基督自己。「存心诚实敬畏主」不是怕被责骂,而是深怕失去见证,不能讨主喜悦。

【西三23】「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

因为要「从心里做」,就是从灵里给主做,信徒工作和事奉的标准就变得与世界的标准完全不同。无论是罗马时代被逼为奴的仆人,还是现代社会上班谋生的雇员,圣灵所关注的不是世人所计较的「人权」、「公平」,而是无论这工作是否有人看得见,都「不要只在眼前事奉」(22节),而「像是给主做的」,凡事都为「讨神的喜悦」(帖四1)。若我们存着「像是给主做的」的工作态度,工作就不会勉强懒惰、得过且过、敷衍应付,不再是出于强迫、或是为了生活,而是甘心乐意、忠心谨慎地做在基督面前,完成的每件产品、提供的每项服务,都应当好得足以献给神。这样,我们即使是从事人眼中最低贱的工作,实际上「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24)。

【西三24】「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

当时的奴隶没有人身自由,即使甘心服事,可能也得不到主人的赞赏,甚至可能还要被误会、责打。但这一切都会在我们向主交帐的时候得着奖赏(路六35;启二十二12)。这「赏赐」不是因为人的功劳,而是因为神的恩典,虽然事奉不过是仆人的本分(路十七10),但神却愿意施恩奖赏那些「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二十五21)。神为了施恩给我们,实在是给了我们太多的机会, 连当时没有自由的奴隶都能「事奉」主基督、从主那里「得着基业为赏赐」,今天的信徒怎么能以环境、能力、家庭、工作为借口而不事奉主、「得着基业为赏赐」呢?「你们事奉的乃是主基督」是一句特别的话,因为保罗从来没有将「主」和「基督」并排而不加上「耶稣」这称呼,他在此所要强调的意思是「要替真正的主人——基督而做」。我们若真实地「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罗十二1),手里的工作就不再有「圣」和「俗」的区别,也没有「事奉人」和「事奉主」的分别,在每个工作岗位上都可以藉着「事奉人」来「事奉主」。

【西三25】「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并不偏待人。」

「主并不偏待人」,无论主仆关系在人的各种制度中以什么形式出现,主人和仆人在神的眼里都是平等的肢体,都需要在这种关系中学习「奉主耶稣的名」说话行事(17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