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罗西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西二1】「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老底嘉人,并一切没有与我亲自见面的人,是何等地尽心竭力;」

保罗不是在此自夸,也不是要人效法自己的努力,而是要人「晓得」基督的恩典和心意,因为他的「尽心竭力」并不是靠着自己,乃是「照着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一29)。「老底嘉」离歌罗西不到18公里,两地教会常有来往,这封书信也要给老底嘉教会诵读(四16)。

【西二2】「要叫他们的心得安慰,因爱心互相联络,以致丰丰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使他们真知神的奥秘,就是基督;」

基督不只是通往神的奥秘的途径,祂自己就是「神的奥秘」,因为「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3节)。信徒不需要再到基督之外寻找其它借以得救的「智慧知识」(3节),所以可以「心得安慰」,「因爱心互相联络」,放心地活在基督的身体中,而「信心」也因着属灵的「悟性」而巩固。悟性若不能产生「充足的信心」,就不是属灵的悟性。

【西二3】「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

当时诺斯底主义教导得救必须依靠一大堆精密的「智慧知识」,而这些深奥的「智慧知识」只能依靠他们传授。保罗指出一切的「智慧知识」都在基督里面,所有基督的肢体都能得着藏在「元首」(19节)里的真理,不需要到圣经以外寻找。

【西二4】「我说这话,免得有人用花言巧语迷惑你们。」

「花言巧语」指似是而非、很有吸引力的理论。神撒下福音的种子,撒但必然会来掺稗子(太十三24-30),牠里面既没有真理,就只能靠「花言巧语迷惑」人。因此,人爱听的、合乎人想法的道不一定是真道,我们不能光听别人讲道,更要自己「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十七11),因为一切「智慧知识」都在基督里面(3节)。

【西二5】「我身子虽与你们相离,心却与你们同在,见你们循规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坚固,我就欢喜了。」

「循规蹈矩」是军事用语,指受校阅的军队列阵井然有序,行伍齐整。「坚固」也是军事用语,指阵容森严、军威屹立如山。歌罗西教会面临异端教训的攻击之际,显出属灵军队的纪律,站稳信心的脚步,使保罗欢喜。

【西二6】「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就当遵祂而行,」

6-7节从「基督论」转到生活的操练。「接受了主基督耶稣」指已经受洗(12节),成为基督身体里的肢体(19节)。「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二17,26),我们若是凭信心接受了基督耶稣为主,「就当遵祂而行」,活在基督里面。我们的属灵生命能否长大,不在于听了多少道、读了多少圣经、得了多少光照,而在于是否「遵祂而行」。我们不是以守律法的态度去「遵祂而行」,而是在「遵祂而行」的生活中遇见基督、经历基督,消化、吸收神的话语,因此得以「在祂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7节),生命得着喂养、长大,「感谢的心也更增长了」(7节)。

【西二7】「在祂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正如你们所领的教训,感谢的心也更增长了。」

属灵的「生根建造」一定是「在祂里面」,因为属灵的建造是在生命中进行的,只有在基督里面才有生命。生命建造的结果是「信心坚固」,因此更加甘心「遵祂而行」(6节)。「遵祂而行」是外面的生活,「生根建造」是里面的生命,「遵祂而行」的根据是里面基督的生命。活在基督里的结果,一定使人在凡事上都越来越多地看见神,也更靠近神,因此向着神「感谢的心也更增长了」。

【西二8】「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

「理学和虚空的妄言」指貌似高深,实则无用的哲学、理论。「人间的遗传」指犹太教将真实活泼的信仰转变成一套人遗传下来的规条。「世上的小学」指异教敬拜的治理各国、各民的假神(20节)。「掳去(sylagōgein)」原文是十分罕见的字,可能被保罗作为「会堂(synagogue)」一字的双关语,提醒信徒不要被人掳去关进犹太教的圈内。今日的教会也面临这种危机:有人不「照着基督」(虽有基督教之名,所讲的却完全与基督无关),却照着「人间的遗传」(不是根据圣经,却根据人的想法和道理)和「世上的小学」(表面上玄妙、深奥,其实背离真理的哲学、理论、知识),把人掳离基督。

【西二9】「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

9-10节是为何信徒不该被「理学和虚空的妄言」(8节)掳去的原因。既然「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而不是在任何基督以外的人、事、物上,我们就无需再跟随「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被掳离基督,因为我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10节)。异端教训认为基督只不过是「神本性」中的一部分,必须在基督以外再加上一些别的事物才能够得上「丰盛」。「有形有体」意思是「事实上、实质上」。

【西二10】「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祂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

信徒「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在基督里面就能享用神的丰富,因此不需要从基督之外再寻找什么,也不需顺从任何其他的主人,因为「祂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这里的「元首」不是指19节和一18所指身体的「头」,而是指凌驾、超越于「各样执政掌权者」之上。「各样执政掌权者」指各国所敬拜的假神。

【西二11】「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

「割礼」的属灵意义是对付肉体,除去肉体犯罪的意念和能力。今天我们要脱离肉体的困扰,不能靠自己的挣扎、自律,靠「人手行割礼」,只能靠基督。「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指真实的洗礼,即与主同死,又与主同活(12节)。

【西二12】「你们既受洗与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祂一同复活,都因信那叫祂从死里复活神的功用。」

神所赐的能「与祂一同复活」的得救信心,不只是相信耶稣基督,更是「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罗四24),相信「那叫祂从死里复活神」的大能。

【西二13】「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神赦免了你们(或译:我们)一切过犯,便叫你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

「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指灵性的死,即「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弗二12)。

【西二14】「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

有两个障碍使人与神隔绝:「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和「一切执政的、掌权的」(15节)。古代的芦苇纸或皮纸都很昂贵,墨汁又没有酸性,不会腐蚀纸张,写上的字只要用海绵用力一刷,就可被「涂抹」,重新使用。「字据」指负债者写的负债证明。「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指律法,律法并不是人称义的途径,只不过是证明我们亏欠神的一张「字据」。「把它撤去」指神撤销了律法对信徒的控诉。「钉在十字架上」指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信徒的罪债也被钉在十字架上,这是神赦免人的方法。神自己是救恩的主动发起者,而不是怒气冲冲的神在祂儿子的哀求下才被安抚。

【西二15】「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指各国所敬拜的假神(10节)。「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夸胜」指罗马将军们在凯旋归来时展示战俘和战利品的公开游行。「仗着十字架夸胜」十字架是得胜的记号,基督在那里打伤了撒但的头(创三15),又满足了神的公义,神因此不再追讨罪人,撒但的控告也失去了根据。

【西二16】「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

「让人论断你们」指根据律法的规定,不守律法的外邦人被排除在神的国民之外。「饮食」指旧约的饮食条例,「节期」指每年的犹太节庆,「月朔」指阴历每月初一,「安息日」指每七日的第七日,这些规条是犹太人与外邻人分别的标志。犹太人认为若不守这些规条,就不算神的子民。

【西二17】「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

旧约中的礼仪、律法和规条,都是预表基督的「后事的影儿」(来八5;十1),我们当注意的是那位所预表的基督。如今基督既已来临,我们若再坚持遵守礼仪、律法和规条,便是舍本逐末,没有认清它们的功用。

【西二18】「不可让人因着故意谦虚和敬拜天使,就夺去你们的奖赏。这等人拘泥在所见过的(有古卷:这等人窥察所没有见过的),随着自己的欲心,无故地自高自大,」

「故意谦虚和敬拜天使」具体所指不明确,可能指当时某种特殊的「属灵操练」,这种「属灵操练」表面上非常属灵,实际上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属灵骄傲」,「自高自大」。「拘泥在所见过的」原文意思是「试图进入自己的异象里」,指这些人自以为是进入属天的敬拜里,其实是进入自己的想象里。「自己的欲心」意思是「肉体的心思」。「无故地」指「没有目的」,成就不了什么。

【西二19】「不持定元首。全身既然靠着祂,筋节得以相助联络,就因神大得长进。」

「不持定元首」指与基督脱节,用其他的人、事、物来代替基督。一个人是否属神,不在于他是否严守律法规条,也不在于有多少属灵经验,而在于他是否「持定元首」,在基督里活,靠着元首基督而活。律法规条将犹太人与其他人隔离,虚假的属灵经验将属灵人与其他人隔离,都是叫人「自高自大」(18节),以人意代替基督。但在神的心意里,基督的身体里的肢体是「持定元首」、彼此联结的,「全身既然靠着祂,筋节得以相助联络,就因神大得长进」。

【西二20~21】「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脱离了世上的小学,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服从那『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呢?」

「世上的小学」指异教敬拜的治理各国、各民的假神(8节),即「一切执政的、掌权的」(15节),他们的规条都是「世俗的」,是属世界的、抵挡神的。

【西二22】「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说到这一切,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

「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意思是「经用过后的事物,将来就不合用」。「这都是照人所吩吩,所教导的」引自赛二十九13,指有表无里的虚假虔诚。

【西二23】「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

有人认为「得救是靠基督,得胜要靠自己」,这只是「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用「得胜」来喂养自己的肉体,让自己的肉体得满足。人不可能依靠肉体来克制肉体,堕落后的人可以发明许多看上去很好、很有说服力的道德、思想和宗教,但都与神的性情无分无关,不可能救人脱离肉体的败坏。禁欲并不能使肉体的情欲停止,纵欲也不能使肉体的情欲消失,「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人越禁止贪念,贪念越要出来,越禁止邪情私欲,邪情私欲越要找机会爆发。只有基督是解决属灵难处的唯一途径,得救固然是靠基督的恩典,得胜也是「照着祂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一29),与基督同死,也与基督同活(1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