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腓四1】「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我亲爱的弟兄,你们应当靠主站立得稳。」

「冠冕」原文可以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也可以指在筵席中给客人戴上的花冠,表示快乐之情。保罗所盼望的奖赏是基督自己(三14),所以此处的「冠冕」不是指保罗所得的奖赏,而是指将来保罗向主交帐时,因为腓立比信徒在神面前活得对,使他「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来十三17)。「靠主站立」的原意是「站立在主里面」,不但要「站立得稳」,站的地位更要准确,应当在主里面「站立得稳」,无论是外面的逼迫、冲击,还是里面的迷惑、争辩,都不能使他们离开基督里的地位。信徒在生命成长的道路上,对真理的认识有不明白不要紧,只要「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三16);软弱跌倒也不要紧,只要像大卫一样,不坚持自己的错,神一光照就立刻回转(王上十二13);这样的人,才能在主里面「站立得稳」。

【腓四2】「我劝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

「友阿蝶和循都基」是保罗所熟悉的同工(3节),她们的不和并非因为真理,而是意见的不同。保罗并没有说明她们不和的原因,因为除了福音真理之外,任何原因都不重要。当同工之间出现不和的时候,我们关心的常是谁是谁非、公平解决,但保罗关心的却不是仲裁、定罪,而是「要在主里同心」,在神允许出现的这种不和中,每个人都学习放下自己,转向基督,「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二5)。

【腓四3】「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

「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可能指一位众所周知的同工。「革利免」是很普通的罗马名字,背景不明,其他的同工更是连名字都没提到。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神的「生命册」上却都记录得一清二楚。我们的许多事奉,在地上可能无人注意,但我们当关心的是神的记念。

【腓四4】「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

信徒若是「靠肉体」(三4)来事奉,就会坚持自己,不能「在主里同心」(2节),以致不能「常常喜乐」。「喜乐」是我们与主正确关系的一个指标,「常常喜乐」的前提是「靠主」,腓立比人要「常常喜乐」,必须首先脱离肉体,「不靠着肉体」(三3)来事奉,赶快回到主里,「靠主」事奉。

【腓四5】「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主已经近了。」

「众人」在此可能指教会内部的信徒,也可能指教会之外的非信徒。「谦让」原文意思是温和、宽容,指在真理的原则下宽恕别人的错误,不求自己的满足,忍受卑贱的环境或别人不恭敬的对待。一个「靠主常常喜乐」(4节)的人,一定也是「谦让」的人,因为他看见自己的本相,也看见「主已经近了」,知道自己一切心思言行都在神的鉴察之中,「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二6)。「祢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诗一百三十3)?在神这样的光照中,谁还敢坚持自己呢?

【腓四6】「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

腓立比教会外有「敌人的惊吓」(一28),内有假师傅的搅扰(三1)和同工的不合(四2),但保罗却教导他们「应当一无挂虑」。只有「靠主站立得稳」(1节),「不靠着肉体」(三3)来事奉、成圣的人,才能对一切难处都「一无挂虑」,而是凡事求告神。因为他们知道临到自己身上的一切难处都是经过神的手量给自己的,只能依靠神,不能依靠肉体。

【腓四7】「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

「出人意外」指神所赐的平安超越一切人的想法,「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保守」是军事术语,腓立比人住在军队驻防之城,对罗马哨兵按班守卫的景象十分熟悉。神的平安也同样会屯兵防守我们,这平安不是保守我们的环境,叫我们的环境无事,乃是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使一切忧愁挂虑无法伤害我们。神所赐的平安是「在基督耶稣里」,只有顺服基督,才能「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做主」(西三15)。

【腓四8】「弟兄们,我还有未尽的话: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

人都喜欢注意谁是谁非,圣灵却让人去注意基督。这里列出的美德都是基督的彰显,我们若常去注意别人身上所显出的基督,就会「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二3),进而效法基督,而不是去注意是非,以致肉体被惹动。「思念」原文指思考、反思,让这事物占据自己的心思,这事物就会支配自己的言语和行为(9节)。

【腓四9】「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所听见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

对主眼中看为美的事,我们「都要思念」(8节),「都要去行」(9节),如此「赐平安的神就必与你们同在」,我们就有「出人意外的平安」(7节),恢复失去的喜乐。基督的教导在新约还没有写成文字之前,是经由众使徒传出来、活出来的,让人「学习、领受、听见、看见」。

【腓四10】「我靠主大大地喜乐,因为你们思念我的心如今又发生;你们向来就思念我,只是没得机会。」

保罗「靠主大大地喜乐」,不是因为腓立比信徒的物质帮助,而是他们藉着行动表达出来的「思念」,使保罗看见了主的记念。主的记念显在肢体之间的爱心里,我们用行动向肢体所表达的爱心,是神赐下喜乐的管道。

【腓四11】「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

即使腓立比人的帮助没有来到,保罗也已经「学会了」在各种环境中「知足」。「知足」并非出于人乐观的天性或修养,而是属灵操练的结果。

【腓四12】「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

人的本性是遇贫贱就抱怨,遇丰富就狂傲。而「得了秘诀」的人,在贫贱时支取的是主自己,在丰富时享用的还是主自己。信徒不刻意拣选「贫贱」或「丰富」、「饥饿」或「饱足」、「缺乏」或「有余」,而是顺服神在环境里的安排,不重视个人的得与失,只是留意支取主自己,这就是保罗能在各种环境中都能「知足」(11节)的秘诀。

【腓四13】「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保罗的「知足」(11节)并不是透过自我训练或者苦修得来的,而是与那位活的主相连,「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指12节列出的各种境遇,主若准许这些事临到我们身上,主也必加添力量给我们来应付。

【腓四14】「然而,你们和我同受患难原是美事。」

虽然保罗自己就可以靠主凡事「知足」(11节),但神眼中看为更美的,不是一个肢体的「知足」,而是众肢体都看见神的心意,彼此扶持、彼此相爱,一起活在神的旨意中。

 【腓四15】「腓立比人哪,你们也知道我初传福音离了马其顿的时候,论到授受的事,除了你们以外,并没有别的教会供给我。」

「初传福音离了马其顿的时候」见徒十六40。

【腓四16】「就是我在帖撒罗尼迦,你们也一次两次地打发人供给我的需用。」

帖撒罗尼迦和腓立比都在马其顿省境内,保罗在帖撒罗尼迦的事奉见徒十七1-9。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传道时,因当地信徒的属灵情形幼稚,为免任何人受累,保罗昼夜亲手辛劳做工(帖前二9;帖后三8);可能他的工作收入有限,所以腓立比教会经常派人补贴他的需用。

【腓四17】「我并不求什么馈送,所求的就是你们的果子渐渐增多,归在你们的账上。」

信徒的奉献,实际上是归在自己在天国的「账上」,而不是给传道人的恩赐。

【腓四18】「但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因我从以巴弗提受了你们的馈送,当作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

信徒的奉献是献给神的馨香之祭,本身就是一种敬拜,因此存心最为紧要(撒上十五22)。

【腓四19】「我的神必照祂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

这个祝福的源头是神「荣耀的丰富」,范围是「在基督耶稣里」,果效是享用「一切所需用的」,包括物质和属灵的一切需要。神应许以祂所有的丰满来作人的供应,生活上和生命上的需要全都包括在这个祝福里。神乐意把祂自己赐给人,只是人的斤斤计较封闭了神倾倒祝福的管道,只看见自己拿出去的,却看不见所拿出的乃是承受祝福的管道。

【腓四20】「愿荣耀归给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腓四21】「请问在基督耶稣里的各位圣徒安。在我这里的众弟兄都问你们安。」

「众圣徒」指腓立比教会的信徒,他们虽然还很不完全,甚至彼此不和(2节),但「在基督耶稣里」已经分别为圣,是神面前的「圣徒」。

【腓四22】「众圣徒都问你们安。在凯撒家里的人特特的问你们安。」

「在凯撒家里的人」可能指当时在罗马宫廷或政府里面供职的信徒。

【腓四23】「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

「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就是要常常保持灵里的苏醒,使我们体会到主的恩典始终陪伴着我们。我们若体会不到主恩典的陪伴,就是有别样的事物代替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