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腓一1】「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

当时信件开场白通常的格式为:作者的名字、收信人的名字和问候的话。「提摩太」是保罗从路司得带起来的年轻同工(徒十六1-3),他是哥林多后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及腓利门书的联名作者。保罗把「提摩太」的名字放在发信人的位置,不一定表明他参与了实际写作,但表明他是赞同这几封信的内容的。「仆人」直译为「奴隶」,作「仆人」意味着蒙神拣选,作为神所使用的器皿,拥有神所赐的恩赐和权柄,这个称呼曾用于摩西(出十四31;民十二7;诗一百零五26)和先知(耶二十五4;但九6、10;摩三7)。「腓立比」位于希腊北方、罗马帝国的马其顿省,是罗马殖民地、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中到达欧洲的第一站(徒十六12)。保罗书信中,只有腓立比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和腓利门书没有在开头声明他的使徒身份,这里没有声明的原因可能是他的使徒身份并没有受到假师傅的挑战。「圣徒」指分别出来归给神,事奉神、见证神的人,在旧约里指以色列人,在新约里指所有信徒。神呼召圣徒过圣洁的生活(利十九2;帖前四3),但信徒在得救时还没有真正成为圣洁,而是基督在神面前成为我们的「圣洁」(林前一30)。「监督」就是教会的长老(徒二十17,28),责任是「牧养神的教会」(徒二十28),「长老」指其身份,「监督」指其职分。「执事」在教会负责管理事务,是「帮助人的、治理事的」(林前十二28)。

【腓一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并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保罗是在狱中写下本信(一13),却能为别人求「平安」,因为他即使在狱中,也真实地经历了神的同在、认识神的心意,所以满有不受环境影响的平安喜乐。保罗的问安语结合了希腊式的「恩惠」和希伯来式的「平安」。当时的书信一般用「问候(Chairein)」一词来问安(徒十五23;二十三26),但保罗却改为双关语「恩惠(Charis)」,原意是「那引致喜乐的」,「恩惠」是神赐给不配的罪人白白的、主动的礼物,是我们喜乐的源泉。希伯来文「平安(Shalom)」不只是没有战争的状态,更表示繁荣、兴盛,特别是属灵事物上的兴盛。保罗的问候总是先「恩惠」后「平安」,因为除非神的「恩惠」已把罪对付清楚,否则就不会有真正的「平安」。在保罗心目中,「恩惠」(Charis)几乎就是「基督」(Christos)的同义词,因为除基督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给人恩惠,神的平安也是藉着基督来的。「恩惠」是「平安」之源,「平安」是「恩惠」之果。神是一切恩典和平安的泉源,祂是众人的神,却是「我们的父」,「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诗八十四11)不在「主耶稣基督里归与」祂的儿女,「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二9)。所以不应该让基督以外的任何事物吸引我们的心。

【腓一3】「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的神;」

保罗「每逢想念你们」的时候,就思想神在腓立比信徒身上的工作(5节),也思想神藉着腓立比信徒给他在灵里(四14)和物质上的供应(四15-16),所以「就感谢我的神」。保罗每逢想到肢体时,就能看见在他们身上显明的神的爱、神的工作,所以就能「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二3)。

【腓一4】「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地祈求。」

保罗虽然身陷囹圄,却仍然不断有喜乐在心间涌流,他存着感恩的心所献上的是「欢欢喜喜地祈求」,而没有感恩的人则是「苦苦哀求」。

【腓一5】「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

从腓立比人接受福音(徒十六15)到保罗写此书信,大约有12年之久。保罗为他们欢喜快乐,不只为他们「兴旺福音」,更为他们始终能「同心合意」(四3;林后八1-5),「同心合意」最能显明基督身体的见证。

【腓一6】「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

「那在你们里面动了善工的」指神。「善工」指神从救赎开始在信徒生命中的工作(加三3),那开始救赎之工的神并不会让人仅仅停留在得救上,而会继续进行生命更新的工作,要得着人作祂荣耀的器皿,「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让「祂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弗三21)。神既然在人心里动了工,祂也必然会一直做工到基督再来的日子,使祂的荣耀计划全部完成,因此腓立比教会即使饱受痛苦、常被攻击(28-29节),仍能凭信心「站立得稳」(27节;四1),因为「成全这工」的是神自己。保罗在三次传道旅程中事奉时间最长的城市是哥林多和以弗所,并不是腓立比。所以无论是「动了善工」,还是「成全这工」,都是神自己的计划和工作,基督是惟一的根基(林前三11),并非保罗教导得好、带门徒带得好。传道人若是依靠自己的努力来传福音、带门徒,结果不是在事奉有成果时自高自大,就是遇到难处时怨天尤人。

【腓一7】「我为你们众人有这样的意念,原是应当的;因你们常在我心里,无论我是在捆锁之中,是辩明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

「意念」原文意思是满怀关切的感受,在保罗书信中总共出现二十三次,十次在本信(二2,5,三15-16,19;四2, 10)。「辩明」和「证实」原文都是法律词汇,指在皇帝法庭前或省长前受审问,因此「辩明证实福音」意思可能是「为福音的缘故在法官前受审」。「一同得恩」真正认识恩典的人,无论是像保罗在监狱里、受审问,或是像腓立比教会正在受逼迫,都能看到神的恩典与我们同在,为要「成全这工」(6节),成就祂荣耀的计划。

【腓一8】「我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切切地想念你们众人;这是神可以给我作见证的。」

「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直译为「在基督耶稣的脏腑里」,古人认为脏腑是掌控感情生活的(赛六十三15;耶四19)。保罗是用基督耶稣的爱来爱教会,这爱是「舍己」的爱(弗五25-27),是效法基督放下自己、交出自己、为别人的益处着想,这就是「基督耶稣的心肠」。

【腓一9】「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

「知识」原文指对真理的认识(西三10),即凭着信心接受神的自我启示,并且在经历中认识神的所是、所作,又译为「真知道」(弗一7)。「见识」原文指判别、辨别的能力,眼界越开阔,就越不容易被短暂、眼见的事物所蒙蔽、吸引。信徒的「爱心」应该扎根于「知识和各样见识」上,没有「知识和各样见识」的「爱心」,往往领人离开正道,不是滥用爱心,就是愤世嫉俗。

【腓一10】「使你们能分别是非(或译:喜爱那美好的事),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分别是非」一词可能源于希腊哲学,和罗二18的意思都是「辨别什么是最重要的」。保罗劝勉腓立比信徒选择上好的,分辨上好与次好,比择善弃恶更难。我们的「爱心」只有在「知识和各样见识」的根基上增长,才能使我们分辨什么是神要我们得着的上好。「诚实无过」原文指纯全到无可责备的地步,人只有活在基督的纯全里,才能「诚实无过」。「基督的日子」就是「神藉耶稣基督鉴察人隐秘心思的日子」(罗二16)。我们所追求的一切,若不能在「基督的日子」存留得住,都是落在虚空里的。

【腓一11】「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

「仁义的果子」是单数,指凭信心领受的基督之义(三9),即与神之间正确的关系,以及这种正确关系的凭据(加五22)。枝子只有接在葡萄树上才能结果子(约十五4),人若脱离自己,让基督的生命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基督就能从生活中显出来,人就能看见「仁义的果子」。从基督的生命里结出来的「仁义的果子」不会把人装点得更好看,反而会使肉体显小、基督显大(20节),「叫荣耀称赞归与神」。

【腓一12】「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

神自己做成一切的工,祂能使用自由的器皿,也能使用被捆绑的器皿,能使用健康的器皿,也能使用疾病的器皿。保罗甘心做神的器皿,随时随事都让神的旨意在自己身上自由运行,所以他能说「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

【腓一13】「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

保罗成为囚犯,是因为信从基督,与主联合,以致他的见证满有能力。「御营」原文可以指罗马皇宫,也可以指罗马之外的省政府所在地。「其余的人」指周围的人,包括外邦人和基督徒。

【腓一14】「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

保罗的见证使「多半」人得造就,表明还有「少半」人并未受益。可见事奉的果效都在于神的拣选和计划,神的仆人只管忠心尽职,不应计较暂时的得失。

【腓一15】「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

「传基督」是一件好事,但即使福音的内容是正确的,人传福音的动机也不一定是准确。保罗在此并没有责备这些人所传福音的内容,他绝不会容忍另一个福音(三2;林后十一4;加一6-9),却可以容忍不纯的动机。

【腓一16】「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

「设立」原文是「被置于此」,是军事用语,强调保罗在狱中受苦,就像耶稣基督的精兵(提后二3-4),和那些服役的罗马兵轮班看管他类似,他也是在「轮值」。

【腓一17】「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

究竟「出于嫉妒纷争」(15节)、「出于结党,并不诚实」的具体情形是什么,保罗并没有明说。人的心思是如此复杂,甚至能用属灵的事来加增弟兄「捆锁的苦楚」。但尽管这些人动机不纯、灵命不成熟,甚至是利用基督为自己求荣耀,最终还是会被掌管一切的神所使用,使「基督究竟被传开了」(18节)。

【腓一18】「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

被教会以外的人所加的伤痕比较容易平复,但主内肢体的雪上加霜却很难愈合。但「这有何妨呢」?因为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是要藉着难处来造就我们,炼净我们里面的杂质,以致我们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得失,只在意基督的得失;不介意谁去传福音,也不在乎传福音的人动机如何,只要福音的内容是正确的,「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保罗在基督里已经超越了个人的荣辱心,只注意基督的见证,所有的喜乐与满足都是根据基督,因此不会再被人的恶意伤害。

【腓一19】「因为我知道,这事借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

「终必叫我得救」不一定指从监狱中被释放,因为保罗还提到死的可能性(20节)。保罗可能是在引用七十士译本的「这要成为我的拯救」(伯十三16),他满有把握地知道,无论是否在法庭上被定罪,他为基督而站的立场必定会被显为义,这正是约伯的盼望(伯十三18)。事实上,保罗并不急于离开监狱,得自由是主的见证,被捆锁也是主的见证(12-14节)。只要主看为好的,他「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18节)。

【腓一20】「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保罗在等待审判时充满信心,他最关注的不是自己的命运,而是无论发生什么,结果都能荣耀基督。基督的「显大」是根据人的减少,「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我们一生中的顺、逆、生、死,任何境遇都是神赏赐我们的机会,要藉着十字架的破碎,使我们脱离个人的荣辱得失,倒空自己、充满基督,「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照常显大」直译为「正常的膨胀」,基督的生命在里面膨胀,旧人的生命就被挤出去。

【腓一21】「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活着就是基督」就是让「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活着就是彰显基督。「死了就有益处」信徒的殉道不但能荣耀基督(20节)、「叫福音兴旺」(12节),更「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一12),就是基督自己。

【腓一22】「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

保罗的思绪在此显然相当激动,因为他的文句断续不工整。本节直译是:「但如果在肉身活着,对我有工作的成果,那么我将如何选择,我不能明说。」

【腓一23】「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

保罗在今生已经与主亲密相交,是「在基督里的人」(林后十二2),但死后的「与基督同在」却比现在好得多得多。「好得无比」直译为「比更好还好得多」,是三层的比较级。本节也表明,信徒死后不会进入没有知觉的状态,而是「与基督同在」。

【腓一24】「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

若是为体贴自己,保罗「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23节)。但作为一个为主而活的人,他要体贴基督的心意,首先考虑自己如何见主才是最美的。

【腓一25】「我既然这样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间,且与你们众人同住,使你们在所信的道上又长进又喜乐,」

既然腓立比的「众圣徒」(1节)都已经重生得救了,保罗还有什么事「为你们更是要紧的」(24节)呢?因为保罗明白神的心意不是以让人得救为满足,而是要把得救的人炼成属灵的材料,「建立基督的身体」(弗四12),让「祂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弗三21)。只有建立众圣徒,让他们在跟随主的道路上「又长进又喜乐」,一同进入基督身体的见证里,保罗才能安然见主。「住在世间」是保罗个人的事,「与你们众人同住」是身体见证的实际。

【腓一26】「叫你们在基督耶稣里的欢乐,因我再到你们那里去,就越发加增。」

「在基督耶稣里的欢乐」是因着在基督的身体里,与众肢体一同享用基督。

【腓一27】「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

「行事为人」直译为「让你们的生活像公民一般」。腓立比是罗马殖民地(徒十六12),当地居民是罗马公民,拥有公民的各种特权,但也有相应的义务。腓立比人以自己的罗马公民身份为荣,保罗藉此提醒他们,身为「天上的国民」(三20),他们不但接受福音的好处,也要按照天国的模式生活,不但有继承天上基业的权利,也有「新造的人」(林后五17)义务,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就是配得上基督肢体的身份,活进身体里,持守基督身体的见证。当每个肢体都脱离自己,唯独基督的时候,才能「同有一个心志」,教会才能「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实际地活在基督身体的合一见证里。一27-二18是一段整体,是保罗对腓立比教会的期许。

【腓一28】「凡事不怕敌人的惊吓,这是证明他们沉沦,你们得救都是出于神。」

教会面临「敌人的惊吓」是神所允许的,这正好「证明他们沉沦」,因为属世界的人都抵挡神;又证明我们的「得救都是出于神」,「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十五19)。

【腓一29】「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

虽然教会的仇敌极其凶猛,但这一切都在神的旨意之中。信徒的「受苦」不是出于偶然,不是因为神失去了掌控,也不是表示神的惩罚,而是神喜悦的记号。因为在神的旨意里,我们「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这是我们所「蒙恩」的计划中的一部分(徒十四22;帖前三3),是神所赐的特权和荣耀,使我们在受苦中可以脱离自己,更深地与基督同在(徒九4-5),分享基督的荣耀,因为「如果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7)。

【腓一30】「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

腓立比信徒不但和保罗一同经过属灵争战,也一同领受恩典,一同得胜有余(一7)。保罗在属灵的争战中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教,他对信徒的影响力还不在于他所传的信息,更在于神在他身上的工作。

《腓立比书》背景

「腓立比」位于希腊北方、罗马帝国的马其顿省,是罗马殖民地、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中到达欧洲的第一站(徒十六12),吕底亚是第一批受洗的信徒(徒十六14-15),保罗离开时腓立比可能已经在那里建立了教会(徒十六40),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保罗和腓立比信徒之间有特殊的情谊,因此本信很温馨,充满牧者的关怀,但全信从头至尾都有使徒权威的标记。

《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是保罗在监狱里给教会写的三封书信,被称为「监狱书信」,都是非常明确地让人注视基督。《以弗所书》启示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歌罗西书》启示了基督是教会的元首,《腓立比书》启示了教会活出基督见证的路。前两卷书说出教会作神见证的依据,而《腓立比书》说明了进入神的见证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