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腓一1】「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

【腓一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并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 一1-2是问候,与四21-23的问安首尾呼应。
  • 「基督耶稣的仆人」(1节),就是被基督拣选、使用的人,拥有基督的恩赐和权柄。「仆人」原文是「奴隶」,这个称呼也被用于摩西(出十四31;民十二7;诗一百零五26)和众先知(耶二十五4;但九6、10;摩三7)。在保罗的书信中,只有本信不提到自己为「使徒」、只自称「仆人」,可能是为了效法基督「取了奴仆的形象」(二7)。
  • 「保罗」(1节)是常见的罗马姓氏(徒十三7)。使徒保罗是罗马公民,罗马公民可以有三个名字,他的姓、也就是第三个名字是「保罗 Paullus」,意思是「小的」。罗马公民又可以有第四个名字,即出生时取的昵称,使徒保罗的犹太名字「扫罗」可能就是保罗的昵称,意思是「渴望」。使徒保罗通常在犹太人中使用「扫罗」这个犹太名字(徒二十二7;二十六14),在外邦人中使用「保罗」这个罗马名字(徒十三9),在所有的保罗书信中都自称「保罗」。
  • 「提摩太」(1节)是保罗从路司得带出来的年轻同工(徒十六1-3),他是《哥林多后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和《腓利门书》的联名作者。保罗把「提摩太」的名字放在作者的位置,不一定表明他参与了实际写作,但表明他赞同这几封信的内容。
  • 「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1节),就是腓立比的信徒。腓立比位于希腊北方的马其顿,是罗马的殖民地、保罗第二次宣教旅程中到达欧洲的第一站(徒十六12)。腓立比的信徒寄居在腓立比,属灵的家乡却是「在基督耶稣里」。「圣徒」并不是指本质圣洁、品行良善的人,而是指所有的信徒,他们都是从世界被分别出来见证主、事奉神的「成圣的人」(徒二十六18)。在旧约里,「圣徒」的称号是保留给选民以色列的(申三十三3;太二十七52);在新约里,「圣徒」包括一切蒙神拣选、重生得救的犹太人和外邦人。
  • 「诸位监督」(1节)就是教会的众长老(徒二十17、28),责任是「牧养神的教会」(徒二十28),包括教导圣经、抵挡异端(多一9)。「长老」是身份(多一5),「监督」是职分(多一7)。
  • 「诸位执事」(1节)是「帮助人的、治理事的」(林前十二28),负责管理教会的事务。
  • 保罗的问安语「恩惠、平安」(2节),结合了希腊式的「恩惠」和希伯来式的「平安」。当时的书信一般用「问候 Chairein」一词来问安(徒十五23;二十三26),但保罗却改为双关语「恩惠 Charis」,原意是「那引致喜乐的」。「恩惠」是神赐给不配的罪人白白的、主动的礼物,是我们喜乐的源泉。希伯来文「平安 Shalom」不只是没有战争的状态,更表示繁荣、兴盛,特别是属灵事物上的兴盛。保罗的问候总是先「恩惠」后「平安」,因为除非神的「恩惠」已经把罪对付清楚,否则就不会有真正的「平安」。「恩惠 Charis」与「基督 Christos」原文谐音,而在保罗心目中,「恩惠」几乎就是「基督」的同义词,因为除了基督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给人恩惠,神的平安也是借着基督来的。恩惠是平安之源,平安是「恩惠」之果。
  • 虽然保罗此时身陷囹圄(13节)、面临着死亡的威胁(23节),但却为别人祈求「恩惠、平安」。因为即使在监狱中,赐平安的神也与他同在(四9),所以心中满有「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四7),不受环境的影响。

【腓一3】「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的神;」

【腓一4】「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地祈求。」

【腓一5】「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

【腓一6】「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

【腓一7】「我为你们众人有这样的意念,原是应当的;因你们常在我心里,无论我是在捆锁之中,是辩明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

【腓一8】「我体会基督耶稣的心肠,切切地想念你们众人;这是神可以给我作见证的。」

  • 一3-11是「为腓立比人祷告」,与四10-20「向腓立比人致谢」前后呼应。
  • 虽然保罗此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20-23节),但只要思想神在腓立比信徒身上的工作(6节),就能满有喜乐地「感谢我的神」(3节)。感恩是信徒被圣灵充满的记号(弗五20),圣灵照明我们心中的眼睛(弗一18),使我们从环境的难处里看见神的工作,因此涌流出喜乐和感恩,代祷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地祈求」(4节),而不是忧忧愁愁地哀求。
  • 「从头一天直到如今」(5节),指从腓立比人接受福音开始到现在(徒十六15),已经与保罗彼此相交了十多年。保罗为他们欢喜快乐,不只是因为他们「兴旺福音」(5节),更是因为他们始终能「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5节)。只有「同心合意」,才能显明基督身体的见证。
  • 第6节可译为「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美好工作的,到了耶稣基督的日子必完成这工作」(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救恩始于神的恩典,也靠着神的恩典成全(加三3),神的恩典绝不会有始无终。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祂叫我们活过来(弗二1、5),引导我们因信称义,使我们可以确信自己已经活在祂的计划中,也可以确信祂既然已经开始「动了善工」(6节),就会继续引导我们、更新我们(二12-13;三10),保守我们直到基督再来,完成祂荣耀的计划(三21;来二10)。因此,虽然腓立比教会饱经苦难、常受逼迫(28-29节),但神必然保守他们「站立得稳」(27节;四1),因为负责「完成这工作」的,乃是神自己(二12-13)。
    • 保罗在三次宣教旅程中,事奉时间最长的地方是哥林多和以弗所,并不是腓立比。这证明无论是「动了善工」(6节)、还是「成全这工」(6节),都是靠神自己,并不是因为保罗教导得好、门徒带得好。传道人若是倚靠自己的努力传福音、带门徒,不是有点成果就自高自大,就是遇到难处就怨天尤人。
  • 「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7节),意思是一起同工、也一起蒙恩。神所发起的事奉,都需要倚靠神的恩典,也必能经历神的恩典。因此,当腓立比人与保罗同工的时候,就在各种难处中一同经历恩典的供应,彼此更加亲密相交。恩典是教会合一的纽带,一起同工、才能一同得恩,一同得恩、才能彼此合一。一个合一的教会,必然是一起同工、也一同蒙恩的教会。
  • 第8节可译为「我以基督耶稣的心肠切切想念你们众人;这是神可以给我作见证的」(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保罗渴望腓立比人知道自己对他们的感受,因为这爱是来自基督耶稣。人若想靠感情来传扬福音、笼络人心,不是会高抬自己、让人欠情,就是会迎合人意、妥协真理。只有当我们真诚分享来自基督的爱时,才会让我们一起向神满怀感恩,彼此在爱里联系得更紧。

【腓一9】「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

【腓一10】「使你们能分别是非(或译:喜爱那美好的事),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腓一11】「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

  • 9-11节是保罗为腓立比人代祷的内容(4节)。保罗不但向腓立比人表达了自己在基督里的爱(8节),也为腓立比人的爱心祷告。
  • 第9节可译为「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不断增长」(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知识 epignosis」,原文在新约中几乎都是指对神和真理的认识(西一9;弗四13)。
    • 「见识 aisthesis」,原文的意思是洞察力、分辨力,是运用「知识」作出正确判断的能力。
    • 爱心不是感觉、而是意志,所以需要理性和洞见,信徒爱心的增长,应该扎根在「知识和各样见识」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人情关系上。没有爱的真理固然是冷酷的,没有真理的爱更是盲目和肤浅的,常常会害人害己、事与愿违。
  • 「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增长的爱心,会产生两个结果:
    1. 「使你们能分别是非」(10a)。「分别是非」,原文的意思是「试验和证明什么是更重要的事」。对于信徒来说,在「上好」与「次好」之间作选择,往往比弃「恶」择「善」更加困难。因为上好的爱心都需要否定肉体,次好的爱心却会让自己感觉善良;上好的事奉需要在神前低头,次好的事奉却会在人前风光。爱心只有「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增长,才能分辨什么是合神心意的上好,从而「在基督的日子作真诚无可指责的人」(10b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因为我们在地上所做的一切,若是不能经过基督台前的试验,无论多么热闹、多受欢迎,都是毫无价值的草木禾秸(林前三12-15)。
    2. 「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11节),原文是单数,意思是活出仁义的生活。「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约十五4),信徒只有「靠着耶稣基督」,才能「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出于肉体的爱心果子,会把人装点得更属灵、更好看;「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增长的爱心,却会叫基督显大(20节),「叫荣耀称赞归与神」(11节)。

【腓一12】「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

【腓一13】「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

【腓一14】「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

  • 一12-26是「保罗的情况」,与四2-9「保罗的劝勉」前后呼应。
  • 腓立比的信徒显然很担心保罗。使徒已经被囚了好几年,神的计划好像遇到了挫折。但保罗对神的主权却满有信心,也盼望关心自己的腓立比人能因此安心,所以想要他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12节)。保罗不需要介绍自己传道的功劳或坐监的苦劳,只需要让人知道结果「更是叫福音兴旺」。在神没有偶然和意外,祂自己会负责完成祂所要做的工作(6节),不但可以使用自由的器皿、也可以使用被捆绑的器皿;不但可以使用健康的器皿、也可以使用疾病的器皿。人的责任,就是「不靠着肉体」(三3),而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信靠顺服,「随事随在」(四12)都「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四13)。
  • 保罗的被囚,实现了他「必须往罗马去看看」(徒十九21)的心志,福音不但没有受阻、反而传得更广。传福音的人可以被「捆锁」(13节),但福音却不会受捆锁;在保罗被囚以后,神借着他成就了难以置信的工作,绝对是保罗在监狱外面不能做成的:
    1. 首先,所有接触过保罗的士兵都听到了基督,福音在罗马军队中传开了。「御营全军」(13节),原文是「整个衙门」。这个词在主后一世纪经常用来指罗马的禁卫军。
    2. 其次,鼓励了许多信徒传福音。他们因为看见了神在保罗身上的工作,「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14节)。
    3. 最惊人的,也是保罗根本没想到的,是他在狱中所写的《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腓利门书》和《提摩太后书》,在以后的两千年里,对教会和整个世界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比他在当时带起千万人信主更加宝贵!
  • 在我们事奉的经历中,有时候,事情看来好像变糟了,但实际上,就像保罗正在前往罗马的路上。在我们人生的旅程中,有许多不幸和意外,似乎都是捆锁,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就能看出,那些都是我们生命的转机。「一无挂虑」(四6)的祷告,不是期望事情会变得容易,而是确信神必赐下「出人意外的平安」(四7),也必会用出人意料的方式成就祂的计划。只要我们求神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弗一17)赏给我们,照明我们心中的眼睛(弗一18),就能从地上的一切难处和不幸中,看到神的作为和美意;生命就能在一切捆锁中成长,信心得以坚固。

【腓一15】「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

【腓一16】「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

【腓一17】「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

【腓一18】「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

  • 那些被鼓励放胆传福音的人可以分为两类,「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15节)。后者是出于爱心,前者是「出于自私的野心」(17节英文ESV译本),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利益。
  • 「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福音设立的」(16节),指有些人传福音,是因为保罗入狱,所以接过传福音的担子、表达对他的爱心。「设立」原文是「被放在这里」,是军事用语,形容保罗被囚狱中,实际上是被神差派到这个岗位上值班。
  • 「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17节),指有些人传福音,是因为保罗入狱,所以趁机扩大自己的名声和影响,贬低不能自由传福音的保罗。
  •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十七9),一个人「传基督」的内容即使正确,动机也未必准确,甚至能通过传福音来加增保罗「捆锁的苦楚」。但是,「这有何妨呢」(18节)?只要他们传的内容正确(三2;林后十一4;加一6-9),保罗就不为他们的动机费心,因为「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18节)。保罗不太担心那些动机不纯的信徒,因为神自己会成全祂所开始的善工(6节)。在这一切之上,都有神的主权,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可以显明我们是在意自己的得失、还是在意基督的荣耀?是在意谁传了福音、还是在意福音的内容?如果我们连自己的荣辱心都不能超越,怎么能「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20节)呢?

【腓一19】「因为我知道,这事借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

【腓一20】「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

【腓一21】「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腓一22】「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

【腓一23】「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

【腓一24】「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

【腓一25】「我既然这样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间,且与你们众人同住,使你们在所信的道上又长进又喜乐,」

【腓一26】「叫你们在基督耶稣里的欢乐,因我再到你们那里去,就越发加增。」

  • 「终必叫我得救」(19节),引自七十士译本的伯十三16「这要成为我的拯救」。这不一定指从监狱中被释放,因为保罗立刻提到了死亡的威胁(20-21节);而是指无论保罗是否在罗马的法庭上被定罪,他为基督而站的立场必定会被显为义,这正是约伯的盼望(伯十三18)。事实上,保罗并不急于出狱。因为得自由能传福音,被捆锁也能传福音(12-14节);只要能把基督传开,「这有何妨呢」(18节)?
  • 20节可译为「我所热切期待和盼望的,就是在凡事上我都不会羞愧,只要满有胆量,不论生死,总要让基督在我身上照常被尊为大」(新译本,英文ESV译本)。保罗最关注的,不是自己的命运,因为他确信自己无论获释还是殉道,都能彰显基督、「叫福音兴旺」(12节)。信徒一生中的所有境遇,都是为了减少肉体的生命、显明基督的生命,这就是神要完成的善工(6节;三10、21),是借着祷告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19节)成就的。
  •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21节),这是保罗的人生价值观。对于我们来说,活着也许意味着事业、享受、家庭、朋友,也许是工作、事奉、教会;但对于保罗来说,「活着就是基督」,基督是他的唯一所想、唯一所爱和唯一所乐。同样,我们若是靠着「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生命连与基督、倚靠基督、为了基督,死亡就不是损失、而是收益,因为能与基督同在(23节)。
  • 22节可译为:「但如果我在肉身活着,意味我能有工作的成果,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英文ESV译本)。保罗并不担心自己如何死、何时死,因为神必然保守自己的仆人完成当做的工,如果神允许他继续活着,意味着还会「有工作的成果」。神对每个信徒的生命都有一个计划,预备了我们当做的善工(弗二10)。只要我们活在神的旨意里,回天家的时间对我们都是刚刚好。信徒何时见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向主交账。只有当我们预备好迎见主的时候(摩四12),才能好好活着、从死亡的恐惧中得着释放。
  • 保罗「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23节),可以从逼迫和苦难中解脱出来;但是,信徒的人生要成为别人的祝福,所以他「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24节)。既然腓立比的信徒都已经重生得救了,还有什么事「为你们更是要紧的」呢?因为保罗明白,神不是以个人的得救为满足,而是要「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弗三21);保罗也明白,自己的任务不只是让人认罪悔改,而是让人「在所信的道上又长进又喜乐」(25节),直到可以「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二16)。因此,神给了保罗一个信心:他将获释回到腓立比,与他们彼此相交、帮助他们成熟,使他们「在基督耶稣里的欢乐」(26节)越发加增。
  • 作为「基督耶稣的仆人」(1节),保罗「在两难之间」(23节)所考虑的,不是哪一样对自己更有利、让自己更光彩,而是哪一样才能完成主的托付。今天,当我们遭遇疾病、苦难的时候,是情愿在肉身活着、因为这对自己是更要紧的,还是考虑如何「预备迎见你的神」(摩四12)呢?

【腓一27】「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

【腓一28】「凡事不怕敌人的惊吓,这是证明他们沉沦,你们得救都是出于神。」

【腓一29】「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

【腓一30】「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

  • 一27-二18的主题是「作福音的公民」,与三1-四1「作天上的国民」前后呼应。
  • 「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27节),原文直译是「只要你们成为基督的福音的公民」。腓立比是罗马的殖民地(徒十六12),当地居民大都是罗马公民(徒十六21),拥有公民的特权、也要履行公民的义务。腓立比的信徒不但已经信了福音,而且一直「同心合意兴旺福音」(一5)。但保罗仍然提醒他们:只有我们的生活,才能证明自己真正所信的是什么;身为「天上的国民」(三20),就应当活得像天国的公民。一27-二18是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劝勉(一27-二4);
    •  B. 以基督的心为心(二5-11);
    • A1. 进一步劝勉(二12-18)。
  • 27b-28节可译为「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福音的信仰齐心努力,丝毫不怕敌人的威胁;以此证明他们会沉沦,你们会得救,这是出于神」(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齐心努力」原文的意思是「与某人并肩作战」,用来表达运动员或战士为了共同的目标、一同努力奋斗,会使当时的读者联想到团结一致的罗马步兵方阵。
    • 无论在哪个世代,教会在逼迫面前的得胜回应,都是证明仇敌必然灭亡、信徒必然得救的记号,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出于神」、在神的主权管理之下。信徒应当一无所惧,除了害怕失去神的喜悦,不必害怕任何人、事、物。
  • 27节中的两个关键词,是一27-二18和三1-四1在结构上彼此对称的标志。
    1. 行事为人与……相称」,原文是「成为公民 politeuomai」,衍生为三20的「国民 politeuma,在本信中只出现在这两处
    2. 「站立得稳 steko」,原文和四1的「站立得稳 steko」是同一个词,在本信中只出现在这两处
  • 29节可译为「因为神为了基督的缘故赐恩给你们,使你们不单是信基督,也是要为祂受苦」(29节新译本,英文ESV译本)。信徒和教会为主受苦,并不是意外,也不是神的惩罚,而是神计划中的一部分(徒十四22;帖前三3)、是基督的榜样(二6-11),「如果我们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荣耀」(罗八17)。今天,如果一个传道人讲的都是福气、爱心、安慰、医治,却不提或淡化我们「不单是信基督,也是要为祂受苦」,那就是「别的福音」(加一6)了。传「别的福音」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二十三15)。一个真正的「基督耶稣的仆人」(1节),必然是为主受苦的人,可以像保罗一样对信徒说:「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30节),这样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安慰和鼓励。

《腓立比书》背景

  《腓立比书》的原文是希腊文,又被称为「给腓立比人的信 Epistle to the Philippians」。腓立比是保罗第二次宣教旅程进入欧洲的第一站(徒十六12),主后50年初,他在这里给吕底亚施洗(徒十六14-15),经历了棍打、坐监、地震,最后带领狱卒信主(徒十六22-34)。当保罗离开腓立比的时候,已经在吕底亚的家里建立了以外邦人为主的教会(徒十六40),而路加继续在那里停留了几年时间(徒二十6)。大约主后60-62年,保罗在罗马的监狱里给腓立比的老朋友们写了本信。虽然保罗此时正笼罩在死亡的强烈阴影下(一20-23;二17;三10),但信中却充满了喜乐和温馨,原文十四次使用了「喜乐」(chara五次:一4、25;二2、29;四1。chairo九次:一18×2;二17、18、28;三1;四4×2、10)。

  腓立比位于希腊北方的马其顿东部,被亚历山大的父亲腓立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攻占后,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主前42年,这里爆发了罗马帝国内战中的腓立比战役(Battle of Philippi),屋大维和马克·安东尼联军战胜了政敌。战后,屋大维把交战双方的退役官兵安置在这里,把腓立比变成了「罗马的驻防城」(徒十六12)、也就是殖民地。主前27年屋大维登基以后,把这个殖民地建成了一个繁华的微型罗马。罗马人经常出于军事目的,在一些战略要地建立殖民地,把罗马公民和支持者迁居到这些城市,不受周围行省的管辖。殖民地在罗马国内法的管理下、享有自治权,许多居民都是罗马公民和退役官兵,可以减免税项。腓立比居民非常重视罗马公民的身分,凯撒崇拜是宗教生活的中心。因此,本信所用的一些词汇,对于腓立比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比如:

    • 「行事为人 politeuomai」(一27),原文的意思就是「成为公民」。
    • 「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politeuma)」(三20),原文就是「我们的公民权却在天上」。
    • 「御营全军」(一13)、「在凯撒家里的人」(四22)。
    • 用凯撒的称号主 kurios救主 soter(三20)来称呼基督。
    • 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四7)来对应罗马和平 Pax Romana」。

本信整体组成了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问候(一1-2);
    •  B. 为腓立比人祷告(一3-11);
    •   C. 保罗的情况(一12-26);
    •    D. 作福音的公民(一27-二18);
    •     E. 效法基督的榜样(二19-30);
    •    D1. 作天上的国民(三1-四1);
    •   C1. 保罗的劝勉(四2-9);
    •  B1. 向腓立比人致谢(四10-20);
    • A1. 问安(四21-23)。

  《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都是保罗第一次在罗马坐监时写的(弗三1;腓一7;西四10;门9),被称为「监狱书信」。其中《以弗所书》、《歌罗西书》和《腓立比书》都是写给教会的,《以弗所书》阐明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歌罗西书》阐明基督是教会的元首,《腓立比书》阐明了教会活出基督见证的道路。

  此时,腓立比教会面临外来的迫害(一28-30)、假师傅的引诱(三2)和内部的纷争(四2)。保罗写本信的初衷,既是对腓立比信徒的友谊和馈赠表示感谢,也是对来自教会内外的挑战提出劝勉。本信的焦点在于属灵的成熟,所以没有像《罗马书》和《加拉太书》那样谈论救赎和称义,而是关注如果得着基督(一9-11、20-21;三7-15)。贯穿全信的重点,是劝勉信徒「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二2),「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二5),在基督的身体里活出合一、喜乐和爱心的见证。

上图:古罗马时代的腓立比监狱,保罗和西拉很可能就被关在这里。

上图:古罗马时代的腓立比监狱,保罗和西拉很可能就被关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