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书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弗五1】「所以,你们该效法神,好像蒙慈爱的儿女一样。」

「效法神」此处特指在「彼此饶恕」(四32)的事上。神的儿女也应当「效法神」爱人(太五44-45)、「完全」(太五48)和「慈悲」(路六36)。人若没有神的生命,只能模仿神,并不是「效法神」。

【弗五2】「也要凭爱心行事,正如基督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神。」

效法基督就是「效法神」(1节),「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西二9)。我们在基督身上所看到的,首先就是祂在地上还没有教会的时候就「为教会舍己」(25节),所以信徒日常生活最大的原则,就是「凭爱心行事」。这「爱心」不是按人的标准礼尚往来、有来有去,而是单方向的「舍己」,是送出而不盼望返还、给予而不指望回报,甚至当别人对付、践踏、委屈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是爱他们。这爱不是从我们的肉体里出来的,而是「新人」(四24)里面神儿子的生命的流露(约十五12-13)。因着基督「舍己」的爱,肢体之间才能效法基督、彼此相爱(约十三34;约壹四10-11)。「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指基督的「舍己」最讨神喜悦。

【弗五3】「至于淫乱并一切污秽,或是贪婪,在你们中间连提都不可,方合圣徒的体统。」

「淫乱」是为着满足肉体,「贪婪」是为着让肉体获得更多的满足,都是「旧人」(四22)的特征,与「新人」(四24)里基督「舍己」的爱是完全相反的性情。

【弗五4】「淫词、妄语,和戏笑的话都不相宜;总要说感谢的话。」

  • 「淫词」原文指一切使任何道德敏感之人都会觉得羞耻的话。
  • 「妄语」原文指出自醉汉之口的言语,没有意义,亦于人无益。
  • 「戏笑的话」原文指聪明人口中的无聊话,不是说信徒应该古板、不苟言笑,而是指言语不可轻浮不得体、进退失据。
  • 「感谢的话」指谈论任何事时都能看见神恩典的手,并为凡事感谢神(20节),如此言语便会纯洁光明。「感谢的话(eucharistia)」和「戏笑的话(eutrapelia)」原文是双关语。

【弗五5】「因为你们确实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

  • 「你们确实地知道」,原文一共用了两个不同的「知」字,以加强郑重的语气。保罗写这话时,可能是知道读者之中有人受了早期诺斯底主义的影响,以为肉身的罪与属灵生活互不相干,又有人以为从律法底下得了自由,就可以继续犯各样的罪(罗六1),因此郑重提醒他们「不要被人虚浮的话欺哄」(6节)。因为不肯悔改的人「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实际是「悖逆之子」(6节),而不是真正得救的、能承受神的基业的「蒙慈爱的儿女」(1节)。
  • 「淫乱」指的是任何婚姻之外的性关系。
  • 「污秽」指因不道德的行为而使品格受到污染。
  • 「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因为人无论贪心的对象是什么,其结果都是让神之外的人、事、物夺去人的心、代替神的地位,所以「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西三5)。

【弗五6】「不要被人虚浮的话欺哄;因这些事,神的忿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

「虚浮的话」就是虚空的话,能诱骗人离开正路。

【弗五7】「所以,你们不要与他们同伙。」

「不要与他们同伙」表明那些人根本不是重生得救的信徒,不属于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对于不信主的亲朋好友,我们不能体贴肉体的感情,失去了光明和黑暗的分别(8节)。朋友可以继续做,但「行事为人」(8节)却「不要与他们同伙」,反而要靠着圣灵来光照他们。

【弗五8】「从前你们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

  • 「神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壹一5),而「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四18)的人就在黑暗之中。
  • 「从前你们是暗昧的」表明黑暗是在世人的里面,而不是在环境里,因为即使在黑暗的世界里也有神的光照(约三19)。
  • 「在主里面是光明的」指在基督里就是在光明中,光明也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成了「世上的光」(太五14)。信徒不是靠自己努力做出光明,而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行事为人」与我们里面「光明的子女」的新生命相符,「光明」就是这新生命的性质。

【弗五9】「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义、诚实。」

  • 「良善、公义、诚实」都是神的性情,是「光明所结的果子」。
  • 「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林前二15),看穿这世界是黑暗的,是因为在「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四18)的世界上并没有「光明所结的果子」,却到处用「伪善、自义和假冒」来冒充「良善、公义、诚实」。

【弗五10】「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

  • 「察验」原文是「慎思明辨」。
  • 活在黑暗中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就是「他们不但自己去行,还喜欢别人去行」(罗一32),为要达到这个目的,世人就发明了许多似是而非的道理,好把「光明的子女」(8节)拉回到黑暗中,与他们「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彼前四4)。而作为「光明的子女」(8节),我们里面的生命会催促我们追求「凡事蒙祂喜悦」(西一10;林后五9),而不是「讨人的喜悦」(加一10)。
  • 因此,神要我们操练靠着圣灵去思想和选择,「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罗十二2),在属灵争战中得胜。

【弗五11】「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

  • 「暗昧」的事不但「无益」,更会使人「在基督和神的国里」无分(5节)。因此我们不但不该「与人同行」这些事,反而要「责备行这事的人」。
  • 因此,对于世人,我们是「世上的光」(太五14),有责任用真理光照他们;对于信徒,我们「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加六1),有责任「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罗十五1)。

【弗五12】「因为他们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来也是可耻的。」

「光明的子女」(8节)的生活应当显明世人的黑暗(13节),但不应该把这些黑暗当作谈资。

【弗五13】「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

【弗五14】「所以主说: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 14节引自赛九2,二十六19,五十二1,六十1。可能是一首早期教会赞美诗的片段,甚至可能是洗礼的诗歌,其中包括三个关乎转向神的比喻:睡醒、从死里复活、出黑暗入光明。
  • 在黑暗中行事为人的,在灵性上都已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二1),而接受责备就是接受基督的「光照」(14节),可以把我们带回到光中恢复生命。

【弗五15】「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

「光明的子女」(8节)在基督里已蒙光照,已经蒙神赐下「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一17),因此在生活中「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平时要「用智慧与外人交往」(西四5),「谨慎行事」,留意自己「行事为人」是否「像光明的子女」(8节)。

【弗五16】「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

「光阴」原文指神所赐予的「时机」,「爱惜光阴」指抓住每个时机,把人从黑暗带向光明,「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所以「时日无多」了(林前七29)。

【弗五17】「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

「糊涂人」原文不是指缺乏智慧的「愚昧人」(15节),而是指没有「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10节)的人,所以不「明白神的旨意如何」。寻求、明白、遵行神的旨意,是我们每日当行的首要任务。

【弗五18】「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

「醉酒」是为了满足肉体,寻求兴奋或者借酒消愁,结果却是「使人放荡」,以致「放纵私欲」(四19),「给魔鬼留地步」(四27)。这不是「光明的子女」(8节)所当行的,在基督里的「新人」(四24)有更好的方法来对付人生的低潮和枯燥乏味,就是寻求持续不断地「被圣灵充满」,得着圣灵里真正的满足和喜乐,而不是依靠「醉酒」来暂时满足肉体。

【弗五19】「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

当我们「被圣灵充满」(18节)的时候,灵里的喜乐不是以「放荡」(18节)的方式来自我宣泄和陶醉,而是藉着唱诗和赞美,在与肢体的团契中「口唱心和地」从灵里表达出来。「诗章」指旧约的诗篇,「颂词」指初期教会的赞美诗(四4-6;五14;提前一17;二5-6;六15-16;提后二11-13;启四11;五13;七12)。「灵歌」与「颂词」并没有严格区分。

【弗五20】「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神。」

「凡事」原文是「为了凡事」,若我们看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凡事」都是经过神的手量给我们的,就能甘心乐意地接受神所给我们一切的安排,为「凡事」来「感谢父神」,无论是顺与逆、苦与乐。「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指与主联合,在基督里面感谢神。

【弗五21】「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

  • 一个肢体在主面前活得对还不够,还要在身体里也活得对。许多信徒单独的时候很爱主,勤于读经、祷告,热心传福音,但一进入教会里就不舒服,不是觉得这人不属灵、就是觉得那人太属灵,不是伤害别人、就是被别人伤害。主知道我们「旧人」肉体里的这些毛病,所以祂不单要求肢体有个人的操练,也要求肢体有身体里的操练,与其他的肢体一起「铁磨铁,磨出刃来」(箴二十七17),让神得着许多真正属灵的材料,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 「敬畏基督」就是承认基督的权柄,不敢使祂失望、难过。「敬畏基督的心」在生活上表现出来,就是肢体之间的「彼此顺服」,因为一旦肢体之间的关系不对,结果必然是得罪「元首基督」(四15)。
  • 信徒「敬畏基督」比较没有太大的难处,但要「彼此顺服」就很难,因为「旧人」只喜欢在别人之上,却不喜欢在别人之下,尤其是在我们不佩服、不喜欢的人之下。但是,在基督的身体里,一切的人际关系都在基督的权柄之下「改换一新」(四23):我们所顺服的不再是人,而是基督在人身上显出的权柄、顺服真理,在行为上是「彼此顺服」,在心思里却是「敬畏基督」,「彼此顺服」才是真实地「敬畏基督」。
  • 圣灵不是让我们只在教会里学习「彼此顺服」,而是让我们在家庭中夫妻之间(五22-33)、两代之间(六1-4)、主仆之间(六5-9)的关系里随时操练「彼此顺服」。如果在家庭中都不能顺服看得见的人,更不能敬畏看不见的基督了。但如果我们只能家庭中顺服,却不能进入基督的身体、在教会里「彼此顺服」,就不是真实的「敬畏基督」,不能满足神的心意,因为神安排的一切属灵操练都是为了「建立基督的身体」(四12),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

【弗五22】「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

  • 越是最亲密的人,我们越能看清对方「旧人」不堪的本相,就越不容易顺服。人类社会中最基本的单位是家庭,家庭中最亲密的关系是夫妻,所以在「彼此顺服」(21节)的功课上,圣灵首先让我们在最亲密、也是最不容易顺服的配偶身上操练顺服。
  • 在基督里男女都是平等的(加三28),夫妻也是平等的(林前七3-5),但功用各不相同。神所设立的家庭是有秩序的,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头」,否则就不能合一,而神把这「头」的责任交给丈夫。因此,妻子「顺服自己的丈夫」(西三18;多二5;彼前三1),实际上就是顺服主所设立的权柄,所以「如同顺服主」,「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西三18)。
  • 一个肯顺服主的妻子,才肯「顺服自己的丈夫」;一个不肯「顺服自己的丈夫」的妻子,在基督的身体也很难「彼此顺服」,更难顺服看不见的主。
  • 第22节原文没有动词,在结构上从属于21节。因此,保罗在此是教导在家庭中学习「彼此顺服」(21节),所以只强调了丈夫和妻子的本分、而非权利。许多姊妹服别人的丈夫很容易,但对「自己的丈夫」却顺服不来,甚至因为自己某些方面比丈夫强,要求丈夫顺服自己,这些姊妹应当求圣灵让自己看见,「顺服自己的丈夫」乃是顺服设立这权柄的主。

【弗五23】「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祂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

  • 「丈夫是妻子的头」,指丈夫是神在家庭里所设立的权柄,是一家的领袖。
  • 「丈夫是妻子的头」,并不意味着平等或不平等,而是意味着丈夫从神那里领受了极大的责任。因为照着神的旨意做「头」,不是飞扬跋扈地辖制人,而是「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要「为教会舍己」(25节);不是高高在上地发号施令,而是「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二十27)。

【弗五24】「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 正如教会顺服基督是本分,妻子顺服丈夫也是本分。妻子顺服丈夫,就是提醒丈夫要顺服主,夫妻都在每天的生活中学习顺服主的功课。
  • 「凡事」指一切家庭的事务。

【弗五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 妻子因为「敬畏基督」(21节),所以愿意顺服主所设立的权柄,因此「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22节)。
  • 丈夫因为「敬畏基督」(21节),所以甘心承担起神所交托的责任:「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这种爱是单方向「舍己」的爱,不求自己肉体的满足,也不求感情的回报,完全为着对方的益处(林前十三4-8);不但要让妻子能感受到基督的爱,也提醒自己时刻在基督的爱里更新,爱祂、顺服祂。
  • 妻子的顺服是「舍己」,丈夫的爱也是「舍己」,都是「凭爱心行事」(2节),都是「彼此顺服」(21节)对方身上所显出的主的权柄。所以合神心意的家庭不会让我们远离主、阻拦事奉,而是神所安排的24小时事奉、操练的场所,最能反映我们属灵的实况,也最能实际地造就我们。
  • 信徒若借口事奉而撇下家庭,实际上并非撇下所有跟随基督,而是牺牲家庭去跟随一个叫做「事奉」的偶像,为要满足自己肉体的骄傲和自以为义。因为人若真正跟随基督,首先就要用「二人成为一体」(31节)的夫妻关系,来表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32节)。
  • 信徒若借口照顾家庭,而不肯在基督的身体里「各尽其职」(四12),则是把「家庭」当作了自己的偶像。因为神安排我们在家庭中的一切操练,最终都是为了「建立基督的身体」(四12),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而不是让我们停留在家庭中享受、陶醉。

【弗五26】「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 「成为圣洁」原文是不定过去式,表示一次的作为,基督洁净旧的、将新的分别为圣,两件事是同时发生的,都是基督自己的工作。
  • 保罗在此是用婚姻来比喻基督在教会身上的工作,所以「洗净」可能指犹太新娘在婚礼前进行的沐浴仪式。

【弗五27】「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 「献给自己」是婚礼的术语,指引导新娘到新郎面前。教会要成为基督合格的新妇,她的「荣耀、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圣洁没有瑕疵」都不是教会自己的努力,而完全是基督自己的工作。
  • 主在地上还没有教会时候,就已经「为教会舍己」(25节);而在得着了教会以后,又继续在教会身上做工,不住地用真理来「洗净」教会,直到「可以献给自己」。因为主不满足于只得着教会,主要得着的是「荣耀的教会」,只有「圣洁没有瑕疵」才能满足主的心意。
  • 我们既看到主这个荣耀的心意,就不得不体贴这个心意,让自己在夫妻关系中接受神的操练,被炼净成「建立基督的身体」(四12)的属灵材料。

【弗五28】「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 正如基督看见了教会一切的软弱和失败仍然爱她、把她当作自己的身体,继续用舍己的爱使她真正「成为圣洁」(26节)。丈夫也不能因为妻子可爱才爱她,而要包容、忍耐、造就她,「如同爱自己的身子」,就像基督爱自己的身体教会。
  • 「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不是指丈夫延伸自私的爱来爱妻子,而是说「爱」能使「二人成为一体」(31节)的夫妻都得着最大的属灵益处。

【弗五29】「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

神不喜悦苦修主义、禁欲主义,人应当「保养顾惜」神所赐的身体,这是生命的定律。同样,神也不喜悦为了事奉牺牲自己的妻子,人应当「保养顾惜」自己的妻子,照顾她身、心、灵的需要,「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这是神交给丈夫的责任。

【弗五30】「因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有古卷加:就是祂的骨祂的肉)。」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是祂身体上的肢体,正如枝子是葡萄树的一部分一样(约十五5),所以基督「保养顾惜」(29节)教会。而按照神的旨意,妻子是丈夫生命的一部分,是丈夫「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二23),因此丈夫也要「保养顾惜」(29节)妻子。

【弗五31】「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 本节引自创二24,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这是神设立婚姻时的旨意。在神对婚姻的旨意里,信徒只有「二人成为一体」的义务,没有离婚的权利。
  • 「人要离开父母」不是教导我们不孝敬父母,乃是要在感情、经济和灵性上都脱离父母的影响而独立。人必须「离开父母」,才能「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然后才可能一起来孝敬双方的父母。夫妻任何一方的父母如果试图介入婚姻,争夺「属于自己的」权利,只会危害婚姻,破坏神的祝福。
  • 「二人成为一体」,是身、心、灵的结合。夫妻要成为「二人成为一体」,唯一的途径就是甘心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因此,婚姻实在是神造就属灵材料的工场,每时每刻都在炼净我们里面的掺杂,把我们炼成精金,可以用来「建立基督的身体」(四12)。而信徒的夫妻关系如果不和谐,不但不能见证神,而且大大亏欠了「为教会舍己」(25节)的主。

【弗五32】「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保罗在本信中始终关心的是基督的身体教会,他在五22-六9的教导目标不仅是如何建立和睦的家庭,而是借着家庭中的属灵操练来预备属灵的材料,好「建立基督的身体」(四12),使教会能像新娘一样预备好自己献给基督(27节)。因此,因着神设立婚姻所表明的「极大的奥秘」,保罗再次劝勉作丈夫和妻子的人,要让自己的夫妻关系实际地显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

【弗五33】「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

夫妻关系是「二人成为一体」(31节)的关系,主自己用这个关系来表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因此,信徒的夫妻关系应当显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任何没有「二人成为一体」(31节)实际的夫妻,都把基督和教会的关系表明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