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弗四1】「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为主被囚」是保罗为「蒙召」而付出的代价,他以此提醒神的儿女也要付上代价,活出「与蒙召的恩相称」的实际来。「劝」按照上下文,可译为更为强烈的「央求」。保罗在第一至三章把神「从万世以前」在基督里为教会所定的伟大旨意(三11)陈明在我们面前,在第四至六章则「央求」我们,既然已经看见神永恒的旨意、难以测度的爱(三19)和自己「蒙召」的荣耀事实,「就当靠圣灵行事」(加五25),实际地行出这一旨意,让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三21)。保罗在此并非是教导一些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基督教伦理,用基督教的律法来代替犹太教的律法。神不需要我们靠自己努力遵行基督教伦理来「行事为人」,而是先赐给我们「恩」,供应我们「心里的力量」(三16)来「行事为人」,我们只需要「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把所得着的「恩」实际地活出来。神并不把重担加给我们,不需要我们活出自己所没有的,只要把已经从神手中接过来的活出来就行了;祂不需要我们多活,只要「与蒙召的恩相称」就够了,若不「相称」就亏欠了神。

【弗四2】「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

「谦虚、温柔、忍耐、爱心、和平」是「与蒙召的恩相称」的生活的五个特质,这些都不是天然人所具备的品德,而是神的性情 ,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五22-23)。「蒙召」(1节)的人里面得着了神的生命,外面才能活出神的性情,保守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3节)。「谦虚」是里面的存心,谦卑是外面的态度,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出来的必然结果(腓二6-7)。我们既看见神的伟大、荣耀和圣洁,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一无所是、一无所有和一无所能,因此看别人时就能看到神在别人身上的工作、恩典,以致「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温柔」就是温良柔顺,不但不与人相争(彼前二23),而且不用言语刺激、败坏人(雅三13-14)。「忍耐」原文有时是指面临不幸时的坚忍(雅五10),有时也用来描写神对人类的耐性(罗二4,九22;提前一16),此处指受到他人伤害时不采取报复行动。「宽容」就是彼此容忍对方的软弱,不因为别人对自己的亏欠、伤害而拒绝以爱相待,它是「不轻易发怒」(林前十三5)的实际表现,只有「用爱心」才可能有这种宽容,而只有「住在我们心里」的基督才能让我们的「爱心有根有基」(三17)。

【弗四3】「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人不能创造基督身体的合一,但又责任不破坏这合一。教会的合一不是行政组织上的统一,而是灵里的合一,虽然不同的肢体在外面有许多不同,但在里面却有同样的基督生命、同样的圣灵,这使我们能彼此吸引、「合而为一」。合一是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成就的属灵事实(二14),圣灵把「合而为一的心」赐给我们,神交托给我们的责任是「竭力保守」基督身体的合一,在地上显明基督身体的见证,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竭力保守」合一的方法是「用和平彼此联络」,「联络」指维系已有的关系,「基督的平安」(西三15)是把不同背景的蒙召肢体「归为一体」(西三15)的绳索。

【弗四4】「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

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全世界真正基督的教会只能显明同一个身体的见证。神救赎人、造就人,目的是为了得着建造教会的材料,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圣灵只有一个」,信徒不管种族、贫富、地位、学问、出身、个性,里面内住的都是同一位圣灵(罗八9),基督的灵一定是把我们带进同一个基督的身体里,活出身体合一的见证。这合一是属灵的合一,也是在教会里面实际的合一。各地不同教会不是不同的人的组织,在神眼里只有一个教会、一个基督的身体,神的儿女都在这一个教会内,都在同一个圣灵里,不管我们在哪里聚会,都属于同一个基督的教会。被同一位圣灵内住的信徒虽然背景各不相同,却都有同一个「指望」,因为圣灵是我们将来完全恢复神的形象、得享祂的基业的「凭据」(一14)。既然同享这荣耀的指望(一18;罗五2;西一27),无论是外邦人还是犹太人,都应当实际地「竭力保守」(3节)合一的属灵现实。

【弗四5】「一主,一信,一洗,」

教会只有「一主」,信徒若被任何人、事、物取代了主在教会中的地位,就很难与其他信徒维持合一。若不是同在「一信」的真理里,合一只是妥协。「一洗」是「受洗归入基督」(加三27),不是归入某个属灵领袖或教会,不能分门别类,破坏合一。

【弗四6】「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

合一最终是在「一神」里的合一。「众人的父」指每个人都是天父的创造,是按祂形象造成的,又「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一5),所有的信徒都是由同一位天父藉圣灵重生的弟兄姊妹。虽然当时信徒身处充斥各样偶像的外邦世界,就像今天的信徒身处否认神、抵挡神的世俗世界一样,我们共同的天父始终「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始终掌管一切,将我们连结在一起,成就祂「从万世以前」(三11)就为教会立定的永不动摇的旨意。

【弗四7】「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

属灵的恩赐是「基督所量给个人的」,不是靠训练,也不是靠努力,完全是出于恩典,所以没有人可以凭恩赐自夸。基督凭着祂难以测度的智慧,「量给」各个肢体不同的恩赐,没有一个肢体没有恩赐,也没有一个肢体拥有全部的恩赐,所有的肢体都有各自的功用,必须彼此配搭成基督的身体,好让我们知道自己是有限的,也知道其他肢体是不可或缺的(林前十二21),「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林前十二22)。每个肢体所得的恩赐都是为了造就教会,使身体得益,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而不是为了肢体自我享受、自我陶醉。因此,恩赐少的不必嫉妒恩赐多的,恩赐多的也不能轻视恩赐少的,因为每个肢体都要在身体里共同享用这些恩赐的益处。

【弗四8】「所以经上说:祂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是道成肉身的主死而复活,升天回到父面前以后,丰丰富富赐下的(约十四12-14)。本节引自诗六十八18,指古时争战得胜凯旋时,得胜的将军把擒获的俘虏和掳物带回来分送给士兵和百姓。「恩赐」表面上看是人所具备的一种特长,但又不同于世人的特长。恩赐是圣灵的供应(林前十二4-11),不是人学习、模仿、训练、努力的结果。一切学来的东西都不是恩赐,工作方法是可以从训练中学到,但恩赐不能从训练中产生出来。神赐下恩赐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基督的身体」(12节),在建造基督的身体上不可或缺的特长才是恩赐,可有可无的就不算恩赐。神不能使用不是恩赐的特长去建造祂的教会,只有神藉着圣灵赐下来的、目的为建立基督的身体的特长,才是能被神所使用的恩赐,才能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这恩赐只有在实际的事奉中才能显明出来,并在不住的运用中成为老练。

【弗四9】「(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

神的旨意是「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一10),基督降下升上,为要「充满万有」(10节)。教会如今敬拜的,是曾经降下来与我们同住,能分担我们的忧患、试炼,能够体会我们感受的升天之主。

【弗四10】「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

「诸天之上」指尊贵和荣耀的极点(腓二9-11),基督从圣父那里来到世界,又返回原处。基督是「那充满万有者」(一23)。

【弗四11】「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使徒」的必要条件是见过复活的主、被祂所差遣(林前九1),作为教会的根基(弗二20),建立教会,使徒身分的凭据就是在事工中彰显出基督的能力(林后十二12)。圣经中被称为使徒的人包括十二使徒(林前十五5)、保罗和巴拿巴(徒十四14),主的弟弟雅各(加一19)、西拉(帖前二6)、犹尼亚和安多尼古(罗十六7)。「先知」藉着圣灵的默示,直接领受、宣讲神的话语,为教会奠基(二20;三5),劝勉坚固弟兄(徒十五32),有时也预言将来的事(徒十一28;二十一9、11)。「传福音的」是在使徒的领导下巡回讲道的宣教士,腓利(徒二十一8)和提摩太(提后四5)都是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原文用同一个冠词连在一起的,可能指地方教会的传道人,既负责牧养(彼前五2;徒二十28),也负责教导(提前三2;多一9)。「使徒」和「传福音者」的任务是在各处开拓教会;「先知」的任务是在特定处境中,带出从神而来的话语;「牧师和教师」的任务是在日常生活中建立教会。神赐下各种恩赐供应教会,成为教会建造的开始,而人自己所有的在属灵的建造里毫无用处,反而会添乱。保罗有智慧、知识和雄辩的口才,但他只藉着圣灵的启示认识神,只藉着圣灵的恩赐去做神的工,传讲神的话(林前二12-13),因为他知道只有圣灵供应出来的恩赐、启示,在属灵的建造上才能产生正面的效用,才能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我们应当好好思想,今天各种关于教会管理、增长的方法和制度,是神赐下的恩赐,还是人发明的东西呢?

【弗四12】「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原文可直译为「为装备圣徒,以从事事奉的工作,目的是建立基督的身体」。「成全圣徒」又可译为「装备圣徒」,指使圣徒达到合格地步,能够熟练地使用各自的恩赐,在基督的身体中发挥属灵的功用,「各尽其职」。神赐下恩赐,让肢体用恩赐彼此配搭、同心事奉,目的是「建立基督的身体」,而不是为了表现某个人的能力、属灵。所有的肢体都应当运用神赐的恩赐「各尽其职」,信徒捐钱,请牧师、传道人去做工,并不能「建立基督的身体」,完全不合圣经真理,并不能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

【弗四13】「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建立基督的身体」的目标,是:1、「在真道上同归于一」,有同「一个指望」(4节)、「一主」(5节)、「一神」(6节),归入真理、归入基督,而不是归于某人、归于宗派;2、「认识神的儿子」,认识真道把我们领向神的儿子,与祂有生命里的交通、经历;3、「得以长大成人」,认识神的儿子使我们属灵生命逐渐成熟;4、「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里面充满基督,外面流露基督,整个教会彰显基督的丰满(一23)。在教会中不见一人,只见基督,这是教会建造完成的标志,神只能在这样的教会中完全得着荣耀(三21)。

【弗四14】「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

「小孩子」指属灵上不成熟,在面临各种「异教」、「异端」的引诱和生活的压力时,无法保持稳定。

【弗四15】「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

与不成熟的「小孩子」不同,神建造教会的心意是让信徒在属灵上不断生长发育,长入基督,凡事都进入基督里面,与祂连合,完全不保留自己,单单以祂为「元首」、为中心、为目标。属灵成熟的人一面要防备「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14节),一面要「用爱心说诚实话」,凭爱心彼此劝勉,在爱里持守真理。「长进」直译「生长、发育」,「连于元首基督」直译「进入元首基督」。

【弗四16】「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

「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基督的身体不是只有一个肢体,而是由许多的肢体靠着「元首基督」(15节)联结而成的。许多信徒自以为连于基督,却不能连于肢体,以致不能把自己摆进身体里,原因是生命与主的关系出了问题,不能「靠祂」。肢体光摆进身体还不够,还要「百节各按各职」,在身体里所站的地位上显出该有的功用。神赐给基督身体里「各体」不同的恩赐和功用,所有的肢体都发挥正常功用,每个肢体都「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彼前四10)、供应身体,又都享用身体,这才是身体的真实建造。所以神喜悦各个肢体「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而不是由某些恩赐大的肢体包办一切,其他的肢体坐着享受。「便叫身体渐渐增长」每个肢体的目标不是个人得造就,而是基督身体的长进、教会整体的建立。使不同的肢体同心寻求身体得建立的动机和途径是「爱」,「在爱中建立自己」并不是需要刻意追求人数的增长,只要一群肢体切实地活在彼此相爱之中,又在爱中彰显真理,主自然会「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二47)。

【弗四17】「所以我说,且在主里确实地说,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

生活中的「行事」才能真正显明一个人的属灵程度。神要我们在实际的日常生活中操练自己,在生活中看见「旧人」(22节)的愚味、缺欠和可憎,也在生活中仰望主的怜悯、恩典和扶持,脱离一切属肉体的事,「穿上新人」(24节),进入属灵的实际里,成为建造基督身体的属灵的材料。「确实的说」指斩钉截铁、毫无通融地见证。「虚妄」是没有神的人的心态特征,他们拒绝承认永生神对人生的美善旨意,因此人生没有真理、漫无目的、毫无指望、随心所欲,「存虚妄的心行事」,心思都用在「虚妄」的事上,最终结局都是一场虚空。

【弗四18】「他们心地昏昧,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

「无知」不是不知道,人凭着神所造的万物,就可以知道「神的永能和神性」,但世人却故意拒绝知道(罗一20-21),因此神就任凭他们「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二1)。古希腊和罗马时代的文学作品所展现的社会生活,与18-19节描述的事实相差不远,当时世人无论在思想上、属灵上、道德上,都是一片颓废,生活普遍「虚妄」(彼前一18)。18-19节也是今天每个「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的人的人生写照,故意「无知」、拒绝认识神的结果,使他们人生失去目标,一切都成为虚空。无论有多么渊博的学识,因为灵里没有真理的光照,照样「心地昏昧」,良心失去功效,影响了整个人生的情感、意志、行为(罗二12-15)。他们自己的「心里刚硬」,使他们在将来审判时「无可推诿」(罗一20)。

【弗四19】「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

「丧尽」原文指麻木、不再有痛苦或悲伤,「良心丧尽」指良心变得麻木,不再会责备自己(提前四2)。离开神的人因为里面「良心」不再有正常的功效,所以必然会放纵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贪求非分的人、事、物。

【弗四20】「你们学了基督,却不是这样。」

「却不是这样」指属乎基督的人领受了基督的新生命,不再「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18节),因此就不会再故意「无知,心里刚硬」(18节),人生不再「虚妄」(17节)、心地不再「昏昧」(18节),也不再能继续「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因为圣灵会代替我们的良心责备我们、引导我们、管理我们。

【弗四21】「如果你们听过祂的道,领了祂的教,学了祂的真理,」

「领了祂的教」直译「在祂里面受了教」,「学了祂的真理」直译「真理是在祂里面」。一切真理都在基督里面,我们只有先进到基督里,才能真正明白真理、活出真理。人若站在基督之外来学习、欣赏、模仿「基督教伦理道德」,或许在某时、某事上能靠肉体的努力表现出一些好行为,却不能改变自己的生命。

【弗四22】「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

「旧人」指「旧的本质」,包括我们天然的心思言行、生活方式。神不是让我们去改善「旧人」,除掉缺点、留下优点,而是像脱旧衣服那样完全「脱去」,把「旧人」里的好、坏、缺点、优点完全丢弃。因为这「旧人」不但已经变坏,而且会像烂苹果继续传染,使人继续变坏。我们无法靠自己的努力「脱去」旧人,只有进入基督里,让圣灵使我们「脱去旧人、心志改换一新、穿上新人」。在基督里我们已经是新造的人,基督的生命、性情、心思在我们里面,我们稍微要转离神的道路,里面的圣灵就会立刻责备我们,这样我们才可能脱去「从前行为上的旧人」。「私欲」指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它是「迷惑」人、欺骗人的,因为它虽然承诺给人喜乐和益处,却无法实现。22-24节的命令在希腊原文中都是不定词,在文法结构上与第21节相连,可以译为「在基督里面的真理,是脱去……改换一新……穿上」。

【弗四23】「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

人的败坏是「虚妄的心」(17节)与神隔绝(18节)的结果,所以神的恢复也从「心志」着手,借着圣灵把我们的心志「改换一新」,用新生命去对付旧生命,才能完全「脱去从前行为上的旧人」(22节)。「改换一新」原文是被动式,不是我们自己能靠自己更新心志,乃是我们的心志被圣灵更新。原文又是现在式,指不断地更新,人靠自己只能更新一时、一事,只有在基督里才能保持不断的更新。

【弗四24】「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我们的心志被圣灵「改换一新」的结果,是「穿上新人」,用「新人」来完全代替「旧人」,不保留「旧人」里的任何事物,无论是人看为坏的、还是看为好的。人起初是照着神的形象被造的(创一27),堕落以后就亏缺了神的形象,「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17节),而这「新人」是神在基督里的新造,是神所赐的神儿子的生命,「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象」(西三10),心思、意念、动机、行为都渐渐像神,以致能恢复「神的形象」。「神的形象」最重要的是「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仁义」是「新人」在人前的本分,就是凡事合乎神的法则;「圣洁」是「新人」在神前的本分,就是凡事合乎神的性情。而这两者都是根据基督里的「真理」,而不是人的标准。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必然能让人看见身上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的流露,看见「神的形象」。

【弗四25】「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

「谎言」直译为「虚假」,与「真理」(24节)相反,是「旧人」的一部分,必须弃绝。「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引自七十士译本的亚八16,这里是指教会肢体之间的关系。同一身体上(4节)的肢体彼此相属(罗十二5),因此一定要对彼此完全诚实。正如屈梭多模所说:「眼若看到有蛇,会不会欺骗脚?舌头尝到苦味,会不会欺骗胃?说谎对于身体的正常运作,是极大的阻挠。肢体间若是坦白和完全真诚,身体就能合作无间,因而大有果效。」

【弗四26】「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生气却不要犯罪」引自七十士译本的诗四4。「生气」是神所造的七情六欲,本身并不是犯罪,主耶稣也曾「生气」(可三5;约二13-17),但祂的「生气」是为神发「义怒」,并未得罪神。「旧人」的特点是「放纵私欲」(19节),包括毫无节制地放纵自己的怒气,害人害己,成为得罪神的「犯罪」。而「新人」是照着神的心意表达自己的情绪,在圣灵的管理下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让肉体支配、放纵自己的情绪。活在肉身里的人都是有限的,标榜自己为神发「义怒」的人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人所认为的「义怒」和肉体被人惹动之间,界线非常模糊,「生气」即使一开始是「义怒」,也很容易会变质成为「旧人」情绪的自我放纵,变成得罪神的「犯罪」。因此,圣灵又加上一句实际的指示:「不可含怒到日落」。因为「在床上的时候,要心里思想,并要肃静」(诗四4),如果我们在日落之前还未能清除心中对人的不满,怎么能在神面前安静默想呢?

【弗四27】「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

我们的「旧人」是倾向撒但的,十分容易被撒但挑动。我们既知道自己的弱点,就应当加强防备,不让撒但在我们身上有活动的余地。没有节制的「生气」表面上是小事,实际上是「给魔鬼留地步」,是在神围护我们的「篱笆」(伯一10)上给魔鬼开了一个破口,让牠有机会煽动我们「旧人」里的骄傲和仇恨,使人灵里发昏,以致罔顾圣灵在里面的提醒,「放纵肉体的私欲」(二3),离开在基督里的地位,破坏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

【弗四28】「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

除了神特别呼召全职事奉的传道人,每个信徒都应该「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不但不再偷窃,还要在供应自己和家人之外,「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信徒工作的目的既不是利己主义、成功主义,也不是平均主义、共产主义,而是把本来虚空的工作交在神的手中,让这工作成为承受神祝福的管道,把从神而来的恩典与有需要的肢体分享,学习做神恩典的好管家。所有的信徒都应当「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来「全时间事奉」(罗十二1),但神并未呼召所有的信徒都「全职事奉」,因为并非只有做全职传道人才「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圣工(罗十二1),其它的工作就不算「正经事」,保罗自己也曾「亲手做工」(林前四12)织帐棚。因此,若有人有心「全职事奉」,一定要确定这是出于神的呼召,出于人意的「全职事奉」只会增加人的骄傲和自以为义,在事奉的道路上走不了多远,在神的计划中毫无功效。若有人奉神的名鼓励别人「全职事奉」,首先自己要确定这是神的呼召,否则就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了(出二十7)。「那缺少的人」指教会里有缺乏的肢体,而不是指世上的穷人。主耶稣所教导的周济穷人(太十九21;路十四13;约十三29),都是指犹太弟兄、神的百姓,而教会周济的对象也都是贫穷的信徒(徒二44-45;四32-37;六1-3;罗十五26-27;林后八九;加二10)。旧约要求对于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邦人,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样,并要爱他如己」(利十九34),也应当周济他们中间的穷人,但前提是这些外邦人不可亵渎神的名(利二十四16),并与以色列人同样遵守神的律法(民十五16)。因此,信徒对非信徒的慈善行为要有属灵的智慧。

【弗四29】「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

「污秽」原文的基本意思是「腐坏」,「污秽的言语」好像腐坏的水果,不但自己腐坏,又能扩散腐坏。人的言语是里面生命的表达,「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从「旧人」败坏的生命里出来的必然是「污秽的言语」,「旧人」里面「惟有舌头没有人能制伏」(雅三8),最容易败坏属灵的生命(雅三6)、破坏身体的合一(雅三9)。只有从「新人」的生命里才能发出「随事造就人的好话」,这「好话」不是出于肉体的没有原则的甜言蜜语和奉承,而是有真理、有恩典,能造就肢体的生命,建立基督的身体,让神在教会中得着荣耀(三21)。「随事说造就人的」直译可作「为了有需要的造就」,也就是「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十五23)。真正能衡量一个人属灵程度的不是我们的属灵知识、恩赐或事奉,而是我们的言语,因为「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虚的」(雅一26)。

【弗四30】「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祂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没有一个重生得救的信徒今生能够达到完全,不再犯罪,但一切「随从肉体、体贴肉体」(罗八5-7),与神的性情不合的心思言行都会「叫神的圣灵担忧」。不「叫神的圣灵担忧」的方法就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不要体贴与圣灵相争的肉体(加五17)、罔顾圣灵在里面的责备和提醒。圣灵的同在是信徒将来完全得着基业的「印记」和保证,单单思念这一点,我们就应当在大事小事上都留心听里面圣灵的声音,及时地回转、顺服圣灵的管理和引导。我们若顺服圣灵,圣灵在我们里面就有安息、有喜乐,我们里面就能充满安息、充满喜乐。「叫神的圣灵担忧」引自(赛六十三10)。

【弗四31】「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或译:阴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

「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恶毒」都是「旧人」的言语常犯的罪。「除掉」原文是被动式,表明我们凭自己不能除去这一切罪,而应当「靠圣灵行事」(加五25),接受十字架在我们身上的工作,从我们里面「除掉」这些罪。「苦毒」原文被亚里斯多德称之为「拒绝和解的怨恨心」。「恼恨」原文指突如其来的怒火,「忿怒」原文指深沉的怒气,两者在这里不是指「义怒」,而是指人的肉体被惹动而产生的脾气。「嚷闹」原文指「愤怒之人大声疾呼的专横,强逼所有人听他的牢骚」。「毁谤」原文常用以描写反对神的言语,也常用来形容诽谤人或侮辱人的言语。「恶毒」概括了所有类似的一切。

【弗四32】「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恩慈、怜悯」和「谦虚、温柔、忍耐」(2节)都是在「新人」里的神的性情(西三12),是从爱心里发表出来的。我们常常不愿意用「恩慈、怜悯」来饶恕人,是因为我们总觉得自己受到伤害、受了委屈,因此圣灵提醒我们:要「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我们饶恕人,是因为神先饶恕了我们,我们若不饶恕人,神必要追讨我们到底(太六12、14-15;十八21-35)。从「旧人」里面出来的饶恕,只是出于人的修养,过后还是耿耿于怀;而从「新人」里面出来的饶恕,就像神那样无条件而彻底,「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诗一百零三12)。不同背景的肢体在基督的身体要保守合一,必须时时、事事「彼此饶恕」,才能让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三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