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书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弗二1】「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祂叫你们活过来。」

「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指属灵生命的死亡。每个人一出生就处于灵性死亡的状态中(结三十七1-14;罗六23,七1024;西二13),已经「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四18),因此不再能与神交通,对神的爱没有感觉;不再有能力行善,讨神喜悦;不再有能力抗拒罪,反而是越来越习惯,甚至乐在其中;也不可能生发出得救的信心(8节)。「过犯罪恶」原文指人未能按能力所及作当作之事。1-5节原文是一个长句,主动词在第5节才出现。「祂叫你们活过来」是为使译文流畅,把第5节的话加插于此。

【弗二2】「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行事为人」原文是「行走」。世人向着神都是「死」的、毫无动静的。但向着罪却都一步一地「行走」在悖逆神的权势之中。这种悖逆的权势包括三个方面:「今世的风俗」,指整个与神隔绝的社会价值系统;「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指控制世界的邪恶势力是属灵而非物质的;「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人若没有圣灵在心中运行,邪灵就会运行于其中。人的心若不降服在神面前,就会降服在撒但的权势之下(路十一24-26)。人若「随从今世的风俗」,就等于是「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撒但;因为这世界的价值观正是撒但藉以牢笼、迷惑人的圈套。

【弗二3】「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肉体的私欲」指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灵性死亡的人不仅会被自我中心的欲望支配,更会「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心中」原文指思想、理智,灵性死亡的人连理智也堕落了(西一21)。世界、撒但和肉体是人的三个仇敌,灵性死亡的人「随从」世界(2节),「顺服」撒但(2节),「放纵」肉体。

【弗二4】「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

「然而」是灵性死亡者的人生转折点,这转折完全是因为神的「怜悯」,而不是因为我们的觉悟、立志或行为。神有「丰富的怜悯」,祂怜悯那些完全不值得怜悯、不配得怜悯的人。这怜悯的源头是「祂爱我们的大爱」,神要把人恢复到祂起初创造的心意里,因此祂自显为满有怜悯、向人施恩的神。

【弗二5】「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一同活过来」指信主的人灵里苏醒过来。「一同」表示与基督的合一(罗六68;西二12;提后二11-12),也表示所有的信徒都一同在基督的身体中被带进这个新生命。「你们得救是本乎恩」是保罗自己情不自禁地加插进来的福音的总结。救恩完全在乎神的恩典、神的工作,是人原不配得的恩典,是祂白白赐下的爱。

【弗二6】「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

「一同复活」指我们从神得着基督里的新生命,可以胜过死亡的权势,脱离一切死亡的事物。「一同坐在天上」指我们虽然活在地上,却过着属天的生活,有属天的思想、感情、观点,不再重视地上的事物、名利、荣辱,一心一意地爱慕天上的基业。这是我们站在天上的地位来察看一切,用属天的生命来接触一切的结果。

【弗二7】「要将祂极丰富的恩典,就是祂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神让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5节)、「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6节),不是为了个人的救恩、重生、光照,乃是要我们进入基督的身体,让教会向万有见证神在基督耶稣里的恩典、恩慈。「恩慈」指由行动彰显的爱。「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指教会的使命在神的计划里已经超越了某一个世代。「后来的世代」也可能指教会建造完成之后的国度时代和新天新地。

【弗二8】「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从神说,救恩完全在乎神的恩典、神的工作,是人原不配得的恩典,是祂白白赐下的爱。「也因着信」从人说,接受这恩典的唯一方法就是藉着信心(罗三2225;加二16;彼前一5),认识自己的败坏、缺乏、软弱、虚空,愿意回转归向神,接受祂所供应的一切(约一12)。全然败坏的罪人缺乏到一个程度,连这信心也「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彼后一1),因为「死在过犯罪恶之中」(1节)的人凭着自己的肉体无法生发向着神的信心,所以「神从创立世界以前」(一4)就已经为我们预备了救恩、也预备了信心。从文法上,「并不是出于自己」可以指「得救」或「信」,从真理上,两者都不是出于自己。

【弗二9】「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每个世代、每个种族都有人「自夸」可以凭律法、凭良心活出蒙神悦纳的善,但这种「自夸」本身就是骄傲,是不蒙神悦纳的罪,是自欺欺人。因此神的救恩「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罗三2028,四1-5;加二16;提后一9;多三5),包括以人的「信心」、「决定」、「选择」为名的「行为」。

【弗二10】「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我们」包括全部神的儿女,是复数,「工作」却是单数,只有一件工作。教会是神的工作目标,祂的工作不但要使我们重生得救,而且要把我们模成祂儿子基督的模样(罗八29),更要把我们建造进基督的身体教会里。所以我们所追求的不是要为神做什么「工作」,而是让神在我们身上自由地做成祂所要做的「工作」。我们的重生得救是神在基督耶稣里的「工作」,「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五17;加六15;西三10),有了神新造的生命。「行善」是这新生命的本质,因为祂拣选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使我们在祂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一4),神新造的生命「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必然会活出善行。「行善」不是按着人的标准做好事,人以为好的事在神眼中不一定是善事,甚至可能是敌挡神的事。「行善」就是行「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是遵行神的旨意。「行善」不是我们得救的凭借,但却是我们得救的结果,我们里面有了新生命,才有能力「行善」。

【弗二11】「所以你们应当记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上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

「按肉体」指从肉身的角度看,而不是从属灵的角度看。「外邦人」指没有与神立约的其他民族。「没受割礼的」是犹太人对外邦人的蔑称。「受割礼之人」指犹太人。

【弗二12】「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

「与基督无关」指外邦人没有弥赛亚基督的盼望。「在以色列国民以外」指外邦人无分于以色列的属灵地位。「所应许的诸约」指弥赛亚的应许,「应许」原文有定冠词,表示这是某个特定的应许。神和亚伯拉罕(创十七1-14)、以撒(创二十六24)、雅各(创二十八13-15)、摩西(出二十四1-11)所立的约都与弥赛亚的应许有关。这些「所应许的诸约」没有包括外邦人,所以在主耶稣降生时,外邦世界对将来「没有指望」,希腊人只会回顾从前的黄金时代,哲学家则认为历史只是一个周期性的循环。「没有神」原文指他们没有真正认识神。外邦人崇拜许多偶像,有「许多的神,许多的主」(林前八4-5;加四8),但都是假神。

【弗二13】「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人「远离神」的根本原因是罪,基督为人的罪流血献祭(约三16,十二32;林后五19;约壹二2),因着祂的死,犹太人和外邦人的罪都可以得到赦免,两者都能「得亲近」神。

【弗二14】「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祂使我们和睦」原文「祂是我们的和睦」,基督自己才是真正的和睦,在基督之外一切的和睦都是虚假、短暂、徒然的。基督是「和平之君」(赛九6),「平安」是祂降世的目的(路二14;弥五5;该二9;亚九10)。信徒之间在基督里已经「合而为一」,被共同建造成基督的身体教会,不再有犹太人、外邦人的隔阂。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在属灵和实质上都有一堵「隔断的墙」,耶路撒冷圣殿范围和外邦人院之间有一堵墙,外邦人擅自进入就要被处死。保罗在耶路撒冷被犹太人逮捕,就是因为被诬告带外邦人越过这堵隔断的墙(徒二十一29-30)。

上图:在新约时代圣殿的外邦人院和内院之间,有隔断的墙。

上图:在新约时代圣殿的外邦人院和内院之间,有隔断的墙。

【弗二15】「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废掉冤仇」包括人与人和人与神之间的「冤仇」,律法上关于洁净、礼仪的规条使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隔绝,关于罪的规条使人与神隔绝。基督成全了律法(太五17)、丰满了律法(太五21-48),了结了旧造生命的罪案,就除去了这些隔绝,在基督里造成了一个新的人种,这个新人的性质是基督、内容是基督。旧人都是亚当的后裔,无法与神和睦,又有出身、背景的分别,所以也无法彼此和睦。若要与人、与神和睦,必须活在新人里面。

【弗二16】「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

十字架的意义,就是在基督里,是人与神、人与人之间完全和好。

【弗二17】「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远处的人」指外邦人,「近处的人」指犹太人,两者都亟需「与神和好」(16节)。

【弗二18】「因为我们两下借着祂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进到」用来描写把人带到神前奉献任圣职,也用来叙述把人带来觐见皇帝。我们得以「进到父面前」,是借着圣父的拣选(一4)、圣子的完成(15-16节)和圣灵的感动。

【弗二19】「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

「圣徒」指一切分别为圣属神的信徒。教会是神的「国」,是神的权柄被高举的地方,也是神的百姓顺服神的旨意的地方。教会是「神的家」(提前三15),是神得着安息的地方,也是神的儿女享用神的安息和丰富的地方。

【弗二20】「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信徒,都是被神用来建造「神家」(19节)的材料。「被建造」指明了一个事实,不是信徒在一起出主意、出力量建造教会,而是人作为材料被神使用来建造教会。「使徒和先知的根基」指神藉着使徒和先知所启示、见证的话语(太十六18),也就是圣经。「房角石」可能是安放在地基一角的石头,联系其他石头,为墙壁定界,引自诗篇一百一十八22,主耶稣(可十二10)和彼得(彼前二7;徒四11 )都引用过这段经文。这比喻表明基督在建筑物中地位尊荣,同时又描述其他石头如何与祂配合,惟有藉着与祂的关系,才能找着自己真正的地位和用处(西二7;彼前二4-5)。

【弗二21】「各(或译:全)房靠祂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

「各房靠祂联络得合式」没有在基督里得着生命的人,就不能在「主的圣殿」里有地位;而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人,都不可能在「主的圣殿」之外找到地位,神不需要个人主义的事奉。「渐渐成为主的圣殿」原文是「渐渐长成主的圣殿」,教会的建造就是基督度量的增长,不是手段作法的问题,乃是生命生长的问题。长成基督成熟身量的教会,才能让神在「主的圣殿」中得着安息,这是教会建造的目标。教会是「圣殿」,是祷告、敬拜的地方(太二十一13),是神与人在交通中一同彼此享用的地方,而不是基督徒社交、应酬、慈善的场所。教会是「主的」,而不是人的,我们不可把世界的观念、作风、方法等带入教会,以致使教会渐渐变为一个人的社团。

【弗二22】「你们也靠祂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大卫要为神建造圣殿的时候,神让大卫领会,祂并不需要人手所建的殿(代上十七3-6)。以后神让所罗门建殿,还是为了神的百姓享用祂的同在和看顾(代下六18-21),而不是为了神自己的需要。但在教会的建造上,神却明说祂需要得着教会作为祂安息的「居住的所在」。祂不以宇宙为居所,却以教会作祂的居所,这对我们是何等的恩典!又是何等的荣耀。神要等到教会建造完成、宇宙的秩序恢复、撒但受到彻底的对付,那时才能安息。所以十字架的救恩虽然完成了,祂还在继续进行祂恢复的工作,直到我们里面满有圣灵,神才能在圣灵里安居在我们里面,教会才能真正成为神的居所,神才能在教会中真正享用到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