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后书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后十二1】「我自夸固然无益,但我是不得已的。如今我要说到主的显现和启示。」

「我自夸固然无益,但我是不得已的」保罗不愿「自夸」,但此时若不澄清自己使徒的身份,就不能造就教会,因为使徒的教训乃是教会的「根基」(徒二42;弗二20)。虽然保罗说出以下一段话「是不得已的」,但背后却是神使用环境、藉着他向历代教会说话。保罗一生经历了许多「主的显现和启示」,包括:主在大马士革路上的呼召(徒九3-8),主在耶路撒冷圣殿的差遣(徒二十二17-21),主藉着马其顿人异象的引导(徒十六9),主在哥林多城的鼓励(徒十八9-10)。

【林后十二2】「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

保罗用第三人称来谈自己的经历(7节),是刻意保持低调。他想区分两个保罗:一个是蒙主显现和启示的新造的保罗,另一个是软弱的肉体的保罗(十一30;5节)。「前十四年」就是保罗写本信14年之前,大约是主后42年,当时保罗信主约8年,正在叙利亚和基利家境内(加一21)。新约时代的罗马帝国流行各种各种的宇宙论,有三层天、五层天、七层天等说法。保罗所说的「第三层天」和所罗门所说的「天上的天」(王上八27)都是指非物质的天,即神宝座的所在。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和乐园里(4节),和主再来时信徒「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7)是一样的动词,在当时犹太人和柏拉图的著作中都有「被提」的概念。因此,「第三层天」、「乐园」、「被提」都是当时的读者可以理解的概念。「身内」指包括肉身整个人被提,如以诺(创五24)和以利亚(王上十八12;王下二9-12);「身外」指仅灵体被提,或魂游象外(徒十10)。「我也不知道」保罗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提的。

【林后十二3】「我认得这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

【林后十二4】「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

「人不可说(arrēta)」在新约中只出现此次,但在古碑文中却很普遍,当时的神秘宗教用这个词说明某些事物太神圣了,因此天机无法泄露。保罗也使用过异教常用的「奥秘」一词,指「福音的奥秘」过去虽然隐藏,但现在透过圣灵已经显明,必须传给所有人(林前二1;弗三3;西一26)。但在此却不寻常地使用「人不可说」这个词,表明神并不需要我们现在知道这些「隐秘的言语」。

【林后十二5】「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以外,我并不夸口。」

「这人」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保罗;「我自己」是肉体旧造里的保罗。保罗夸口他肉体的「软弱」(十一30),显明他与假使徒所夸的不同之处。肉体里的「刚强」并没有什么可夸的,反而是应该被对付的,肉体里的「软弱」却可以引导我们转向基督。属地的人夸耀自己的「刚强」,真正有属灵经历的人,却是谦卑下来,承认自己的有限和软弱,转而仰赖基督和祂的恩典、能力(9节)。

【林后十二6】「我就是愿意夸口也不算狂,因为我必说实话;只是我禁止不说,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过于他在我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

保罗过去「禁止不说」,隐藏自己的经历,是因为他在与主面对面的「第三层天」真实地经历到神浩瀚的荣耀和人的渺小,因此羞于显露自己。保罗越认识主,越知道人算不得什么,只敢高举基督,不敢被人「看高了」,在人心中代替了基督的地位、窃取了神的荣耀。属灵的经历是过去的,「在我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却是新鲜活泼的,我们更应该用平时的生活言行去见证主、造就人。最能造就人的见证,并不是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刚强」,而是人人都有的「软弱」(5节)。人人都有软弱,人人也都能藉着软弱支取「基督的能力」(9节)。

【林后十二7】「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剌加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

保罗不但没有继续介绍他被提的细节,就像那些假使徒夸大他们的属灵经历一样,反而紧接着解释他为何不能因这事而自高。属灵的人也是人,也有活在肉体里的时候,「启示甚大」会提升保罗的属灵程度,但也会叫人「过于自高」,以致落到撒但骄傲自大的罪里。神怜悯他的用人,允许撒但给保罗加上「一根刺」,用来保护他,使他时刻活在警醒里,只能随时靠主,不能倚靠自己,也不敢自高。「刺」可能是肉身的疾病(加四15),也可能是属灵的软弱、性格的缺陷、弟兄的抵挡或环境的逼迫,使人觉得痛苦、困扰。同一根「刺」,既可以被撒但用来「攻击」信徒,也可以被神用来造就信徒,治死人的「自高」,在人的软弱中显出「恩典」和「基督的能力」(9节)。这「刺」的果效是「攻击」还是造就,取决于我们对神心意的认识和顺服,是在环境面前低头,还是退到主面前,仰望主的怜悯,接受主所允许发生的一切,靠着「基督的能力」(9节)向环境夸胜。

【林后十二8】「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剌离开我。」

保罗和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一样,都三次祈求挪去某些东西,而他们所求的都未蒙应允。但也正像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得着力量,保罗也得到恩典与能力,足以面对前面的苦难。「三次求过主」表明这根刺不是一点不舒服,而是非常难受。

【林后十二9】「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主没有照保罗所求的把刺挪去,却反过来要求保罗接受祂的安排,继续让这刺成为保罗的保护,随时显明他软弱的本相。但主负责持续来恩典供应他,使他能承受得起、不至后退,因为祂既用付重价将我们买赎回来,必定为我们做最好的安排。「够你用」原文是现在时态,表示持续供应的恩典。「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这正是神的计划,为要「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9),这使保罗有足够的理由去反驳那些假使徒所自夸的事。「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不是因为喜欢软弱,而是喜欢这些软弱使我们不能再做什么,逼得我们不再挣扎,而是承认软弱,回转取用主够用的恩典,「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承认软弱就能支取「基督的能力」,顺服神就能使难处变为造就。信徒不怕软弱,只怕不认识、不信靠「基督的能力」,在软弱中还是不甘心顺服主的权柄,不肯脱离自己、从主的手中接过祂量给我们的难处。只有顺服才能把人带进神丰盛的恩典里,不懂得顺服的人永远站在神丰盛的恩典之外,总以为顺服是一件可怕、苦恼的事。「覆庇」是分配、住进、栖息的意思,指在软弱中经历、体验到基督的能力。

【林后十二10】「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保罗从「一根刺」上学到了功课,才能以喜乐的态度面对「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肉体旧造里「什么时候软弱」,灵性新造里「什么时候就刚强了」,从而在根本上否定了那些假使徒所自夸的。这些「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都是神所安排、所允许的,要使我们在其中认识自己的光景,知道即便自己的经历和认识到了「第三层天」(2节),本相还是软弱败坏的,在顺境中还显不出来,在逆境中就显露无遗。神会安排我们像保罗被哥林多人对付一样,让我们经历到,不管自己有多少属灵的知识和经历、有多少为主的忠心和摆上、面对世界的逼迫有多么刚强,只要教会里有人不佩服、不欣赏、不配合,我们肉体里的苦毒、灰心、软弱全都出来了,这时我们才知道不但自己的肉体是软弱和败坏的,就是过去属灵的认识和经历也是不可靠的,只有靠着神每天新鲜的恩典供应,我们才能站立得住。

【林后十二11】「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称许才是。我虽算不了什么,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

「我本该被你们称许才是」指哥林多人本该在假使徒面前挺身为保罗说话,证明他们是因为保罗的传道而信主的(林前九1-2),证明保罗在他们当中的行事为人「没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那么保罗就不需要在此像「愚妄人」一样自我吹嘘了。

【林后十二12】「我在你们中间,用百般的忍耐,借着神迹、奇事、异能显出使徒的凭据来。」

保罗并不是说「神迹、奇事、异能」才是「使徒的凭据」,而是说即使按照那些假使徒所提出片面的标准,他也一点都不比他们差。

【林后十二13】「除了我不累着你们这一件事,你们还有什么事不及别的教会呢?这不公之处,求你们饶恕我吧。」

「不累着你们」指保罗下定决心不在经济上成为哥林多人的负担,但这事被假使徒歪曲为保罗不爱哥林多信徒的证据(十一11)。「不公之处」是讽刺。

【林后十二14】「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们那里去,也必不累着你们;因我所求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财物。儿女不该为父母积财,父母该为儿女积财。」

「所求的是你们」指保罗的目的是要为主得着人,使他们回转向神。「不是你们的财物」保罗曾劝勉哥林多信徒准备捐助耶路撒冷教会(林前十六2),可能被有意无意地解读为是贪图富裕的哥林多教会的钱财。「儿女」指哥林多信徒是保罗属灵的儿女,保罗存着为父的心肠来对待他们,所以在他们的灵命长大成熟之前,坚持不接受他们的供给,为的是造就他们、不给魔鬼留地步。

【林后十二15】「我也甘心乐意为你们的灵魂费财费力。难道我越发爱你们,就越发少得你们的爱吗?」

「为你们的灵魂费财费力」指保罗自掏腰包在哥林多人中事奉。保罗「甘心乐意」这样做,是因为他经历了神丰富的恩典,也看见了神荣耀的计划,所以愿意摆上神赐给他的一切去事奉,成为供应神丰富恩典的器皿。

【林后十二16】「罢了,我自己并没有累着你们,你们却有人说,我是诡诈,用心计牢笼你们。」

16-17节是保罗引用他所受的指控,可能有人指控保罗利用为耶路撒冷犹太信徒募捐的机会趁机敛财。

【林后十二17】「我所差到你们那里去的人,我借着他们一个人占过你们的便宜吗?」

【林后十二18】「我劝了提多到你们那里去,又差那位兄弟与他同去。提多占过你们的便宜吗?我们行事,不同是一个心灵(或译:圣灵)吗?不同是一个脚踪吗?」

保罗自己是廉洁的,他的同工也是廉洁的。真正神所呼召的工人,行事都「同是一个心灵、同是一个脚踪」,「心灵」都顺服主,「脚踪」都跟随主,没有个人的主张,也没有个人的雄心大志和理想计划,凡事都是为了讨神喜悦、满足神的计划。

【林后十二19】「你们到如今,还想我们是向你们分诉;我们本是在基督里当神面前说话。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事都是为造就你们。」

保罗从十章开始说了许多措词强烈、甚至带有讽刺的话,目的不是要在哥林多人面前为自己辩护,好赢得他们的支持和赞许,而是为了造就神的儿女、建立基督的身体,是体贴神的心意,不愿神的儿女受假使徒的伤害

【林后十二20】「我怕我再来的时候,见你们不合我所想望的,你们见我也不合你们所想望的;又怕有纷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谗言、狂傲、混乱的事。」

那些假使徒所传的福音和保罗所传的福音表面上只是少了一点十字架,结果却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使人的心思大大偏离了主。肢体的心思如果不是一同向着主,教会中就会出现「纷争、嫉妒、恼怒、结党、毁谤、谗言、狂傲、混乱的事」,破坏了身体的见证。

【林后十二21】「且怕我来的时候,我的神叫我在你们面前惭愧,又因许多人从前犯罪,行污秽、奸淫、邪荡的事不肯悔改,我就忧愁。」

神的儿女不长进,不能活在身体的见证里,神的用人就会失去灵里的喜乐。这样的「忧愁」是敏锐的属灵反应,是领会神的感觉,是属灵的为父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