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后书第1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后十1】「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如今亲自借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

十至十三章与一至九章相比,内容和语气都有明显的不同,因此许多解经家推测,十至十三章很可能是保罗稍后写给哥林多教会的另外一封书信,为他即将访问哥林多铺路(十三1),而初期教会把两封信抄在同一卷轴上。「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可能是引用某些哥林多人讽刺保罗的话,保罗在第二次访问哥林多时并没有像他先前所说的「带着刑杖」(林前四21)去,因此反对者攻击他与哥林多人面对面时懦弱,只有保持安全距离时才显出「勇敢」(10-11节)。

【林后十2】「有人以为我是凭着血气行事,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

哥林多教会有人批评保罗「凭血气行事」,只是个其貌不扬的普通人,不够属灵,可能包括:没有以权威行事(十一20),没有经历过异象和启示(十二1),没有行过大能的奇事(十二12),没有基督在他里面说话(十三3),用诡诈占人便宜(十二16-18)。「我也以为必须用勇敢待这等人」指保罗认为他们是假使徒、撒但的差役(十一13-15),因此必须以勇敢的态度面对他们。「求你们不要叫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有这样的勇敢」指盼望哥林多信徒不再受那些假使徒的欺骗,好让他访问他们的时候,不必以对待敌人的勇敢来对待他们。

【林后十3】「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

「在血气中行事」指保罗活在血肉之躯中,行事为人也受肉身的限制,生活起居一如常人。「凭血气争战」指单靠人的方法和手段来传福音、事奉神,而不是倚靠神的能力。3-6节保罗使用了许多军事术语来比喻属灵争战的实际:「争战」、「兵器」(4节)、「攻破坚固的营垒」(4节)、「自高的事」(塔台)(5节)、「心意夺回」(俘虏)(5节)、「预备责罚一切不顺服的人」(军事审判)(6节)。

【林后十4】「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

「在神面前有能力」的「争战的兵器」指十字架的福音(林前一18;罗一16)。「坚固的营垒」指人心中对福音的抗拒,要「攻破坚固的营垒」,「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二4),「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二5)。当时的犹太哲学家斐罗(Philo)用「营垒」来比喻心灵的营垒,即用人的理论诡辩敌对神的荣耀。当时的斯多亚派哲学家辛尼加(Seneca)用「营垒」来比喻以理性的论证所架构起来的灵魂的营垒,能使灵魂在敌对命运的攻击下,仍然牢不可破。保罗的工作就是攻破所谓理性的论证,即一切拦阻人认识神的「各样的计谋」(5节)。

【林后十5】「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各样的计谋」指人用各种似是而非的学问道理、辩论技巧装备自己,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构筑了心灵的营垒来抵挡福音。「自高之事」原文指古代战场上建在高地上的塔台,比喻智慧的论证,即人所发明的各种反对福音、「拦阻人认识神」的理论。但神却定意透过福音的传讲,以彰显祂的能力,「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林前一19),攻破一切人发明的理论,而使信的人得救。「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是一幅营垒被攻破,躲在其中的人被俘虏的图画。保罗属灵争战的目的不是为了驳倒各种人的道理,而是为了把人带回基督的权柄之下。

【林后十6】「并且我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

「已经预备好了」原文是军事上准备就绪的用语。「那一切不顺服的人」混淆了福音的真理(十一4),背后的假师傅是「假使徒、撒但的差役」(十一13-15)。教会的纪律行为是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8节),而不是为了就事论事、解决眼前的问题,所以必须在基督的身体里一致行动,应该等到哥林多信徒「十分顺服的时候」再进行。

【林后十7】「你们是看眼前的吗?倘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

「你们是看眼前的吗」原文动词blepo可以译为命令式(看……)、直述式(你们是看……)和疑问式(你们是看……吗?),在其他保罗书信中基本都是命令式(林前八9,十1218,十六10;加五15;弗五15;腓三2;西二8),因此这里可能也是命令式:「你们看吧!事实摆在眼前」。「倘若有人」指欺骗哥林多信徒的假使徒(十一13)。「他如何属基督,我们也是如何属基督的」意思是如果是属基督的,必然会彼此接纳,如同基督接纳他们一样(罗十五7)。但那班人不仅不接纳保罗,甚至攻击他,缺乏属基督的人所应有的表现。「属基督的」可以指信徒或「基督的仆人」(十一23),保罗在十至十三章中为自己的使徒职分辩护,所以这里应该是指「基督的仆人」(十一23)。

【林后十8】「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

属地的权柄是辖管人、驱使人、支配人,甚至是对付人和践踏人,但基督在教会中所赐的属灵权柄,目的却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保罗使用属灵的权柄采取纪律行动,是经过谨慎祷告后才决定的,目的是为了造就人、把软弱的弟兄带回到神的心意里。既然「这权柄原是为造就人,并不是为败坏人」(十三10),所以保罗「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

【林后十9】「我说这话,免得你们以为我写信是要威吓你们;」

敌对保罗的人向哥林多信徒指责保罗写了那么一封措词强硬的信到哥林多,是以他所没有的权柄夸口。

【林后十10】「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厉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

敌对者的意思是说:虽然保罗的信好像在威吓,「又沉重又厉害」,但等他真正出面以后,必定缺少权柄的记号,「气貌不扬,言语粗俗」。「气貌不扬」可能指没有气宇轩昂、脱俗出众的外貌(徒十四12),「人长得矮小,秃头,腿弯,身体还健朗,双眉挤在一起,有点鹰勾鼻」(Acts of Paul and Thecla 3),没有权威的架势,没有炫耀属灵权柄和属灵恩赐。「言语粗俗」可能指保罗讲道时不用「高言大智」(林前二1)、「智慧委婉的言语」(林前二4),当日希腊人相当重视哲学家演说时的风采和遣词用语,作为他们是否接受其理论的主要依据。

【林后十11】「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

保罗的意思是:虽然他并没有在第二次拜访哥林多教会时使用属灵的权柄,但那些假师傅不要以为忍耐就表示他没有权柄。

【林后十12】「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

「不敢」是挖苦的语气,意思是「不屑」或「没有必要」。「那自荐的人」指那些假师傅。「同列相比」指相提并论,当时老师普遍用来吸引学生注意力的方法,是将自己与其他老师作比较。「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指那些假师傅自我举荐的方法,他们也用同样的标准与保罗比较,这些标准可能包括:讲道的风采和口才(十10),讲道是否收费(十一7),犹太血统(十一22),令人羡慕的属灵经历(十二1),行神迹(十二12),行使权威(十一20)以证明基督是透过这人说话(十三3)。这些标准强调成功,却没有十字架的印记,没有保罗经常遇到的软弱、受苦、逼迫和下监,所以「是不通达的」。

【林后十13】「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搆到你们那里。」

「分外夸口」指超过界限,以别人劳碌的成果来夸口(15节)。「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指神差遣保罗在外邦人中传福音,「为外邦人做使徒」(罗一5;加二8),所以他在哥林多教会有权使用神所赐的属灵权柄。神的用人不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12节),而是「照神所量给我们的」,一切根据神。工作只根据自己、不根据神的,就不是神的用人,工作也算不得事奉。

【林后十14】「我们并非过了自己的界限,好像搆不到你们那里;因为我们早就到你们那里,传了基督的福音。」

神差遣保罗「为外邦人做使徒」(加二8),可以到任何外邦人地区为主做工。哥林多人成为信徒,就是保罗传福音的果效(徒十八1-11)。

【林后十15】「我们不仗着别人所劳碌的,分外夸口;但指望你们信心增长的时候,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就可以因着你们更加开展,」

「我们不仗着别人所劳碌的,分外夸口」这是讽刺那些假师傅以别人劳碌的结果来夸口,以贬抑劳碌建立哥林多教会的保罗来自抬身价。「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就可以因着你们更加开展」指当哥林多信徒「信心增长的时候」,就可以结出更多福音的果子,并支持保罗向更大的区域传福音。

【林后十16】「得以将福音传到你们以外的地方;并不是在别人界限之内,借着他现成的事夸口。」

「你们以外的地方」指罗马帝国的其他省份,保罗一直盼望把福音向西传到罗马(罗一15)和罗马帝国的最西端西班牙(罗十五23)。「并不是在别人界限之内」保罗立志「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十五20)。

【林后十17】「但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我们一切事奉、传福音的果效都是主自己成就的,「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离了主,我们就不能做什么(约十五5)。因此,当我们与主同工,做完了一切主所吩咐的工作,「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路十七10),没有任何值得自夸的地方,所当夸的不是人所做的,而是主所做的;所当夸的不是夸做工的人,而是夸工作的主:「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爱、公平和公义,以此夸口」(耶九24)。林前一31也引用了耶九24。

【林后十18】「因为蒙悦纳的,不是自己称许的,乃是主所称许的。」

神的用人不过是神所使用的器皿,真正做工的是神自己。因此对事奉果效的评价不是用人的标准「自己称许」,而是照着工作的「主所称许的」。真正「蒙悦纳的」,就是「主所称许的」的「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二十五21)。凡「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不会因为事奉大有果效而沾沾自喜,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主自己做成的(17节);也不会一遇挫折就灰心丧气,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主允许发生的,为要成就神美善的旨意(罗八28);不会狂傲自大,凭肉体发热心要为主做「重大和测不透的事」(诗一百三十一1),因为他知道事奉的界限都是「神量给我们的」(13节),为要做成神定意要做的;也不会懒惰自卑,把神的恩赐「埋藏在地里」(太二十五25),因为他知道基督身体里每一个肢体都是不可缺少的(林前十二22),神所悦纳的是身体里所有的肢体都彼此配搭。「称许」与「举荐」在希腊文里是同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