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后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后七1】「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

「这等应许」就是「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六16-18)。神既有这等应许,「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赛九9),圣灵必然会藉着在我们里面和外面的工作,不断改变我们,使我们的思想言行与神儿女的地位相称,逐渐达到全然成圣的地步。因此,我们若不顺从圣灵而行,人生有如逆风行舟,圣灵总是处处与我们作对;我们若顺从圣灵而行,人生有如顺风成舟,圣灵就成为我们灵命长进的力量,使我们能「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让我们在主观经历上「得以成圣」。靠着基督救赎的恩典,信徒在重生得救的时候,客观上已经「在基督耶稣里成圣」(林前一2),哥林多信徒虽然灵命幼稚,「仍是属肉体的」(林前三3),但还是被神看为分别出来归于祂的「圣徒」(一1)。然而,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不会只停留「在基督耶稣里成圣」(林前一2)的客观地位上,因为我们里面的新生命必然会结出「成圣的果子」(罗六22)。「污秽」原文在新约中只出现此一次,在七十士译本中出现三次,都与偶像崇拜有关。庙妓是哥林多城偶像崇拜的一部分(林前六18),参与偶像崇拜就是与鬼相交(林前十20),因此拜偶像的人「身体、灵魂」都受到玷污。「得以成圣」对哥林多人而言,特指不与当地盛行的偶像崇拜有任何牵连。

【林后七2】「你们要心地宽大收纳我们。我们未曾亏负谁,未曾败坏谁,未曾占谁的便宜。」

从本节开始,保罗继续六11-13的话题,重新要求哥林多人向他们的使徒敞开心胸。「你们要心地宽大收纳我们」原文是简单过去命令式,表示要看到具体行动,而不只是一般的劝勉。在前一次的要求中(六11-13),保罗强调他自己的心向他们是敞开的,他们互相之间关系所受的限制是他们的责任。在保罗过去与哥林多教会的交往中,他「未曾亏负谁」,而是「受人亏负」(12节);「未曾败坏谁」,没有败坏教会或引发不道德的行为;「未曾占谁的便宜」,没有利用使徒的地位谋取私利。

【林后七3】「我说这话,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我已经说过,你们常在我们心里,情愿与你们同生同死。」

「这话」指三个「未曾」的表白(2节),这样的表白可能针对当时在哥林多教会有人对保罗的论断。「不是要定你们的罪」指不是要责备你们。「同生同死」是当时用来颂扬友谊的话,但在原文中,保罗把这话的次序颠倒为「同死同生」,我们乃是经过死亡而得生命(约十二24-25),透过受苦预备得荣耀(四17)。

【林后七4】「我大大地放胆,向你们说话;我因你们多多夸口,满得安慰;我们在一切患难中分外的快乐。」

以神为乐就是「神的用人」(六4)的「快乐」,教会回到神的心意就是「神的用人」的「安慰」。保罗听到哥林多人顺服了他之前信中的要求,以行动证明了他们对神的顺从(二9),因此他就是「在一切患难中」,也有「分外的快乐」。

【林后七5】「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

保罗在二13之前说到他的旅行计划,现在又接着二13继续说他的旅行计划,以及这计划与哥林多人的关系。「外有争战」可能指马其顿教会当时所面临的逼迫(八2),「内有惧怕」可能指害怕哥林多教会蒙受属灵的损失(十一3)。无论具体内容是什么,保罗在马其顿等待提多时心里都不好过。并非一帆风顺才能印证我们是蒙神差遣的「神的用人」,因为「周围遭患难」是十字架道路上必不可少的功课。

【林后七6】「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借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

我们的苦难若是因事奉神、建造教会而有的,神必然负责介入,用恩典「安慰丧气之人」。

【林后七7】「不但借着他来,也借着他从你们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们;因他把你们的想念、哀恸,和向我的热心,都告诉了我,叫我更加欢喜。」

神的恩典与怜悯显在哥林多教会里,使教会得以长进,就使神的用人得着安慰。提多平安地回来,又从哥林多信徒带回了教会长进的好消息,使保罗得了双重的安慰。刚强如保罗,也会有心情消沉的时刻,何况我们呢?我们都需要从神而来的安慰,也应当藉着神的恩典追求灵命长进,使自己成为神的安慰,不但能安慰软弱的肢体,也能安慰神的用人。

【林后七8】「我先前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后来虽然懊悔,如今却不懊悔;因我知道,那信叫你们忧愁不过是暂时的。」

保罗之前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可能责备过于劝勉,所以说是「叫你们忧愁」。保罗在那封信送出去之后,心里不安,有点「懊悔」写那封信;但如今从提多得知,「那信叫你们忧愁不过是暂时的」,最后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哥林多信徒有了顺服神的反应(6-7节),所以保罗「如今却不懊悔」。

【林后七9】「如今我欢喜,不是因你们忧愁,是因你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凡事就不至于因我们受亏损了。」

保罗的欢喜不是因为那封信使哥林多信徒「忧愁」,而是因为他们「从忧愁中生出懊悔来」,使教会回转到神的心意中,这正是神的用人的喜乐与安慰。「懊悔」指心思意念的转变,愿意改变行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是在神面前悔改,这样的「忧愁」就不是无益的悲哀。「因我们受亏损」指他们没有因保罗严厉的信而跌倒。

【林后七10】「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

我们对肢体的责备,若只是叫人「忧愁」,却不能叫人「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没有把人带回到神面前,不管道理再正确,也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肉体。这样的责备没有经过十字架的死,所以不能供应生命,只会「叫人死」。因此保罗劝勉哥林多教会向被责罚的人「显出坚定不移的爱心来」(二8),免得他「忧愁太过」(二7),落入「世俗的忧愁」。「没有后悔的懊悔」如大卫(撒下十二13)和彼得(可十四72),不但有后悔,而且有心思意念的转变,愿意脱离人的愚昧,回转归向神,神必不轻看「忧伤痛悔的心」(诗五十一17),所以能「以致得救」、「没有后悔」。「世俗的忧愁」如以扫(来十二16-17)和犹大(太二十七3-5),只是有后悔,却没有心思意念的转变,不肯脱离人的愚昧,回转归向神,所以结果落在属灵的死亡中。

【林后七11】「你看,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或译:自责)。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

「依着神的意思忧愁」能使我们的肉体被对付、里面被洁净,事奉更加殷勤、热心,而不是叫人灰心、沮丧、自暴自弃。我们可以从忧愁之后的结果,辨明一个人是否「依着神的意思忧愁」。

【林后七12】「我虽然从前写信给你们,却不是为那亏负人的,也不是为那受人亏负的,乃要在神面前把你们顾念我们的热心表明出来。」

保罗写信的动机并不是为了要管教「那亏负人的」,也不是为了辨明自己如何「受人亏负」,而是为了造就哥林多教会,希望他们能「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回到神的心意中,因此恢复与使徒们在基督里的交通,从而「在神面前把你们顾念我们的热心表明出来」。

【林后七13】「故此,我们得了安慰。并且在安慰之中,因你们众人使提多心里畅快欢喜,我们就更加欢喜了。」

「你们众人使提多心里畅快欢喜」指哥林多教会顺服保罗信中的要求,尊敬保罗的使者提多。

【林后七14】「我若对提多夸奖了你们什么,也觉得没有惭愧;因我对提多夸奖你们的话成了真的,正如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也都是真的。」

哥林多教会给保罗制造了很大的难处,但保罗仍能「夸奖」他们。因为不管弟兄有多软弱,保罗总是能从肢体身上看到基督的成分。要建造教会,应该造就多于责备,鼓励多于批评。

【林后七15】「并且提多想起你们众人的顺服,是怎样恐惧战兢地接待他,他爱你们的心肠就越发热了。」

提多前往哥林多转达保罗的书信,并当面劝告他们要悔改。哥林多教会顺服保罗的忠告,所以「恐惧战兢地接待他」。

【林后七16】「我如今欢喜,能在凡事上为你们放心。」

「在凡事上为你们放心」保罗相信哥林多信徒因着这些难处已经掌握了属灵的原则,今后虽然可能还会有软弱,但也必然从软弱失败中回转。神允许我们经历软弱、失败、难处,是要叫我们能「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因此认识自己的肉体、对付自己的肉体(11节),学到属灵的原则,生命有所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