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后书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后三1】「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吗?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吗?」

「荐信」即介绍信,当时犹太人出门旅行常携带「荐信」,而众教会之间写「荐信」也很普遍(林前十六3)。有一些「假使徒」(十一13)自我举荐,「自称为使徒」(启二2),或者利用「荐信」到处招摇撞骗,「为利混乱神的道」(二17)。而教会也用「荐信」的方式来证明所差派使者的身份(徒十五23),保罗自己也写过荐信(罗十六1-2)。可能哥林多教会有人批评保罗到哥林多时没有带着荐信,就像亚波罗带着荐信到哥林多教会一样(徒十八27)。但保罗根本用不着给他们荐信,也不用他们推荐,因为他是创立哥林多教会的使徒。保罗在本信中多方面讲到推荐神仆的问题(四2;五12;六4;十12,18;十二11)。

【林后三2】「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写在我们的心里,被众人所知道所念诵的。」

保罗是创立哥林多教会的使徒(林前九1-2),曾在那里教导他们「一年零六个月」(徒十八11),哥林多教会的存在就是保罗的使徒职分和工作果效的明证,因此说「你们就是我们的荐信」。我们看待神的仆人,不是根据学历、资历、头衔或其他名人的推荐,神会通过他们在人心中动工、改变生命,来显明神所托付的职事。

【林后三3】「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借着我们修成的。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

基督徒「明显是基督的信」,是基督给世人看的,因此信徒要让人在自己身上看出基督来,而不是只会说「要看神、不看人」。保罗将哥林多人比作是「基督的信」,是由保罗透过他的福音的职事「修成的」。任何人因听保罗的道而生命得到改变,都是圣灵工作的果效(罗十五17-19;林前二4-5),圣灵的工作果效才能成为真实的「基督的信」,「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是圣灵透过人做工的记录。「不是写在石版上,乃是写在心版上」引自先知书中对新约的描述(耶三十一31-34;结三十六24-32),指新约时代神要把律法写在人的心上,圣灵用事奉在人心里的实际变化来作荐信。因着这个引述,保罗继续介绍自己和同工是「新约的执事」(6节),引出了旧约和新约的职事的分别(7-18节)。

【林后三4】「我们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才有这样的信心。」

「信心」原文指对自己事奉的自信(confidence),是惧怕、胆怯的反义词(提后一7)。

【林后三5】「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

保罗在传道工作上的「信心」不是来自肉体的自信,「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而是因为他清楚知道「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所以神自己会负责使我们有能力执行祂所托付的工作。事奉神的人不必在意眼见的成败和别人的评价,而应该在意我们的工作和能力是不是「出于神」,若不是「出于神」,一切事奉都是枉然、虚空。保罗在此回答了他之前的设问「这事谁能当得起呢」(二16),表明他之所以能承担「新约的职事」(6节),乃是「因基督」(4节)、「出于神」。

【林后三6】「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译:圣灵)是叫人活。」

「精意」直译为「灵」,指圣灵。旧约和新约的不同不在于实质内容的区别,而在于神实行的法则的不同,旧约的职事是根据「写在石版上」(3节)的「字句」的管治;「新约的职事」,也就是福音的职事,是根据「写在心版上」(3节)的「精意」的带领。人若把摩西律法当作一套规条在外表上遵守,「想要立自己的义」(罗三20;十13),结果没有人能依靠肉体满足律法的要求,最后都会落在律法的定罪之下,因此「字句是叫人死」。新约之下的人「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罗八4),依靠圣灵所赐神的生命和能力,就能活出律法的要求(耶三十一31-34;结三十六25-27;罗八3-4),不再被定罪(罗八3-4),因此「精意是叫人活」。这正是保罗对自己事奉的「信心」(4节)的来源,因为新约完全是圣灵的工作,一切都是「因基督」(4节),在人毫无自夸之处。圣经的真理如果离开了圣灵在人生命里的工作,就成了叫人死的「字句」,因为人靠自己行不出这些真理。「新约」这个词在保罗书信中只在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出现过(林后三6,林前十一25)。

【林后三7】「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

「尚且有荣光」律法的来源是神,是在神的荣耀中赐下的,虽然有消极定人罪的效用,也有积极领人到神面前去的效用。「那用字刻在石头上」指摩西在西奈山领受律法时,神将律法写在石版上(出三十四1),摩西拿着两块石版下山时,他的脸面因着与神的长久交通而反射神的荣耀发光(出三十四29),以色列人看见了就怕挨近他(出三十四30)。人既然不能在律法前睁开眼,摩西只好用帕子蒙上脸和他们说话(出三十四33-34),让以色列人可以在他面前站立。但「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律法只是神工作中的一个阶段性法则,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以后,就不再对人发生管理和引导的作用。因为人已经被罪污染,没有人能完全遵行律法的要求,「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雅二10),律法在人身上起不到叫人在神面前活的效用,只是起了定人罪叫人死的作用。不是律法不好,而是人不对,所以「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罗七10),旧约的职事就成了「属死的职事」。

【林后三8】「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吗?」

「属灵的职事」表明新约职事的特性是属灵的,是凭着圣灵服事,由圣灵亲自引导人行在神的旨意中(结三十六27;罗八3-4),因此「更有荣光」,这荣光的更大、更持久。

【林后三9】「若是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荣光就越发大了。」

律法是「定罪的职事」,以色列人以为自己可以遵行律法,所以一口承诺「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出十九8),结果却无法遵守全部律法,只能被律法定罪。新约是「称义的职事」,因为新约的事奉是根据主耶稣基督所做成的救赎,带领人们接受因信称义的恩典(罗三21-28),不再被定罪。这荣光比律法职事的荣光更大,而且是不会过去的,因为这职事是神的儿子亲自做成的,它的果效存到永远。神不愿意叫人死,乃是愿意叫人活,所以照着祂的时间,用「称义的职事」就代替了「定罪的职事」。

【林后三10】「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

旧约的职事的荣光与新约的执事的荣光相比,「就算不得有荣光了」。

【林后三11】「若那废掉的有荣光,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

「那废掉的」不是指律法本身,而是指旧约的职事。律法的历史任务乃是显明罪的事实(罗七7;五13),从而叫人知罪(罗三19-20),回转归向基督(加三24),寻求神赦免的恩典。律法本身虽没有直接解决人在神面前的难处,但是却为神救赎的恩典作了开路的工作。「这长存的」指新约的职事要永远长存,律法的义要永远成就在那些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4)。

【林后三12】「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

「这样的盼望」即新约职事的永存和荣耀(11节)。「大胆讲说」因为保罗相信新约职事的永存和荣耀,所以他可以对哥林多人大胆讲说,不像摩西在以色列人面前还得「将帕子蒙在脸上」(13节)。

【林后三13】「不像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

摩西因为以色列人害怕挨近他,就用帕子蒙上脸(出三十四30-35),以色列人才能稍为安心地听神的话。但因此以色列人也看不见那荣光会渐渐退去,「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以为律法的职事永远不会过去,至今仍把自己放在被定罪的地位上,把遮盖神荣耀的帕子留在心里,不敢「敞着脸」(18节)接受神荣耀的恩典。

【林后三14】「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

「这帕子」原来指蒙在摩西脸上的帕子,在此转指当时仍蒙在以色列人心上的帕子(15节),也就是以色列人对旧约律法字句的误解和成见。「这帕子」使他们的心眼被蒙蔽,不能明白神在律法里的启示,看不见旧约已过去,新约已设立。「他们的心地刚硬」以色列人不能看见反照在摩西脸上的旧约的职事的荣光,不是因为摩西用帕子蒙脸,而是因为以色列人的心地刚硬。主后150年左右犹太拉比的著作中说,因为以色列人犯了造金牛犊的罪(出三十二1-4),所以他们无法在战惧中看摩西脸上的荣光。「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旧约是为基督作见证的,人只要接受基督,就能明白旧约的真正意义。本节是圣经中唯一提到「旧约」一词的地方。

【林后三15】「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

「摩西书」指摩西五经,代表希伯来圣经。信徒读经时若坚持自己的观念与成见,有如心眼蒙上了帕子,读经的益处会大打折扣。

【林后三16】「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

本节是应用「但摩西进到耶和华面前与祂说话,就揭去帕子」(出三十四34),保罗把这个道理应用在当时的犹太人身上,表明如果有人愿意转向神,他心上的帕子就被除去了。通常保罗说到「主」的时候,都是指基督,但他在此引用七十士译本的出三十四34,因此「主」是指「耶和华」,即三位一体的神。

【林后三17】「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主就是那灵」并不是说基督就是圣灵。这里的「主」是继续按照16节七十士译本的用法,指三位一体的神。保罗采用标准的犹太诠释法,把昔日赐律法给摩西的「主」与今日的「圣灵」互相对照。在旧约之下,以色列人只能藉着「主」赐给摩西的律法来认识祂。当以色列人心上的帕子除去以后,就能在新约之下藉着圣灵经历到「主」,所以就能体会「主就是那灵」。人若活在旧约之下,想通过行律法讨神喜悦,就没有自由,因为他们达不到律法的要求,因此就落在律法的定罪中。人若活在新约之下,「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八16),律法所要求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4),罪不再被记念(罗四6-8),罪人也不再被定罪(罗八1),律法不再成为捆绑,所以说「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林后三18】「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是再次应用出三十四34-35。当我们像摩西一样在神面前「揭去帕子」(出三十四34)以后,「基督荣耀福音的光」(四4)就不再向我们隐藏,我们就能看见神的荣耀,被神的荣耀所改变。「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四6),当我们仰望「耶稣基督的面」,就像「从镜子里返照」,被「神荣耀的光」所照耀。「变成主的形状」指信徒因着仰望基督,心意被圣灵更新而变化,越来越被恢复成由基督的生命所彰显出来的神的形象(四4)。「变成」原文是现在时态,表示持续的改变,我们得救以后的生命不是一瞬间「变成主的形状」,而是一生的功课。「荣上加荣」强调渐进改变的过程。「主」指三位一体的神(17节),新约信徒在生命中所经历到的神就是圣灵,我们生命的改变完全是圣灵的工作结果,所以说「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