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后书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后一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并亚该亚遍处的众圣徒。」

本信开头的话是第一世纪书信的惯例:先是写信人的名字,然后是收信人的名字,接着是祷告。保罗强调自己「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身份,因为哥林多教会有人对此有疑问。「提摩太」是保罗从路司得带起来的年轻同工(徒十六1-3),他是哥林多后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及腓利门书的联名作者。保罗把「提摩太」的名字放在发信人的位置,不一定表明他参与了实际写作,但表明他是赞同这几封信的内容的。「神的教会」在新约圣经中仅出现三次(徒二十28;林前一2),保罗特地向哥林多信徒强调教会是「神的」,强调教会对基督的委身(十一2)。「亚该亚」指希腊的南部地区。当时希腊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北部为马其顿省,南部为亚该亚省,包括哥林多、坚革哩和雅典等城镇。「圣徒」指蒙恩得救、分别为圣归给神的信徒。

【林后一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哥林多教会给保罗的属灵难处很多,叫保罗不容易忍受,但他还是照样地爱他们、服事他们,为哥林多教会祝福。保罗的问安绝不是「属灵的口头禅」,而是实实在在地根据神的旨意,在这样的遭遇里所宣告的祝福,实在是太美了。保罗的问安语结合了希腊式的「恩惠」和希伯来式的「平安」。当时的书信一般用「问候(Chairein)」一词来问安(徒十五23;二十三26),但保罗却改为双关语「恩惠(Charis)」,原意是「那引致喜乐的」,「恩惠」是神赐给不配的罪人白白的、主动的礼物,是我们喜乐的源泉。希伯来文「平安(Shalom)」不只是没有战争的状态,更表示繁荣、兴盛,特别是属灵事物上的兴盛。保罗的问候总是先「恩惠」后「平安」,因为除非神的「恩惠」已把罪对付清楚,否则就不会有真正的「平安」。在保罗心目中,「恩惠」(Charis)几乎就是「基督」(Christos)的同义词,因为除基督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给人恩惠,神的平安也是藉着基督来的。「恩惠」是「平安」之源,「平安」是「恩惠」之果。

【林后一3】「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

保罗称呼神为「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因为他在难处中经历、体会过神的怜悯和安慰。因着我们与基督联合,「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也做了我们的「发慈悲的父」,祂必不让我们受过重的苦,也不让我们白白受苦;祂要叫一切的患难成就祂的心意,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八28);祂不允许在祂心意以外的苦难发生在我们身上:「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因此保罗学会了在一切难处,首先不是注意难处有多大、多重,而是注意「发慈悲的父」要藉着难处做成在我们身上的旨意。

【林后一4】「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

地上到处都充满难处,环境给我们难处,撒但给我们难处,我们的肉体也制造难处。神不但允许我们遭遇这「一切患难」,也陪伴我们一同经过「一切患难」,好让我们有机会在「死荫的幽谷」(诗二十三4)里经历神「各样安慰」(3节),享用神更深的同在,在恩典中被造就成神合用的器皿,以致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安慰人、造就人的能力,是从我们自己先经历「神所赐的安慰」而来的。保罗为主经历的患难越多(一8-10,四7-12,十一23-29),就越多经历「神所赐的安慰」、鼓励和坚固,越认识神的恩典、能力和美意,也就越有「神所赐的安慰」可以与人分享,用恩典的见证去安慰人、鼓励人、坚固人,而不是只有同情或道理。我们不必为主自找苦吃,但我们在难处中也不必急着逃避、脱离,而应该好好寻求、体会「神所赐的安慰」,经历「神所赐的安慰」,好让我们这个人成为「神所赐的安慰」。

【林后一5】「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

「基督的苦楚」指为基督的缘故所受的苦楚。若我们是活在基督里面、为基督的缘故受苦,基督负责使我们在难处能靠着祂得着安慰,胜过难处,进入神要把我们带进的结局里。每一样「基督的苦楚」都会变成我们的装备,帮助我们去安慰人、造就人,供应基督的丰盛。

【林后一6】「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

活在基督里的人,无论是「受患难」的经历,还是「得安慰」的见证,都能叫别人「得安慰」,使人的灵魂苏醒,在苦楚中仍能坚持走十字架的道路。

【林后一7】「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

「苦楚」指「基督的苦楚」。哥林多信徒在异教的环境里,也为信仰的缘故同受「基督的苦楚」。

【林后一8】「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细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

连使徒保罗都会被神带到「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的地步!天然的人太容易依靠自己,而不是信靠神,常常用人的办法来代替信心,造成种种属灵的难处。因此掌管环境的神常常让我们遇上难处,目的是要把我们带到无路可走的人的尽头,以致不再对自己有把握,不再对地上有盼望,不再走自己的路,只能在信心里仰望天上,「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9节)。「在亚西亚遭遇苦难」可能指保罗在以弗所被犹太人谋害(徒十九23-41;二十19),不但有生命的威胁,而且为主传道的种种计划看起来也都将归于无有。

【林后一9】「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

在十字架的道路上,危机常常会变成我们属灵生命的转机。圣灵借着环境的重压,把我们带到在人看来「必死」的绝境,逼着我们「不靠自己」,放弃对肉体生命的倚靠,然后才能「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不只是不绝望,而且是大有盼望。因为这一位神有能力叫死人脱离死的权势,也有能力带我们从死荫的幽谷中走过。在神的手里没有难成的事,难处不是在神能不能做,而是人肯不肯信。神要藉着难处让我们学习脱离一切眼见,在任何环境中都单单倚靠祂,祂的信实就成为我们的盼望。

【林后一10】「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

神允许保罗过去、现在、将来都不断经历难处,不住地更新他的信心。神的信实永不改变,人的信心却需要不住地被更新,才能用新鲜活泼的信心跟上不停工作的主,在跟随主的路上不断支取基督的得胜。人若依靠从前的陈旧经历去解决今天的难处,结果就会变成依靠自己,退后、跌倒。「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当时犹太人一直想杀保罗(徒二十3),后来「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圣殿里耸动群众捉拿保罗(徒二十一27)。

【林后一11】「你们以祈祷帮助我们,好叫许多人为我们谢恩,就是为我们因许多人所得的恩。」

「我们因许多人所得的恩」指「我们因许多人的祷告蒙应允所得的恩」。使徒保罗的事奉需要教会的代祷,不但亲密的同工一起代祷,连给他制造难处的哥林多教会也为他代祷。单凭属灵的伟人不能使神的心意得着满足,祂的旨意是让所有的肢体在事奉中学习彼此配搭、彼此扶持、彼此相爱,使基督的身体得以建立。

【林后一12】「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

今天许多人的事奉常常依靠「人的聪明」,结果带来许多难处,造成许多软弱。苦难能使人认识到「人的聪明」不可靠,因此不再自作聪明、耍手腕,而是单单「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活在信心和恩典的原则中。「向你们更是这样」保罗在与哥林多人的接触中特别小心自己的生活、言行见证,可能因为哥林多作为希腊的经济、文化重镇,「人的聪明」扰乱真理的情形特别严重。「良心」这个字在保罗书信出现的次数比其他新约书卷加起来都还多,指人根据自己所认知的最高标准,用以判断人的行为的功能。人的良心已经被罪污染,因此不是判断一个人行为的最高法官,但是拒绝良心的声音却会导致属灵的亏损(提前一19)。

【林后一13】「我们现在写给你们的话,并不外乎你们所念的、所认识的,我也盼望你们到底还是要认识;」

保罗知道有些哥林多人会怀疑他的信是否另有所指,难免误解,所以他盼望他们最终还是能够对他有正确且充分的认识。

【林后一14】「正如你们已经有几分认识我们,以我们夸口,好像我们在我们主耶稣的日子以你们夸口一样。」

「以我们夸口」指哥林多教会以保罗是他们的使徒为荣。「以你们夸口」指保罗在基督面前以哥林多教会为荣,得着主的称赞(太廿五23)。

【林后一15】「我既然这样深信,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叫你们再得益处;」

「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保罗之前已答应他们,要在经过马其顿之后去看他们(林前十六5)。「益处」指保罗在他们当中传道的属灵果效。

【林后一16】「也要从你们那里经过,往马其顿去,再从马其顿回到你们那里,叫你们给我送行往犹太去。」

「从你们那里经过,往马其顿去」可能指从以弗所先坐船向西到哥林多,然后从哥林多沿陆路向北前往马其顿。而按着林前十六5的计划,应该是从以弗所沿陆路向北先到马其顿,然后经过马其顿沿陆路向南到哥林多。「送行」包括资助保罗去犹太地的路费。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林后一17】「我有此意,岂是反复不定吗?我所起的意,岂是从情欲起的,叫我忽是忽非吗?」

因为保罗改变了行程,引起一些哥林多信徒的误解和批评。保罗在一18至二13特地说明他行事的原则和改变行程的原因。

【林后一18】「我指着信实的神说,我们向你们所传的道,并没有是而又非的。」

「是而又非」指今天一个说法,明天另一个说法。「指着信实的神说」保罗在书信中常常起誓(罗一9;加一20;林后一23,十一1031;腓一8;帖前二510),为的是辩护或强调他所确信的真理。主耶稣教导不要错误地起誓(太五33-37),但没有禁止起誓。

【林后一19】「因为我和西拉并提摩太,在你们中间所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没有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

如果哥林多人会因为保罗行程计划的变化,而质疑保罗所说的话的可信度,同样也会质疑他所传福音信息的可信度。每一个信徒都要省察自己是否在神、在人面前结出「信实」的果子,即使是在迟到、早退这样的「小事」,也可能会给魔鬼留下地步,使人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种种「不靠谱」,以致轻视我们所传的福音。「西拉」可能是耶路撒冷教会选出来的领袖之一,负责将耶路撒冷会议的决议带到安提阿(徒十五22),他在保罗第二次出外传道时成为保罗的同工(徒十五36-41)。当保罗与西拉到路司得时,提摩太也加入这个团队(徒十六1-3)。因此当保罗第一次抵达哥林多时,这两个人都跟他在一起同工。

【林后一20】「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借着祂也都是实在(实在:原文是阿们)的,叫神因我们得荣耀。」

「在基督里都是是的」解释在耶稣基督里「只有一是」(19节),指旧约中有关弥赛亚和弥赛亚时代的应许,都要在基督里成就。

【林后一21】「那在基督里坚固我们和你们,并且膏我们的就是神。」

「坚固」原文指保证答应做的事一定会做好。神会负责坚固保罗和他的同工,使他们信实可靠。「膏」意思是膏立,是旧约指派任务的仪式(出二十八41;撒上十五1;王上十九16),保罗和他的同工是受圣灵膏立、差派的。

【林后一22】「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原文是质)。」

「印了」指用印封住文件,烙上印记,表示「拥有」,圣灵的同在是每一个真信徒身上的「印」(罗八9)。「凭据」原文是「质」,是商业用语,指买方付给卖方的订金,保证到了适当的时间,全额都会付清。神赐下圣灵作信徒的凭据(订金),让我们因经历圣灵而预尝未来复活的生命的实际,保证将来我们可以完全享受到属灵的福气(五5;弗一14)。圣灵作「印」,表明我们是神的产业,我们是属于神的。圣灵作「质」,表明神是我们的产业,我们将来能得着天上的基业。

【林后一23】「我呼吁神给我的心作见证,我没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

21-22节强调保罗的事奉来自神的差派,他的人格和福音的真实性完全有赖于神的工作,圣灵坚固、膏立了他们,因此连行程计划这一类的小事也必定信实可靠。行程的变更并非保罗的善变,而是神自己的引导,为要造就哥林多教会。

【林后一24】「我们并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的快乐,因为你们凭信才站立得住。」

人与神的关系建立在里面神儿子的生命基础上,我们可以帮助、引导别人明白神的旨意、跟上神的旨意,以「帮助你们的快乐」,但一切的勉强与过分的催逼都是不合宜的。因为神的旨意不是要得着外表符合律法的人,而是要得着里面有神儿子生命的人。「辖管你们的信心」指勉强人遵守某种道德教训,努力做出属灵的样子。「凭信才站立得住」在神面前站立得住的信心是靠着神的大能(林前二5)做成在我们生命里面的,并非别人勉强、教导出来的。

《哥林多后书》背景

哥林多城是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首都,扼守希腊本土与伯罗奔尼撒半岛(Peloponnesus)之间的哥林多地峡,沟通东面萨罗尼克湾的坚革哩 (Cenchrea)港和西面哥林多湾的Lecaeum港。当时的海员们宁可把货物从地峡运过去,也不愿绕过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南多石多风险的岬角,因此哥林多商业繁荣,巿内有东西贸易路线与南北贸易路线交叉相会。保罗时代的哥林多已不再是个希腊城市,而是罗马殖民地。当时哥林多城各族人民混杂,是一个经济繁荣、道德败坏、思想文化活跃的大都会,是很多古希腊、罗马偶像的敬拜中心,也是一个人口流动频繁、有利于福音广传的中心城市。

保罗于主后50-51年第二次传道旅程期间初次来到达哥林多城,与亚居拉和百基拉同工,在那里传福音一年半,建立了教会(徒十八1-18)。主后51年保罗离开哥林多以后,曾写了第一封信给哥林多教会,叫他们「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五9-10),但这封信失传了。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住在以弗所期间,革来氏家里的人带来信息,说哥林多教会里有结党纷争(11节),教会也写了一封信给他(七1),希望保罗在许多问题上给他们指导,保罗可能于主后54年在以弗所写了第二封信,即《哥林多前书》作为回复(十六8-10;徒十九22)。后来哥林多教会的情况继续变坏,保罗可能直接从以弗所坐船前往哥林多(林后一16),第二次短暂访问哥林多(林后十三2;徒二十2),当时的访问不甚愉快。之后保罗又写了第三封措辞严厉的信(林后二4;七8),由提多带去,但这封信也失传了。后来提多把消息带到马其顿,说一切都好了(林后七6-7),保罗就满心快乐,于主后56年在马其顿写了第四封信,即《哥林多后书》(林后二12-14;徒二十1)。此后,保罗可能第三次访问哥林多教会(林后十二14;十三1),于主后56-57年的冬天在哥林多写了《加拉太书》、《罗马书》(徒二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