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前十六1】「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

「论到」指以下内容是针对哥林多教会来信中所提的事(七1)。「为圣徒捐钱」指为耶路撒冷教会的穷困信徒募捐,并非一般的社会关怀。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可能受犹太人特别的敌视与迫害(帖前二14),被弃绝于当地社会经济圈子之外,加上克劳第统治年间(主后41-51年)的大饥荒(徒十一28),因而落在极度贫乏之中。在安提阿的外邦人教会曾差派巴拿巴和保罗送救济品到耶路撒冷(徒十一27-30),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鼓励保罗要常常「记念穷人」(加二10)。外邦教会在福音上受惠于犹太教会,在物质上回馈帮助是理所当然的(罗十五26-27),显明了外邦肢体和犹太肢体在基督身体里的合一见证。这次捐助在保罗建立的教会中全面进行,包括「加拉太的众教会」、马其顿教会(林后八1)和亚该亚教会(林后九2)。

【林前十六2】「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现凑。」

「七日的第一日」可能指星期天,也可能指星期六晚上。安息日晚上日落以后,就是「七日的第一日」的开始。初期教会的聚会常常在晚上进行,因为许多基督徒白天必须工作,晚上才能参加聚会,而且主耶稣的最后晚餐也是在晚上进行的。安息日白天不允许收集捐项,日落以后就可以了。「各人」表示每个信徒无论贫富都在捐助肢体的事上有分。保罗不喜欢「现凑」,因为捐助肢体是身体生活的实际,而不是在情感催逼下的一时冲动。

【林前十六3】「及至我来到了,你们写信举荐谁,我就打发他们,把你们的捐资送到耶路撒冷去。」

保罗身为使徒,有权决定人选去处理奉献的事宜,但他并不使用这权柄,也不经手款项,而让哥林多教会自行举荐人选,表明他「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就在人面前,也是这样」(林后八21),不给魔鬼留地步。

【林前十六4】「若我也该去,他们可以和我同去。」

「若我也该去」可能指「若保罗的行程配合」,也可能指「若款项相当可观,值得保罗亲自监送」。

【林前十六5】「我要从马其顿经过;既经过了,就要到你们那里去,」

哥林多教会有些人以为保罗不会再去哥林多(四18),如今他肯定他计划在经过马其顿之后去哥林多。

【林前十六6】「或者和你们同住几时,或者也过冬。无论我往哪里去,你们就可以给我送行。」

保罗不想只是「经过」哥林多(5节),而是「同住」一段时间。「过冬」地中海沿岸冬天多雨,道路泥泞,海运停止,旅行不便。「送行」即为他预备所需用的东西。保罗最后从以弗所到马其顿,然后到希腊,可能在哥林多停留了三个月(徒二十1-3)。

【林前十六7】「我如今不愿意路过见你们;主若许我,我就指望和你们同住几时。」

保罗再次表示他不想只是「路过」哥林多。「主若容许」主的仆人一切计划必须服在主的计划之下。有些信徒完全是自行计划人生,丝毫不仰望主的旨意,这是「张狂夸口」(雅四13-16);另有些信徒好像很属灵,完全没有计划,似乎是完全随主引导,但并不是保罗所示范的榜样。忠心的仆人可以为主的旨意有所计划,但要每一步都要顺服主随时的引导。

【林前十六8】「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

保罗当前领受的事奉是在以弗所,他可能在第二年五旬节之前赶到了耶路撒冷(徒二十16)。

【林前十六9】「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

凡是主所开的「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一定会惊动魔鬼的权势,所以必然「反对的人也多」。「开了」是现在完成式,指那门保持开放。当福音的门大开的时候,仇敌制造的难处也一定会随之而来。当时在以弗所「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徒十九20),福音传遍「亚西亚全地」(徒十九26),但「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小」(徒十九23),以致后来保罗被迫离开以弗所前往马其顿(徒二十1)。

【林前十六10】「若是提摩太来到,你们要留心,叫他在你们那里无所惧怕;因为他劳力作主的工,像我一样。」

保罗已差遣提摩太前往哥林多(四17),提摩太与以拉都先到了马其顿(徒十九22)。「若是」表明保罗不确定此时提摩太有没有到达哥林多。提摩太可能比较内向、胆怯(提前四12;提后一7),哥林多教会有些人相当自大,可能不会尊重年轻的提摩太。保罗提醒哥林多信徒,年轻的工人虽然年轻,但他「劳力作主的工」不是出于自己的热心,乃是出于主的选召。我们应当学习越过眼见单单看主,尊重主的选召。

【林前十六11】「所以,无论谁都不可藐视他,只要送他平安前行,叫他到我这里来,因我指望他和弟兄们同来。」

「无论谁都不可藐视他」哥林多教会既敢轻看保罗这创建教会的使徒,更有可能藐视他所差遣的年轻同工。

【林前十六12】「至于兄弟亚波罗,我再三地劝他同弟兄们到你们那里去;但这时他决不愿意去,几时有了机会他必去。」

「至于」指以下内容是针对哥林多教会来信中所提的事(七1)。 亚波罗在哥林多教会备受推崇,他们在信上可能表示很希望他来探望他们。但亚波罗不愿意此时去哥林多,可能是不愿意助长哥林多教会高举领袖的风气(一10-12)。

【林前十六13】「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

「警醒」指保持清醒的决心。「作大丈夫」指在属灵生命上长大成人,不再做属灵的婴孩。「要刚强」原文是「被刚强起来」,信徒不能靠自己刚强,而是顺服圣灵的工作,被圣灵刚强。

【林前十六14】「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

我们在真道上「要作大丈夫,要刚强」(13节),但对人却要柔和谦卑,凡事「都要凭爱心而做」。

【林前十六15】「弟兄们,你们晓得司提反一家,是亚该亚初结的果子,并且他们专以服事圣徒为念。」

亚该亚」省包括雅典,保罗在哥林多传道之前曾在雅典领一些人信主(徒十七34),可能包括司提反一家。司提反一家人信主虽早,但并不高举自己,乃是「专以服事圣徒为念」,甘心隐藏自己,谦卑服事弟兄。他们身上带着主的见证,也带着主的权柄。是那些分门结党的信徒的榜样。

【林前十六16】「我劝你们顺服这样的人,并一切同工同劳的人。」

只有顺服主的权柄、隐藏自己的人,身上才能带着主的权柄;只有谦卑事奉肢体的人,才是基督身体里「为大、为首」的:「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二十26-27)。

【林前十六17】「司提反和福徒拿都,并亚该古到我这里来,我很喜欢;因为你们待我有不及之处,他们补上了。」

这三人可能是哥林多教会差遣他们送信给保罗的弟兄(七1),保罗也可能托他们携带本信回哥林多。他们对保罗的热情,弥补了哥林多教会对保罗的冷淡,也弥补了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思念。

【林前十六18】「他们叫我和你们心里都快活。这样的人,你们务要敬重。」

能叫肢体得益处,让人「灵里都快活」的,是能够建立基督身体的人,圣灵要我们「务要敬重」这样的人。

【林前十六19】「亚细亚的众教会问你们安。亚居拉和百基拉并在他们家里的教会,因主多多地问你们安。」

「亚西亚」省位于今日小亚细亚西部的三分之一地域。「亚居拉和百基拉」一对忠心的犹太夫妇,原籍本都(黑海南岸),定居于罗马。当罗马皇帝归克劳第把犹太人驱逐出罗马时,他与妻子百基拉就移居哥林多城,保罗初到哥林多时便与他们同住同工(徒十八1-3),后来与保罗同往以弗所(徒十八18),曾经在真理上指导过亚波罗(徒十八26)。这对夫妇用自己的住所服事主,后来搬到罗马时,教会也在他们家聚集(罗十六3)。当时中等富裕的住宅的饭堂和庭院最多可以容纳30-50人聚会。

【林前十六20】「众弟兄都问你们安。你们要亲嘴问安,彼此务要圣洁。」

希腊史家希罗多德说「在古代一个人向尊长问安,是用嘴亲手、胸、膝或脚,向朋友则亲他的脸颊」,通常是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且只限于亲脸颊。新约时代的亲嘴是主人向客人问安的方式(路七45)。信徒们也以此表示彼此间的交通(罗十六16;林前十六20;林后十三12;彼前五14),现今希腊东正教会在特殊场合仍沿用「亲嘴」礼节。保罗要求哥林多信徒「亲嘴问安」,正是对他们分门结党的纠正。

【林前十六21】「我——保罗亲笔问安。」

保罗习惯口述书信,由人代笔,然后在结束时亲笔写几句,等于他在信上的签印(加六11;西四18;门19;帖后三17)。

【林前十六22】「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主必要来!」

保罗在亲自执笔之后写了这样强烈的一句话,表明圣灵何等重视我们对主的正确态度。保罗没有说「属肉体」(三1)、「嫉妒、纷争」(三3)、「分门结党」(十一19)的信徒「可诅可咒」,却说「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人若「不爱主」,对主不冷不热,恐怕连「在基督里为婴孩的」都算上上,根本就是还没得救,所以一生都活在咒诅之下。这里的「爱」原文是phileo(通常指朋友之爱)而不是agape(通常指圣爱),保罗在多三15也如此使用,可见用phileo和agape来表达「爱」常常只是修辞的不同,并不能据此引申出属灵教训。「主必要来」是初期教会的殷切渴望。

【林前十六23】「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你们众人同在!」

本信开始愿「恩惠」归与他们(一3),结束又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常与他们同在,对哥林多信徒的批评也被恩典包围。

【林前十六24】「我在基督耶稣里的爱与你们众人同在。阿们!」

保罗在结尾时特别流露柔情,他虽然批评哥林多信徒,哥林多也有不少信徒反对他,但保罗始终爱他们的。这种不受对方光景影响的爱不是出于肉体,而是「在基督耶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