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1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前十五1】「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

哥林多是一个经济、文化都很发达的希腊城市,虽然保罗传福音时很注意「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二5),但人的智慧在这里还是大有影响力。尽管哥林多信徒已经接受了福音,重生得救,但有些人还是没能透彻地认识复活的真理,因着希腊哲学的影响而怀疑「死人复活的事」(12节)。所以保罗在回答了哥林多教会信上的问题以后,特地把复活的真理详尽地阐明出来。

【林前十五2】「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保罗提醒哥林多信徒,正因为福音是真实的、有功效的,是「神的大能」(二5),所以他们才「不是徒然相信」,才能「领受了,靠着站立得住」(1节),又能「持守」、「因这福音得救」。「徒然」原文意思是「随随便便地」。「若」并非表示他们的救恩有疑问,也不是说他们要能坚持到底才可以得救,而是强调,如果没有复活,他们就根本没有救恩。

【林前十五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

保罗所传的福音,并不是他自创的道理,而是他「当日所领受」的,这福音的核心就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二2)。既然哥林多信徒能「领受了,靠着站立得住」(2节),他们的经历就证明这福音是真实的,所以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埋葬了、复活了」(3-4节)也是真实的。「第一」指最重要的。「圣经」指希伯来旧约圣经,当时新约圣经还没有完成。

【林前十五4】「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基督被钉十字架不是神的计划出了意外,而是神在万世以前就已经计划好的,并藉着旧约圣经向人启示了,基督的受死(赛五十三5-6等)、埋葬(赛五十三9等)、复活(诗十六9-10等)都是「照圣经所说」的应验的。历史告诉我们,神的话说了就永不改变,人的智慧却不停地在变;神的话必然会应验,人的智慧只能叫我们迷乱。因此我们的信只能根据神的话,不能根据人的智慧。

【林前十五5】「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

能证明基督复活的不但有旧约圣经的预言(3-4节)、信徒的经历(1-2节),也有一批亲眼目睹基督受死、埋葬和复活的见证人。这些见证人为基督的复活舍命作见证,若基督没有复活,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实际上,基督若没有复活,就没有教会,因为胆怯的门徒在祂死后就会作鸟兽散(徒五37-38)。「矶法」是使徒彼得的亚兰文名字。

【林前十五6】「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

此时是主耶稣复活之后大约25年,这「五百多弟兄」在保罗写本信时「一大半」还活着,并活跃于各地教会中,倘若反对者找到其中任何一位目击证人证明保罗说谎,就不会有今日的教会了。教会就是基督复活的证据,基督的复活是教会的根基、信仰的根基(17节),也是撒但千方百计想要抹杀的事实(太二十八12-13)。主耶稣复活的事实证据确凿,有的门徒起初不敢相信,后来因证据明显而不能不信(路二十四11),他们的经历并非只是个别人一次的幻觉或冲动,乃是有「许多的凭据」(徒一3)。根据全部新约,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向门徒显现的详情如下:

  1. 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约二十一11-18;可十六9-11);
  2. 向别的妇女们显现(太二十八9-10);
  3. 向前往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可十六12-13;路二十四13-35);
  4. 向西门·彼得显现(路二十四34;林前十五5);
  5. 向多马以外的十个使徒显现(约二十19-23;路二十四36-43);
  6. 向十一个使徒显现(约二十24-29;可十六14);
  7. 在加利利显现(太二十八16-20),可能在那里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林前十五6);
  8. 在提比哩亚海边显现(约二十一1-23节);
  9. 四十天之久多次多方显现(徒一3);
  10. 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徒一3;林前十五6-7);
  11. 在橄榄山升天前显现(路二十四50-51;徒一6-12);
  12. 最后向使徒保罗显现(徒九4;林前十五8)。

【林前十五7】「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

「雅各」可能指主耶稣的肉身兄弟雅各(太十三55),他起初不信主(约七5),很可能这一次显现使他信主(徒一3,14)。雅各信主是主耶稣复活的一个重要证据。

【林前十五8】「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

保罗在大马士革的路上看到复活的基督(徒九4)。「未到产期而生的人」可能指保罗认为自己不象其他使徒跟随过主耶稣,在跟随主的时间上比不上十二使徒。

【林前十五9】「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

「使徒中最小的」指保罗原来逼迫过教会(徒九1-2),使他觉得自己「不配称为使徒」。使徒并不分大小,保罗后来又说「我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林后十一5)。

【林前十五10】「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祂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

真正的神的工人,如果能比别人更爱主、更殷勤事奉主,都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好,乃是「神的恩」与我们同在,我们是「神的恩」的同工。基督复活的最终证据不是文件、不是证人,而是因着「神的恩」与我们同在、复活的基督与我们同在,而在信徒生命中所活出的经历。

【林前十五11】「不拘是我,是众使徒,我们如此传,你们也如此信了。」

「我们如此传」复活是所有使徒共同传扬的福音,并非保罗自己发明的道理(3节)。「你们也如此信了」是提醒哥林多信徒这是基要真理,任何别的都不是纯正的福音。

【林前十五12】「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么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

哥林多外邦信徒是希腊文化背景,当时希腊哲学有三种主要流派:伊壁鸠鲁派的享乐主义、斯多亚派的禁欲主义和柏拉图主义。享乐主义的认为人死后,灵魂原子离肉体而去,四处飞散,因此人死后并没有生命。禁欲主义认为人死后身体化为元素,而灵魂则回到上帝那里,被上帝的烈火吸收,人性就消失了。柏拉图主义相信灵魂不灭,但不相信肉身的复活,他们认为肉身是人类软弱和犯罪的源头,死亡是灵魂从肉身得释放的好事,毕达哥拉斯认为「身体是灵魂的坟墓」。因此,当时希腊人对待自己的身体有三种做法:第一是放纵身体,反正不管身体做了什么,都不会影响到灵魂;第二是漠视身体,就是设法除掉生活中的欲望;第三是崇拜自己的身体,打造一些身材完美的雕像,希腊雕像都是裸体,运动员也是裸体比赛。

【林前十五13】「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在哥林多教会中传异端的假师傅不敢否认基督的复活,因为当时还有很多目击的见证人。但他们藉着否认「死人复活的事」拐弯抹角地把人带离真理,实际上是要否认基督复活。若死人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若基督没有复活,也就没有审判,更没有永远的灭亡,这样,人就可以完全不用理会神,永远伏在撒但的手下。否认「死人复活的事」是人的智慧的产物,人的智慧若不是向着神,就成了撒但所使用的工具,替撒但来抵挡神。哥林多信徒可能受柏拉图主义影响,相信灵魂不灭,否认身体复活,认为肉身复活只会让灵魂再一次受到囚禁,要永生就必须抛弃身体。今天也有人认为信徒既已与基督一同复活(罗六5-8;西三1-4),那么如今信徒的生命就已是复活的生命,仅此而已,并不需要身体复活。新派神学更是认为,基督并不是身体复活,而是精神复活、心灵复活。

【林前十五14】「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复活是福音的关键,若没有复活,福音就没有真实的内容,传的、信的都是白忙乎。「枉然」指空洞无物,没有实质内容。

【林前十五15】「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

若没有复活,所有使徒都成了说谎的。「明显我们」意思是「我们被发现」。「为神妄作见证」意思是「作见证与神敌对」。

【林前十五16】「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林前十五17】「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如果基督没有复活,说明祂自己都在死亡中不能自救,怎么能救我们呢?怎么能证明祂是神的儿子呢?这样,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3节)就没有什么意义,信耶稣也是「徒然」没有功效的,因为基督的死并没有足够的资格为我们赎罪,大家「仍在罪里」,一样要「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

【林前十五18】「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

对于异教徒,死亡是一切的完结。对信徒而言,死亡不过是睡觉,基督已把「死的毒钩」除去了(56节),死亡如今是有益处的(腓一21),所以保罗「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腓一23)。如果基督没有复活,信徒也不会复活了,以为是「在基督里睡了」,其实是「灭亡了」,与神永远隔绝了。「灭亡」原义不是指不再存在,而是指不再妥当地存在,完全丧失了被造的目的。

【林前十五19】「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世人不必考虑来生,所以能否尽情享受今生,而信徒却要为着信仰的缘故,忍受各样的逼迫和苦难(林后六4)。如果没有复活的盼望,信徒就是一班可怜的梦幻者,他们把盼望放在一位没有复活的主身上,最终只是一场空。

【林前十五20】「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主耶稣在逾越节后的「安息日的次日」初熟节复活(太二十八1;利二十三11)。初熟节所献的是第一天的收割,「初熟的果子」是庄稼中第一捆禾穗,要带到圣殿献给神(利二十三10)。「初熟的果子」是以后众果子的保证和标本,初熟的果子熟了,就保证其余的果子即将成熟;初熟的果子形色和质地如何,就表明以后也必更多地结出同样的果子。基督是「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祂已复活进入丰满荣耀,就保证所有的信徒也必随祂进入丰满荣耀,和祂完全一样。逾越节叫我们看见羔羊的死,但是只有死去的羔羊复活了,那救恩才有把握,所以如果没有初熟节的复活,逾越节的果效就没有保证。「但」字表明信徒绝不是人间的可怜虫,复活的事实改变了一切。保罗说得又简明、又肯定,半点疑惑也没有,他信主后的一生就是基督复活的见证,每个信徒在基督里的经历也是基督复活的见证。

【林前十五21】「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

「死既因一人而来」指第一次犯罪带来的刑罚(创二17),包括灵性的立即死亡和随之而来的身体死亡。「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如果亚当的罪有这样长远的后果,基督的复活就更该如此了。死从亚当进入世界,同样,生命透过基督来到世界。「因一人」强调了道成肉身的真实,基督是十足的人,正如亚当一样。基督是第二个亚当,保罗后来在哥林多城写的罗马书里阐述得更详尽(罗五12-21)。

【林前十五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在亚当里的众人一出生灵性就是死的(弗二1),身体也迟早会死。在基督里我们的灵性都被重生,成了新造的人,将来身体也都要复活。两个亚当分别是旧造和新造的总代表。有人利用本节来教导普救论,认为那些在亚当里死了的人都会在基督里得救。但保罗的意思是说,只有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信徒,才会从死里复活与衪永远在一起。

【林前十五23】「但各人是按着自己的次序复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祂来的时候,是那些属基督的。」

「次序」原文是个军事用词,指一队军人。复活的次序就象当时凯旋夸胜的军队:前面是官长,其次是军兵,最后是俘虏。复活的次序首先是基督,其次是千年国度前的信徒(启二十4),最后是千年国度后的人(启二十12)。初熟节所献的是第一天的收割,基督是第一捆「初熟的果子」(利二十三10);五旬节所献的是第一茬的收割(夏收)(利二十三16),教会是五旬节第一批「初熟的果子」(利二十三15-17;雅一18);而最后一批是打场后剩下的无用糠秕(24节)。

【林前十五24】「再后,末期到了,那时基督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都毁灭了,就把国交与父神。」

「那时」指千年国度之后(启二十7-10)。「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指撒但和牠的使者(弗一21)。「毁灭」指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启二十10)。「国」指神的国度,这国原是基督从父神得的(但七13-14),基督是这国度中人与神之间的中保(来七25),当基督对付了祂的仇敌撒但,完成了中保的工作,就把这国度交与父神,与父神一同做王直到永远(启十一15;十九6)。

【林前十五25】「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

「基督必要作王」神已决定了这样,绝无改变的余地。世上的权势不管有多威猛,恶势力不管有多么嚣张,最终基督必然掌权。本节引自诗一百一十1。

【林前十五26】「尽末了所毁灭的仇敌就是死。」

「死」是我们最后的仇敌,因为魔鬼是掌死权的,牠曾借着死奴役罪人(来二14-15)。死亡倚赖撒但和罪恶而存在,当撒但和罪恶被对付尽了,死亡这最后的仇敌也必然消失。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12节),保罗则回应说「将来不再有死亡」。

【林前十五27】「因为经上说:『神叫万物都服在祂的脚下。』既说万物都服了祂,明显那叫万物服祂的,不在其内了。」

「祂」指基督。「那叫万物服祂的」指父神。子的复活叫祂在父的手中得了高举,经过了国度,进入新天新地,「万物」包括神的一切仇敌,连死也包括在内,都服在基督的脚下。本节引自诗一百一十1。

【林前十五28】「万物既服了祂,那时子也要自己服那叫万物服祂的,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

「祂」指基督。「那叫万物服祂的」指父神。「神」指三位一体的神,因为基督要与父神一同做王直到永远(启十一15;十九6)。复活是为了叫子升高,也叫在子里面的人与子一同升高;复活又是叫父的荣耀与权柄彰显,叫父永远的计划成就。

【林前十五29】「不然,那些为死人受洗的,将来怎样呢?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洗呢?」

关于什么是「为死人受洗」,圣经学者的争议很多,可能指替身式的洗礼。哥林多教会可能有些信徒曾代表已死而没来得及受洗的人受洗,保罗提出这事并非表示赞同,重点是借这事提醒哥林多人,若没有死人复活,他们做这事有何意义?

【林前十五30】「我们又因何时刻冒险呢?」

保罗从哥林多人的行事转到一般信徒的经历,尤其是使徒的经历。如果到头来一死了结,没有死后复活,我们何必「时刻冒险」坚持信仰、传扬福音呢?

【林前十五31】「弟兄们,我在我主基督耶稣里,指着你们所夸的口极力地说,我是天天冒死。」

「指着你们所夸的口」意思不明,可能指保罗以哥林多人夸口。

【林前十五32】「我若当日像寻常人,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那于我有什么益处呢?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如果没有复活。保罗整个人生,尤其是在以弗所这事件上,就全属枉费了,而最合理的生活方式就是保罗引用的谚语「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赛二十二13)。但保罗遇见了复活的主,叫他从极力逼迫教会转过来极力传扬基督。保罗并不是无知,他有思想、有见识,不会为了要得着一件虚无的事牺牲自己的前途。他是真实地见到复活的基督,所以放弃了属地的前途,一生甘愿为主劳苦。保罗的改变正是基督复活大能的明证。当时的文学作品常用「同野兽战斗」来比喻遭遇敌对势力,哥林多人应该知道具体指什么事。

【林前十五33】「你们不要自欺;滥交是败坏善行。」

保罗在本信中再次警告「不要自欺」(六9),表明哥林多信徒怀疑复活是因为没有原则地和不信的人交往,受了不信者的影响。「滥交是败坏善行」是一句希腊格言,正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样,信徒若交友不慎,就会偏离真道、败坏我们的见证。

【林前十五34】「你们要醒悟为善,不要犯罪,因为有人不认识神。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愧。」

这些怀疑复活的人自以为思想清醒,保罗指出他们才应该醒悟过来。「醒悟为善」原文本意是「酒醒过来」。「不要犯罪」提醒我们,复活并不只是教义问题,否认复活必然会引致生活上的失败和犯罪。「不认识」不是指知识上的无知,而是在经历上的无知。保罗不轻易叫人「羞愧」(四14),这里却特地强调「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愧」,可见这事是何等严重,他们不能不醒悟回转。

【林前十五35】「或有人问:『死人怎样复活,带着什么身体来呢?』」

按照人的常识,死人的身体已经腐烂掉了,能复活出怎样的身体来?反对者按着人的智慧,认为一提出这个问题就能驳倒复活的信仰。

【林前十五36】「无知的人哪,你所种的,若不死就不能生。」

「无知的人哪」原文是「蠢才」,保罗毫不客气地贬斥这样自以为聪明的反驳。种子须先落在地里死了,然后才能长出生命来;我们原有肉身须先死了,然后才能长出新的形体来。

【林前十五37】「并且你所种的不是那将来的形体,不过是子粒,即如麦子,或是别样的谷。」

死去的与生长出来的,完全不相同。

【林前十五38】「但神随自己的意思给他一个形体,并叫各等子粒各有自己的形体。」

植物并不是自己决定要复活的,也不是偶然如此,而是神如此命定的。人的复活也是一样。

【林前十五39】「凡肉体各有不同:人是一样,兽又是一样,鸟又是一样,鱼又是一样。」

【林前十五40】「有天上的形体,也有地上的形体;但天上形体的荣光是一样,地上形体的荣光又是一样。」

40-41节:神不喜欢单调,祂所创造的「地上的形体」如花草树木,都各有各的荣美;「天上的形体」如日月星辰,也各有各的光辉,适合不同的环境和用途。神能给旧造这么美好的形体,也就能给复活的人更奇妙、更荣耀的身体,所以不必为「带着什么身体来」操心(35节),只要相信神的话就是了。

【林前十五41】「日有日的荣光,月有月的荣光,星有星的荣光;这星和那星的荣光也有分别。」

【林前十五42】「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

「朽坏」是指今生的血肉之躯会腐烂,包括道德朽坏。「不朽坏」指将来生命的品质。当时典型的希腊人反对身体复活最大的理由,就是因为身体是会朽坏的,所以灵魂需要另找归宿在「不朽坏」的情况下存在,不再受腐朽身体所牵绊。保罗指出复活后的身体是「不朽坏」,能「脱离败坏的辖制」(罗八21)。保罗的教导与犹太教思想迥然不同,当时法利赛人相信复活,但相信复活的身体与死去的身体完全一样;撒都该人则受希腊思想的影响,不相信复活。

【林前十五43】「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

一个终究会腐烂的身体是「羞辱的」,活着的时候不管怎样锻炼也是「软弱的」,比思想差远了,死亡正是软弱的结局。但复活的身体却是「荣耀的」,正如植物长出来远比种子美丽,复活的身体也是「强壮的」,不像今生身体那样受限。

【林前十五44】「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

「血气的身体」就是我们的血肉之躯,并非邪恶或可耻,但只适合今生地上的生活。「灵性的身体」并不是非物质的(路二十四39),而是能完全表达灵性、完全被灵控制的身体,不必再「有一根刺加在我的肉体上」来提醒我们不要「过于自高」(林后十二7),并且能适合将来新天新地的生活。神既然给我们「血气的身体」来配合「这世界」(路二十34)的辐射、磁场、重力、气候,也必然会给我们「灵性的身体」来「配得那世界」(路二十35)的荣耀。

【林前十五45】「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灵:或译血气)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

「首先的人亚当」是「有灵的活人」,但不是全然是灵,有土的掺杂。「末后的亚当」基督是「叫人活的灵」,没有土的掺杂,因为祂是出于天的。「末后的」表明不再有其他的人类始祖和代表了。在神的眼中只有两个人类的代表,一个是亚当,一个是基督,所有的人都分属在这两个不同的人里面,这两个人就是所有人的源头和原型,属亚当的旧造的人就像亚当一样,属基督的新造的人就像基督一样。基督复活之前,以利亚、以利沙、主耶稣自己都曾使人复活,但都是回到亚当里,身体会再次朽坏。将来的身体复活不是回到亚当里,得着亚当一样「血气的身体」(44节),而是进入基督里,得着基督一样「灵性的身体」(44节)。

林前十五46】「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

无论是基督,或是将来可望复活的信徒,都是先领受一个会朽坏的「属血气的」身体,然后得着不会朽坏的「属灵的」身体。犹太哲学家腓罗(Philo)主张神先按自己的形像创造了一个「属天的人」(创一27),后来才造了「属地的人」(创二7),可能保罗是纠正犹太人的这种教训。

【林前十五47】「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

「头一个人」指亚当,他是神用地上的尘土造的(创二7),所以源头「出于地,乃属于土」。「第二个人」指基督,祂是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约三13),所以源头是「出于天」。

【林前十五48】「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的也就怎样;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也就怎样。」

亚当是他所有后裔的代表,全人类都是「属土的」。亚当犯罪堕落,人类也犯罪堕落,亚当的结局是归于尘土,人类的结局也是归于尘土。在一般希腊人心中,所有人都是「属土的」,我们的身体是属土的身体,必然会朽坏的。但信徒不只是「属土的」,更是「属天的」,因为我们有了基督的生命,所以「必要像祂」(约壹三2)。「属天的」基督要「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祂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1)。「属天的」指本性属天。

【林前十五49】「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

我们既从亚当的生命承受了「属土的形状」,将来必然从基督的生命承受「属天的形状」。

【林前十五50】「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

承受永生的不是我们今生这个「血肉之体」,所以基督再来时仍存活的人,也不能以本来的样式进入神的国,必须经过「改变」才可以(51节)。

【林前十五51】「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

主再来的时候,有些信徒不需要经过死亡,而会活着被提(帖前四17),但身体「都要改变」为不朽坏的身体,好承受神的国。「奥秘」指在旧约时代还没有完全启示出来的真理。「睡觉」指身体死亡。

【林前十五52】「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

「一霎时,眨眼之间」活着的人身体改变是一下子骤然出现的。「号筒末次吹响」指神最后一次召聚祂的百姓(帖前四16),可能就是启示录中的第七号(启十一15),这号声是为着召聚神的百姓(太二十四31;赛廿七13;民十2-10)。神除了用号筒来召聚祂的百姓,也指示在每年七月初一吹角节(利二十三24)、禧年的赎罪日(利二十五9)吹角,旧约里也用「角声」来描述神出现时的威严可畏(出十九16)和争战(亚九14)。

【林前十五53】「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变成:原文是穿;下同)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

「变成」原文是「穿」,比喻身体并不是真正的本人,只是衣服而已。复活的灵性身体是我们生命的另一套衣服。

【林前十五54】「这必朽坏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从我们出生开始,身体就走向崩解,我们的牙齿、头发、皮肤、记性都在告诉我们,死亡、朽坏是必然的过程,无药可救。然而,神要给我们穿上一个新的身体,不再有失败、朽坏,那一刻死亡就被吞灭了,那一刻是死亡的终点。「被得胜吞灭」指死亡完全被打败毁灭了。本节引自赛二十五8。

【林前十五55】「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毒钩」可能指刺棒(徒二十六14)或蜜蜂、蝎子的刺(启九10)。「死」是个恶毒的仇敌,但基督已经除去了它的刺,它已经不能伤害属祂的人了。本节引自何十三14。

【林前十五56】「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死亡借着罪在人身上获得权柄,所以说「死的毒钩就是罪」。律法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罗七12),把我们该达到的标准摆在面前,我们根本无法做到,罪就利用律法来控制我们,「藉著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罗七8),「引诱我,并且杀了我」(罗七11),所以说「罪的权势就是律法」。主耶稣解决了罪的问题,死就没有了伤害人的「毒钩」,不过是从今生进入「与基督同在」(腓一23)的门,对信徒不再是损失,却成了「益处」(腓一21)。

【林前十五57】「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基督已经胜过了死亡(罗六9),并且「已经把死废去」(提后一10)。「基督既为我们成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加三13),为我们满足了律法的要求,使我们的罪得赦免,使恩典代替了罪作「王」(罗五21),因此就把「死的毒钩」(56节)拔除了。我们如今有分于这胜利,基督徒的生命就是得胜的生命。本节原文以「但是」开头。

【林前十五58】「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复活的真理改变了一切。只有对复活的真理掌握得清楚,才能有「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的真正动力,「因为知道」我们的劳苦在基督里有永恒的价值,对基督的信心也绝对不是徒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