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前九1】「我不是自由的吗?我不是使徒吗?我不是见过我们的主耶稣吗?你们不是我在主里面所作之工吗?」

保罗以自己为例,说明怎样持守第八章所说的原则。保罗有基督徒的自由,有使徒的权柄,在大马士革的路上见过复活的主耶稣,又建立了哥林多教会。但为了别人得恩典,保罗不但甘心限制自己作为基督徒的自由和权利,连使徒特有的权利也放弃了。舍己是教会生活的根基,坚持主、不是坚持自己,才能见证基督的身体。看不见基督的身体,只强调肢体的自由、坚持个人的权利,教会就会成为罪人争名夺利的场所。

【林前九2】「假若在别人,我不是使徒,在你们,我总是使徒,因为你们在主里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证。」

「印证」就是在泥土、蜡上压下的印记,是归属的记号、证实的凭据。哥林多人是保罗带领归基督的,因此,他们就是保罗作为使徒的标记。

【林前九3】「我对那盘问我的人就是这样分诉:」

当时哥林多教会分门结党,四派中有三派声称他们不是属保罗的(一12),也有人对保罗的使徒身份持怀疑的态度,以致「盘问」他。

【林前九4】「难道我们没有权柄靠福音吃喝吗?」

使徒有权利获得教会的供养(11节)。

【林前九5】「难道我们没有权柄娶信主的姊妹为妻,带着一同往来,彷佛其余的使徒和主的弟兄并矶法一样吗?」

保罗不是需要申明使徒有权结婚,而是申明已婚的使徒有权带信主的妻子同行,由教会供养。「主的弟兄」指主耶稣肉身的弟兄,包括雅各书的作者雅各、犹大书的作者犹大。「矶法」即西门·彼得。

【林前九6】「独有我与巴拿巴没有权柄不做工吗?」

当时只有保罗和巴拿巴两位使徒(徒十四4、14)带职事奉,而其他使徒是全职事奉,受教会供养。

【林前九7】「有谁当兵自备粮饷呢?有谁栽种葡萄园不吃园里的果子呢?有谁牧养牛羊不吃牛羊的奶呢?」

当时的士兵是受薪金的,种葡萄园的可能是园主,而牧人多半是奴隶,他们都靠职业维生。

【林前九8】「我说这话,岂是照人的意见;律法不也是这样说吗?」

虽然保罗用各种人间职业作比喻(7节),但他并不只是从人智慧的角度而说,也有律法中的印证。

【林前九9】「就如摩西的律法记着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牠的嘴。』难道神所挂念的是牛吗?」

本节引自申二十五4,指牛可以一边踹谷一边吃身边的谷物。古时以色列人用牛来打谷,牲畜踹踏在谷堆上,使谷壳从谷粒上脱去,然后迎风向空扬起,糠秕被风吹去,谷粒就落下来。申二十五4的上下文都是关于人,所以犹太拉比们认为这节经文是寓意,原则不但适用于牛,更适用于人(《他勒目》,BM88b)。保罗也是如此应用这个原则,工人得做工的工价,应用在牛身上,也应用在使徒身上。

【林前九10】「不全是为我们说的吗?分明是为我们说的。因为耕种的当存着指望去耕种;打场的也当存得粮的指望去打场。」

神既顾念牛,自然更顾念为福音劳苦的工人。神的工人必然是一边事奉,一边享受基督的供应。我们若是在事奉中只觉劳苦,不觉享受;只有工作,没有摸着基督的丰满;只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却没有享受福音的实际,这样的事奉恐怕只是出于自己,而不是出于主的呼召。

【林前九11】「我们若把属灵的种子撒在你们中间,就是从你们收割奉养肉身之物,这还算大事吗?」

生命的供应是大事,肉身的供应是小事。

【林前九12】「若别人在你们身上有这权柄,何况我们呢?然而,我们没有用过这权柄,倒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隔。」

保罗虽然拥有合法的「权柄」,却甘愿为了「基督的福音」却不坚持自己的权柄,这是因为我们里面基督的生命叫我们能顺服更高的权柄,活出舍己的爱。

【林前九13】「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的物吗?伺候祭坛的就分领坛上的物吗?」

律法中的有关规定见利七6、8-10、14、28-36。

【林前九14】「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

主耶稣说:「工人得饮食,是应当的」(太十10)。

【林前九15】「但这权柄我全没有用过。我写这话,并非要你们这样待我,因为我宁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夸的落了空。」

保罗在别的教会曾行使这权柄,接受生活必需品的供应(腓四15-16),惟独在哥林多时以织帐棚维生(徒十八3),完全不接受哥林多教会的供养,以免「仍是属肉体的」(三3)的哥林多信徒不能得造就。我们使用合理又合法的权利并没有错,但没有错并不表明我们就一定要使用。即使是合理、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如果不能叫肢体得造就、让教会得建立,我们为了爱神、爱人的缘故,宁可放弃那自由和权利。这是人在神面前所要接受的十字架的功课,是进入身体的见证的一个操练。「我所夸的」指不叫弟兄跌倒的原则(八13)。

【林前九16】「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

传福音对信徒来说并没有什么可夸的,而是我们「不得已」该尽的责任(太二十八19-20)。不甘心传福音,就是无视主的托付,将来在主面前如何交帐呢?结果是误了别人又害了自己,真是「有祸了」。

【林前九17】「我若甘心做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

主的托付,我们「若甘心」去做,便有基督里的喜乐作为赏赐。「若不甘心」去做,主也会牵着我们的鼻子去做成,因为「责任已经托付」给我们了(多一3),主的话绝不会落空。但我们如果被动地做出来,就失去了基督里的喜乐。

【林前九18】「既是这样,我的赏赐是什么呢?就是我传福音的时候叫人不花钱得福音,免得用尽我福音的权柄。」

传福音的人只是神所使用的器皿,真正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做的,但神却让我们这些「无用的仆人」(路十七10)得着不配得的「赏赐」,就是基督里的喜乐。

【林前九19】「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

保罗是罗马公民,「是自由的」,但却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了福音的缘故,自由也可以放下,为了众人能活在神的恩典里,权利也可以放弃。

【林前九20】「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

在真理的范围内,传福音的人应尽量体恤、迁就对方的立场,使人易于接受福音。迁就不是看风转舵,也不是同流合污,更不是被世俗同化,乃是「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十16),「在善上聪明,在恶上愚拙」(罗十六18)。「律法以下的人」指谨守犹太教规条的人,当保罗向犹太人传福音的时候,就依从他们行事的习惯,如吩咐提摩太受割礼(徒十六1-3),参与犹太人“洁净的礼”(徒二十一23-26)。

【林前九21】「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

「没有律法的人」指外邦人,当保罗向外邦人传福音的时候,就按着他们的文化习俗接触他们。保罗在加拉太人中间像加拉太人(加四12),在雅典城从他们的「未识之神」讲起(徒十七22031),对哥林多信徒则采用他们所熟悉的建筑(三10-15)、体育(24-27节)和希腊诗人的诗句(十五33)。保罗行事的包容性和弹性很大,外表似乎不受任何律法的约束,但他的自由是依据心中真理的原则,就是「基督的律法」(加六2)。

【林前九22】「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

「软弱的人」指还在拘泥于律法饮食洁净规条的基督徒(八12)。

【林前九23】「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若不涉及真理原则,我们应当尽量迁就人,「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林前九24】「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

古代哥林多城每两年举行一次哥林多地峡运动会,其重要性仅次于奥林匹克竞技。保罗以哥林多信徒熟悉的体育竞赛来作比喻。

【林前九25】「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不过是要得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能坏的冠冕。」

「冠冕」原文可以指运动会中颁给得胜者的花冠,表示快乐之情。当时每个运动员都要受十个月的严格训练,其间「诸事都有节制」。他们为了地上的会朽坏的荣耀,尚且肯付代价去「节制」自己,信徒所追求的是不能坏的「冠冕」,就是天上的喜乐,如果还不能「节制」自己,那就比不信的世人还不如了。

【林前九26】「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

「无定向的」指跑步运动员不知终点何在。「打空气的」指拳击运动员打不中目标。

【林前九27】「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保罗不是视肉身为邪恶,而是「为福音的缘故」(23节),不被肉身辖制,不被肉身的需要牵着鼻子走,却能节制自己,甘心走十字架的路,限制和放弃自己的自由与权利。「攻克己身」原文是斗拳的术语,意思是「给他一个黑眼」。「叫身服我」即「令它做我的奴役」。「弃绝」原文指「经不过考验」,用来指运动会中落选的人。保罗并不是怕失去救恩,而是怕不能满足主的心,蒙受亏损(三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