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前七1】「论到你们信上所提的事,我说男不近女倒好。」

「论到你们信上所提的事」哥林多教会曾经写信给保罗询问一些问题。「男不近女倒好」从上下文看,这句话可能是引用信上的话。当时的希腊斯多亚哲学流派崇尚禁欲主义,某些哥林多人可能也这样认为,保罗尽量在真理的范围内包容他们的观点,指出独身的好处。但保罗也指出「照主的安排」(十一11),婚姻会带来更完整的结合。保罗自己虽然独身,但他并非禁欲主义者(提前四3;西二23)。「论到」指哥林多教会在信上询问此事。

【林前七2】「但要免淫乱的事,男子当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当各有自己的丈夫。」

圣经的一般原则是人人应当结婚,一夫一妻。保罗同意独身有好处,但他也同时指出独身会导致许多试探。正常的夫妻生活可以减少陷在犯罪网罗里的机会,不合理的禁欲反而可能增加受试探的机会。「淫乱的事」原文是复数,表示有很多这类的试探。哥林多城淫行充斥,未婚者很难洁身自守,为了避免试探,人人都「当」结婚。「当」是命令式的,当然也有例外(7节)。保罗在此并非讨论神设立婚姻的原由,而是论到哥林多的实际情况。

【林前七3】「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

夫妻双方在婚姻里的地位是平等的,婚姻里的性生活也是必不可少的,夫妻双方要以「合宜之分」彼此相待,要向对方尽当尽的本分。

【林前七4】「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

婚姻生活的原则就是把自己交给对方。夫妻要真实地「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就必须放弃自己的主权和自由,把自己交给对方,不容第三者介入,彼此尊重、彼此体恤,就不会给撒但留下地步,得以保守自己在圣洁中。

 【林前七5】「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夫妻双方完全属于对方,把身体保留不给对方是一种「亏负」,即使是为了专心祷告而「暂时分房」,也必须「两相情愿」。任何不正常的夫妻生活,都会「给魔鬼留地步」(弗四27)。夫妻的关系和生活不单是为着人的需要,也是为了操练神的儿女。对神的儿女来说,婚姻不只是人生大事之一,婚姻生活本身就是属灵争战的战场,撒但绝对不会把神儿女的日常生活当作中立区。要在这争战中显出见证,夫妻都必须依靠主的恩典彼此扶持、尊重、体恤,大事小事都活在主的权柄下,让主得着建造教会所需用的材料。

【林前七6】「我说这话,原是准你们的,不是命你们的。」

本节应该指着前一节说的,保罗准许夫妻为了专心祷告而「暂时分房」(5节),但不是命令为了专心祷告就必须「暂时分房」。

【林前七7】「我愿意众人像我一样;只是各人领受神的恩赐,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

一个人能持守独身、「免淫乱的事」(2节),是「神的恩赐」。各人要认清神的恩赐,没有这恩赐的不该尝试守独身,以免给魔鬼留地步。保罗写本信时是独身的,但他很可能是丧偶的鳏夫,因为他信主前是一个谨守犹太教传统的法利赛人,根据犹太教传统,犹太男人必须结婚(《密西拿》Yeb 6:6),「没有妻子的男人,不是正当的男人」(《他勒目》Yeb. 63a)。

【林前七8】「我对着没有嫁娶的和寡妇说,若他们常像我就好。」

「没有嫁娶的」原文是男性,很可能是指丧偶的鳏夫,而不是指从未结过婚的人。关于尚未结婚的男女,要到25节才开始谈到。「常像我」就是像保罗保持现状。

【林前七9】「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与其欲火攻心,倒不如嫁娶为妙。」

一个没有守独身恩赐的人,难免「欲火攻心」,如果这样「倒不如嫁娶为妙」,免得「自己禁止不住」,反而被试探所胜。

【林前七10】「至于那已经嫁娶的,我吩咐他们;其实不是我吩咐,乃是主吩咐说:妻子不可离开丈夫,」

「已经嫁娶的」指已婚的信徒。「不可离开」就是不可离婚,神的儿女没有离婚的自由,没有逃离属灵争战的战场的权利。「主吩咐」指主耶稣在世时曾留下这类的教训。

【林前七11】「若是离开了,不可再嫁,或是仍同丈夫和好。丈夫也不可离弃妻子。」

「若是离开了」原文是简单过去式,表示在写信时哥林多教会已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了,而不是说只要不再嫁就可以离婚。

【林前七12】「我对其余的人说(不是主说):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愿和他同住,他就不要离弃妻子。」

12-16节是关于一方未信主的婚姻,适用于信主前就已经结婚的信徒,而未婚信徒的婚姻则应该遵循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的原则(林后六14)。「不是主说」指主耶稣在世时并没有留下这类的教训。虽然下面的教训是使徒保罗说的,但他是在圣灵感动下的说的(40节),被圣灵承认作为神的话列入圣经。保罗谨慎分别主的话和他自己的教导,证明初期教会信徒没有随意编制主耶稣的语录。

【林前七13】「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她同住,她就不要离弃丈夫。」

【林前七14】「因为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原文是弟兄)成了圣洁。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

  • 「成了圣洁」指被分别出来归神使用,并不一定是得着救恩。信徒是被分别出来归于神的「圣徒」(一2),其未信的配偶和儿女也被分别出来归神所用,信徒不必和未信的配偶离婚。
  • 在会幕中,凡是圣膏油膏抹过的物就「成为至圣」(出三十29),会使接触它的人「凡挨着的都成为圣」(出三十29)。每一个信徒都受了圣灵的「恩膏」(约壹二20、27),身体成为至圣的「圣灵的殿」(林前六19),与信徒「二人成为一体」(创二24)的配偶自然也因着至圣的信徒而「成了圣洁」,被分别出来归神使用,这样的夫妻生活就不是淫乱,所生的儿女也「是圣洁的了」。

【林前七15】「倘若那不信的人要离去,就由他离去吧!无论是弟兄,是姊妹,遇着这样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

若未信的一方主动提出离婚,信徒在神面前不负婚姻破裂的责任,被弃的配偶可以再婚。「神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神所赐的生命是和睦的生命,神的儿女是「使人和睦的人」(太五9),无论是与未信的配偶继续同住,还是接受未信者的决定结束婚姻,两种情况下都要追求和睦。

【林前七16】「你这作妻子的,怎么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这作丈夫的,怎么知道不能救你的妻子呢?」

神既「愿意万人得救」(提前二4),婚姻不能被当作传福音的工具,但已经在婚姻里的信徒不能放弃「救」未信配偶的机会。信主的一方应当甘心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在真理里与对方和睦,更加地爱对方,而不是让我们失败的见证阻挡神的工作。

【林前七17】「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神所召各人的而行。我吩咐各教会都是这样。」

神照着我们的本相呼召、拣选我们,并没有介意我们蒙召时配偶是否信主,受割礼或未受割礼(18节),是奴隶还是自由人(21节),因为各种情况都能成为神造就我们的环境和工具。所以我们「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神所召各人的而行」,学习在各种境况下事奉神、见证神,而不是追求改变地上暂时的环境和身份。

【林前七18】「有人已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废割礼;有人未受割礼蒙召呢,就不要受割礼。」

【林前七19】「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守神的诫命就是了。」

我们不是凭外在的仪文作基督徒,而是凭内在心灵的实际作基督徒(罗二28-29),因此最要紧的是实际遵行「神的诫命」。

【林前七20】「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分,仍要守住这身分。」

神呼召我们不是为了改变我们在地上暂时的身分、环境,而是为了改变我们的生命,配进永恒的神国。

【林前七21】「你是作奴隶蒙召的吗?不要因此忧虑;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

蒙召时为奴隶的人,「不要因此忧虑」,因为神既在他为奴时呼召他,必然会给他力量在为奴的生活中服事基督(西三22-23)。「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又可译为「若能以自由,就不如利用它」,即尽量利用现有的奴隶身份,与其努力争取外面的自由,不如学习靠着里面的真自由,在现有的环境中好好地事奉基督。

【林前七22】「因为作奴仆蒙召于主的,就是主所释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仆。」

主的呼召并不是为了改变我们外面的身份,而是改变我们里面的实际。奴隶蒙召后,里面就进入荣耀无比的真自由,从罪的奴役中得释放;自由人蒙召后,里面却变成「基督的奴仆」,一生谦卑服事主。信徒最重视的应该是与基督的关系,外在的环境、身份都是转瞬即过的,并非最重要的事。

【林前七23】「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仆。」

「不要作人的奴仆」并非鼓励做奴隶的信徒不尊重主人、发动革命,而是说要做「基督的奴仆」,「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三22-23)。不仅不做别人的奴仆,也不要作自己的奴仆,凡事为着主的缘故,「不要求自己的益处,乃要求别人的益处」(林前十24)。

【林前七24】「弟兄们,你们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分,仍要在神面前守住这身分。」

保罗三次重申同一原则(17,20节),并不是要求信徒消极地接受现状、不努力改善自己,而是提醒蒙召者从此要活在神的权柄之下,一切听神呼召,神没有呼召就「在神面前守住这身份」。除非一份工作违背圣经的教导,否则没有一份工作比另一份工作更属灵,没有一个身份比另一个身份更合神心意。只要是「在神面前」,我们在任何岗位、任何身份中都可以事奉神,保守自己始终「在神面前」才是最重要的。「这身分」包括蒙召者的婚姻状态(1-17节)、是否受割礼(18-20节)、奴隶还是自由人(21-23节)。

【林前七25】「论到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

「童身的人」指从未结过婚的人。「没有主的命令」指主耶稣在世时并没有留下这类的教训,以下是保罗的劝告。但保罗的话是在圣灵感动下的说的(40节),被圣灵承认作为神的话列入圣经。「论到」指哥林多教会在信上询问此事。

【林前七26】「因现今的艰难,据我看来,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

「现今的艰难」指写本信时哥林多人面临某种严重的困境,可能是克劳第时代的饥荒(徒十一28)。既在艰难之中,保罗认为最好就是不要改变现有的婚姻状态,狂风暴雨中不宜更换船只。

【林前七27】「你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脱离;你没有妻子缠着呢,就不要求妻子。」

【林前七28】「你若娶妻,并不是犯罪;处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这等人肉身必受苦难,我却愿意你们免这苦难。」

在当时艰难的环境下,已婚的人有家庭负担,所以「肉身必受苦难」。

【林前七29】「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

「我对你们说」表示以下的话更加严肃。「时候减少了」应该是指当时哥林多面临的艰难局势(26节),而不是指主再来,因为保罗总是用主再来鼓励人要无可指摘(帖前五1-11;腓一9-11),却不曾因主再来而给这样的劝告。

【林前七30】「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

【林前七31】「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

「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指我们可以正当地使用今世之物,但不该被今世之物缠磨、为世物而活。「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指戏剧情节场面的转换,表明世事变幻不定,今生的事物本质就是要消逝的,信徒如果把它们当作生活的目标和中心,实在是愚不可及。

【林前七32】「我愿你们无所挂虑。没有娶妻的,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

保罗允许信徒独身,「是为主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主喜悦」。今天许多人独身,只不过是因为害怕婚姻、逃避婚姻,想怎样叫自己喜悦。独身却不能专心服事主的,并不是「神的恩赐」(7节)。

【林前七33】「娶了妻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妻子喜悦。」

这里所说的「世上的事」并非不属灵,而是指已婚者在今生的责任。

【林前七34】「妇人和处女也有分别。没有出嫁的,是为主的事挂虑,要身体、灵魂都圣洁;已经出嫁的,是为世上的事挂虑,想怎样叫丈夫喜悦。」

「圣洁」指分别出来归给主。未婚的人只有把全身心都分别出来为主摆上时,身体灵魂才都圣洁,否则很容易受试探。

【林前七35】「我说这话是为你们的益处,不是要牢笼你们,乃是要叫你们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没有分心的事。」

保罗的重点并非是结婚或不结婚,而是希望未婚者的事奉不因婚姻受到中断,「没有分心的事」。「牢笼你们」是借用打猎的比喻,指「把猎网投罩你们」,约束他们。

【林前七36】「若有人以为自己待他的女儿不合宜,女儿也过了年岁,事又当行,他就可随意办理,不算有罪,叫二人成亲就是了。」

「待他的女儿不合宜」指没有为她的婚姻安排。这父母原来认为女儿独身比较好,现在却犹豫自己做得对不对。「过了年岁」原文意思是「过了发育成熟的阶段」,即到达或过了应该结婚的年龄。「事又当行」可能指她没有持守独身的恩赐。父母既见这情况,就可以叫女儿成亲。

【林前七37】「倘若人心里坚定,没有不得已的事,并且由得自己作主,心里又决定了留下女儿不出嫁,如此行也好。」

「心里坚定」即确信自己的作法是对的。「不得已的事」比如有外在的承诺、婚约,女儿没有持守独身的恩赐。「由得自己作主」奴隶就没有这权柄了。「心里又决定了」当时父母有权替儿女决定婚姻。

【林前七38】「这样看来,叫自己的女儿出嫁是好,不叫她出嫁更是好。」

「不叫她出嫁更是好」的前提是为了专心事奉主(33节),并且符合37节的4个条件。

【林前七39】「丈夫活着的时候,妻子是被约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随意再嫁,只是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

信徒的婚姻对象,必须是「在主里面的人」。因为信主的和不信主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六14)。

【林前七40】「然而按我的意见,若常守节更有福气。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灵感动了。」

「常守节」指维持现状不嫁。保罗的以上意见是在圣灵的感动下所说的,但有「因现今的艰难」(26节)这个特殊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