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林前四1】「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

【林前四2】「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 1节的「执事」与三5的「执事」原文不同,原意指在大船下层摇桨的奴隶。
  • 「管家」原文指管理主人家业的奴隶。
  • 「神奥秘事」,即神预定的救恩计划(二7)。
  • 神的仆人首先应当对自己的地位有正确的认识:他们不是人所高举、追随的对象,而是基督的奴隶。「管家」不会受主人日夜的监督,如果主人要凡事监督,何不自己动手做?因此,「管家」 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忠心。神对自己仆人的要求,不是要他们有多少才干和恩赐,而是要求「有忠心」(2节)。
上图:主后3世纪马赛克画上的罗马管家,他捧着几个钱袋子,每个袋子里是1000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上图:主后3世纪马赛克画上的罗马管家,他捧着几个钱袋子,每个袋子里是1000得拿利乌(Denarius)银币。

【林前四3】「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

【林前四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

【林前四5】「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

  • 神的仆人唯一的主人是基督,别人对他的「论断」(3节)、自己对自己的「论断」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基督对他的「判断」(4节)。「论断」虽然能伤人,但也可以检验出被论断者的事奉是否单单做在神面前。真正的神的仆人固然会因为「论断」而伤心,却不会因此而动摇。
  • 人对自己的事奉果效很难作中肯的评估,事奉的忠心与否,最后的「判断」在于主耶稣,而不是人自己的良心。基督的「判断」不单根据外在行为,也根据「人心的意念」(5节),包括人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暗中的隐情」(5节),这样的「判断」才是最真实的。
  • 因此,神的工人不必介意在人前被称赞、被高举、还是被论断,只需要忠心事奉,因为「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5节),这是唯一有价值的称赞。

【林前四6】「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

  • 「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指圣经由始至终都强调神所要的是合一身体的见证,而哥林多信徒高举人,分裂了身体的见证,因此「过于圣经所记」。
  • 「转比」原文又可译为「改变形状」(腓三21)、「装作」(林后十一13-15),这里的意思是「我用自己和亚波罗为例,阐明我要教你们的功课」。

【林前四7】「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佛不是领受的呢?」

「你」,是保罗假设对一个自大的哥林多信徒说话。

【林前四8】「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

本节是保罗的讽刺,他引用了当时希腊斯多亚派哲学家的自称:「只有我富足,只有我掌王权」。「不用我们」指「不用我们在场」,哥林多信徒自以为已经很属灵,不必再凭借保罗或其他使徒了。

【林前四9】「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当时罗马城的圆形竞技场先让各组的勇士彼此角斗,最后的压轴戏是将「定死罪的囚犯」放进竞技场,与野兽搏斗至死。

【林前四10】「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

保罗是用反话,讽刺哥林多信徒自夸聪明、强壮、荣耀。

【林前四11】「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

【林前四12】「并且劳苦,亲手做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

【林前四13】「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

  • 当时的希腊文化蔑视劳动,看作奴隶的分,保罗却「亲手做工」(12节)。「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13节),这样的行为对希腊人来说是懦弱。12-13节是保罗把使徒与希腊文化的价值观作对比,结论是:使徒是世人眼中的「污秽、渣滓」(13节)、一文不值。
  • 哥林多信徒要升高,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却甘愿降卑;哥林多信徒在争夺人的荣耀,保罗和同工们却甘心为主受苦(11-13节)。这个比较显明了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信徒、和没有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信徒的差别,经过十字架对付的信徒只求神的荣耀和神心意的满足,没有十字架经历的信徒就只求人的荣耀和人的满足。

【林前四14】「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一样。」

【林前四15】「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

【林前四16】「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

  • 「师傅」(15节)指当时罗马人雇来陪伴照料孩子的奴隶或差役,其职责是教导、看护孩子。这种「师傅」对孩子的爱当然比不上孩子的生身父亲。
  • 保罗使用使徒的权柄是「为造就人,并不是为败坏人」(林后十三10),就像父亲一样。
  • 保罗一面指明效法人「不可过于圣经所记」(6节),以致高举人、依附人;一面指出,每一个传福音的人都要能让别人效法自己(16节),如同自己「效法基督」(十一1),从自己的身上看到属灵的路该如何走。

【林前四17】「因此我已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在主里面,是我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他必提醒你们,记念我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在各处各教会中怎样教导人。」

【林前四18】「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

【林前四19】「然而,主若许我,我必快到你们那里去,并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

【林前四20】「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 保罗的计划是先打发提摩太去哥林多(17节),然后自己前去处理教会内部各种问题。哥林多教会有些人却因此以为,保罗不敢到他们那里去面对那些敌视他的人(18节)。这些人可能口才和知识都很好,所以「自高自大」(19节)。但保罗关心的却不是他们的「言语」(19节),而是「他们的权能」(19节),也就是他们的生活能不能彰显圣灵的大能。
  • 福音并不只是告诉人应该行道,而且赐能力让人能够行道。因此,人行道的光景,显明了圣灵的「权能」(19节)在自己身上通行的程度;而人接受了多少圣灵的「权能」,生命才能彰显多少属灵的「权能」。因此,一个人属灵的「权能」,不是根据地位,也不是根据「言语」(19节),而是根据他顺服圣灵「权能」的程度。我们越被十字架减少肉体的成分、越被圣灵增加基督的成分,就越能顺服神、越能显明属灵的「权能」。
  • 「神的国」(20节)就是神施行权柄的范围,不是根据人的热心或恩赐,也不单倚靠「言语」的传讲或表白,而是「在乎权能」(20节)。信徒虽然都知道应该听道、行道,但「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七18);必须倚靠圣灵的「权能」,才能既听道又行道,顺服在神的权柄之下、进入「神的国」中。因此,圣灵的「权能」通行到哪里,神的国才能临到那里(路十一20)。

【林前四21】「你们愿意怎么样呢?是愿意我带着刑杖到你们那里去呢?还是要我存慈爱温柔的心呢?」

在罗马时代,「为父的」(15节)不但是慈爱温柔的(14节),也是严厉而不妥协的。因此,保罗是带着「刑杖」来管教,还是「存慈爱温柔的心」来,完全取决于哥林多信徒是否肯接受他「为父的」劝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