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廿八1】「我们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岛名叫马耳他。」

「马耳他」旧译「米利大」,是距意大利西西里岛南方约80多公里外的一个小岛,现为一独立国家,当时隶属西西里省。

【徒廿八2】「土人看待我们,有非常的情分;因为当时下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

「土人」指不懂说希腊语或拉丁语的人。岛上这些居民是腓尼基人的后裔,说的是腓尼基方言,并非不开化的蛮族。据古希腊作者印证,他们多半仇视陌生人,但这一回神却使他们对落难者十分友好。

【徒廿八3】「那时,保罗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为热了出来,咬住他的手。」

保罗被毒蛇咬住,是出于神的旨意,叫保罗在踏上马耳他岛上的第一时刻,就引起所有岛人的注意。

【徒廿八4】「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着。』」

「天理」一字是大写字母,表示是希腊公义女神,也可能是马耳他人的另一位同等神明。

【徒廿八5】「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

这应验了可十六17-18的预言。

【徒廿八6】「土人想他必要肿起来,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时,见他无害,就转念,说:『他是个神。』」

「肿起来」原文是医学上指发炎的用语,新约里只有路加使用过这词。

【徒廿八7】「离那地方不远,有田产是岛长部百流的;他接纳我们,尽情款待三日。」

「部百流」是罗马名字,他可能是罗马帝国派驻该岛的行政长官。曾有学者质疑当时没有「岛长」这一头衔,后来在马耳他附近的Gaulus岛碑刻中找到了印证。

【徒廿八8】「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着。保罗进去,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

「热病」是马耳他岛流行的一种肠胃炎病症(Malta Fever),由岛上所产山羊奶内的微生物引起。

【徒廿八9】「从此,岛上其余的病人也来,得了医治。」

保罗在船上成了全船人的福分(二十七24),在马耳他岛上又成了全岛人的福分。信徒无论在何处,都应该是属天祝福的管道,给四围的人带来福分。

【徒廿八10】「他们又多方的尊敬我们;到了开船的时候,也把我们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徒廿八11】「过了三个月,我们上了亚历山大的船往前行;这船以『宙斯双子』为记,是在那海岛过了冬的。」

冬季地中海完全停止行船,到主后60年二月下旬或三月初才又开始航行。这只「亚历山大的船」可能也是一艘运粮船。当时在地中海航行的船只,喜欢在船头装饰人像,视作「破浪神」,「宙斯双子」是两个传说中的航海守护神 Castor and Pollux 。

【徒廿八12】「到了叙拉古,我们停泊三日;」

「叙拉古」是西西里岛的首府,位于该岛的东海岸。

【徒廿八13】「又从那里绕行,来到利基翁。过了一天,起了南风,第二天就来到部丢利。」

「利基翁」位于意大利半岛的西南尖端,与西西里岛的东北角相对峙,中间仅隔非常狭窄的海峡。「部丢利」是罗马南方约120多公里那不勒斯湾北岸的大海港,是亚历山大粮船的主要卸货港之一。「南风」在这段航程中是顺风。

上图:保罗搭乘另一只亚历山大的船,从马耳他经过叙古拉、利基翁到达部丢利港。

上图:保罗搭乘另一只亚历山大的船,从马耳他经过叙古拉、利基翁到达部丢利港。

【徒廿八14】「在那里遇见弟兄们,请我们与他们同住了七天。这样,我们来到罗马。」

部丢利是大都巿,有信徒在那里居住,还有许多犹太人。从部丢利前行是陆路,没有海途之险。

【徒廿八15】「那里的弟兄们一听见我们的信息就出来,到亚比乌巿和三馆地方迎接我们。保罗见了他们,就感谢神,放心壮胆。」

弟兄的迎接,印证了圣灵的带领,使保罗「放心壮胆」。保罗此时已经灵命老练成熟,但圣灵仍差主内弟兄来激励,可见属灵生命有一个特性,就是喜欢与相同的生命彼此相交(约壹一3)。「亚比乌」是离罗马约70公里的一个商业市镇,「三馆」是离罗马约50多公里的一个交通站,两地都是从部丢利到罗马的必经之地。

【徒廿八16】「进了罗马城,(有古卷加:百夫长把众囚犯交给御营的统领,惟有)保罗蒙准和一个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处。」

保罗获准有自己的住所,有看守的兵同住。这与罗马的做法相符合。

【徒廿八17】「过了三天,保罗请犹太人的首领来。他们来了,就对他们说:『弟兄们,我虽没有什么事干犯本国的百姓和我们祖宗的规条,却被锁绑,从耶路撒冷解在罗马人的手里。」

罗马皇帝驱逐犹太人离开罗马的命令(十八2)在此之前已经取消,所以有许多犹太人又回到罗马居住。「犹太人的首领」指犹太公会和民间的领袖人物。保罗每到一处地方,往往先向犹太人作见证。

【徒廿八18】「他们审问了我,就愿意释放我;因为在我身上,并没有该死的罪。」

【徒廿八19】「无奈犹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于凯撒,并非有什么事要控告我本国的百姓。」

向凯撒上诉是被犹太人认为不爱国的行为,所以保罗必须解释其原由。

【徒廿八20】「因此,我请你们来见面说话,我原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这链子捆锁。』」

「以色列人所指望的」就是弥赛亚的来临。

【徒廿八21】「他们说:『我们并没有接着从犹太来论你的信,也没有弟兄到这里来报给我们说你有什么不好处。」

罗马犹太人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可能因为他们是法利赛人,只有撒都该人才热心控告保罗。也可能因为先前为弥赛亚的争论,曾使犹太人一时被逐出城,所以他们不愿再争论。

【徒廿八22】「但我们愿意听你的意见如何;因为这教门,我们晓得是到处被毁谤的。』」

【徒廿八23】「他们和保罗约定了日子,就有许多人到他的寓处来。保罗从早到晚,对他们讲论这事,证明神国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书,以耶稣的事劝勉他们。」

保罗虽然被囚,但他一直利用每一个环境和机会传福音。

【徒廿八24】「他所说的话,有信的,有不信的。」

即使是使徒保罗亲自讲道,人们对他所传的福音也是「有信的,有不信的」。信徒的责任是尽力传福音,至于效果如何,则交托给主:「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林后二16)。

【徒廿八25】「他们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罗说了一句话,说:『圣灵藉先知以赛亚向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

26-27节引自赛六9-10。「向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意思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徒廿八26】「祂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

【徒廿八27】「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徒廿八28】「所以你们当知道,神这救恩,如今传给外邦人,他们也必听受。』」

【徒廿八29】「(有古卷加本节:)保罗说了这话,犹太人议论纷纷地就走了。」

【徒廿八30】「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

保罗此时不可能织帐棚赚取生活所需,很可能是靠各地教会给他的馈送和帮助维生(腓二25;四18)。保罗的属灵生命在主后60-62年这两年期间进入高峰,神使用他写了四本「监狱书信」,即以弗所书(弗三1;四1;六20)、腓立比书(腓一7,14,17)、歌罗西书(西四3,10,18)、腓利门书(门1,9)。在这两年之后,保罗曾经获得了短暂的释放,后来再次被捕,最后于主后64年尼禄皇帝迫害基督徒期间为主殉道。

【徒廿八31】「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

使徒行传开始于「神的国」(一3),又结束于「神的国」。保罗信主后就全人奉献给「神的国」,虽然身被囚禁,还能「放胆」、喜乐,最后又勉励每一个爱慕主的人:「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四7-8)。

保罗被押往罗马受审旅程

上图:保罗被押往罗马受审旅程:1、保罗在耶路撒冷被捉,送到凯撒利亚(徒二十一27-二十三30);2、在凯撒利亚被囚两年,受审后送往罗马(徒二十三31-二十六32);3、保罗被押乘船经西顿、每拉到了佳澳(徒二十七1-8);4、保罗等在海上历经风浪的危险到了米利大(徒二十七9-44);5、从米利大经叙拉古、利基翁、部丢利,到了罗马,在罗马等待受审两年期间继续传道(徒二十八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