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廿七1】「非斯都既然定规了,叫我们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将保罗和别的囚犯交给御营里的一个百夫长,名叫犹流。」

「我们」包括作者路加。当时的常规容许犯人的亲友随行,以便沿途服事犯人。「御营」原文「奥古斯都营」,是叙利亚一个步兵大队的名称。新约中的「百夫长」对信徒都比较友好,甚至信主(3,43节;太八5-13;路二十三47;徒十22-33)。保罗被押往罗马的时间大约是主后59年夏末到主后60年初春。

【徒廿七2】「有一只亚大米田的船,要沿着亚细亚一带地方的海边走,我们就上了那船开行;有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我们同去。」

当时地中海的船只一般沿岸航行。「亚大米田」位于小亚细亚西岸特罗亚附近的一个海港,这船可能正要沿亚细亚沿岸各港回母港去。「亚里达古」曾在以弗所与保罗同行,与该犹一同被暴民捉拿,险些送命(十九29),后又与保罗同往耶路撒冷送捐款(二十4,现在又陪伴保罗赴罗马,一直没离开他(西四10;门24)。

【徒廿七3】「第二天,到了西顿;犹流宽待保罗,准他往朋友那里去,受他们的照应。」

当时的船只沿岸航行,靠岸后需要花时间装卸货物,乘客通常会上岸打发时光,但囚犯则该留在船上。百夫长却宽待保罗,让他上岸,背后是神安排万事互相效力的手。

【徒廿七4】「从那里又开船,因为风不顺,就贴着塞浦路斯背风岸行去。」

「风不顺」从西顿到每亚直接的航线应是沿塞浦路斯岛的西岸向西北行,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的回程从帕大喇往推罗(二十一1-3),正是走这一路线。但地中海夏末初秋的风向大多偏西或西北,不利于西行的船只。「塞浦路斯背风岸」指塞浦路斯岛东岸,因为背风,沿着岸边比较容易航行,又可以争取海岸的晚风。圣灵带领路加详细记录本章的细节,让后世的人有据可靠,证实使徒行传的真实可靠。

上图:保罗一行搭乘亚大米田的船(徒二十七2),沿岸经过西顿,到达每拉,换成亚历山大的大船(徒二十七6)。

上图:保罗一行搭乘亚大米田的船(徒二十七2),沿岸经过西顿,到达每拉,换成亚历山大的大船(徒二十七6)。

【徒廿七5】「过了基利家、旁非利亚前面的海,就到了吕家的每拉。」

「每拉」是埃及供应罗马的粮船必经的一个主要港口。因地中海经常吹西风,埃及的粮船无法直接向西北直行到罗马,故先向北绕道「每拉」,然后沿岸向西航行。

【徒廿七6】「在那里,百夫长遇见一只亚历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便叫我们上了那船。」

「亚历山大」是埃及最主要的港口。当时埃及是罗马帝国的大粮仓,所以经常有运粮船从亚历山大经过每拉开往罗马,也捎带公务人员。

【徒廿七7】「一连多日,船行得慢,仅仅来到革尼土的对面。因为被风拦阻,就贴着克里特背风岸,从撒摩尼对面行过。」

当时吹的是西北风,船只好不容易才逆风向西走到小亚细亚西南尖端的「革尼土」半岛。再向西的航线一半是从克里特岛北岸沿海经过,这次为了背风,却绕过了克里特岛的东端的撒摩尼角,沿着岛的南岸继续向西航行。「仅仅」意思是「好不容易」。

【徒廿七8】「我们沿岸行走,仅仅来到一个地方,名叫佳澳;离那里不远,有拉西亚城。」

「佳澳」是今天的 Limeonas Kalous或 Calolomonia,位于 Matala 角以东18公里,那里海岸线向北弯上去,因此不能避风。

上图:因风向不顺,保罗搭乘的亚历山大运粮船从每拉向西缓慢经过革尼土(徒二十七7),到达克里特岛南岸的佳澳(徒二十七8)。

上图:因风向不顺,保罗搭乘的亚历山大运粮船从每拉向西缓慢经过革尼土(徒二十七7),到达克里特岛南岸的佳澳(徒二十七8)。

【徒廿七9】「走的日子多了,已经过了禁食的节期,行船又危险,保罗就劝众人说:」

「禁食的节期」指赎罪日,犹太历七月初十(利十六29;二十三27),主后59年的赎罪日是阳历10月5日。当时在地中海航行的安全期是在阳历9月中旬以前,9月中旬以后风浪逐渐增大,危险较大。11月中旬到3月中旬航行完全停顿。

【徒廿七10】「『众位,我看这次行船,不但货物和船要受伤损,大遭破坏,连我们的性命也难保。』」

保罗的警告,除了根据他在地中海多次旅行的经验,也可能是出于圣灵的指示(23-26节)。

【徒廿七11】「但百夫长信从掌船的和船主,不信从保罗所说的。」

【徒廿七12】「且因在这海口过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说,不如开船离开这地方,或者能到菲尼基过冬。非尼基是克里特的一个海口,一面朝东北,一面朝东南。」

佳澳不背风,不适合过冬。「菲尼基」是今日的 Lutro,是向东背风的港口,适合过冬。

【徒廿七13】「这时,微微起了南风,他们以为得意,就起了锚,贴近克里特行去。」

从佳澳到菲尼基向西北航行只有一天的航路,又有了温和的南风,似乎不难到达。

【徒廿七14】「不多几时,狂风从岛上扑下来;那风名叫『友拉革罗』。」

人算不如天算,经验丰富的水手们没想到风向会突变。「友拉」是希腊文「东风」,「革罗」是拉丁文「北风」,二词合在一起指「东北风」。当时用大帆靠风力行驶的船若遇此风,往往不是翻船便是搁浅。

【徒廿七15】「船被风抓住,敌不住风,我们就任风刮去。」

【徒廿七16】「贴着一个小岛的背风岸奔行,那岛名叫高大,在那里仅仅收住了小船。」

「小船」指大船泊岸时的短程交通工具,平常风浪用绳索系于船尾,在水面上拖行,在大风中因恐大小船彼此相撞,所以需要把小船拉上来收在大船上。「仅仅」意思是「好不容易」。「高大」是今天的 Gavaho 或 Gozzo,离克里特岛大约37公里。

【徒廿七17】「既然把小船拉上来,就用缆索捆绑船底,又恐怕在赛耳底沙滩上搁了浅,就落下篷来,任船飘去。」

「捆绑船底」指用缆绳把船底和船身绕缚几圈,使船身更为扎实、坚稳,以防船框抵受不住海浪的冲击而松散开来。「赛耳底」是利比亚海岸外广大的流沙浅滩地带,距离还有610公里,但水手们要做好预防措施。

【徒廿七18】「我们被风浪逼得甚急,第二天众人就把货物抛在海里。」

该船的主要货物乃是粮食。

【徒廿七19】「到第三天,他们又亲手把船上的器具抛弃了。」

「船上的器具」指帆桅、木板、帆桁等。

【徒廿七20】「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

「太阳和星辰」是古代航海者计算船只方位的惟一方法。现在他们在茫茫大海中无法测知船的方位和航程,既不知离岸多远,也不知附近有没有礁石,似乎绝无求生之路了,所以船上一片绝望。

【徒廿七21】「众人多日没有吃什么,保罗就出来站在他们中间,说:『众位,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克里特,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

「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保罗并不是苛责或幸灾乐祸,乃是建立他说话的权威,使众人对他下面的话能够信服。

【徒廿七22】「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徒廿七23】「因我所属所事奉的神,祂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

过了「多日」(20节)的狂风大浪,直到「昨夜」,神才差遣祂的使者来对保罗说话。我们等待神,一样不能着急,神永远不会误事。

【徒廿七24】「“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

「你必定站在凯撒面前」不一定是直接站在罗马皇帝面前,通常是交由他指定的法庭审讯。「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表明保罗在大浪中曾为众人的安全而向神祷告,并得到神的应允。信徒无论到何处,也应当成为别人蒙福的关键(创十八23-33)。天使的话印证了二十三11的启示。

【徒廿七25】「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神祂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

这正是「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一4)。

【徒廿七26】「只是我们必要撞在一个岛上。』」

【徒廿七27】「到了第十四天夜间,船在亚得里亚海飘来飘去。约到半夜,水手以为渐近旱地,」

「第十四天夜间」航海专家们曾仔细研究了本章所描述的海难细节。从「高大」岛(16节)附近遇上从东北刮起的大风,一直到在马耳他岛的海岸附近搁浅,航行了870公里左右,在强风中需要航行超过13天,与路加的记载一致,证明路加是亲身经历此事的目击证人。「亚得里亚海」现在指意大利和巴尔干半岛之间的海峡,古代包括西西里和克里特岛,马耳他岛位于这地区的西端。水手们认出接近陆地,可能是根据浪涛声。

上图:保罗搭乘的船从高大岛向西飘流14天,到达马耳他岛。

上图:保罗搭乘的船从高大岛向西飘流14天,到达马耳他岛。

【徒廿七28】「就探深浅,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浅,探得有九丈。」

「探深浅」即把系有绳子的铅锤放入海中,以探测水深。

【徒廿七29】「恐怕撞在石头上,就从船尾抛下四个锚,盼望天亮。」

【徒廿七30】「水手想要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里,假作要从船头抛锚的样子。」

水手们可能认为大船既无港口可供停泊,则迟早必要撞毁沉没,因此不如自己先乘坐小船逃走,免得届时须受众多乘客的连累。

【徒廿七31】「保罗对百夫长和兵丁说:『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们必不能得救。』」

保罗劝别人「放心」(25节),但并没有从此高枕无忧、袖手盼望,而是仔细观察,及时采取对策。神虽然应许所有船上的人一个也不失丧(22-24节),但真正出于信心的「放心」,应该醒地尽自己的本分,用信心的工作来配合神的作为,这才是与神同工。

【徒廿七32】「于是兵丁砍断小船的绳子,由它飘去。」

此举虽然可以防止水手爬上小船,但也使上岸更困难。

【徒廿七33】「天渐亮的时候,保罗劝众人都吃饭,说:『你们悬望忍饿不吃什么,已经十四天了。」

【徒廿七34】「所以我劝你们吃饭,这是关乎你们救命的事;因为你们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于损坏。』」

吃饭才能维持正常的体力来应付所面临的险恶环境,并游泳登岸(40-44节)。神的保守并不等于我们不必再尽自己的本分。

【徒廿七35】「保罗说了这话,就拿着饼,在众人面前祝谢了神,擘开吃。」

保罗以身作则,照着犹太人的常规祝谢、擘饼,见证了主里的安息,也让众人「都放下心」来(36节)。擘饼的过程和主耶稣叫五千人吃饱(路九16)、最后晚餐(路二十二19)和以马忤斯门徒吃饭时的情景(路二十四30)相同。

【徒廿七36】「于是他们都放下心,也就吃了。」

【徒廿七37】「我们在船上的共有二百七十六个人。」

据记载,当时的大船可装300人。

【徒廿七38】「他们吃饱了,就把船上的麦子抛在海里,为要叫船轻一点。」

「麦子」可能指他们的口粮,先前所抛弃的「货物」(18节)是运送到罗马的粮食。

【徒廿七39】「到了天亮,他们不认识那地方,但见一个海湾,有岸可登,就商议能把船拢进去不能。」

【徒廿七40】「于是砍断缆索,弃锚在海里;同时也松开舵绳,拉起头篷,顺着风向岸行去。」

「松开舵绳」即把船尾的舵归位,好让船能驶往岸边。「头篷」指位于前桅的小帆。

上图:2005年,在马耳他 Salina海湾打捞出一只罗马时代的一吨重铅锚,上面刻有埃及女神ISIS和SARAPI的拉丁文名字,表明这船可能来自埃及的亚历山大,而保罗正是乘坐亚历山大的船来到马耳他的。

【徒廿七41】「但遇着雨水夹流的地方,就把船搁了浅;船头胶住不动,船尾被浪的猛力冲坏。」

「雨水夹流的地方」指两块陆地之间的狭窄海峡,两边的海水在那里相会,常形成旋涡和暗流。

【徒廿七42】「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杀了,恐怕有洑水脱逃的。」

罗马的法律规定,若有囚犯脱逃,看守的人便要代受逃犯的刑罚。

【徒廿七43】「但百夫长要救保罗,不准他们任意而行,就吩咐会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

这又是神的手在背后掌管一切,祂的应许一句也不能落空(24,34节)

【徒廿七44】「其余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得了救,上了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