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廿五1】「非斯都到了任,过了三天,就从凯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

非斯都(Festus)于主后59年接续腓力斯担任犹太地的巡抚,两年后死于任内。他一上任,就往耶路撒冷一行与犹太领袖磋商有关事务,公会的人就趁机告发保罗。

【徒廿五2】「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

这些撒都该人对保罗的恨恶,经过了两年的时光,仍旧没有减退。

【徒廿五3】「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

凯撒利亚和耶路撒冷,都是罗马巡抚可以开庭的地方(9节)。

【徒廿五4】「非斯都却回答说:『保罗押在凯撒利亚,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

非斯都新官上任,不愿显示自己可以任凭犹太人摆布。

【徒廿五5】「又说:『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与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

【徒廿五6】「非斯都在他们那里住了不过十天八天,就下凯撒利亚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将保罗提上来。」

「坐堂」指正式审理案件。

【徒廿五7】「保罗来了,那些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犹太人周围站着,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证实的。」

案子既已拖延两年,难以找到什么目击证人,犹太人就只好用一般性的控罪。他们明知不易成立的控诉,还是依样提控,十分执着。

【徒廿五8】「保罗分诉说:『无论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凯撒,我都没有干犯。』」

【徒廿五9】「但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问保罗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听我审断这事吗?』」

非斯都当着这些撒都该人的面提出这个问题,只是为了安抚撒都该人,内心不是真的希望保罗同意上耶路撒冷(12,20节)。

【徒廿五10】「保罗说:『我站在凯撒的堂前,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

「凯撒的堂」就是指罗马帝国的法庭。「凯撒」是罗马皇帝的称号,尼禄于主后54-68年担任罗马帝国第五任皇帝。作为罗马公民,保罗有权选择受审的地方。

上图:尼禄于主后54-68年担任罗马帝国第五任皇帝,为人残暴、铺张浪费,是第一个逼迫教会的暴君。主后64年发生罗马大火,尼禄嫁祸于基督徒,残酷杀害了许多基督徒,包括使徒保罗和彼得。

【徒廿五11】「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于凯撒。』」

保罗坚持要「上告于凯撒」,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思,而是主已经应许「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二十三11)。主借着保罗上告于凯撒,而成就祂引导保罗到罗马的旨意(徒十九21;罗一13-15)。「上诉凯撒」(Caesaren Appello)是一句法律名词,罗马公民享有公平受审的权利,除了现场被捉拿的杀人犯或盗匪,任何人均可上诉到皇帝面前。信徒不可亏负人,反而甘愿吃亏(太五38-42),但也应「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十16),善用合法权利来保护自己。信徒无论是默然无声(太二十七14),还是为自己辩护,都是为了给主作见证(太十18),都应当根据圣灵的带领,所以「你们被交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太十19-20)。

【徒廿五12】「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就说:『你既上告于凯撒,可以往凯撒那里去。』」

保罗要求「上告于凯撒」,正中非斯都下怀,他顺水推舟甩开了这个烫手的山芋。非斯都虽然为了安抚撒都该人而问保罗是否愿意上耶路撒冷受审(9节),但心里是有顾虑的(20节)。他从文件中可知保罗被送到凯撒利亚的背景(二十三25-30),如果保罗被送回耶路撒冷受审,极可能会再度发生骚乱。

【徒廿五13】「过了些日子,亚基帕王和百妮基氏来到凯撒利亚,问非斯都安。」

「亚基帕王」指希律亚基帕二世,大希律的曾孙,在他父亲希律亚基帕一世(十二1)过世后,被罗马皇帝册封为加利利和庇哩亚的王,是希律王朝的最后一代王。「百妮基氏」和前任巡抚腓力斯的妻子「土西拉」都是亚基帕王的姊妹。

【徒廿五14】「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说:『这里有一个人,是腓力斯留在监里的。」

非斯都咨询亚基帕王的意见,因为亚基帕王是犹太宗教问题专家,有权委派犹太人的大祭司,负责保管大祭司一年一度在大赎罪日所穿的大礼服,甚至被称为「犹太教会的世俗首长」。

【徒廿五15】「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将他的事禀报了我,求我定他的罪。」

【徒廿五16】「我对他们说,无论什么人,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

罗马帝国的法律制度非常完善,各级官员均须按条例审断,被告必须经过辩护程序之后,方可定案,在使徒行传所记录的各次审判中都相对比较公正。

【徒廿五17】「及至他们都来到这里,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来。」

非斯都雷厉风行,与前任腓力斯的拖拉截然不同(二十四22)。

【徒廿五18】「告他的人站着告他;所告的,并没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恶事。」

罗马巡抚非斯都三次宣告保罗并没有违反罗马法律(本节,25节;二十六31),另一位罗马巡抚彼拉多也曾三次宣告主耶稣无罪(路二十三4、14、22)。

【徒廿五19】「不过是有几样辩论,为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祂是活着的。」

当初犹太人告保罗污秽圣殿的罪名已经消失了,代替的是对复活的争议(二十三6,二十四21)。这在非斯都眼中并非可以立案的罪名,但却正是问题的核心。保罗被指控的真正原因不是触犯了罗马法律,也不是污秽圣殿,而是保罗传讲耶稣复活。

【徒廿五20】「这些事当怎样究问,我心里作难,所以问他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为这些事听审吗?”」

【徒廿五21】「但保罗求我留下他,要听皇上审断,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凯撒那里去。』」

【徒廿五22】「亚基帕对非斯都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非斯都说:『明天你可以听。』」

亚基帕王与他的叔祖希律安提帕一样,很有兴趣查明传说中人物的究竟(路二十三8),想亲自听保罗的见证,这应验主的预言:「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九15)。

【徒廿五23】「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妮基大张威势而来,同着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

在保罗出场之前,亚基帕王「大张威势」与巡抚并坐,在座的还有军方人士及社会名流,这实际上说出囚犯保罗才是这个大场面里的真正主角,应验了主所预言的「又为我的名拉你们到君王诸侯面前,但这些事终必为你们的见证」(路二十一12-13)。「公厅」不是审判的公堂(6节),而是会客大厅。这不是正式开庭审讯,而是为了评估案情(26-27节)而举行的听证会。

【徒廿五24】「非斯都说:『亚基帕王和在这里的诸位啊,你们看这人,就是一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和这里,曾向我恳求、呼叫说:“不可容他再活着。”」

「你们看这人」彼拉多曾用这话说在主耶稣身上(约十九5),非斯都也同样说在保罗身上。世人也这样观看着每一个信徒(林前四9;来十33),所以我们应当顺服圣灵、谨慎言行,「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加六17),「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不可用「要看神、不要看人」为借口。

【徒廿五25】「但我查明他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这是非斯都第二次宣称保罗并没有违反罗马法律(18节)。

【徒廿五26】「论到这人,我没有确实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带他到你们面前,也特意带他到你亚基帕王面前,为要在查问之后有所陈奏。」

亚基帕王比较熟悉法利赛人与撒都该人的分歧、犹太教与基督教信仰的分歧,以及犹太人的习俗、惯例等。

【徒廿五27】「据我看来,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按罗马的法律,凡是向凯撒上诉的案件,各省级官员不但要将涉案之人送去罗马,并且也要附送一份关于该案的书面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