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廿四1】「过了五天,大祭司亚拿尼亚同几个长老,和一个辩士帖土罗下来,向巡抚控告保罗。」

「辩士」指代表犹太人控告保罗的律师。「帖土罗」可能是罗马人或希腊人,熟悉罗马法律和诉讼的程序。

【徒廿四2】「保罗被提了来,帖土罗就告他说:」

【徒廿四3】「『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

这是吹捧之辞,同时也为攻击保罗铺路,说他搞乱罗马太平。实际上,腓力斯用高压手段统治犹太地,执政期间充满动乱不安,罗马和犹太人的关系也日益破裂,并无革新或改进。

【徒廿四4】「惟恐多说,你嫌烦絮,只求你宽容听我们说几句话。」

【徒廿四5】「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

罗马政府通常不过问犹太人的信仰争执,但煽动造反却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拿撒勒教党」是犹太教领袖对基督徒的称呼,带有轻蔑的意味:「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约一46)

【徒廿四6】「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我们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加:要按我们的律法审问,)」

罗马政府为了安抚犹太人,若有人带外邦人擅闯圣殿内院、玷污圣殿,特准他们按犹太律法处死。「想要」表示他们的指控已经从实际的污秽圣殿(二十一28),降级到阴谋策划。

【徒廿四7】「有古卷加:(不料千夫长吕西亚前来,甚是强横,从我们手中把他夺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这里来。)」

【徒廿四8】「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

【徒廿四9】「众犹太人也随着告他说:『事情诚然是这样。』」

【徒廿四10】「巡抚点头叫保罗说话。他就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所以我乐意为自己分诉。」

保罗这话的意思是,既然腓力斯已经在犹太地治理了两、三年,对犹太人之间的事务应相当熟悉,故对此案的判断理当没有困难。保罗的开场白虽然礼貌,但没有像帖土罗那样奉承阿谀(3节)。这是本书所记保罗的第二篇自辩词。「点头」指点头示意。

【徒廿四11】「你查问就可以知道,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

【徒廿四12】「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

【徒廿四13】「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

【徒廿四14】「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

信徒不必承认没做过的事,但一定要承认自己信仰。这是荣耀,也是见证。许多信徒害怕公开承认自己的信仰,只想暗地里作基督徒,主耶稣说:「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太十33)。「道」原文是「道路」。

【徒廿四15】「并且靠着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

唯一的一处保罗宣告「无论善恶,都要复活」的经文,他在其它地方只说到义人的复活或信徒的复活(林前十五22;帖前四14-16)。

【徒廿四16】「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人只有相信复活和审判,才可能爱神爱人,竭力对神、对人都「常存无亏的良心」。我们若要向人有无亏的良心,就必须先向神有无亏的良心。我们若在人面前良心有亏,就不能为神作见证。

【徒廿四17】「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

本节清楚提到保罗此次耶路撒冷之行,负有把捐资送到耶路撒冷的任务(林前十六3-4;林后八1-4;九1~4;罗十五26)。「供献的物」则指保罗为二十一23-26那四个人所付的款项。

【徒廿四18】「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

【徒廿四19】「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

这表示那几位从亚细亚来的诬告保罗的犹太人(18节;二十一27)并没有出庭作证,这是保罗自辩词中十分有力的反驳。

【徒廿四20】「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

【徒廿四21】「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

保罗强调自己被指控不是因为违反了罗马的法律,而是为了「死人复活的道理」。这既是自辩,也是公开在法庭上作见证。

【徒廿四22】「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就支吾他们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

腓力斯很了解「死人复活的道理」,所以知道保罗并没有违反罗马法律。但他若宣判保罗无罪,就会得罪犹太人的领袖,所以就找借口拖延审讯。这使保罗不断有机会见证「死人复活的道理」(二十五19,二十六23)。「这道」原文是「这道路」。

【徒廿四23】「于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保罗享受未经证实犯案的罗马公民的宽待。

【徒廿四24】「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

「土西拉」是希律亚基帕一世的女儿,腓力斯是她的第二任丈夫。

【徒廿四25】「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

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22节),现在又听保罗「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24节),更明白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公义、节制和审判」的要求,但他又不愿意悔改,所以只能是「甚觉恐惧」。今天许多人也是明白福音的道理,又找不出不信的理由,但因为内心的欲望和骄傲,不愿改变生活方式,所以对福音的呼召也是用「等我得便再叫你来」来推脱。因为天然人的内心深处都是抵挡神的,若没有神的拣选,纵然有使徒保罗亲自来讲道,也不可能靠着自己的理智、意志或情感来悔改信主。

【徒廿四26】「腓力斯又指望保罗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

可能因为保罗之前提到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17节),被腓力斯误认为有财可图。

【徒廿四27】「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

腓力斯因处理凯撒利亚的种族动乱事件不当,被罗马当局革职召回,波求非斯都(Porcius Festus)于主后59-62年接任犹太巡抚,非斯都抵达犹太的日期是研究使徒保罗年表的关键。腓力斯因被控渎职,将要在罗马的法庭中面对犹太人,所以不想为保罗激怒犹太人,以免对自己不利,「就留保罗在监里」。保罗被囚禁的这几年,是他越来越学会顺服、灵命越来越臻于成熟的阶段。无论是旅行传道还是被囚入监,保罗都在圣灵的管理之下,一步一步更深地进到主里面,以致写出大大造就教会的「监狱书信」。 

上图:犹太于主后58-59年改换新钱币,很可能是因为波求非斯都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