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廿三1】「保罗定睛看着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

一个随时随事都活「在神面前」的人,才能在世人面前坦然分诉。

【徒廿三2】「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着的人打他的嘴。」

不分皂白,打受审讯者的嘴,乃是违背律法的(3节)。并且按照律法,打一个以色列人的嘴,乃是冒犯神的荣耀。「亚拿尼亚」于主后47至58年间作大祭司,曾于主后51或52年被罗马政府撤职,后又复职。

【徒廿三3】「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粉饰的墙」指亚拿尼亚假冒为善(太二十三27-28;结十三10),因他以执行律法的大祭司自居,却在审讯中行不义(利十九15)。保罗并非完人,他固然是发了脾气,但他说「神要打你」却是没应验的预言。亚拿尼亚于当年卸任,又于主后66年被犹太游击队暗杀。保罗奉神的名指斥他的败坏,正如主耶稣当众指斥法利赛人一样(路十一39-52)。

【徒廿三4】「站在旁边的人说:『你辱骂神的大祭司吗?』」

根据犹太人的遗传,凡毁谤大祭司的便犯了对神不敬虔的罪,所以故意辱骂大祭司乃是一项很严重的过犯(出二十二28)。

【徒廿三5】「保罗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即便大祭司身穿便服、保罗视力不好,保罗也很容易认出被众人簇拥的大祭司,何况「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出二十二28)也应该包括最高公会所有的议员。因此,保罗很可能不是道歉,而是讥讽:「我认为吩咐人打我的,不可能是大祭司」。亚拿尼亚是一个著名的无所顾忌、贪得无厌的政客,犹太史学家约瑟夫和拉比传统的印证他不配担任「神的大祭司」。

【徒廿三6】「保罗看出大众一半是撒都该人,一半是法利赛人,就在公会中大声说:『弟兄们,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

公会中的议员分「撒都该」和「法利赛」两派,前者包括祭司和长老,后者则以文士为代表,他们的政治及教义有很大分歧。「法利赛人」是解释律法的权威,掌控会堂,得到大多数犹太人的拥护,但并无政治权力。他们生活简朴,严格遵守摩西五经和口传律法,相信灵魂不朽和复活,文士、拉比大多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大都是犹太贵族、祭司,掌控圣殿和政治事务。他们接受希腊化思想,与罗马人妥协,只承认摩西五经,反对口传律法,不相信灵魂不灭、复活、天使、圣灵。一个法利赛人可能成为一个基督徒而仍作法利赛人(十五5),但是一个撒都该人则不能成为基督徒而仍作撒都该人。

【徒廿三7】「说了这话,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就争论起来,会众分为两党。」

【徒廿三8】「因为撒都该人说,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鬼魂;法利赛人却说,两样都有。」

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在信仰上是互相反对的:法利赛人相信口头律法的细节,撒都该人只接受成文律法;法利赛人相信预定,撒都该人相信自由意志;法利赛人相信天使和灵魂,撒都该人却不相信;法利赛人相信死人复活,撒都该人却不信。

【徒廿三9】「于是大大地喧嚷起来。有几个法利赛党的文士站起来争辩说:『我们看不出这人有什么恶处,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对他说过话,怎么样呢?』」

在这几位法利赛人看来,如果保罗以为曾有灵或天使向他说话,这事本身并无不妥,但并不表示他们赞同保罗对耶稣复活的解释。

【徒廿三10】「那时大起争吵,千夫长恐怕保罗被他们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从众人当中抢出来,带进营楼去。」

【徒廿三11】「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

这异象表明一切都在主的计划中,神的手会引导事情的发展,直到保罗站在罗马王面前。无论保罗在耶路撒冷公会面前受审,还是在罗马帝王面前受审,都不是为自己申辩,而是为主作见证。

【徒廿三12】「到了天亮,犹太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

「犹太人」不是指所有的犹太人,而是小部分犹太教极端分子。偏离真理的宗教热诚,是造成古今各种宗教恐怖、暴力行为的根源。

【徒廿三13】「这样同心起誓的有四十多人。」

【徒廿三14】「他们来见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们已经起了一个大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

这些人很可能不是法利赛人,所以来找公会里更能支持他们的撒都该党「祭司长和长老」,而不是法利赛党的文士。

【徒廿三15】「现在你们和公会要知会千夫长,叫他带下保罗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详细察考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来到跟前就杀他。』」

【徒廿三16】「保罗的外甥听见他们设下埋伏,就来到营楼里告诉保罗。」

保罗因拥有罗马公民籍而享有特权,可在狱中接见访客。

【徒廿三17】「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领这少年人去见千夫长,他有事告诉他。』」

保罗可以请求见千夫长,可能与他的罗马公民籍有关。

【徒廿三18】「于是把他领去见千夫长,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领这少年人来见你;他有事告诉你。』」

【徒廿三19】「千夫长就拉着他的手,走到一旁,私下问他说:『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呢?』」

「千夫长就拉着他的手」这是一项不寻常的举动,可能他已经意识到事态非同平常。千夫长是最怕发生动乱的。

【徒廿三20】「他说:『犹太人已经约定,要求你明天带下保罗到公会里去,假作要详细查问他的事。」

【徒廿三21】「你切不要随从他们;因为他们有四十多人埋伏,已经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现在预备好了,只等你应允。』」

【徒廿三22】「于是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嘱咐他说:『不要告诉人你将这事报给我了。』」

【徒廿三23】「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亥初往凯撒利亚去;」

这支护送部队共有四百七十人,几乎是耶路撒冷军营之半,可见当时的紧张程度。护送保罗的步兵走了旅程中最危险的第一段,就回耶路撒冷了(32节)。「亥初」是晚上9-19点。

【徒廿三24】「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护送到巡抚腓力斯那里去。』」

「巡抚腓力斯」是一个被释的奴隶,因他的兄弟巴拉斯是罗马皇帝尼禄的亲信,于主后52-58年作犹太的巡抚。此时是主后56年,离他卸任还有两年(二十四27)。他扑灭了犹大的叛乱,但手段残暴,大失人心,以致他不得不被召回(二十四27)。他的第三任妻子土西拉 Drusilla,就是希律亚基帕的女儿(二十四24)。

【徒廿三25】「千夫长又写了文书,」

【徒廿三26】「大略说:『克劳第‧吕西亚,请巡抚腓力斯大人安。」

这是当时一般公函的开头格式,先列出写信人与收信人的名字,以及问候语。「克劳第」是千夫长成为公民时取的罗马名字,「吕西亚」是他原来的希腊名字,表明他来自希腊语地区。

【徒廿三27】「这人被犹太人拿住,将要杀害,我得知他是罗马人,就带兵丁下去救他出来。」

千夫长这句话是为了讨好罗马巡抚,其实他是在准备动手拷问保罗时才知道他是罗马人(二十二25-29)。

【徒廿三28】「因要知道他们告他的缘故,我就带他下到他们的公会去,」

【徒廿三29】「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们律法的辩论,并没有什么该死该绑的罪名。」

【徒廿三30】「后来有人把要害他的计谋告诉我,我就立时解他到你那里去,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有古卷加:愿你平安!)』」

【徒廿三31】「于是,兵丁照所吩咐他们的,将保罗夜里带到安提帕底。」

「安提帕底」离耶路撒冷约60公里,这一段居民大都是犹太人,最有可能被伏击。

上图:保罗被罗马军队连夜从耶路撒冷送到安提帕底(徒二十三31),再送到凯撒利亚(徒二十三33)。

上图:保罗被罗马军队连夜从耶路撒冷送到安提帕底(徒二十三31),再送到凯撒利亚(徒二十三33)。

【徒廿三32】「第二天,让马兵护送,他们就回营楼去。」

从安提帕底到凯撒利亚是平原地带,居民多数为外邦人,相对比较安全,不需要那么多兵力护送。

【徒廿三33】「马兵来到凯撒利亚,把文书呈给巡抚,便叫保罗站在他面前。」

「凯撒利亚」是罗马管辖撒马利亚和犹太地的总部,离安提帕底约45公里。

上图:凯撒利亚遗址。

【徒廿三34】「巡抚看了文书,问保罗是哪省的人,既晓得他是基利家人,」

腓力斯按程序先查明保罗是否在他的司法权限之内,因为按当时的罗马法例,犯人虽然通常在犯事的省分受审,但也有可能被解返原居省分受审。当时「基利家」并不是独立的省分,而是隶属叙利亚省,归叙利亚的总督管辖,总督必不想麻烦查这种小案件,所以总督属下的腓力斯责无旁贷。过了几年,基利家成了独立的省份。

【徒廿三35】「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门里。」

「希律的衙门」原是大希律在凯撒利亚为他自己所建的宫殿,被罗马政府改用作行政总部。腓力斯没有把保罗囚在一般的监狱中,而将他看守在官邸里,算是相当宽大的处理。这一切都是主自己亲自的保守之下(11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