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2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二十1】「乱定之后,保罗请门徒来,劝勉他们,就辞别起行,往马其顿去。」

从以弗所往耶路撒冷,原应向东行,如今却先向西行,因为保罗原已定意去耶路撒冷之前,先经过马其顿、亚该亚(十九21),马其顿众教会有负担捐助耶路撒冷教会(林后八1-2;林前十六3-5),同时他对哥林多教会的光景非常关切。保罗可能在主后54年秋天离开以弗所前往马其顿,用了两年时间「走遍了那一带地方」(2节),哥林多后书可能是主后56年在马其顿写的(林后二12-14;七5-8;八1-2;九2;罗十五26-28)。

【徒二十2】「走遍了那一带地方,用许多话劝勉门徒(或译:众人),然后来到希腊。」

「希腊」指亚该亚省,哥林多是其首府。

【徒二十3】「在那里住了三个月,将要坐船往叙利亚去,犹太人设计要害他,他就定意从马其顿回去。」

保罗在哥林多的三个月可能是主后56-57年的冬天,出门不便。他原打算一过了冬天,就从哥林多东面的坚革哩港坐船渡过爱琴海,取道叙利亚回耶路拉撒冷。许多犹太人此时会坐船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大概有人计划要在船上攻击他,他就改变了原定的计划,让一部分同工坐船往特罗亚(5节),他自己经过马其顿从腓立比坐船往特罗亚会合(6节)。保罗可能在这三个月里写了罗马书(罗十五22-32;徒十九21;林前十六3-7),加拉太书可能也写于此时。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上图:保罗从以弗所到马其顿、希腊(徒二十1-2),然后从腓立比坐船回亚细亚的特罗亚(徒二十6)。

【徒二十4】「同他到亚细亚去的,有庇哩亚人毕罗斯的儿子所巴特,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西公都,还有特庇人该犹,并提摩太,又有亚细亚人推基古和特罗非摩。」

这些人可能是马其顿各教会的代表,要把捐款送到耶路撒冷(林前十六3-5)。保罗极力避免自己携带捐资,以免给魔鬼留破口(林后八19-21)。「特庇人该犹」可能就是「马其顿人该犹」(十九29),他是马其顿人,但住在小亚细亚的特庇,按照第四世纪《使徒章程》的记载,他就是约翰叁书的收信者,约翰按立他为别迦摩的第一任监督。

【徒二十5】「这些人先走,在特罗亚等候我们。」

「我们」一词表示本书的作者路加也在内。这词之前最后一次出现在腓立比(十六12,17),此刻又出现在腓立比(6节),可能这几年路加一直在腓立比事奉,现在再度与保罗会合。从此路加一直与保罗同行,陪他同往罗马(二十八14),直到保罗最后殉道(西四10,14;门23-24;提后四11),因此,本节之后的细节更多。

【徒二十6】「过了除酵的日子,我们从腓立比开船,五天到了特罗亚,和他们相会,在那里住了七天。」

「过了除酵的日子」保罗过了逾越节,与腓立比的信徒同庆基督的复活(林前五7)之后才动身。从腓立比港口尼亚波尼(十六11)到特罗亚的旅程,比相反方向行程多花了3天(十六11),可能因为风向不顺。

【徒二十7】「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讲到半夜。」

「七日的第一日」可能指星期天,也可能指星期六晚上。安息日晚上日落以后,就是「七日的第一日」的开始。初期教会的聚会常常在晚上进行,因为许多基督徒白天必须工作,晚上才能参加聚会,而且主耶稣的最后晚餐也是在晚上进行的。保罗等人在特罗亚住了七天(6节),但只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擘饼」记念主,表明当时的信徒很重视这一天,特别将它从一般日子里分别出来,专门为着主而聚集在一起。

【徒二十8】「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

【徒二十9】「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罗讲了多时,少年人睡熟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

冗长的讲道、闷热的屋子,使少年犹推古困倦沉睡。「已经死了」这是本书作者医生路加的描述,因此应该不是昏迷不醒而已。保罗离开以弗所以后,一路都遇到麻烦,犹太人要害他(3节),现在犹推古跌死(9节),但在主的看顾下,这些麻烦都成了神给教会恩典的「安慰」(12节)。

【徒二十10】「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着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

【徒二十11】「保罗又上去,擘饼,吃了,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

教会初期,擘饼记念主与爱筵聚餐往往一起进行,但后来因为有不正常的情况发生(林前十一20-34),以致逐渐放弃这种习惯。

【徒二十12】「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领来,得的安慰不少。」

【徒二十13】「我们先上船,开往亚朔去,意思要在那里接保罗;因为他是这样安排的,他自己打算要步行。」

从「特罗亚」步行到「亚朔」约有30公里,保罗特意「这样安排」,也许是需要一段单独与神交通的时间。他此去耶路撒冷将面临极大的危险(22-24节),需要与主有深入的交通,清楚明白圣灵的带领。

【徒二十14】「他既在亚朔与我们相会,我们就接他上船,来到米推利尼。」

从「亚朔」向南到达「米推利尼」有70公里。

【徒二十15】「从那里开船,次日到了基阿的对面;又次日,在撒摩靠岸;又次日,来到米利都。」

「基阿岛的对面」在士每拿和以弗所之间突出的半岛的尖端。「撒摩」是以弗所南面近岸的岛。「米利都」位于以弗所以南50公里。这些细节的描述,表明路加对他亲身经历的记录是非常严谨的,而9-11节的神迹也是可以信赖的。

【徒二十16】「乃因保罗早已定意越过以弗所,免得在亚细亚耽延,他急忙前走,巴不得赶五旬节能到耶路撒冷。」

这里不是说「神定意要保罗越过以弗所」,乃是说「保罗定意越过以弗所」,保罗是行在圣灵中的人,他的定意乃是出于圣灵的催逼(22节)。保罗在以弗所传道时,曾引起极大的扰乱(十九23-34),他若出现,可能会被缠上难以脱身,不能在五旬节赶到耶路撒冷。从逾越节到五旬节,共有七个星期,此时已经过了两个星期(6,15节)。

【徒二十17】「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请教会的长老来。」

保罗自知此去耶路撒冷面临被捉拿的可能,所以争取最后机会向教会领袖们话别。他此刻最关切的,是「教会的长老」。以弗所在米利都北面约50公里。

上图:保罗从特罗亚步行到亚朔,再乘船经过米推利尼、基阿、撒摩到米利都,然后请以弗所教会的长老来。

上图:保罗从特罗亚步行到亚朔,再乘船经过米推利尼、基阿、撒摩到米利都,然后请以弗所教会的长老来。

【徒二十18】「他们来了,保罗就说:『你们知道,自从我到亚细亚的日子以来,在你们中间始终为人如何,」

18-35节是使徒行传中惟一记载专向教会长老们传讲的信息。「亚细亚」指罗马帝国的亚细亚省。

【徒二十19】「服事主,凡事谦卑,眼中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试炼。」

传道人的品格首先是「凡事谦卑」,作众人的仆人,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二十25-28);其次是「眼中流泪」,对信徒有真正的关爱之心(罗九2;林后二4;腓三18);第三是忍耐坚毅,「经历试炼」仍继续做工(林后十一24、26;帖前二14-16)。

【徒二十20】「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

保罗虽然「凡事谦卑」(9节),但并不以牺牲真理为代价,「凡与你们有益的」,毫无「避讳」保留(27节)。凡是能在主里造就人、建立教会的,都是「有益的」的,不管「得时不得时」都必须说(提后四2)。有时道理是对的,但如果不用合神心意的方式去说,也会绊倒人、影响教会合一,这也是无益的。因此,真正属灵的人会「勒住舌头」(雅一26;三2),分辨什么才是真正对圣徒「有益的」。

【徒二十21】「又对犹太人和希腊人证明当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

能叫人接受救恩的悔改,不是向良心、向道德、向法律悔改,乃是「向神悔改」,不是以神之外的事物为目标,乃是以神自己为目标。

【徒二十22】「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原文是心被捆绑),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

原文直译「看哪!在我灵里是被捆着去耶路撒冷」。圣灵的感动不是人自己的一时冲动、头脑发热,而是经过长时间冷静思考(13-16节),灵里仍有一种催逼和捆绑,只有完全顺服,里面才会感到轻松和释放。保罗顺服圣灵的感动,但圣灵并未启示这一行程的目的,所以「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这种前途未卜的心情也反映在罗十五30-32保罗请求为他祷告之中。

【徒二十23】「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

圣灵的「指证」是预告而不是「禁止」(十六6-7)。许多人寻求「圣灵带领」、「神的旨意」,其实只是一种「趋吉避凶」的算命心理,只是想知道怎样做对自己最有利,而不是想知道怎样做最讨神喜悦。如果圣灵向我们预告前面有「捆锁与患难」在等待,我们还会继续顺服前行吗?真正的圣灵的带领,乃是明明地告知「有捆锁与患难等待」保罗,但仍让他「心被捆绑」(22节),催逼他前行(16节),否则里面就无法得着轻松和释放。正如主耶稣明知祂将会在耶路撒冷受死,却仍「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路九51),出于圣灵的带领都是一个原则:「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路二十二42)。

【徒二十24】「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

真正出于圣灵的感动和带领,会叫人「不以性命为念」,完全顺服才能得着释放。每一个信徒都和保罗一样,有一份「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这一份职事的内容和大小由神决定,我们当做的是忠心完成自己的一份、「行完我的路程」,人生就有永远的价值,在神眼中被「看为宝贵」。

【徒二十25】「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

保罗可能已有预感,今后将不可能有太多的机会自由往来传道,甚至最终将要为主殉道。他到耶路撒冷被捕后,转送罗马,虽然曾获短暂释放,但回程还没到以弗所就再次被捕,在狱中直至为主殉道。

【徒二十26】「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原文是我于众人的血是洁净的)。」

主将我们摆在特定的人群中间,要我们对他们负起福音的责任:「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做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林前九16-17)。我们若忠心传了,对方却不接受,「罪不在我身上」。

【徒二十27】「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

对于神完全的旨意,没有一样是可以「避讳不传」的,没有一样是可以忽略不要的,不能只传某些真理,而不传另一些真理。许多信徒不会「避讳不传」平安、喜乐、爱,但却可能「避讳不传」悔改、审判、地狱、忌邪的神、舍己、背十字架、金钱奉献、将身体献上……,结果就会使神的旨意暗昧不明,既得罪了神,也叫人无法得到益处(20节)。

【徒二十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或译:救赎的)。」

「监督」的职事是「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彼前五2),不是「辖制」群羊(彼前五3),乃是要「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3)。因此「监督」必须首先「为自己谨慎」,天天活在神的面光中,才能「为全群谨慎」,妥善照顾弟兄姊妹的属灵需要。「监督」就是「长老」(17节),表面上看是使徒选立的(十四23;多一5),实际上是圣灵设立的,使徒不过是执行了圣灵的意思。

【徒二十29】「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

「不爱惜羊群」乃是假师傅的特征。任何只讲道理和对错,却没有爱心、怜恤的,都不是主所托付的牧人。

【徒二十30】「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

一个教会如果真是基督「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必然会招致撒但的攻击,出现异端的教训是难免的。后来以弗所教会真的面临异端的攻击(提前一3;启二2)。信徒只有扎根于圣经,才能紧紧跟从基督,不跟从异端。

【徒二十31】「所以你们应当警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

教会的长老应当为自己、为教会「醒」。「昼夜不住」是修辞手法(帖前二9),不可按字句理解为24小时。

【徒二十32】「如今我把你们交托神和祂恩惠的道;这道能建立你们,叫你们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教会长老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地守道」神所交付的道(提后一14),对神的道忠心、顺服,然后才能带来神的祝福。「恩惠」是保罗独特的用字,表示神白白的恩典,是人不配受的。神的道建立信徒,使我们长大成熟(林前三9-15;弗四12)。「同得基业」(罗八17)指承受神国的基业和福分,与基督一起作王。

【徒二十33】「我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衣服。」

「金、银、衣服」是当时人的主要财富。

【徒二十34】「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保罗不是说传道人都必须亲自做工维生,而是说一个传道人若真是神所呼召的,即使教会的情况不足以供应,传道人也必须自给自足来坚持事奉,因为无论是自给自足、还是教会供应,都是从神而来的供应。保罗以制造帐棚为业(十八3)。

【徒二十35】「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知道应当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

保罗的「榜样」,是在物质生活上谨慎自己(33节),不但不给撒但留下破口,而且甘心作一个供应别人的人。我们只有在生命上接受圣灵相当深的对付,才肯甘心为主有所摆上、有所舍去,结果是从主得着更多,成为神赐福教会的管道。「施比受更为有福」这句话在四福音书里没有记载,可能保罗以这句话来总结主耶稣的教训(太五1-12;路六20-23),也可能别的使徒口传过主说的这句话,无论是物质的还是属灵的,都是这个原则。

【徒二十36】「保罗说完了这话,就跪下同众人祷告。」

当时祷告的姿势是站着的,但在严肃的场合下,也会跪下来祷告(七60)。

【徒二十37】「众人痛哭,抱着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

中东人的习俗,在离别或相逢时,以拥抱和亲嘴来表达彼此之间的情谊。

【徒二十38】「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他说『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于是送他上船去了。」

这些长老们必然都看淡今生,单单望定神的旨意和永恒的基业,清楚知道在天上重聚的盼望,但仍会为生离死别而伤心,这是出于他们在主里「彼此相爱」的心(约十三34)。信徒固然知道在天路旅程中为主受苦是必有的事,不能执着于今生的安逸好处,但如果我们在弟兄姊妹的需要和难处面前冷静淡漠,只用「永恒」去教育人,心里并无真实的怜恤和同情,表面上很属灵,实际是失去了灵里合一、彼此相爱的见证,不能让世人「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5)。

上图: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在以弗所写了哥林多前书,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在哥林多写了罗马书:1、保罗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住了些日子,又经加拉太和弗吕家去坚固众门徒(徒十八23);2、保罗到以弗所传道两年多(徒十九1-40);3、保罗去马其顿(徒二十1);4、保罗走遍马其顿,后到希腊住了三个月(徒二十2);5、保罗从腓立比到特罗亚(徒二十6-12);6、保罗步行到亚朔,再乘船到米推利尼、撒摩、米利都、哥士、罗底、帕大喇、推罗、多利买、凯撒利亚回到耶路撒冷(徒二十13-二十一15)。

上图:保罗第三次传道旅程,在以弗所写了哥林多前书,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在哥林多写了罗马书:1、保罗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住了些日子,又经加拉太和弗吕家去坚固众门徒(徒十八23);2、保罗到以弗所传道两年多(徒十九1-40);3、保罗去马其顿(徒二十1);4、保罗走遍马其顿,后到希腊住了三个月(徒二十2);5、保罗从腓立比到特罗亚(徒二十6-12);6、保罗步行到亚朔,再乘船到米推利尼、撒摩、米利都、哥士、罗底、帕大喇、推罗、多利买、凯撒利亚回到耶路撒冷(徒二十13-二十一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