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十九1】「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

保罗沿陆路经过加拉太和弗吕家(十八23)来到以弗所。

上图:保罗沿陆路经过加拉太和弗吕家(徒十八23)来到以弗所(徒十九1)。

上图:保罗沿陆路经过加拉太和弗吕家(徒十八23)来到以弗所(徒十九1)。

【徒十九2】「问他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

保罗在此所问的,是指圣灵的内住。保罗问此问题,可能是看出这几位门徒有点不一样,所以要了解他们对救恩的真理是否有足够的知识。

【徒十九3】「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他们说:『是约翰的洗。』」

【徒十九4】「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

【徒十九5】「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

「悔改的洗」是引领人转向基督,「奉主耶稣名的受洗」是表示与主同死同活,有分于基督的身体。

【徒十九6】「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或译:又讲道)。」

使徒行传特别记录了四次圣灵降临:1、五旬节降在犹太人门徒们身上(二1-4);2、降在犹太人与外邦人混杂的撒马利亚人身上(八16-17);3、降在罗马人哥尼流和他的亲友身上(十44-46);4、降在以弗所十二位施洗约翰的门徒的身上(十九7)。此外圣经并未再提及圣灵降临的实例,甚至记述五旬节那天三千人信主(二41)、另一天五千人信主时(四4),也没提圣灵降临之事。因此,这四次圣灵降临具有代表性的意义,他们代表所有的犹太人和外邦人信徒「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这群「半基督徒」需要一些不寻常的恩赐印证,确信他们如今完全属于基督的教会了,然后保罗才能宣告他们「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弗一13-14)。

【徒十九7】「一共约有十二个人。」

【徒十九8】「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神国的事,劝化众人。」

【徒十九9】「后来,有些人心里刚硬不信,在众人面前毁谤这道,保罗就离开他们,也叫门徒与他们分离,便在推喇奴的学房天天辩论。」

保罗花了三个月在会堂里讲道、辩论(8节),但一看情形不对,便毅然「离开他们」,毫不留恋,我们传福音也应该学习知所进退。「推喇奴的学房」可能是一个讲学的会所或学校,推喇奴是房主或教师,是一个比较中立的场所。在有些圣经古卷在「天天辩论」之前加上有「从第五时至第十一时」,即上午11殿至下午4点,可能保罗在早晨织帐棚(二十34),然后利用推喇奴不讲学的时间到学房来讲道。「学房」的希腊文schole后来演变成英文的学校(school)。「这道」原文是「这道路」。

【徒十九10】「这样有两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亚细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都听见主的道。」

保罗留在以弗所的两年三个月期间,「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林前十六9)。他用以弗所这商业城市为根据地,将福音向亚细亚地区传开了,亚细亚七个教会(启一4,11)很可能都是在这期间建立的(林前十六19)。圣灵原来「禁止他们在亚细亚讲道」(十六6),现在却「叫一切住在亚细亚的」的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听见主的道」,可见传福音不必因为暂时的关门而心急,凡是出于神的工作,都应该按着神自己的时间来进行。

【徒十九11】「神借保罗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

当时以弗所人特别迷信假神偶像(35节),所以神在此特别藉保罗的手施行「非常的奇事」来证明主的道。今天在文明落后的国家和地区,神也常藉信徒的手施行神迹奇事。是神「藉保罗的手」行神迹(林后十二12;罗十五18),并不是保罗能凭着恩赐随心所欲地行神迹、医病赶鬼。所以后来虽然保罗的同工病了,神也没有让保罗用神迹医治他们(腓二27;提前五23;提后四20)。神迹不是有恩赐的人可以随意施行的,必须由神按着祂的旨意,藉着人的手行出来。

【徒十九12】「甚至有人从保罗身上拿手巾或围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

可能神迁就那些迷信的人,正如主耶稣允许那血漏的妇人需要摸祂的穗子一样(路八43-48)。「手巾」很可能是保罗做工时擦汗用的布,平时系在手腕上;「围裙」则是织造帐棚时系在身前的皮质工作裙。

【徒十九13】「那时,有几个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向那被恶鬼附的人擅自称主耶稣的名,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

「奉主耶稣的名」并不是一句咒语,而是指为主而做、照着主的心意而做。这几位犹太驱魔师(路十一19)为了牟利而赶鬼,把「奉主耶稣的名」当作一句咒语,今天许多人的祷告是否和他们一样呢?

【徒十九14】「做这事的,有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

「士基瓦」并非当时犹太教的祭司长,他可能擅取这名衔提高身份,用来愚惑外人。

【徒十九15】「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

信徒在属灵的争战中,千万不能装假,因为魔鬼能看穿我们的属灵假冒:「你们却是谁呢」?

【徒十九16】「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着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

【徒十九17】「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伯;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

主不但能利用积极的事物,而且也能利用消极的事物,祂常常容让仇敌暂时得势,结果却叫祂自己的名被人尊大,使教会大大兴旺。

【徒十九18】「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

【徒十九19】「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

这些信徒不但认罪(18节),而且肯付代价对付罪,单单为了讨主欢喜,这才是真正的悔改。「书」是指写有咒语、符录的草纸和皮卷,以弗所人这一类废书,具有特别神奇的地位,以致凡魔术书都被称为「以弗所书信」。「五万块钱」原文是「五万个银钱」,约合五万个工作天的工资(太二十2),是一笔巨款。

【徒十九20】「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

信徒真实认罪悔改,主的道才能在教会中兴旺。「就是这样」表明:罪一出去,主就进来,人就蒙恩,神的权能就大大显明。

【徒十九21】「这些事完了,保罗心里定意经过了马其顿、亚该亚,就往耶路撒冷去;又说:『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须往罗马去看看。』」

保罗此番去耶路撒冷的目的,主要是为着帮助那里的贫乏圣徒,要把马其顿和亚该亚等地教会的捐款带到耶路撒冷(罗十五25-26)。「罗马」是罗马帝国的首都,当时已经有了信徒 (二十八14-15),保罗早就有意去那里探访他们(罗一11-13),但想不到最终却是以一个囚犯的身份去的(二十五25)。

【徒十九22】「于是从帮助他的人中打发提摩太、以拉都二人往马其顿去,自己暂时等在亚细亚。」

保罗可能在这段期间写了哥林多前书(林前十六8-10)。

【徒十九23】「那时,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小。」

以弗所人逼迫保罗的原因和腓立比一样,是因为福音阻碍了靠偶像谋利者的财路。这次暴动正好给保罗一个该离开的印证(21节)。整篇使徒行传都印证了「人的怒气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不管撒但如何攻击,但只要不在神旨意里的,一点伤害也不会临到神的儿女,祂亲自负责神儿女的安全,并且把撒但的攻击转为对神计划的推动。「这道」原文是「这道路」。

【徒十九24】「有一个银匠,名叫底米丢,是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他使这样手艺人生意发达。」

「亚底米」是流行在小亚细亚一带的女神,希腊名阿耳忒弥斯,拉丁文是「黛安娜Diana」,胸前多乳,象征多产,迷信者向她祈求赏赐子嗣。「银龛」是指放置偶像的匣子,外地的朝圣客到以弗所来膜拜偶像,常喜欢买银龛回去敬拜。

上图:流行于小亚细亚一带的亚底米女神。

上图:流行于小亚细亚一带的亚底米女神。

【徒十九25】「他聚集他们和同行的工人,说:『众位,你们知道我们是倚靠这生意发财。」

玛门真是神的对头(太六24),人们常常因着钱财的缘故抵挡神。银匠的行业正如今日的旅游纪念品一样,是许多人的谋生之道。

【徒十九26】「这保罗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亚细亚全地,引诱迷惑许多人,说:“人手所做的,不是神。”这是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

圣灵借着外邦人的口见证了保罗传道的果效,以弗所及亚细亚省已有不少敬拜亚底米的人信主,不再相信用人手造的偶像。

【徒十九27】「这样,不独我们这事业被人藐视,就是大女神亚底米的庙也要被人轻忽,连亚细亚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荣也要消灭了。』」

「大女神亚底米的庙」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极其辉煌,建于城外二公里处。以弗所城又称为守庙之城,拜偶像与行邪术之风非常兴盛。亚细亚省和罗马帝国境内有许多人到以弗所来朝拜亚底米,本地不少人靠亚底米庙维生。他们也许并不太关心银匠行业的倒闭,却不能忍受亚底米女神庙失去地位。

上图:亚底米神庙位于今天土耳其的以弗所,供奉生育与丰收女神亚底米,希腊名阿耳忒弥斯,也就是罗马的月亮女神黛安娜,远至亚细亚一带人士都来朝拜,是基督教兴起之前最普遍的民间信仰。神庙长130米,宽70米,有126根高18米大理石柱,由吕底亚王国的克罗索斯开始建造,历经120年,完成于主前550年波斯的阿契美尼德帝国,被称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

【徒十九28】「众人听见,就怒气填胸,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

众人如此失去理性,简直就像野兽一般,可能因此保罗说当时他是「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林前十五32)。

上图:亚底米神庙遗址,终究还是成了废墟。

【徒十九29】「满城都轰动起来。众人拿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齐心拥进戏园里去。」

「戏园」是以弗所的露天大剧院,可容纳二万五千人,当时许多大集会都在那里举行。「亚里达古」来自帖撒罗尼迦(二十4,二十七2),「该犹」可能就是「特庇人该犹」(二十4),他是马其顿人,丹住在小亚细亚的特庇。

上图:罗马时代的以弗所大剧场遗址,可以容纳25,000人。至今仍可使用。

上图:罗马时代的以弗所大剧场遗址,可以容纳25,000人。至今仍可使用。

【徒十九30】「保罗想要进去,到百姓那里,门徒却不许他去。」

保罗虽有为主奋不顾身的心志,但神却藉着门徒拦阻了他,因为他还没有到为主牺牲的时候。

【徒十九31】「还有亚细亚几位首领,是保罗的朋友,打发人来劝他,不要冒险到戏园里去。」

「首领」是贵族阶级,保罗在这个圈子里也有朋友。他们显然对此次的暴乱并不赞同。

【徒十九32】「聚集的人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大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集。」

大会相当混乱,没有组织,完全没有希腊民主城市规则分明的迹象。路加讽刺说,群众中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集会。世人往往是这样「人云亦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所信的到底是什么。

【徒十九33】「有人把亚历山大从众人中带出来,犹太人推他往前,亚历山大就摆手,要向百姓分诉;」

这位「亚历山大」是以弗所城中犹太人的领袖,被推举出来代表犹太人向暴民声明他们与基督徒无关,以免被暴乱波及。

【徒十九34】「只因他们认出他是犹太人,就大家同声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如此约有两小时。」

当时群情鼎沸,根本受不了听一个犹太人说什么话,就大喝倒采,竟然大喊了两个小时宗教口号。今天许多盲目的世人岂不也是如此吗?

【徒十九35】「那城里的书记安抚了众人,就说:『以弗所人哪,谁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宙斯那里落下来的像呢?」

「书记」在以弗所及一些亚细亚城市是城中的首要审判官,在其他希腊城市中只是行政助理。「从宙斯那里落下来的像」当地传说有一个重迭多乳房的女神像自天上掉落下来,乃出自天神之手所塑造,可能是一块状似胸前多乳女人的陨石。

【徒十九36】「这事既是驳不倒的,你们就当安静,不可造次。」

书记并不把教会的影响放在眼里,他关心的是本城不要有动乱,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徒十九37】「你们把这些人带来,他们并没有偷窃庙中之物,也没有谤讟我们的女神。」

【徒十九38】「若是底米丢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或译:自有公堂),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对告。」

「彼此对告」指私人诉讼案件应由当事人在法庭上提出,由周游各城的罗马方伯断案。

【徒十九39】「你们若问别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断定。」

按照当时的常规,巡抚经常巡行省内各主要城市,每月在各城市召开三次民众大会,听取有关公众的重大案件。

【徒十九40】「今日的扰乱本是无缘无故,我们难免被查问。论到这样聚众,我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当时罗马政府允许经过批准的民众大会,但不允许任何不合法的聚集和骚乱。消息如果传到方伯耳中,后果会十分严重。

【徒十九41】「说了这话,便叫众人散去。」

若没有神的允许,神的工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