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十八1】「这事以后,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

「哥林多」位于哥林多地峡的西岸,离雅典约75公里,是个繁荣的商业城市,居民多为希腊人,也有不少说拉丁语的罗马人,犹太人在此定居的很多。城内庙宇林立,著名的爱神庙号称拥有庙妓千人,吸引各地游客。这里道德十分败落,正如哥林多前书所见。

上图: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徒十八1)。哥林多是当时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首都,在主前146年为罗马所毁,后来凯撒大帝重建新城。它的位置险要,扼守希腊本土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哥林多地峡,也沟通东西坚革哩 (徒十八18) 和 Lecaeum 两港,商业十分繁荣。

上图:保罗离了雅典,来到哥林多(徒十八1)。哥林多是当时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首都,在主前146年为罗马所毁,后来凯撒大帝重建新城。它的位置险要,扼守希腊本土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哥林多地峡,也沟通东西坚革哩 (徒十八18) 和 Lecaeum 两港,商业十分繁荣。

【徒十八2】「遇见一个犹太人,名叫亚居拉,他生在本都;因为克劳第命犹太人都离开罗马,新近带着妻百基拉,从意大利来。保罗就投奔了他们。」

罗马皇帝克劳第于主后49-50年间,因在罗马的犹太人中发生骚乱(可能是犹太教徒逼迫基督徒引起的),下旨将所有的犹太人驱逐出罗马城。后来此令未被彻底执行,离境者也逐渐回迁(二十八17)。到写罗马书的时候,亚居拉百基拉已离开旅居的哥林多和以弗所(十八18)回到罗马了(罗十六3)。

【徒十八3】「他们本是制造帐棚为业。保罗因与他们同业,就和他们同住做工。」

犹太拉比教导圣经是免费的,所以必须另有一门养生的手艺。保罗的职业是织帐棚,帐棚是用山羊毛的布料造成,称为 Cilicium,是保罗家乡基利家地区的特产。保罗与亚居拉、百基拉一起工作、一起传道,自给自足,享受团契相交之乐。从神而来的工作并无圣俗之分,不可以为是「属世的工作」就马虎敷衍。无论是全职事奉,还是带职事奉,都可以是事奉神,也都可能是在事奉玛门,关键在是否在神的管理之下工作。

【徒十八4】「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

这表示当时也有「希腊人」去犹太会堂听道。

【徒十八5】「西拉和提摩太从马其顿来的时候,保罗为道迫切,向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可能西拉和提摩太从腓立比教会带来了资助(腓四15),可以使保罗不必再织帐棚,可以全周宣教,不单在安息日去会堂。提摩太从帖撒罗尼迦教会带回的好消息也大大鼓舞了保罗(帖前三6),因此他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这是新约第一封保罗书信。

【徒十八6】「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你们的罪(原文是血)归到你们自己头上,与我无干(原文是我却干净)。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

「抖着衣裳」是犹太人向外邦人表示断绝往来的举动(尼五13;十三51),保罗藉此向那些不信的犹太人表示,他们如此顽梗不信,必须自己承担其后果。信徒传扬福音是为还债(罗一14-15),我们若忠心地传了,别人仍旧不信,这债就不在我们身上,乃归到那些顽梗不信的人身上。拒绝接受福音的人,最终受伤害其实是自己。

【徒十八7】「于是离开那里,到了一个人的家中;这人名叫提多·犹士都,是敬拜神的,他的家靠近会堂。」

「敬拜神的」指参与犹太会堂的敬拜、但未受割礼的外邦人。「提多·犹士都」是个罗马名字,提多的家「靠近会堂」,有利于在会堂外给进出会堂的人传福音。

【徒十八8】「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还有许多哥林多人听了,就相信受洗。」

「管会堂的」是犹太人的领袖,他全家的信主必然会引起犹太教势力更大的反击(17节)。

【徒十八9】「夜间,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

「不要怕」暗示当时保罗的心里有些惧怕。保罗初到哥林多时,他的确是「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二3)。主耶稣在异象中对保罗说的话与旧约中神对祂仆人说的话相合(出三12;申三十一6;书一5、9;赛四十一10,四十三5;耶一8)。

【徒十八10】「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

在哥林多这样荒淫败坏的商业城市里,竟然有许多已经被神拣选、但尚待听福音的百姓,因此我们不能单看外表环境。这里用「百姓」来指尚未信主的人,表示神已预定那些人会信从福音。保罗之所以能在难处中坚持下去,并非因为他的勇气、觉悟,而是因为主的「同在」和恩典的带领。主的应许一一应验,保罗在逼迫中蒙保守(十八12-17),福音大大兴旺(十八11)。

【徒十八11】「保罗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将神的道教训他们。」

哥林多是保罗三次传道旅程中,除以弗所之外逗留最长的地方。这两个城市都是该地区的商业中心,圣灵带领保罗在这两个重要城市建立教会,把福音扩散到邻近地域。圣灵有时藉着逼迫来引导保罗快速把福音传开,有时又安排稳定的环境让保罗留下来造就教会,神的工人只管忠心做工,圣灵会负责安排撒种、浇灌,并负责生长。保罗可能这次在哥林多期间写了帖撒罗尼迦前后书。

【徒十八12】「到迦流作亚该亚方伯的时候,犹太人同心起来攻击保罗,拉他到公堂,」

经过18个月,哥林多教会已经被建立,所以圣灵允许犹太人藉着更换执政官的机会「起来攻击保罗」,为要带领保罗离开,继续在外邦人中的福音使命。保罗无论是留是走,都在圣灵的掌管之中。「迦流」(Junius Gallio)是罗马皇帝尼禄的私人教师、斯多亚派哲学家辛尼加(Seneca)的兄弟;是一个公正冷静的人物,对于宗教采取放任自由的态度,只要宗教不妨碍政治,就不予过问。「方伯」是罗马帝国元老院直辖行省的首长,地位相当于巡抚或总督。在希腊徳尔斐(Delphi)城所发现的「迦流碑铭」证明迦流在主后51-52年担任亚该亚方伯,成为确定保罗来到哥林多和写帖撒罗尼迦前后书时间的最主要的标志。保罗在受审之后不久就坐船往叙利亚去(18节),说明这事发生在适合航海的七至十月;辛尼加说迦流并没有完成他的任期,因此此事不应该发生在主后52年,而是发生在主后51年七至十月之间。「公堂」是个石造台阶,位于城的市中心,遗址如今尚在。

上图:在希腊德尔斐(Delphi)发现的迦流碑铭(Gallio Inscription)之第6片,从上数下第四行希腊文Gallio清晰可见。这块碑铭是罗马皇帝革老丢(Claudius)的御函,指出亚该亚方伯迦流最近报告欲复兴徳尔菲,日期是主后52年4至7月。据此可推论之前一年迦流也担任亚该亚方伯(方伯每个任期一年),因此保罗在哥林多的18个月(徒十八1-11)包括主后51年。徒十八11-16所记的方伯迦流之前没有历史资料支持,曾是圣经批判家们几个世纪来用来批判路加的热门话题,直到1905年发现了迦流碑铭,才证明路加福音的精确性。

上图:在希腊德尔斐(Delphi)发现的迦流碑铭(Gallio Inscription)之第6片,从上数下第四行希腊文Gallio清晰可见。这块碑铭是罗马皇帝克劳第(Claudius)的御函,指出亚该亚方伯迦流最近报告欲复兴徳尔菲,日期是主后52年4至7月。据此可推论之前一年迦流也担任亚该亚方伯(方伯每个任期一年),因此保罗在哥林多的18个月(徒十八1-11)包括主后51年。徒十八11-16所记的方伯迦流之前没有历史资料支持,曾是圣经批判家们几个世纪来用来批判路加的热门话题,直到1905年发现了迦流碑铭,才证明路加福音的精确性。

上图:古哥林多城废墟中的演讲台,于主后44年由蓝白大理石造成,是一又高又宽大的四方形平台,被称为Bema。一般认为这就是保罗在迦流面前受审的Bema,中文译为「公堂」(徒十八12)或「台」(罗十四10;林后五10)。保罗所说的「站在神的台前」(罗十四10)和「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林后五10),就是指接受神和基督的审判。

上图:古哥林多城废墟中的演讲台,于主后44年由蓝白大理石造成,是一又高又宽大的四方形平台,被称为Bema。一般认为这就是保罗在迦流面前受审的Bema,中文译为「公堂」(徒十八12)或「台」(罗十四10;林后五10)。保罗所说的「站在神的台前」(罗十四10)和「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林后五10),就是指接受神和基督的审判。

【徒十八13】「说:『这个人劝人不按着律法敬拜神。』」

「律法」可以指罗马法律,也可以指摩西律法。当时在罗马帝国境内禁止非经罗马法律承认并许可的宗教,犹太教被罗马政府列为合法的宗教之一,这些犹太人可能指控保罗所传的并非犹太教。迦流可能看透了他们以违反罗马法律为名,实则仅牵涉对摩西律法的理解,所以说「你们律法」(15节)。

【徒十八14】「保罗刚要开口,迦流就对犹太人说:『你们这些犹太人!如果是为冤枉或奸恶的事,我理当耐性听你们。」

保罗原预备答辩的,却被方伯打断了,根本不被立案,与罗马法律无关。「冤枉或奸恶的事」指有关民事或刑事的问题。

【徒十八15】「但所争论的,若是关乎言语、名目,和你们的律法,你们自己去办吧!这样的事我不愿意审问』;」

迦流认为犹太人控告保罗的罪名只是宗教上的争执,并非违犯罗马法律,因此不予立案。迦流的判决后来成了各地巡抚和方伯援用的先例,在主后50-60年代对教会起了很大的保护作用,应验了主的应许(10节)。

【徒十八16】「就把他们撵出公堂。」

【徒十八17】「众人便揪住管会堂的所提尼,在堂前打他。这些事迦流都不管。」

「众人」如果指哥林多群众,可能是他们见迦流拒绝插手犹太人的事端,就发泄反犹太人的情绪,把管会堂的所提尼打了一顿。「众人」如果指犹太人,可能所提尼站在信徒一方(林前一1),犹太人就抓住所提尼施予三十九下鞭刑(林后十一24)。

【徒十八18】「保罗又住了多日,就辞别了弟兄,坐船往叙利亚去;百基拉、亚居拉和他同去。他因为许过愿,就在坚革哩剪了头发。」

「许过愿」大概是指拿细耳人的一种暂时性的誓愿(民六1-21),犹太人在患病或遭遇危难时,常许下誓愿,在某时期内禁止剪发、吃肉和饮酒,这样的愿要在耶路撒冷献祭后才算完成(22节)。此处和大多数经节在提到百基拉、亚居拉夫妇时,将妻子百基拉的名字放在前面(26节;罗十六3;提后四19),很可能她在教会中的事奉比较多。「叙利亚」的首都就是保罗传道旅程的起点安提阿。「坚革哩」是哥林多向东航行的海港。

【徒十八19】「到了以弗所,保罗就把他们留在那里,自己进了会堂,和犹太人辩论。」

「以弗所」位于地中海东部的爱琴海东岸、Cayster河口附近,靠近海港,是个商业重镇、罗马帝国的驻防城,商品由海外运来,必须经以弗所送到各地,而东方往爱琴海的商品也必须经过以弗所,幼发拉底来的大路、南方由Cayster及Maeander谷来的路都在以弗所汇合。以弗所是宗教中心,有号称世界七奇观之一的亚底米女神庙(十九27)和大剧场,行邪术之事非常普遍(十九19)。当地犹太人口比较多。

【徒十八20】「众人请他多住些日子,他却不允,」

保罗可能为了赶在逾越节之前回到耶路撒冷,所以不能多留。通常地中海的海运在冬季暂停,约在3月初重开,而主后52年的逾越节是在4月初,所以时间紧迫。

【徒十八21】「就辞别他们,说:『神若许我,我还要回到你们这里』;于是开船离了以弗所。」

大约在这年秋天,保罗履行了他的诺言,重返以弗所,并在那里住了将近三年多(十九1,10;二十31)。「神若许我」信徒凡事都当顺从神的安排,我们只当说:「主若愿意,就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雅四15)。

【徒十八22】「在凯撒利亚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问教会安,随后下安提阿去。」

保罗信主以后,这是第四次到耶路撒冷(第一次是九26-29,即加一18-20;第二次是十一30,十二25,即加二1-10;第三次是十五2),时间大约是主后51年秋冬之间。但加拉太书中只提到两次上耶路撒冷(加一18;二1),可能保罗写加拉太书的时间是在此次上耶路撒冷以前。保罗的目的地是叙利亚(18节),但归程却先到了凯撒利亚,可能根据风向,航行到凯撒利亚港比安提阿的西流基港(十三4)更方便。本节结束了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

【徒十八23】「住了些日子,又离开那里,挨次经过加拉太和弗吕家地方,坚固众门徒。」

保罗的第三次传道旅程由本节开始,结束于二十一17,时间大约是主后52年春天至57年夏天。保罗三次出外传道,都以安提阿为起点(22节;十三1-3;十五35,40)。

【徒十八24】「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生在亚历山大,是有学问(或译:口才)的,最能讲解圣经。」

「亚波罗」是亚波罗尼亚(Apollonius)的简写。「亚历山大」位于埃及三角洲的西北岸,是罗马帝国第二重要的城市,犹太人口很多,是教育哲学的中心,犹太哲学家斐罗就来自这里。亚波罗流利的口才和辩驳的本领,应该源于他在亚历山大所受的教育。

【徒十八25】「这人已经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心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细讲论教训人;只是他单晓得约翰的洗礼。」

「约翰的洗礼」重在消极方面的对付,借着将人浸入水中,表明将他已往离弃神的罪行,作个结束,所以又称作「悔改的洗」(十九3-4)。这与基督徒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不同,因为基督徒的受洗,是重在与基督的联合,与基督同死,也与基督同活(罗六3-5)。「主的道」原文是「主的道路」。

【徒十八26】「他在会堂里放胆讲道;百基拉、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神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

百基拉和亚居拉移居哥林多时接待保罗(2-3节),又与保罗同往以弗所(18-19节),以弗所教会初成立时很可能就在他们的家中聚会(林前十六19),现在又接待亚波罗,并在属灵的事上帮助他。前后两位被主重用的仆人,都从他们得着肉身和灵性双重的益处。「神的道」原文是「神的道路」。

【徒十八27】「他想要往亚该亚去,弟兄们就勉励他,并写信请门徒接待他(或译:弟兄们就写信劝门徒接待他)。他到了那里,多帮助那蒙恩信主的人,」

亚波罗后来给哥林多教会信徒的帮助很大,以致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林前三6)。「弟兄们」指以弗所的信徒,是保罗短期工作的果子(19-29节),也是百基拉亚居拉工作的果效(林前十六19)。

【徒十八28】「在众人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

亚波罗的特别恩赐是与犹太人辩道,他对圣经的熟识,使他可以引经据典证明耶稣就是弥赛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