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十六1】「保罗来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里有一个门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犹太妇人的儿子,他父亲却是希腊人。」

保罗从特庇到路司得的顺序,与十四6正好相反,因为这次保罗从沿陆路从东面来的。年轻的「提摩太」是路司得人,他的希腊人父亲已经去世(十六3的希腊文动词时态表明了这一点),信主的母亲叫友尼基,信主的祖母叫罗以(提后一15)。当时犹太人与异族通婚所生的儿子究竟算不算是犹太人,圣经学者尚无定论。有的说,严谨的犹太人不会承认异族通婚,也不接纳这类的婚生子(尼十30;十三23-25)。但也有的说,按犹太人拉比所定的规条,若母亲是犹太人,孩子就算是犹太人。

上图:保罗从叙利亚的安提阿出发,经陆路走遍叙利亚、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1),再从东向西依次经过特庇、路司得、以哥念(徒十六1-2)。

上图:保罗从叙利亚的安提阿出发,经陆路走遍叙利亚、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1),再从东向西依次经过特庇、路司得、以哥念(徒十六1-2)。

【徒十六2】「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称赞他。」

提摩太不但受本地「路司得」教会弟兄的称赞,也受30公里之外的「以哥念」教会弟兄的称赞。这样的好声誉,是信徒领袖不可少的品质,后来他成为保罗最亲密的同工(十七14;十八5;十九22;廿4;罗十六21;林前四17;林后一19;帖前三2,6;提前;提后)。

【徒十六3】「保罗要带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犹太人都知道他父亲是希腊人,就给他行了割礼。」

保罗坚决反对「给外邦人行割礼」(十五1-2),此时却给提摩太行割礼,可能因为他有犹太人的血统(1节),行割礼可以方便带他在犹太人中间传福音,而不是为了让他受律法得救(十五1)。凡不涉及真理原则的事情,如果对神的工作有益,我们都可以善加运用。

【徒十六4】「他们经过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长老所定的条规交给门徒遵守。」

「耶路撒冷使徒和长老所定的条规」指耶路撒冷大会关于外邦人是否要守律法的决议(十五28-29)。

【徒十六5】「于是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人数天天加增。」

这些教会的成员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耶路撒冷教会信函中的条规不但有助于犹太人和外邦人信徒之间相处融洽,并且有助于得着更多的犹太人。

【徒十六6】「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亚细亚讲道,他们就经过弗吕家、加拉太一带地方。」

圣灵不单会有积极的带领,还会有看似消极的「禁止」。主的工人不必担心主不记念祂的工作,遇到「禁止」应该安息祷告等待,不可被工作本身吸引,却忽略了寻求策划和管理工作的神的旨意。亚细亚一带的教会正在兴旺之中(5节),圣灵却「禁止他们在亚细亚讲道」,这在当时令人费解,但时至今日,我们可以从历史看到圣灵的美意:1) 圣灵要尽早把传福音的根据地从亚洲转移到欧洲;2) 亚洲的政治和宗教环境即将变迁,犹太人将会被分散到世界各地,伊斯兰教将会兴起,限制福音在亚洲的传播;3 ) 欧洲将会有一段时期领先于世界,殖民各大洲,欧洲人的勇于开拓的个性比亚洲人更适合广传福音。「弗吕家加拉太」当时小亚细亚分成好几个种族的区域,如弗吕家、加拉太等,而罗马的省份则加在这些固有的区域之上。弗吕家一部分位于亚细亚省,称为「弗吕家亚细亚」,一部分位于加拉太省,可能被称为「弗吕家加拉太」。「加拉太」原是塞尔特 Celtic 人定居之地,是大加拉太省的核心,大加拉太省还包括有彼西底、以哥念等地区。

【徒十六7】「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

「每西亚」在亚细亚省的西北部,东部和北部是庇推尼省。这里称圣灵为「耶稣的灵」,强调是主耶稣透过圣灵引导福音的进展。

上图:保罗经过弗吕家加拉太向西到了每西亚的边界,圣灵禁止他们往南边的亚细亚省讲道(徒十六6),又不许他们往北边的庇推尼省(徒十六7),所以他们只能向西直行穿过每西亚,到达地中海边的特罗亚港(徒十六68)。

上图:保罗经过弗吕家加拉太向西到了每西亚的边界,圣灵禁止他们往南边的亚细亚省讲道(徒十六6),又不许他们往北边的庇推尼省(徒十六7),所以他们只能向西直行穿过每西亚,到达地中海边的特罗亚港(徒十六68)。

【徒十六8】「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去。」

保罗一行从东边的加拉太省来,现在既不可往南边的亚细亚省(6节),又不可往北边的庇推尼省(7节),所以只能向西直行穿过每西亚。「特罗亚」是通往欧洲马其顿的重要海港,附近有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遗址,后来当地建立了教会(林后二12)。

上图:特罗亚城遗址。

【徒十六9】「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圣灵不许保罗等人在亚细亚讲道,把他们从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一直带到特罗亚(都在今日土耳其西部)。从特罗亚海港可以向马其顿、亚细亚、庇推尼三个方向航行,所以圣灵又亲自用「异象」把他们引向欧洲的「马其顿」省,开始向欧洲宣教。

【徒十六10】「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神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

在本节之前,一直都用「他们」来称呼保罗和他的同工,但从本节起突然改用「我们」,很可能本书的作者路加在特罗亚加入保罗的传道行列,此后对保罗传道行程的记载也分外详尽、生动。「以为」就是「认为」的意思。

【徒十六11】「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坡里。」

「撒摩特喇」是爱琴海的一个岛。「尼亚波利」是马其顿省腓立比城的外港,离城约16公里,今名Kavalla。从特罗亚到尼亚波利有大约200公里航程,若风向顺,两天可到达。

上图:保罗从亚洲的特罗亚开船,经撒摩特喇,到欧洲的尼亚波利港,然后走16公里到腓立比(徒十六11-12),开始向马其顿宣教。

上图:保罗从亚洲的特罗亚开船,经撒摩特喇,到欧洲的尼亚波利港,然后走16公里到腓立比(徒十六11-12),开始向马其顿宣教。

【徒十六12】「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我们在这城里住了几天。」

「腓立比」是马其顿省东部的古城,主前360年由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立二世起名。「罗马的驻防城」指罗马的殖民地,不受马其顿省的管辖,行政制度仿效罗马城,公民在罗马法律下享有自治权,且可免纳税。有许多罗马退役官兵定居于此。

【徒十六13】「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

会堂的设立必须至少有十个男人,腓立比的犹太人稀少,这里没有提及男人,可能因为男人不够,因此没有会堂。「祷告的地方」是虔诚的妇女们惯常聚集祷告的地方,可能在屋里。因为政府不许犹太人在城内集会,她们在城外靠近Gaugites河或Crenides河边的地方聚会,离城约有安息日可走的距离。

【徒十六14】「有一个卖紫色布疋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神。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

「吕底亚」是保罗在全欧洲所结的第一个果子,福音顺利地在腓立比生了根,而且也长得很好,印证了圣灵的带领(腓一3)。人之所以能信主,完全是神的工作,「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传福音的人只是神手中的器皿,「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般」(林后五20),所以一定要站稳与神同工的地位(林后六1),让神藉着我们来做工,而不是我们替神来做工。「推雅推喇」位于亚细亚省境内的吕底亚地区,以染料业闻名,其紫色的染料特别出名。「吕底亚」的名字即她家乡的地名。「紫色」是皇家的颜色,「紫色布匹」是较高贵的衣料,当时的富人才穿紫色衣服。据说,紫色染料需要一滴一滴地从某种甲壳类昆虫搜集而得,非常珍贵,当时从事这类买卖的都比较富有。

【徒十六15】「她和她一家既领了洗,便求我们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或译:你们若以为我是忠心事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于是强留我们。」

接待圣徒就是接待主,必须是真信主的人才有此资格。事奉主和接待主的工人,并不是我们给人一个面子,而是主耶稣给我们接待祂的一个机会(太二十五34-40),是需要「求」才能得的荣幸。

【徒十六16】「后来,我们往那祷告的地方去。有一个使女迎着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

邪灵也会行一些超自然的异能、预测一些未来的事,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单凭一个人能行神迹、说预言,就认定他是从神来的。「巫」原文P希腊神话中守护Delphi神谕的蛇,又指「腹语者」。路加说这使女「被巫鬼所附」,可能指她是会说腹语的占卜者。

【徒十六17】「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

巫鬼说的话表面上是在帮忙传福音,但实际上是对福音的干扰,让人以为主耶稣和巫鬼是好朋友。邪灵也能认出基督(路八28),但主耶稣拒绝接受邪灵为祂作见证(路四35,41),因为这见证的源头不是出于神。污鬼的见证再有力量,也不能使荣耀归于神,不但不能把人领到神面前,反而会迷惑人,混乱主的所是和所作,模糊神与鬼的界线。因此一切掺杂的见证和荣耀,主都不接受,一切表面上美好、但不是出于神的事物,主一概拒绝。神所要的是那些清心爱主的人的见证,要人们因着祂的话语和作为来认识祂,我们不能随便拿异教、异端的东西来见证神,一定要注意那见证的源头是否出于神。「救人的道」原文是「救恩的道路」。

【徒十六18】「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就心中厌烦,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那鬼当时就出来了。」

保罗并未一开始就赶鬼,而是忍耐了「多日」之后,「心中厌烦」了才赶鬼。他里面的圣灵不动,他就不动,凡事都顺从圣灵的带领,连赶鬼也不例外。

【徒十六19】「使女的主人们见得利的指望没有了,便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市上去见首领;」

保罗在腓立比所受的逼迫,不是来自犹太人,而是外邦人。在使徒行传中,外邦人反对福音的两次主要事件发生在腓立比和以弗所(十九23-29),都是因为危害他们既得的经济利益。每当福音的工作涉及世人的既得利益时,攻击和苦难便会随之而来。

【徒十六20】「又带到官长面前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

这些人因为经济利益逼迫保罗,提出的理由却是冠冕堂皇的。第一个罪名是保罗和西拉破坏社会稳定,并借口他们是犹太人,好利用当时普遍的反犹太情绪。大约在此之前一年,罗马皇帝克劳第下令驱逐犹太人出罗马城(十八2)。犹太教是罗马帝国承认的合法宗教,但不可向罗马人传教,罗马人尚不知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分别,只把基督教当作犹太教的一个分支。

【徒十六21】「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

第二个罪名是保罗和西拉传不合罗马人的规矩的福音,这就将赶鬼事件扩大为整个宣教运动。罗马人是不准信外国异教的,但这个原则弹性很大,事实上只要不冒犯罗马风俗,他们信什么都可以。

【徒十六22】「众人就一同起来攻击他们。官长吩咐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

「众人」所赞同的事,不一定就合乎真理与公义,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度并不就是公义制度:苏格拉底是被民主投票处死的,希特勒是经过民主选举上台的,主耶稣是众人「一齐喊着」除掉祂的(路二十三18),保罗是众人「一同起来」攻击的。今天许多「民主国家」的政客为了取悦选民,罔顾真理,并不比所谓的「专制政府」更公义,因此福音所要改变的不是政治制度,而是人心、生命。「剥了他们的衣裳」按罗马惯例,先剥除犯人的衣服,再施行棍打。官长未经审判就假定他们有罪,又利用群众反犹太人的情绪,当场执法。

【徒十六23】「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

这是保罗三次被棍打中的一次(林后十一25;帖前二2)。本来罗马公民是不应被打的,但官长并不知道保罗的身份。

【徒十六24】「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撒但要监禁主的工人,但神却能把监禁之地变成福音的出口(31-34节)。「内监」指监牢最内部及最严密的地方,通常用来关押重罪犯。「木狗」指一种木制的刑具,上面有许多可以开合的孔,用来铐住囚犯的双脚、腕部或颈项,通常用铁链牢牢钉在墙上,以防囚犯逃脱。

【徒十六25】「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由于身上的棍伤(33节)、两脚上了木狗(24节),保罗和西拉一夜无眠。在这样的苦难中,他们却能半夜「祷告,唱诗赞美神」,因为他们的肉身虽然被捆绑,心灵却未被捆绑,肉身虽然在监里,心灵却可升到天上与主同在。当人的心灵在天上时,就不会只看眼见的环境、只顾自己的感觉,「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罗五3)。

【徒十六26】「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炼也都松开了。」

地震震开监门,锁住犯人的链子也从墙上松开了,但脚镣手链仍未除去。

【徒十六27】「禁卒一醒,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

内监里暗外明,禁卒进到监内时需要掌灯(29节),所以禁卒从监外一时间看不清监内的情形,但保罗从监内却可以看清监外禁卒的动作。按罗马法律,如果囚犯逃走,禁卒要替逃犯偿命(十二18-19),所以神志混乱,手足无措。

【徒十六28】「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

【徒十六29】「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

【徒十六30】「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使女喊了几天「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17节),可能禁卒也听说了,所以现在禁卒认定这地震是因保罗、西拉引起的,就以尊崇天使的礼仪来崇敬他们,并且寻求他们所传扬的「救人的道」(30节),要与这位大能的神和好。

【徒十六31】「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当信主耶稣」就是早期信徒的信仰告白「耶稣是主」(罗十9;林前十二3;腓二11),指信靠耶稣是神,接受祂为个人的救主,顺服祂、跟随祂。不管禁卒所问「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30节)的动机何在,保罗抓住机会,引领他寻求「得救」之道。本节不是说只要家中的一个人相信,全家人就会自动得救,乃是说一个人信主,就能把福音带给全家,而全家只要信主,就必得救。

【徒十六32】「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

得救不能只靠念几句信仰告白或经文,而要清楚地明白所信的「主的道」。

【徒十六33】「当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

虽然保罗和西拉将传福音放在自己的舒适之前,禁卒却先照料他们才受洗,然后又再进一步地照料他们(34节)。这举动反映出禁卒生命的改变,也表现出信徒的相交与喜乐。

【徒十六34】「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都很喜乐。」

禁卒的家可能就在监房的楼上或隔壁。

【徒十六35】「到了天亮,官长打发差役来,说:『释放那两个人吧。』」

官长可能认为打了一场,又监禁了一夜,已够向闹事者施以威严,不愿因这等小事闹上高级法庭。

【徒十六36】「禁卒就把这话告诉保罗说:『官长打发人来叫释放你们,如今可以出监,平平安安地去吧。』」

「平平安安的去罢」这句犹太人祝福的话(路八48),也成了外邦信徒的用语。

【徒十六37】「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

保罗和西拉都是罗马的公民,罗马公民都受到罗马法律的保障,未经公开审讯不得定罪,未定罪时也不得用刑(二十二25)。保罗说这些话的用意不是要讨回公道,而是为了避免他们的遭遇成为日后宣教士被任何恶待的危险先例,同时也避免使腓立比的信徒遭受官长的苛待。

【徒十六38】「差役把这话回禀官长。官长听见他们是罗马人,就害怕了,」

【徒十六39】「于是来劝他们,领他们出来,请他们离开那城。」

官长自知理亏,对他们只能好言相劝,又怕他们留在城里,恐会再度引起骚乱。

【徒十六40】「二人出了监,往吕底亚家里去,见了弟兄们,劝慰他们一番,就走了。」

当时在腓立比已有一群门徒,并且在吕底亚家里开始了聚会。保罗日后再探访腓立比,不再受到任何干预(二十1-2,6)。保罗和他们保持特别亲密的关系,从后来他写给腓立比教会的腓立比书的语气可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