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1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十五1】「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

教会初期,犹太人信徒仍遵循犹太教的传统规条(二十一24),但外邦人没有。在安提阿教会里,犹太信徒与外邦信徒相安无事,但这些从犹太地来的犹太门徒却认为遵守律法是人得救的先决条件之一,造成了救恩真理上的困惑。

【徒十五2】「保罗、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纷争辩论;众门徒就定规,叫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

圣灵藉着这个机会,引导保罗、巴拿巴与使徒们和长老们交通,好澄清在救恩真理上的混乱,不给撒但留任何地步。耶路撒冷教会与安提阿教会并无隶属关系,他们去耶路撒冷,是因为这些制造问题的人物都是从那里来的。「使徒」指十二使徒,主耶稣将新约的真理启示并托付给他们;「长老」指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他们负有治理耶路撒冷教会的权柄。这是保罗信主后第三次去耶路撒冷(第一次是九26-29,即加一18-20;第二次是十一30,十二25,即加二1-10),时间大约是主后49-50年冬天。

【徒十五3】「于是教会送他们起行。他们经过腓尼基、撒马利亚,随处传说外邦人归主的事,叫众弟兄都甚欢喜。」

腓尼基和撒马利亚教会的犹太门徒对外邦人信主的事都十分接纳。

【徒十五4】「到了耶路撒冷,教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他们就述说神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

「神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表明外邦人归主是神亲手的工作,是合神心意的事。

上图:保罗第一次传道旅程,主要在塞浦路斯和亚细亚传道,可能在叙利亚的安提阿写了加拉太书:1、保罗等被圣灵差遣,从安提阿经西流基到塞浦路斯岛传道,从撒拉米起,经过全岛直到帕弗(徒十三1-12);2、保罗等从帕弗过海,来到旁非利亚的别加(徒十三13);3、约翰在别加离开保罗等回耶路撒冷(徒十三13);4、保罗等去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传道,再回别加(徒十三14-十四23);5、保罗从别加经亚大利回安提阿(徒十四24-26);6、保罗等从安提阿上耶路撒冷,经过腓尼基和撒马利亚,沿途传讲福音(徒十五1-4)。

【徒十五5】「惟有几个信徒是法利赛教门的人,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

法利赛人有许多信主的,保罗就是其中一位。没有圣灵清楚的启示,法利赛人持守律法主义也可以理解,当时犹太民族主义的压力日增,犹太信徒可能也担心被误以为对神不忠。然而「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圣灵要将我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弗四23),不要在固执从前的观念与作法了。

【徒十五6】「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

【徒十五7】「辩论已经多了,彼得就起来,说:『诸位弟兄,你们知道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

在救恩的问题上,辩论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回到神面前,从神的作为中寻求神的心意。圣灵的作为已经非常清楚了,最先是撒马利亚人归主,再次是哥尼流家人信主,如今是众多外邦教会的建立,他们的得救都与守律法无关,但是外邦人的确已经在律法之外凭着信心接受了恩典。

【徒十五8】「知道人心的神也为他们作了见证,赐圣灵给他们,正如给我们一样;」

哥尼流家中的人凭信心就已经接受救恩,不需要赐下说方言的恩赐(十46)。但「知道人心的神」知道将来犹太门徒会有这样的困惑,为了澄清救恩的真理,才在当时「赐圣灵给他们」,让他们当众「说方言,称赞神为大」(十44-46),成为神悦纳未受律法的外邦人的「见证」,好叫犹太门徒不再停留在律法主义里面(1节)。

【徒十五9】「又借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并不分他们我们。」

当外邦人相信彼得所传的福音时,圣灵就降临在他们的身上,洁净了他们的心灵(十15,44),因此毋须再接受割礼。我们的心灵得蒙洁净,不是因着遵行外面洁净的规条(可七1-23),乃是因着信主而领受圣灵的更新(多三5)。

【徒十五10】「现在为什么试探神,要把我们祖宗和我们所不能负的轭放在门徒的颈项上呢?」

人在神既定的救赎计划之外,添加任何的道理教训,都是「试探神」。这里的「轭」是指摩西的律法(加五1)加上犹太拉比的口头遗传,繁琐的规条成为人的重担,有如牛所负的轭,连犹太人也不能完全遵守。

【徒十五11】「我们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

「得救」的唯一条件是相信耶稣,这原则对初期教会的前途影响非常重大,而且在任何时代都是最基本的原则。「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二8-9)。一个基督徒所作的任何好事,都是他得了救恩的结果,而不是他得救的条件。

【徒十五12】「众人都默默无声,听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借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

彼得的话使反对者哑口无言,使大家能预备好心「听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藉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安提阿教会的宣教工作与哥尼流信主的神迹,同样是出于神的祝福。这是从十三13之后,惟一的一次将巴拿巴列名在保罗之前,可能是因为巴拿巴在耶路撒冷众门徒比较有影响力(九26-28)。

【徒十五13】「他们住了声,雅各就说:『诸位弟兄,请听我的话。」

雅各此时可能已经是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十二17),所以做了最后决定性的发言。他本人继续持守律法传统(加二12),但他并不主张守律法是外邦人得救的条件(19节)。

【徒十五14】「方才西门述说神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下;」

我们蒙恩成为归入神名下的「百姓」,完全是出于神的「眷顾」和「选取」,而不是因为自己有配得蒙恩的美德或功劳。在旧约里,只有以色列是神的「百姓」,外邦人却不是(出十九5,廿三22,申七6,十四2,廿六18、19),如今外邦人也有分了。雅各用彼得的犹太名字「西门」称呼他,因为他面对的是耶路撒冷的犹太门徒。

【徒十五15】「众先知的话也与这意思相合。」

16-17节的预言引自旧约七十士译本摩九11-12。

【徒十五16】「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

「大卫的帐幕」指大卫所创建的以色列国(撒下五3-6)。当基督再来的时候,将要坐在大卫的王位上,在地上复兴神的国度(一6)。教会是主的圣殿(弗二21),建造教会就是在「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

【徒十五17】「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寻求主。」

「外邦人」原文是「列国」;紧跟着「大卫的帐幕」的复兴,也将会有归于主名下的外邦人,与以色列人一同寻求主。

【徒十五18】「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

【徒十五19】「所以据我的意见,不可难为那归服神的外邦人;」

神要从万民中兴起子民,预言中完全没有要求他们必须先守律法,才可以成为神的子民。因此,不必将律法加在「归服神的外邦人」身上。

【徒十五20】「只要写信,吩咐他们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

「偶像的污秽」指向偶像献过祭的肉(29节),虽然外邦信徒有自由吃任何食物,但为了不绊倒软弱的犹太弟兄,宁可不吃这肉(罗十四21)。「奸淫」可能指邪淫的性行为,也可能指违反律法的婚姻,如近亲成婚(利十八6-18),这些都是外邦人常犯的罪,圣经并没有废除不准奸淫的诫命。「勒死牲畜的肉」这种屠宰方法令血留在肉里面,而「血」里有生命(利十七10-14),这两条禁令在摩西律法以先,是神与挪亚立约时给全人类的守则(创九4)。

【徒十五21】「因为从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里诵读。』」

本节解释为何要有20节的禁戒,比较难以理解。可能是说,外邦信徒应该尊重这四项禁忌,以免令福音在居住在外邦的犹太人中间遇到拦阻,外邦信徒与犹太人信徒之间的合一也不致出现破口。

【徒十五22】「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差他们和保罗、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拣选的就是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和西拉。这两个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领的。」

雅各的意见得到「全教会」的赞同,这不是「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投票,而是圣灵里的合一。他们「同心定意」(25节)派代表与保罗、巴拿巴同回安提阿,澄清救恩的真理。「西拉」后来成为教会中的重要人物(帖前一1;林后一19;彼前五12)。 

【徒十五23】「于是写信交付他们,内中说:『使徒和作长老的弟兄们问安提阿、叙利亚、基利家外邦众弟兄的安。」

这封信的格式是第一世纪信件的典型。信中带着权威,因为有「使徒」在带领。「安提阿」是罗马帝国「叙利亚」省的首都,当时「基利家」的东部属于叙利亚省。

【徒十五24】「我们听说,有几个人从我们这里出去,用言语搅扰你们,惑乱你们的心。(有古卷加:你们必须受割礼,守摩西的律法。)其实我们并没有吩咐他们。」

【徒十五25】「所以,我们同心定意,拣选几个人,差他们同我们所亲爱的巴拿巴和保罗往你们那里去。」

虽然从前从耶路撒冷去安提阿进行错误教导的犹太人(1节)并非耶路撒冷教会的代表,但耶路撒冷教会还是正式派代表前往澄清这件事,不给魔鬼留任何地步。

【徒十五26】「这二人是为我主耶稣基督的名不顾性命的。」

信中在提耶路撒冷教会代表的名字之前,先称赞安提阿教会的代表「巴拿巴和保罗」,表达了教会之间的兄弟之情。

【徒十五27】「我们就差了犹大和西拉,他们也要亲口诉说这些事。」

「亲口诉说」可以防止收信人对信件内容的误解,也可以在细节上提供补充说明。今天虽然有各种方便快捷的通讯、网络手段,但还是不能取代主内肢体面对面、心对心的属灵交通。

【徒十五28】「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

教会的决定必须摸着圣灵的心意,以圣灵的心意为教会的心意,才算是「圣灵和我们定意」。

【徒十五29】「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愿你们平安!』」

【徒十五30】「他们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众人,交付书信。」

【徒十五31】「众人念了,因为信上安慰的话就欢喜了。」

教会在圣灵里做出的决议(28节),不但堵住了撒但对救恩真理的破坏,也弥合了耶路撒冷教会和外邦教会间隐藏的裂痕,维护了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彼得和雅各在这次交通中行使了属灵的权柄,使得无休止的争辩得以停止,真理得着了澄清。

【徒十五32】「犹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许多话劝勉弟兄,坚固他们。」

【徒十五33】「住了些日子,弟兄们打发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到差遣他们的人那里去。」

【徒十五34】「(有古卷加:惟有西拉定意仍住在那里。)」

西拉日后成为保罗的同工。

【徒十五35】「但保罗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许多别人一同教训人,传主的道。」

【徒十五36】「过了些日子,保罗对巴拿巴说:『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宣传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们景况如何。』」

巴拿巴和保罗在安提阿逗留的日子可能是冬天。到了春天,海陆旅途都再度开放,外邦人是否守律法的问题也得到了妥善的解决,此时正适合再度启程回访先前传福音的各地教会。

【徒十五37】「巴拿巴有意要带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

【徒十五38】「但保罗因为马可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不和他们同去做工,就以为不可带他去。」

此事参见十三13。

【徒十五39】「于是二人起了争论,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塞浦路斯去;」

巴拿巴带上马可,是想再给这青年人一次机会,而保罗则以使命为重,不愿再带一个不可靠的同工。到底应该优先考虑挽回和造就弟兄,还是优先考虑整体的事工,自古以来都是一个难题,甚至连两位使徒也会被惹动血气,「起了争论,甚至彼此分开」。但只要同工之间都愿意顺服圣灵的权柄,遵行明显的真理,无论怎么做都是好的,因为神会使用一切境况,不给魔鬼留破口。巴拿巴带上马可,把他造就成了合格的工人。保罗虽然此时不同意巴拿巴的意见,但后来却不坚持成见,仍旧以巴拿巴为主里亲爱的同工(林前九6)。保罗在罗马坐监以后生命臻于成熟,后来也称赞马可在传道的事上有帮助(西四10;提后四11),成为主里合一的见证。

【徒十五40】「保罗拣选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们把他交于主的恩中。」

西拉是罗马公民(十六21),又来自耶路撒冷教会,这两个身份对他在外邦人中的传道都大有裨益。

【徒十五41】「他就走遍叙利亚、基利家,坚固众教会。」

巴拉巴向西走海路(39节),保罗和西拉向北走陆路,经过叙利亚到了基利家。叙利亚和基利家两个省分是保罗开始第二次传道旅程的地方,这趟旅程起初的目的只是为了回访先前建立的各教会(36节),「坚固众教会」。但在圣灵的引导下,却成为更大范围的宣教,向西越过爱琴海,进入马其顿和希腊,在腓立比、帖撒罗尼迦和哥林多设立了教会。保罗的第二次传道旅程由本节开始,结束于十八22,时间大约是主后50年春天至51年秋冬之间。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

上图:保罗第二次传道旅程,把福音传到了欧洲,先是马其顿后是希腊,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后书,加拉太书也可能是在哥林多所写:1、保罗和巴拿巴被差遣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徒十五22-38);2、保罗和巴拿巴因马可起了争执,巴拿巴和马可去塞浦路斯(徒十五39);3、保罗走遍叙利亚和基利家坚固众教会(徒十五40-41);4、保罗到特庇、路司得和以哥念(徒十六1-5);5、圣灵禁止保罗在亚细亚传道,保罗就经弗吕家、加拉太、每西亚,在每西亚的边界想去庇推尼,圣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保罗夜间看见马其顿的异象(徒十六6-10);6、保罗到腓立比(徒十六11-40);7、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庇哩亚(徒十七1-14);8、保罗到雅典、哥林多,在哥林多住了一年半(徒十七15-十八18);9、保罗到以弗所(徒十八19-21);10、经凯撒利亚返耶路撒冷(徒十八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