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十四1】「二人在以哥念同进犹太人的会堂,在那里讲的,叫犹太人和希腊人信的很多。」

保罗和巴拿巴在安提阿宣告要转向外邦人传福音(十三46),只是指在安提阿。他们在以哥念仍然先进犹太人的会堂,把福音先传给犹太人,他们对「骨肉之亲」的得救满了负担(罗九2-3)。「以哥念」即现代的Konya,在安提阿东方145公里的罗马公路上。

【徒十四2】「但那不顺从的犹太人耸动外邦人,叫他们心里恼恨弟兄。」

【徒十四3】「二人在那里住了多日,倚靠主放胆讲道,主借他们的手施行神迹奇事,证明祂的恩道。」

本节原文是「所以二人在那里住了多日」,表明不顺从的犹太人越是「耸动外邦人」,他们越是要「在那里住了多日」,因为主「要借他们的手施行神迹奇事,证明祂的恩道」。「主借他们的手」表明他们所行的神迹奇事完全是出于神的主动,并非他们可以随意施行。神迹奇事是为了见证使徒所传讲的恩道乃是出于神。今天圣灵也继续与祂所选召的人同作见证(约十七26;一8),我们在外面工作,圣灵在里面工作;我们撒种、浇灌,圣灵使种子生长。

【徒十四4】「城里的众人就分了党,有附从犹太人的,有附从使徒的。」

保罗和巴拿巴都是使徒(14节),他们是被圣灵差遣(十三4)的使徒,而不是与主耶稣一同生活过的「十二使徒」(一26)。

【徒十四5】「那时,外邦人和犹太人,并他们的官长,一齐拥上来,要凌辱使徒,用石头打他们。」

使徒能施行神迹奇事(3节),却不能用神迹去阻止敌人。可见神迹奇事乃是出于神的安排,而非出于人的意愿。神有时也允许逼迫发生,因为逼迫也可以成就神的旨意,圣灵的差遣有时是藉着逼迫来进行的。

【徒十四6】「使徒知道了,就逃往吕高尼的路司得、特庇两个城和周围地方去,」

主的工人被赶走了,生命的种子却撒出去了,圣灵继续在那里做工,神的教会在以哥念扎了根。圣灵藉着以哥念的逼迫把使徒们带领到下一站。他们离开了弗吕家地区,进入吕高尼地区。从以哥念向西南到「路司得」只有30公里,有些历史家认为「以哥念」也是吕高尼地区的一部分,指责路加有误。但后来考古发现证明,在保罗的时代,以哥念属于「弗吕家」文化,以哥念人说的是弗吕家语,所以不是「吕高尼的城」,再次证明了路加福音的准确性。

上图:标有拉丁文路司得的石碑,考古学家根据该碑文确定了路司得遗址。现存于Konya考古博物馆。

上图:标有拉丁文路司得的石碑,考古学家根据该碑文确定了路司得遗址。现存于Konya考古博物馆。

【徒十四7】「在那里传福音。」

主的工人和世人一样,该逃的时候也得逃,但世人是自己逃走躲起来,使徒则是被圣灵带到别处去传福音(八4)。

【徒十四8】「路司得城里坐着一个两脚无力的人,生来是瘸腿的,从来没有走过。」

在前几个城里,使徒们都是先从会堂开始工作。路司得可能没有会堂,但有犹太人(十六3)。

【徒十四9】「他听保罗讲道,保罗定睛看他,见他有信心,可得痊愈,」

神不但借着有信心的人施行神迹,也借着领受之人的信心,显出神迹。

【徒十四10】「就大声说:『你起来,两脚站直!』那人就跳起来,而且行走。」

保罗说的是希腊语。

【徒十四11】「众人看见保罗所作的事,就用吕高尼的话大声说:『有神借着人形降临在我们中间了。』」

根据吕高尼人的传说,天神宙斯(Jupiter)和商业之神希耳米(Mercury)化身为人形下凡到路司得,但众人因不认识而未加理会,惟有一对老年夫妇接待他们,后蒙天神奖赏,其余众人则受到严惩。群众用当地土话议论,使徒听不懂他们议论什么。

【徒十四12】「于是称巴拿巴为宙斯,称保罗为希耳米,因为他说话领首。」

按照希腊人的多神信仰,「宙斯」是众神之王,「希耳米」是诸神的传讯者。巴拿巴可能仪表堂堂,因此被当作众神之王宙斯;而保罗是主要的发言人,被当作希耳米。

【徒十四13】「有城外宙斯庙的祭司牵着牛,拿着花圈,来到门前,要同众人向使徒献祭。」

当地的人在神明第一次造访时没能敬拜他们,这一次急于弥补,所以当地庙宇的祭司安排向使徒献祭。

【徒十四14】「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听见,就撕开衣裳,跳进众人中间,喊着说:」

使徒们迅速地制止他们,避免被人当作神高举,即使放弃一个传福音的可能机会,也不可给魔鬼留任何地步。今天的传道人被人恭维、高举的时候,是及时地阻止和纠正,还是陶醉于偷窃神的荣耀呢?「撕开衣裳」表示极其痛苦不安。

【徒十四15】「『诸君,为什么作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

虽然当地人的行为是愚昧的,但保罗却抓紧这机会向外邦人讲解神的本性。这篇短讲与前面向犹太人或敬畏神的外邦人的讲章大为不同,犹太教听众已经相信耶和华神,只需要向他们传讲主耶稣是弥赛亚,对异教听众却要首先宣告独一的真神,劝他们「离弃偶像,归向神」(帖前一9)。保罗这番话与后来向雅典哲学家的讲话(十七22-31)主题相同,但那里用更哲学化的层面来表达,适合那里听众的文化程度。

【徒十四16】「祂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

【徒十四17】「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你们饮食饱足,满心喜乐。』」

保罗因材施教:对有圣经背景的犹太人,就从圣经历史开始(十三17-41),证明主耶稣就是弥赛亚;对没有圣经背景的外邦人,则从大自然的现象,证明有一位创造并管理大自然的神(罗一20)。

【徒十四18】「二人说了这些话,仅仅地拦住众人不献祭与他们。」

「仅仅的拦住」意思是很困难地、好不容易地才算拦住了。

【徒十四19】「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

撒但拦阻神工作的手段,乃是「石头」(5节)、「花圈」(13节)、「石头」(本节)交互使用,软硬兼施。保罗在林后十一24-25、加六17、提后三11所提的,可能是指这件事。

【徒十四20】「门徒正围着他,他就起来,走进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保罗还没有完成神交托的使命,所以神不允许他被石头打死。神有时容许我们遭遇苦难,面临绝境,为的是「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一9),从而「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9)。「特庇」即以哥念东南97公里的Kerti Huyuk,是保罗第一次传道旅程中最东的城市。

上图:使徒行传第十四章的主要地点:以哥念、路司得、特庇、彼西底、别加、亚大利、安提阿。

上图:使徒行传第十四章的主要地点:以哥念、路司得、特庇、彼西底、别加、亚大利、安提阿。

【徒十四21】「对那城里的人传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门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

特庇城的工作没有遇到犹太教人士的反对,十分顺利。保罗和巴拿巴本来可以继续向东,一路下坡,经大数很快就回安提阿,但他们却原路返回,绕道探访曾遭遇逼迫的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教会。作为神所使用的器皿,他们在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遇到挫折和逼迫时并未气馁,而是坦然离开(20,6节;十三50-52),把结果交在神的手中,相信圣灵会继续在那里工作。但「把结果交托给神」并未成为他们懒惰的借口,他们可能从特庇的顺利中领会到圣灵开门的信号,所以迅速沿原路回访各教会。果然,在回访过程中圣灵不允许再有意外发生,而是让使徒们从容地「坚固门徒的心」(22节),「选立了长老」(23节)看守主的教会。整个传道旅程,都是在圣灵的掌管、带领之下,而神的工人也以顺服、忠心来配合,这是信徒与神同工的美好榜样!

【徒十四22】「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

信主以后不是只有平安喜乐,而是属灵争战的开始,要付出代价。神让我们在属灵争战中「经历许多艰难」,是要拆毁我们的旧人、除去我们身上的天然成分,好叫我们「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当我们「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难中,仍旧存忍耐和信心」(帖后一4),才「算配得神的国」(帖后一5),是真正顺服神的权柄的人。

【徒十四23】「二人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

「长老」是各教会的领袖。这是在耶路撒冷教会以外首次提及长老的地方,也是新约圣经首次提到长老的设立(本节;二十17;提前五17;多一5;雅五14;彼前五1、5)。这些长老是由设立教会的使徒选立的,并不是由众信徒投票选举的。使徒在选立了长老之后,「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因为长老并非是对使徒负责,而是对基督负责。教会是基督的教会,而不是使徒的教会。保罗第一次传道旅程的时间大约只有一年左右,所以这几个教会的长老信主的时间可能只有半年左右,保罗后来说「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是「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提前三6),具体还要因人而异。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全本圣经,属灵的知识比使徒时代更多,但却不能象当日那么快就能在教会中选立长老。当日的信徒是在逼迫中信主的,他们肯付代价信主,也肯付代价追求主,因此生命就长进得更快。我们现在是太安逸了,信主不用付代价,也不愿付代价去跟随主,所以许多教会迟迟不能显出生命成熟的长老来。

【徒十四24】「二人经过彼西底,来到旁非利亚。」

【徒十四25】「在别加讲了道,就下亚大利去,」

「亚大利」是别加附近的地中海海港。

【徒十四26】「从那里坐船,往安提阿去。当初,他们被众人所托、蒙神之恩、要办现在所作之工,就是在这地方。」

这个「安提阿」指叙利亚的安提阿,即他们此次传道旅程的出发点(十三1-3)。使徒保罗一生有三次旅行传道,第一次传道旅程由十三4开始,结束于本节,时间大约是主后48至49年。

【徒十四27】「到了那里,聚集了会众,就述说神借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并神怎样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

保罗和巴拿巴知道整个传道旅程都在神的带领之下,他们清楚自己的工作不过是「神藉他们所行的一切事」,所以能守住做器皿的地位,成功的时候没有沾沾自喜、得意忘形(14节),失败的时候也不会怨天尤人、垂头丧气(十三50-52)。他们在旅程中也许未必清楚神的通盘计划,但最后回顾起来,就发现神是在「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让外邦人有机会接受福音。

【徒十四28】「二人就在那里同门徒住了多日。」

这只是暂时的停留,神很快就要差遣他们开始新的工作。但在这之前,神要先解决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问题,一场决定性的辩论就要开始了(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