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九1】「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

扫罗对耶路撒冷逼迫信徒的效果(八3)还不满意,仍然想大干一番。当时不少门徒已逃离耶路撒冷,他要把他们追回来,囚禁在耶路撒冷。

【徒九2】「求文书给大马士革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

「大马士革」即今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位于耶路撒冷东北约240公里,当时受罗马叙利亚省管辖,是底加波利自治城市联盟的一员,有不少犹太人居住在那里。当时公会的权势仅限于犹太地,但大马士革的会堂也尊敬耶路撒冷大祭司的地位,所以会接受其文书通告。此时大约是主后34年。「这道」原文是「这道路」。

【徒九3】「扫罗行路,将到大马士革,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二十二6)。

【徒九4】「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扫罗所逼迫的是教会,但主耶稣说扫罗在逼迫祂,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教会的头,人对付教会就是对付基督(太二十五40,45),基督不允许教会受祂所不许可的创伤。主耶稣当时还说「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二十六14)。

【徒九5】「他说:『主啊,祢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主啊」在此只是尊称(十4),相当于「先生」。主耶稣告诉扫罗,逼迫信徒就等于逼迫耶稣(路一16),而他所逼迫的耶稣已经被神悦纳高举,这证明扫罗向神的热心实际上是攻击神,因为神已经叫耶稣从死里复活。

【徒九6】「起来!进城去,你所当做的事,必有人告诉你。』」

虽然主耶稣亲自呼召保罗,但却引导他去接受别人的引导和帮助。圣灵总是把信徒带进基督的身体里,让肢体彼此配搭、彼此印证,而不是让信徒活在个人里,单凭个人的感觉来做事。让人自我陶醉、脱离教会的灵,必然不是圣灵。

【徒九7】「同行的人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

这些人看见光时也仆倒在地(二十六14),后来又站起来。虽然他们听见了说话的「声音」,却没有听明声音里的意思(二十二9),也没有看见主的显现。

【徒九8】「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士革;」

主暂时拿走扫罗肉眼的视力,目的是要打开他的心眼,使他能专心仰望神,可以被主差遣到同样心眼昏蒙黑暗的世人当中,「要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从黑暗中转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二十六18)。扫罗开始传道之后所行的第一个神迹,也是叫人「眼睛立刻昏蒙黑暗」(十三11)。

【徒九9】「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

扫罗禁食三天,逐渐体会自己的罪孽深重,而满心懊悔,仰望神的引导和印证。

【徒九10】「当下,在大马士革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

「亚拿尼亚」与欺哄圣灵的那个亚拿尼亚同名(五1-5),圣经仅在这件事上提到他(二十二12),他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主却使用他带领未来的「外邦人使徒」保罗。没有一个信徒可以妄自菲薄,以为自己毫无用处,只要我们能被主使用,就有永远的价值,不虚度此生。

【徒九11】「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

「直街」指大马士革从东到西的一条又长又直的大街。扫罗本来是要「进各人的家」去追捕信徒(徒八3),如今竟被信徒主动来探访。

【徒九12】「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

「看见」指扫罗在异象中的看见,因为他那时还没有恢复视力(18节)。主一面让扫罗看见祂是教会的元首(3-5节),一面又让他经历基督身体里的一个小肢体,叫他深刻地认识了基督的身体。

【徒九13】「亚拿尼亚回答说:『主啊,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祢的圣徒,」

亚拿尼亚对扫罗的顾虑乃是人之常情,他可能是害怕会遭对方捉拿,也可能是害怕给对方「按手」会被误认为与恶人联合。主所引导我们去作的事,有时似乎是违反常理,但基督徒不是按常理来判断事物,乃是按是否有主清楚的话。这里把信徒称为「圣徒」(32,41节,二十六10),表示信徒是分别出来事奉神的「成圣的人」(二十六18)。

【徒九14】「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祢名的人。』」

「求告祢名的」是信徒的一个标记(林前一2)。

【徒九15】「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

十二使徒大都是没有学问的加利利渔夫(四13)。为着把福音传扬到外邦人世界,主耶稣特别拣选熟悉希伯来宗教、希腊文化和罗马政治的扫罗(二十六5,24)。主能使用各样的「器皿」,甚至连那些反对祂启示的人,祂也能得着并使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扫罗一生就向这三类人作见证。

【徒九16】「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

这是扫罗此后一生的写照,他为了宣扬主的名,比别人更多受苦难(林后十一23-28),与当初他加害信徒成了鲜明的对比(13节)。主与我们同工,并与我们同受苦难,所以我们将来也必与祂同得荣耀(罗八17)。

【徒九17】「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

亚拿尼亚是使徒行传第一位称另一个信徒为「兄弟」的人。主的话除去了亚拿尼亚心中的疑虑,使他能称敌人为「兄弟」。

【徒九18】「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

亚拿尼亚既不是使徒,也不是长老,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门徒,然而他却受主差遣为未来的「外邦人使徒」保罗施洗。凡是真实相信主、乐意受主差遣的门徒,都能够为别人施洗。扫罗信主的时间大约是主后35年。

【徒九19】「吃过饭就健壮了。扫罗和大马士革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

圣灵的工作必然是把人带进基督的身体里,一个人得救以后必然喜欢与其他的信徒来往交通。

【徒九20】「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祂是神的儿子。」

扫罗到大马士革各会堂的目的原是追捕信徒,一旦他被主得着,就变成了「宣传耶稣」。我们一旦蒙恩得救,人生的目标必然会转向基督。我们的人生的目标若没有转向基督,恐怕还没有进入永生。扫罗一信主就立刻开始宣教,并不表明新信徒不需要经过基要真理的装备。扫罗已经有足够的旧约基础,他宣讲的重点是耶稣是「神的儿子」,即犹太人所盼望的弥赛亚(诗二7),熟悉圣经的犹太人一旦认识主耶稣就是「神的儿子」,立刻可以开始宣教。

【徒九21】「凡听见的人都惊奇,说:『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不是这人吗?并且他到这里来,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那里。』」

【徒九22】「但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士革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扫罗宣教的中心内容,是宣传主耶稣「是神的儿子」(20节),「证明耶稣是基督」。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指祂有神的生命,祂就是神;主耶稣是基督,指祂是被神用圣灵所膏的弥赛亚,受神差遣到地上来完成神所托付的使命。

【徒九23】「过了好些日子,犹太人商议要杀扫罗,」

扫罗不逼迫耶稣了,就成了为耶稣受逼迫的人。当我们反对神的时候,世界与我们为友;当我们亲近神的时候,世界就与我们为敌。「过了好些日子」这段时间大约有三年,保罗去了大马士革东边的叙利亚沙漠地带阿拉伯,在那里与神独处,后又回到大马士革(加一17-18)。

【徒九24】「但他们的计谋被扫罗知道了。他们又昼夜在城门守候,要杀他。」

把守城门的是大马士革亚哩达王手下的提督,属拿巴田(Nabataeans)阿拉伯王国(林后十一32-33)。可能保罗刚从阿拉伯回来,引起了阿拉伯犹太人的不满,因此说服提督捉拿保罗。在新约时代,大马士革隶属于罗马帝国的叙利亚省,但罗马帝国第三任皇帝卡里古拉(Caligula,主后37-41年在位)将帝国东部的省份恢复为附庸国的地位,可能由亚哩达王(主前9-主后40年在位,是希律安提帕的岳父)管理大马士革。因此,保罗逃离大马士革发生在主后37-40年间。

【徒九25】「他的门徒就在夜间用筐子把他从城墙上缒下去。」

此时已经有一批追随扫罗的「门徒」。古代中东很多房子就建在城墙上,故住家的窗户下临城墙外空地(书二15)。

上图:1890年拍摄的大马士革城墙,保罗从这里缒下。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大马士革城墙,保罗从这里缒下。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徒九26】「扫罗到了耶路撒冷,想与门徒结交,他们却都怕他,不信他是门徒。」

扫罗戏剧性的悔改和四处传道的消息应该早已传回耶路撒冷,但耶路撒冷的门徒还是对这位过去的逼迫者非常谨慎,「不信他是门徒」,这在当时逼迫的环境中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是扫罗信主后的第一次耶路撒冷之行,与加一18-20所记的应该是同一件事,时间是扫罗信主之后「过了三年」(加一18),大约是主后37年。

【徒九27】「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领去见使徒,把他在路上怎么看见主,主怎么向他说话,他在大马士革怎么奉耶稣的名放胆传道,都述说出来。」

神在教会中既赐下醒看守教会的门徒(26节),又赐下「劝慰子」巴拿巴(四36),用爱心去接纳人、鼓励人。领受圣灵各种恩赐的肢体彼此配搭,才能建立基督的身体。

【徒九28】「于是扫罗在耶路撒冷和门徒出入来往,」

扫罗在此期间与使徒彼得和主耶稣的兄弟雅各来往(加一18-19),同作见证。

【徒九29】「奉主的名放胆传道,并与说希腊话的犹太人讲论辩驳;他们却想法子要杀他。」

扫罗生长在基利家省的大数,擅长希腊话,他在耶路撒冷的传道主要是针对在「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就是从罗马帝国各地回归耶路撒冷定居的犹太人,所以他说「那时犹太信基督的各教会都没有见过我的面」(加一22)。扫罗过去和「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一起参与司提反被害(七60),现在却和司提反一样向「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传福音(六9),又像司提反一样被「说希腊话的犹太人」逼迫。

【徒九30】「弟兄们知道了就送他下凯撒利亚,打发他往大数去。」

扫罗这次在耶路撒冷仅有15天(加一18-19),就被迫离开,先被送到凯撒利亚海港,然后回到故乡大数(二十一39;二十二3)。「大数」是基利家省的首都,是地位很高的学术中心。扫罗离开耶路撒冷,表面上是因为犹太人的逼迫,实际上是主耶稣要差派他「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二十二21)。

【徒九31】「那时,犹太、加利利、撒马利亚各处的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圣灵的安慰,人数就增多了。」

扫罗信主之后的数年间,罗马巡抚彼拉多(Pilate,主后26-36年)因政绩恶劣,被罗马皇帝革职,继任的巡抚马斯骝(Marcellus,主后36-37年)和马路勒(Marullus,主后37-41年)放松了对教会的压制,分封王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主前4年-主后39年)也禁止犹太人向教会滋事,大祭司提阿非罗(Theophilus,主后37-41年)为人又比较温和。因此,扫罗暂时避开以后,犹太地的教会就得以喘息,圣灵使「各处的教会都得平安,被建立」,也在这一段日子里把教会更深入地带进真理里(十章)。主虽然允许祂的教会遭遇患难,但绝不会允许撒但和世界摧毁祂的教会,祂无论是允许逼迫还是赐下平安,目的都是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

【徒九32】「彼得周流四方的时候,也到了居住吕大的圣徒那里;」

彼得「周流四方」,在耶路撒冷以外的教会教导信徒和传福音,一直到地中海东岸的约帕,可能是为了跟进腓利在这一带的福音工作(八40)。「吕大」位于耶路撒冷通往约帕的路上,即旧约时代的罗德(代上八12),特拉维夫国际机场就在这里。

【徒九33】「遇见一个人,名叫以尼雅,得了瘫痪,在褥子上卧八年。」

「以尼雅」是个希腊名字,这是一个与外邦人杂居的地区。

【徒九34】「彼得对他说:『以尼雅,耶稣基督医好你了。起来!收拾你的褥子。』他就立刻起来了。」

【徒九35】「凡住吕大和沙仑的人都看见了他,就归服主。」

圣灵赐给使徒行神迹的恩赐是为了见证基督,叫人看见了「就归服主」。「沙仑」是由吕大向北至迦密的沿海平原。

【徒九36】「在约帕有一个女徒,名叫大比大,翻希腊话就是多加(就是羚羊的意思);她广行善事,多施周济。」

「约帕」即现代的雅法(Jaffa)海港,位于吕大以西约19公里。

【徒九37】「当时,她患病而死,有人把她洗了,停在楼上。」

按犹太人的习俗,死人埋葬前须洗身。但这些人并没有把大比大膏抹埋葬,却停在没有人干扰的楼上,表示他们指望大比大会复活。犹太人知道旧约里的先知以利亚(王上十七19)和以利沙都是在楼上(王下四21)使人复活的。

【徒九38】「吕大原与约帕相近;门徒听见彼得在那里,就打发两个人去见他,央求他说:『快到我们那里去,不要耽延。』」

约帕的信徒相信大比大会复活,所以请彼得立即前来。

【徒九39】「彼得就起身和他们同去;到了,便有人领他上楼。众寡妇都站在彼得旁边哭,拿多加与她们同在时所作的里衣外衣给他看。」

【徒九40】「彼得叫她们都出去,就跪下祷告,转身对着死人说:『大比大,起来!』她就睁开眼睛,见了彼得,便坐起来。」

【徒九41】「彼得伸手扶她起来,叫众圣徒和寡妇进去,把多加活活地交给他们。」

「圣徒」就是信徒。

【徒九42】「这事传遍了约帕,就有许多人信了主。」

【徒九43】「此后,彼得在约帕一个硝皮匠西门的家里住了多日。」

「硝皮匠」是制造皮革的工匠,他们的工作对象是动物的尸体,所以经常不洁净(民十九11-13),是法利赛人所远避的。彼得愿意在他家中住宿,表明他愿意不介意犹太人的旧礼仪。彼得这一次的出外工作,在主的计划中最重要的不是行神迹、传福音,而是要把祂带到约帕,在不洁净的「硝皮匠」家里等候主所要做的一件大事,为教会向外邦人的工作做新的预备。

上图:硝皮匠西门的家,位于约帕旧城。

上图:硝皮匠西门的家,位于约帕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