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八1】「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

此次受逼迫的,可能主要是司提反、腓利等说希腊话的犹太信徒(六1),因他们对律法比较不墨守成规(六13-14),而使徒们和说亚兰话的犹太信徒仍旧谨守律法(十五1;二十一20),所以没有成为受逼迫的主要对象。这些说希腊话的门徒被迫离开耶路撒冷,却把福音更快地传开了,「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作基督的见证(一8),而使徒们也得以在耶路撒冷教会坚守岗位。这正是「人的愤怒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信徒遭遇的逼迫、苦难都是出于主的许可,为要成全祂的旨意,我们应当积极寻求主在消极环境中的积极旨意。

【徒八2】「有虔诚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为他捶胸大哭。」

按犹太口传律法《密西拿 Mishnah》,被石头打死的罪犯只可草草埋葬,不许为他们举哀。这些人「捶胸大哭」是向当权者的抗议,极可能惹祸上身。「虔诚的人」可能是信徒(二十二2),也可能是敬虔的犹太人(二5;路二25)。

【徒八3】「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扫罗乃是当时策划逼迫耶路撒冷教会的主要人物(二十二3-5;二十六9-11;林前十五9;加一13,22-23;腓三6;提前一13)。

【徒八4】「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福音得以从耶路撒冷传到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地(一8),并非出于教会主动的策划,而是出于神手的安排。信徒从外面看是被迫「分散」,从里面看却不是逃难,而是如蒲公英的种子四处播散,福音因着逼迫被更快地传到了犹太和撒马利亚,并且指向了地极,基督的教会在各处都建立了起来:「神阿,祢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祢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身上。祢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祢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六十六10-12)。

【徒八5】「腓利下撒马利亚城去,宣讲基督。」

「腓利」是耶路撒冷教会七位执事之一(六5),后来被称为「传福音的腓利」(二十一8)。传统的犹太人虽然鄙视撒马利亚人,但说希腊话的腓利却不介意向他们传福音。撒马利亚人根据申十八15,相信将来必有一位拯救者(约四25),但他们所等候的那一位是教师和赐律法者,不一定是君王。

【徒八6】「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腓利被迫分散到撒马利亚城,却发觉那儿的人对福音很敞开,被犹太人视为异端的撒马利亚人竟然愿意接受福音,这正是出于神的拣选和安排。

【徒八7】「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

腓利与使徒一样有行神迹的能力,他所行的神迹与主耶稣和彼得相符,成为他信息的印证。

【徒八8】「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徒八9】「有一个人,名叫西门,向来在那城里行邪术,妄自尊大,使撒马利亚的百姓惊奇;」

邪灵也可以行「邪术」,因此我们不要把一切超自然的奇事都当作从神而来的。离开真理盲目追求神迹奇事,很容易落入撒但的圈套。根据撒马利亚人殉道士犹斯丁(Justin Martyr)的资料,西门后来迁往罗马,仍操邪业。早期教父爱任纽记载,他带着一个女子周游各地,说她是「意念」(诺斯底的一种能力)的化身。

【徒八10】「无论大小都听从他,说:『这人就是那称为神的大能者。』」

出于圣灵的神迹总是荣耀基督,出于邪灵的邪术是荣耀人自己。

【徒八11】「他们听从他,因他久用邪术,使他们惊奇。」

【徒八12】「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

【徒八13】「西门自己也信了;既受了洗,就常与腓利在一处,看见他所行的神迹和大异能,就甚惊奇。」

西门的「信了」可能是假信,圣经里说「信了」,不一定指真的悔改相信(约二23-25)。

【徒八14】「使徒在耶路撒冷听见撒马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就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

耶路撒冷的使徒们是「神的道」的原始受托人,他们对福音广传的每一个新阶段都作审慎的视察,关切那里所传「神的道」是否纯正。福音传到撒马利亚是很大的进展,使徒很自然要去看看。后来,福音在安提阿传给外邦人,耶路撒冷教会也差巴拿巴去视察(十一22)。彼得领哥尼流信主后,耶路撒冷教会也开会讨论这事。

【徒八15】「两个人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

【徒八16】「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

神在彼得、约翰没来之前没有赐下圣灵,可能是为了向使徒们印证,撒马利亚人所受的圣灵与他们在五旬节所受的是同一位圣灵,正如哥尼流受圣灵时向彼得印证「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十一15)。神要祂的教会明白,祂已经悦纳撒马利亚人,无论是犹太人、撒马利亚人还是外邦人,「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

【徒八17】「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受了圣灵。」

使徒行传特别记录了四次圣灵降临:1、五旬节降在犹太人门徒们身上(二1-4);2、降在犹太人与外邦人混杂的撒马利亚人身上(八16-17);3、降在罗马人哥尼流和他的亲友身上(十44-46);4、降在以弗所十二位施洗约翰的门徒的身上(十九7)。此外圣经并未再提及圣灵降临的实例,甚至记述五旬节那天三千人信主(二41)、另一天五千人信主时(四4),也没提圣灵降临之事。因此,这四次圣灵降临具有代表性的意义,他们代表所有的犹太人和外邦人信徒「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

【徒八18】「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

西门把赐圣灵看作一种魔术,完全误解了圣灵的本质。「西门」这名字后来演绎成Simony,用来指买卖教会圣职的恶行。圣灵原是眼睛所不能看见的,但这里却能看见圣灵赐下,表明伴随着圣灵的恩赐显明在人的身上,或者喜乐的感受(十三52)。

【徒八19】「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

【徒八20】「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

西门并不认识神的作为。「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十七3),人若没有真正认识神、认识耶稣基督,即使自称「信了」,又受了洗(13节),也不能得救。

【徒八21】「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

凡是想为自己的荣耀有所追求,即使是追求「属灵的事」,在神面前也是「心不正」。

【徒八22】「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

【徒八23】「我看出你正在苦胆之中,被罪恶捆绑。』」

「苦胆之中」是希伯来的比喻式讲法,说到一个人拜偶像、离弃神,必给他自己和他所欺哄的人带来苦果(申二十九18)。

【徒八24】「西门说:『愿你们为我求主,叫你们所说的,没有一样临到我身上。』」

西门的反应是求使徒为他祈求,好叫所说的审判没有一样临到他。传说西门后来成为教会的敌人,在罗马与彼得再次较量。

【徒八25】「使徒既证明主道,而且传讲,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马利亚好些村庄传扬福音。」

腓利所开始的撒马利亚宣教工作,现在由使徒们进一步铺开,表明犹太教会完全接纳了撒马利亚人,撒马利亚教会成为教会合一的一部分(九31)。

【徒八26】「有主的一个使者对腓利说:『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那路是旷野。」

「旷野」是无人居住之地,在人看是最不适宜传福音的工场,但圣灵却带领腓利在旷野里帮助埃塞俄比亚的太监接受主耶稣。在我们的人生中也有许多孤寂的旷野,然而在每一个旷野也能有事奉的机会。「迦萨」在撒马利亚西南约一百多公里,是到埃及必经的一条沿海岸狭窄走廊,「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是由耶路撒冷向南通往希伯仑,再向西朝海岸到迦萨。

【徒八27】「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个衣索匹亚(就是古实,见以赛亚十八章一节)人,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衣索匹亚女王甘大基的手下总管银库,他上耶路撒冷礼拜去了。」

「不料」腓利因顺从圣灵的感动,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一位「有大权的太监」,福音从此传进了非洲。我们对圣灵的感动和引领,虽然有时难以理解,也当完全顺服,才能叫许多奇妙的事,也发生在我们的身上。「太监」在此有可能只是指在宫廷内任职的人,是对诗篇六十八31的应验;也可能指真正的太监,是对赛五十六3-8的应验。这位太监「上耶路撒冷礼拜」,表示他是个敬畏神的人,可能已经归化了犹太教,参加了耶路撒冷的朝圣节期,如今在回途中。「衣索匹亚」又译「埃塞俄比亚」,旧译「埃提阿伯」。

【徒八28】「现在回来,在车上坐着,念先知以赛亚的书。」

这位太监不但敬畏神,并且也热心追求认识神。

【徒八29】「圣灵对腓利说:『你去!贴近那车走。』」

圣灵当时可能是借着天使说话(26节),也可能是直接在人的灵里说话。圣灵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我们的灵中作的(罗八16原文)。

【徒八30】「腓利就跑到太监那里,听见他念先知以赛亚的书,便问他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

【徒八31】「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请腓利上车,与他同坐。」

旧约都是指着那将要来的基督说的,基督就是开启它奥秘的钥匙(路二十四25-27、44-47),若「没有人指教」,就不能完全明了。同样,新约也是指着那已经来的基督说的,基督是开启整本圣经的钥匙。

【徒八32】「他所念的那段经,说:祂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

这段是赛五十三7-8节预言救赎主基督的经文,是向犹太教背景的人传福音最理想的开场白。这使我们清楚看见神引导的手,圣灵带领腓利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与太监会面,并听见他读的那段经文,绝非巧合。

【徒八33】「祂卑微的时候,人不按公义审判他(原文是祂的审判被夺去);谁能述说祂的世代,因为祂的生命从地上夺去。」

【徒八34】「太监对腓利说:『请问,先知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

赛五十三7-8预言神的仆人忍受各种凌辱,担当别人的罪,成为赎价,最后被神高举。当时犹太教对谁是神的仆人意见纷纭,有的认为是指以色列民族(赛四十四1-2),有的认为是指先知自己(耶十一18-20),有的认为是指弥赛亚。因此,太监不明白这些话。

【徒八35】「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

基督是整本圣经的中心内容,要明白圣经,必须读出圣经中的基督。

【徒八36】「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经过腓利的讲解,太监相信主耶稣就是基督,所以他没什么理由不受洗了。一个真正信主的人,必然会渴望按着主耶稣的吩咐,受洗归入祂的身体。

【徒八37】「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有些古卷有本节)。

本节在某些古卷才有,内容是正确的神学,但风格不符合路加,而版本的证据也不足,可能是别人加上去的话。

【徒八38】「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太监是敬畏神的人,早已熟悉旧约,所以只需要相信主耶稣是基督,就具备了受洗的资格。今天的慕道者在受洗之前虽然不必熟悉整本圣经,但必须清楚知道自己所信的是什么,早期教会把这些基要信条总结为《使徒信经》。

【徒八39】「从水里上来,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地走路。」

太监虽然不见了腓利,却仍旧「欢欢喜喜的走路」,因为他已经领受了圣灵。信徒得救以后,不可一直倚靠引领我们的人,而该仰望主耶稣(来十二2)。

【徒八40】「后来有人在亚锁都遇见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传福音,直到凯撒利亚。」

「亚锁都」就是非利士人五大城市之一亚实突(撒上五1),在迦萨以北约三十公里。从亚锁都往北到凯撒利亚约有一百公里,一路城乡不断,腓利一边传道一边向北走,直到凯撒利亚。「凯撒利亚」是罗马巡抚的驻节处,居民大都为希腊人,可能是腓利的家乡,此后他一直在那里定居(二十一8)。

上图:使徒时代的凯撒利亚城示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