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徒八1】「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

【徒八2】「有虔诚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为他捶胸大哭。」

【徒八3】「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 八1-十九20的主题是「教会经过犹大和撒马利亚前往外邦」,与路九51-十九44「耶稣经过撒马利亚和犹大前往耶路撒冷」平行。这部分组成一个交错对称的结构:
    • A. 腓利向南方的地极宣教(八1-40);
    •  B. 教会开始向外邦人传福音(九1-十一18);
    •   C. 安提阿教会向外邦人传道(十一19-30);
    •    D. 耶路撒冷的使徒被逼迫(十二1-23);
    •   C1. 安提阿教会向外邦人宣教(十二24-十四28);
    •  B1. 教会确定外邦门徒的守则(十五1-35);
    • A1. 保罗向西方的地极宣教(十五36-十九20)。
  • 神的时候若是没到,教会想离开耶路撒冷都难,因为从天下各国来朝圣的人络绎不绝,门徒每日在圣殿向他们传福音的果效(二46;五12、42),比分散到各地要快出千百倍。神的时候到了,教会想不离开耶路撒冷也不行,因为「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1节)。
  • 正如司提反所宣告的:神不会把自己局限在耶路撒冷和圣殿。殉道推动了撒种,逼迫触动了宣教,这正是「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门徒所遭遇的逼迫和苦难都是出于主的许可,为要成全祂的意旨,所以我们应当学会在消极的环境中看见主积极的旨意。
  • 「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马利亚各处」,可能主要是那些来自外地的门徒。耶路撒冷的常住人口并不多,当时聚集在耶路撒冷的门徒大部分是「从天下各国来」(二5)的犹太人。这些说希腊话的门徒被迫离开耶路撒冷,但却不像难民、倒像宣教士,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一8)作基督的见证。
  • 「除了使徒以外」(1节),并不是说使徒们不受逼迫(十二1-3),而是因为他们还必须冒险留在耶路撒冷(14节)。此时新约圣经还没有完成、各地的教会还没有成熟,有许多信仰问题都需要靠使徒的权威来判断(十五2;十六4)。使徒们若是离开了耶路撒冷,别人就很难找到他们了。因此,虽然使徒们在耶路撒冷不断受到骚扰,但直到雅各被害后才离开耶路撒冷(优西比乌《教会史》卷3第5章第2段)。
  • 按犹太口传律法,不可为被石头打死的罪犯举哀。「虔诚的人」(2节)可能是信徒(二十二2),也可能是敬虔的犹太人(二5;路二25)。他们为司提反「捶胸大哭」(2节),既表示举哀,也表示向公会抗议。
  • 扫罗与撒都该人合作,不但「残害教会」(3节),而且「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3节),驱散门徒,比其他法利赛人更加激进(二十二3-5;二十六9-11;林前十五9;加一13-14、22-23;腓三6;提前一13)。主耶稣非常幽默,祂将呼召的这位外邦人使徒虽然还没有信主,但已经开始为推动福音传向地极而忙得不亦乐乎了。

【徒八4】「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徒八5】「腓利下撒马利亚城去,宣讲基督。」

【徒八6】「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徒八7】「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

【徒八8】「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

  • 「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4节),原文是「于是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英文ESV译本),表明圣灵始终带领门徒、从未离开过他们。福音并不只是停留在耶路撒冷、倚靠耶路撒冷的使徒,圣灵可以使用任何地方和任何人成为福音的出口,使福音像蒲公英的种子四处播散,因着逼迫而传遍犹太和撒马利亚,并且指向地极。正如诗篇所说的:「神啊,祢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祢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祢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祢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六十六10-12)。
  • 「腓利」(5节)是在耶路撒冷教会管理饭食的七人之一(六5),后来被称为「传福音的腓利」(二十一8)。他所行的神迹与主耶稣和彼得相似(7节),成为他信息的印证。说亚兰话的犹太人虽然与撒马利亚人互不来往(约四9),但说希腊话的腓利却没有这种隔阂。撒马利亚人相信摩西五经,并且相信摩西所预言的:「耶和华——你的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申十八18)。但他们相信的这位复兴者(Taheb)是一位教师和赐律法者,不一定是君王。
  • 「撒马利亚」(5节)位于加利利和犹太地之间。以色列北方十个支派被掳到亚述,亚述又「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人来,安置在撒马利亚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王下十七24)。「这些民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他们的偶像」(王下十七41),与当地的以色列余民通婚,血统和信仰都是掺杂的,被称为撒马利亚人。但撒马利亚人却认为自己继承了被掳之前真正的摩西律法,只承认《撒马利亚五经 Samaritan Pentateuch》是正典。《撒马利亚五经》实际上是把摩西五经用撒马利亚字母拼写出来,但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就是要求在基立心山建造祭坛。所罗巴伯带领回归的百姓在耶路撒冷重建圣殿之后(拉四3),「和伦人参巴拉」(尼二10)也带领撒马利亚人在基利心山建造了撒马利亚圣殿。主前110年,马加比王朝的大祭司海卡努斯一世(Hyrcanus I)摧毁了撒马利亚圣殿,使双方彻底决裂,彼此都厌恶对方的圣地(约四20)。因此,当主耶稣经过撒马利亚时,「那里的人不接待祂,因祂面向耶路撒冷去」(路九53)。现在,自命正统的犹太公会打死了传福音的司提反,被犹太人视为异端的撒马利亚人却欣然听从了传福音的腓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显明了圣灵的作为。

【徒八9】「有一个人,名叫西门,向来在那城里行邪术,妄自尊大,使撒马利亚的百姓惊奇;」

【徒八10】「无论大小都听从他,说:『这人就是那称为神的大能者。』」

【徒八11】「他们听从他,因他久用邪术,使他们惊奇。」

【徒八12】「及至他们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连男带女就受了洗。」

【徒八13】「西门自己也信了;既受了洗,就常与腓利在一处,看见他所行的神迹和大异能,就甚惊奇。」

  • 「这人就是那称为神的大能者」(10节),可译为「这个人就是神的能力,那称为大能者的」(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表示西门自称「神能力的化身」,所传的是自己与自己的法术。腓利虽然行大神迹,所传的却是「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12节)。邪灵也可以行「邪术」(9节),但出于圣灵的神迹是荣耀基督,出于邪灵的邪术是荣耀人。因此,我们不要把一切超自然的事情都当作是从神而来的。离开真理盲目追求神迹奇事,很容易落入撒但的圈套。
  • 「西门自己也信了」(13节),但他所信的,可能只是基督的能力(13节),而不是「神国的福音和耶稣基督的名」。

【徒八14】「使徒在耶路撒冷听见撒马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就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

【徒八15】「两个人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

【徒八16】「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

【徒八17】「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受了圣灵。」

  • 犹太教从来都没有征服过撒马利亚教,但「神的道」(14节)却在撒马利亚得了胜。教会的得胜之道,就是靠着圣灵的能力宣讲「神的道」。使徒是「神的道」的管家,所以他们「听见撒马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14节),就派彼得和约翰前去确认是否属实。后来,福音在安提阿传给外邦人,耶路撒冷教会也差派巴拿巴去视察(十一22)。彼得领哥尼流信主之后,耶路撒冷教会也开会讨论。
  • 众使徒「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14节),表明他们是圣灵作头、接受圣灵的差遣,彼得这位领袖乃是服事人的(路二十二26)。
  • 使徒并不排斥撒马利亚人信主,所以「两个人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15节)。
  • 「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16节),这是一个特殊的情况。神在「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17节)之后才赐下圣灵,是因为撒马利亚人和犹太人在历史上长期互不来往(约四20),所以神要向撒马利亚人印证必须「遵守使徒的教训」(二42)。这样,教会就不会分裂成犹太教会和撒马利亚教会,而是合而为一(九31)。
  • 《使徒行传》中提到四类信徒的受洗和受圣灵的经过,次序各不相同:
    1. 犹太人的次序是:悔改、受洗、接受圣灵(二38)。因为犹太人已经熟悉圣经,只需要悔改相信耶稣就是主基督;他们的受洗是悔改的具体行动,悔改之后才能接受圣灵。
    2. 撒马利亚人的次序是:相信、受洗、使徒按手、接受圣灵(八14-17)。他们的受洗不是悔改的行动,而是信心的见证。他们需要经过使徒按手才能接受圣灵,因为神要让与犹太人「没有来往」(约四9)的撒马利亚人也「遵守使徒的教训」(二42)。
    3. 外邦人的次序是:相信、接受圣灵、受洗(十43-48)。他们的受洗不是悔改的行动,而是信心的见证。他们不需要经过使徒按手就接受了圣灵,因为神要主动向使徒显明:「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十一18)。
    4. 施洗约翰门徒的次序是:相信、受洗、使徒按手、接受圣灵(十九2-6)。他们的受洗不是悔改的行动,而是信心的见证。他们需要经过使徒按手才能接受圣灵,因为神要向他们显明必须「奉主耶稣的名受洗」(十九5)。
  • 除了以上四次,圣经并没有再提到可见的圣灵降临现象(二41;四4)。因此,并非每次受洗都有可见的圣灵降临,这四次可见的圣灵降临具有代表意义,要显明所有的犹太人、撒马利亚人和外邦信徒「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

【徒八18】「西门看见使徒按手,便有圣灵赐下,就拿钱给使徒,」

【徒八19】「说:『把这权柄也给我,叫我手按着谁,谁就可以受圣灵。』」

【徒八20】「彼得说:『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因你想神的恩赐是可以用钱买的。」

【徒八21】「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因为在神面前,你的心不正。」

【徒八22】「你当懊悔你这罪恶,祈求主,或者你心里的意念可得赦免。」

【徒八23】「我看出你正在苦胆之中,被罪恶捆绑。』」

【徒八24】「西门说:『愿你们为我求主,叫你们所说的,没有一样临到我身上。』」

  • 西门把赐圣灵看作是一种法术,完全误解了圣灵的本质。「西门」(18节)这个名字后来演变成英文「买卖圣职 Simony」一词。
  • 圣灵是眼睛看不见的,但圣灵赐下时人的表现却是有可能被看见的(18节),可能会伴随着圣灵的赐下而拥有喜乐的感受(十三52)。
  • 西门并不认识神的权柄,也不是为了神的荣耀(19节)。人若不认识神、不认识耶稣基督,即使自称「信了」(13节)、又「受了洗」(13节),也不能得救(约十七3)。人若为了自己的荣耀,即使是追求所谓「属灵的事」,在神面前也是「心不正」(21节)。
  • 「正在苦胆之中」(23节),比喻情况很严重(申二十九18)。
  • 西门求使徒为他祈求,好叫所说的审判没有一样临到他(24节)。但我们并不知道他最终有没有得救。撒马利亚的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记载,西门后来迁往罗马,仍操邪业。早期教父爱任纽记载,他带着一个女子(Helen)周游各地,宣扬那女子是「意念」能力的化身。

【徒八25】「使徒既证明主道,而且传讲,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马利亚好些村庄传扬福音。」

  • 腓利所开始的撒马利亚宣教工作,现在由使徒们进一步开展,从此撒马利亚教会就成为了合一的教会的一部分(九31)。
  • 过去,约翰曾经建议主耶稣降火烧灭不接待祂的撒马利亚村庄(路九54),现在,他却「一路在撒马利亚好些村庄传扬福音」(25节),求主降下圣灵(17节)。过去,主耶稣责备约翰「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路九55);现在,他却清楚地知道圣灵的心意:消灭仇敌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们变为弟兄;不接待主的人所需要的不是天火,而是福音。

【徒八26】「有主的一个使者对腓利说:『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那路是旷野。」

【徒八27】「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个衣索匹亚(就是古实,见以赛亚十八章一节)人,是个有大权的太监,在衣索匹亚女王甘大基的手下总管银库,他上耶路撒冷礼拜去了。」

【徒八28】「现在回来,在车上坐着,念先知以赛亚的书。」

  • 「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26节),是先从耶路撒冷向南到希伯仑,再往西南到迦萨,一路都在犹太地的范围内。「迦萨」位于撒马利亚西南一百多公里的地中海沿岸平原上,原来是非利士五城之一(申二23),也是古代国际贸易大路「沿海大道 Via Maris」前往埃及的必经之路。过了「迦萨」,下一站就是埃及。
  • 「那路是旷野」(26节),一路只有来往的客旅、没有常住的居民,并不适合传福音。腓利刚刚在耶路撒冷北方的撒马利亚打开局面、又得到了使徒的认可,本来应该留在那里拯救更多的灵魂,但圣灵却让他「起来!向南走」(2节)。在我们的人生中,神也常常意外地改变我们的方向;但我们可以确信,每一条旷野之路都有事奉的机会,因为每一个旷野都有圣灵的同在。
  • 腓利是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六3),被圣灵充满的特征就是顺服圣灵:合理的命令固然顺服,貌似不合理的命令也要顺服,所以他「就起身去了」(27节)。「不料」(27节),他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遇到了一位「有大权的太监」(27节),福音从此传向了南方的地极。今天,我们对圣灵的感动和引领也常常难以理解,只有完全顺服的人,才能让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
  • 这位太监「上耶路撒冷礼拜」(27节),表示他是个敬畏神的人,可能已经归化了犹太教,所以不远千里来到耶路撒冷守节,现在正在回途之中。根据律法:「凡外肾受伤的,或被阉割的,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申二十三1),所以他只能在外邦人院朝圣、不能进入圣殿敬拜。
  • 「衣索匹亚」(27节)就是「古实」(赛十八1),即埃及南方尼罗河沿岸的努比亚(Nubia),位于现代苏丹的北部,居民都是黑人。古希腊人用「衣索匹亚 Aethiopia」来称呼这个地区,但并不包括现代的埃塞俄比亚国(Ethiopia)。古实位于耶路撒冷南方两千多公里,是罗马帝国南方的地极。
  • 当时古实的习俗是由王太后摄政,被称为「女王甘大基」(27节),通过母系世袭。王太后去世后再由国王亲政。女王的财政总管出国朝圣,显然是经过女王批准的。
  • 「念先知以赛亚的书」(28节),指朗读《以赛亚书》。《以赛亚书》很长,一卷文士抄写的《以赛亚书》价值不斐。这位太监可能刚从耶路撒冷买到一卷希腊文七十士译本的《以赛亚书》,所以在路上迫不及待地研读起来。

【徒八29】「圣灵对腓利说:『你去!贴近那车走。』」

【徒八30】「腓利就跑到太监那里,听见他念先知以赛亚的书,便问他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

【徒八31】「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于是请腓利上车,与他同坐。」

【徒八32】「他所念的那段经,说:祂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

【徒八33】「祂卑微的时候,人不按公义审判祂(原文是祂的审判被夺去);谁能述说祂的世代,因为祂的生命从地上夺去。」

  • 「圣灵对腓利说」(29节),可能是借着天使说话(26节),也可能是直接在人的灵里说话。
  • 「你所念的,你明白吗」(30节),这是当时犹太拉比的问法,意思是在字面之外,还有没有更深的意义。旧约都是指着那将要来的基督说的,基督就是开启它奥秘的钥匙(路二十四25-27、44-47),若「没有人指教」(31节),就不能完全明了。同样,新约也是指着那已经来的基督说的,基督乃是开启整本圣经的钥匙。
  • 32-33节引自七十士译本的赛五十三7-8,这是预言弥赛亚的经文,是向犹太教背景的人传福音最理想的开场白。这使我们清楚地看见神引导的手,圣灵带领腓利在旷野遇到这位太监,并且正好听到他朗读的赛五十三7-8,绝对不是巧合。

【徒八34】「太监对腓利说:『请问,先知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

【徒八35】「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

【徒八36】「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徒八37】「腓利说:『你若是一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有些古卷有本节)。

【徒八38】「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徒八39】「从水里上来,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地走路。」

  • 赛五十三7-8预言神的仆人忍受各种凌辱,担当别人的罪,成为赎价,最后被神高举。当时的犹太拉比对谁是神的仆人意见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认为是指以色列民族(赛四十四1-2),有的认为是指先知自己(耶十一18-20),有的认为是指弥赛亚。因此,这位渴慕真道的太监也糊涂了(34节)。
  • 基督是圣经的中心,要明白圣经,就要读出圣经中的基督。主耶稣已经把这把钥匙给了门徒(路二十四25-27、44-45),所以「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35节)。
  • 经过腓利的讲解,太监相信主耶稣就是基督,所以他没有什么理由不受洗了。一个真正信主的人,必然会渴望按着主耶稣的吩咐,受洗归入祂的身体。「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36节),这是《使徒行传》中的第一份洗礼申请书。我们不要忘记,这位提交洗礼申请书的外邦人,乃是一位来自非洲的黑人!
  • 37节在某些古卷中才有,内容符合真理、风格却不像是路加的,而版本的证据也不足,可能是抄写者加上去的话。
  • 太监是敬畏神的人,早已熟悉旧约,所以只需要相信主耶稣是基督,就具备了受洗的资格,不需要经过考验期。今天的慕道者在受洗之前虽然不必熟悉整本圣经、也不需要经过人为的考验期,但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所信的是什么。早期教会把最基本的信仰内容总结为《使徒信经》。
  • 太监虽然不见了腓利,但却仍旧「欢欢喜喜地走路」(39节),把福音传向南方的地极,应验了「埃及的公侯要出来朝见神;古实人要急忙举手祷告」(诗六十八31)。他不再需要到耶路撒冷朝圣,也不必和腓利发展更深的友谊,因为他已经与基督建立了直接关系、找到了开启圣经的钥匙。他很可能会在路上继续念《以赛亚书》,所以很快就会读到以下的恩言:「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不要说:耶和华必定将我从祂民中分别出来。太监也不要说:我是枯树。耶和华如此说:那些谨守我的安息日,拣选我所喜悦的事,持守我约的太监,我必使他们在我殿中,在我墙内,有记念,有名号,比有儿女的更美。我必赐他们永远的名,不能剪除」(赛五十六3-5)。
  • 今天,领人信主的人,在别人得救之后,就应当及时让开、不要代替神,只让人留心看自己「为人的结局」(来十三7)。而信徒得救以后,也不可倚靠引导我们信主的人,而应当扎根圣经、仰望耶稣(来十二2),「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十三7)。

【徒八40】「后来有人在亚锁都遇见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传福音,直到凯撒利亚。」

  • 「亚锁都」(40节),就是非利士五城之一的亚实突(撒上五1),在迦萨以北大约四十公里。从亚锁都往北到凯撒利亚,大约有一百三十多公里,都属于犹太地的范围。腓利一边走一边传道,把福音传遍了犹太地的各城。
  • 「凯撒利亚」(40节)是犹太行省罗马巡抚的总部,居民大都是希腊人。凯撒利亚可能是腓利的家乡,此后他一直定居在那里、向外邦人传福音。
  • 二十多年以后,当路加和保罗在腓利家借宿的时候(二十一8),腓利可能亲口讲述了本章的故事。那时他一定会感叹,原来教会根本就没有制定过宣教计划,一切都是圣灵巧妙的带领:司提反殉道之前,圣灵不断充满门徒,带领他们在耶路撒冷放胆传道;司提反殉道之后,圣灵又亲自带领腓利,把福音传遍了犹太地和撒马利亚,并且传向南方的地极。接下来,圣灵还要发起更大的宣教行动。
上图:使徒时代的凯撒利亚城示意图。

上图:使徒时代的凯撒利亚城示意图。

读经有感:你的心在神面前不正(21-22)

  西门向来行邪术,号称是神的大能者。但想不到的是他过后竟也信了腓利所传神国的福音和基督的圣名,而且还受了洗,并常与腓利在一起!

  腓利是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福音使者,当然不可能被西门所忽悠,随随便便就让他信主受洗,尤其让他跟自己到处传福音、行神迹!

  西门显然与天下所有真信主真得救的人一样,只要一息尚存,就都可能因为稍一疏忽,就在骄傲狂妄、诡诈虚伪的自我中活着,面对岌岌可危、亟待悔改的处境。彼得所以当面对西门翻脸无情的斥责,绝非无的放矢,也绝非言过其实!

默然自问

  1. 久行邪术的人还真能轻易信主吗?
  2. 是否因贪欲而亵渎圣灵的人,一般都与自己歪门邪道的背景有关?
  3. 是否亵渎圣灵正是选民和信徒所以得救人数微不足道的最主要原因?
  4. 我凭什么认同腓利听顺圣灵,就毅然放下身边许许多多福音的事工,而跋涉奔波到荒野去拯救一个非亲非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