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五1】「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

本节原文开始有连接词「然而」,把亚拿尼亚、撒非喇的行为与巴拿巴相对照。撒但当外面的逼迫和恐吓不起作用时(四21),就会从里面引动信徒的肉体,叫假冒属灵的酵渗入教会。撒但的攻击无论是从外面还是里面来的,目标都是指向基督。基督升到天上去了,牠就转而攻击基督留在地上的身体,牠不能容忍基督的身体在地上被建造,所以一定把教会从地上连根拔掉。若是教会没有属灵的难处,可能这教会已经不再是基督的身体,撒但也就懒得对付了。

【徒五2】「把价银私自留下几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余的几分拿来放在使徒脚前。」

信徒的奉献是甘心乐意的,不是勉强的,更不是强制的。亚拿尼亚夫妇本来有权保留全部价银(4节),但他们既想得着教会中「属灵」的荣耀,又舍不得放下「属地」的好处,所以一面表示已经捐出所有款项,一面「私自留下几分」,这实际是欺哄圣灵(3节)。

【徒五3】「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分呢?」

人若给肉体一点点的体贴,就是给撒但开了大门,让牠「充满了你的心」。撒但不仅会引诱人犯显而易见的罪,还会引诱人「欺哄圣灵」,装出虚假的属灵外表,表面上是为神热心事奉、热心奉献,实际上是用属灵的事来沽名钓誉。「充满了你的心」可能是犹太人的成语,意思是「壮了你的胆」(传八11)。

【徒五4】「田地还没有卖,不是你自己的吗?既卖了,价银不是你作主吗?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

人怎么能欺哄得了神呢?「欺哄神」的人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徒五5】「亚拿尼亚听见这话,就仆倒,断了气;听见的人都甚惧怕。」

亚拿尼亚的死是神对罪的审判。从医学角度看,可能是惊恐带来的心脏病突发,因为亚拿尼亚清楚知道圣灵的大能,所以对「欺哄神」的后果非常害怕。

【徒五6】「有些少年人起来,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

根据摩西律法,凡被神治死的,皆须即日埋葬(申二十一22-23)。

【徒五7】「约过了三小时,他的妻子进来,还不知道这事。」

【徒五8】「彼得对她说:『你告诉我,你们卖田地的价银就是这些吗?』她说:『就是这些。』」

彼得有意引导撒非喇透露实情,是给她一个悔改的机会。

【徒五9】「彼得说:『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到门口,他们也要把你抬出去。』」

顺服圣灵带领的人,是「一心一意」(四32)为主活、让主用,而不是「同心试探主的灵」。妻子当顺服丈夫(弗五24),却不该顺从丈夫一起犯罪。

【徒五10】「妇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脚前,断了气。那些少年人进来,见她已经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边。」

亚拿尼亚夫妇先后因「欺哄圣灵」而死,这是圣灵在教会初期所行的示范性神迹,是对撒但破坏的严厉警告,也是为着建立使徒的权威。今天的信徒若「欺哄圣灵」而不悔改,虽然不会有身体上的立刻死亡,但必然带来灵性的死亡。

【徒五11】「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这是使徒行传第一次使用「教会」这名词。教会是神从世界里呼召出来,聚集在祂面前,恭聆祂,事奉祂,追求祂,并且预备迎接主再来的神儿女的总合。

【徒五12】「主借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或译:信的人)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

经过这两次难处,教会靠着圣灵都得胜了,全教会就更敬畏主(11节),信徒就更活在「同心合意里」(12节),福音就更有力地传开,神的能力也更大地显出。在属灵的争战里,教会在主里站住得稳就能得胜,守住地位就能显出能力。初期教会经常在「所罗门的廊下」(三11)聚会。

上图:所罗门的廊下

【徒五13】「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

「其余的人」指那些不信主的人(路八10)。

【徒五14】「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

此处是使徒行传首次提到有妇女信主(二41;四4)。

【徒五15】「甚至有人将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过来的时候,或者得他的影儿照在什么人身上。」

路加记这些细节,是要证明彼得的声望,并非证明彼得的影儿有神奇医治的能力。

【徒五16】「还有许多人带着病人和被污鬼缠磨的,从耶路撒冷四围的城邑来,全都得了医治。」

教会的名声传扬到「耶路撒冷四围的城邑」,这是福音的进一步传播。此时彼得和其他使徒只在耶路撒冷活动。出于圣灵的医治效果是「全都得了医治」,而假冒的「神医」则时灵时不灵,不是怪患者信心不足,就是赖家人不够虔诚。

【徒五17】「大祭司和他的一切同人,就是撒都该教门的人,都起来,满心忌恨,」

这次反对使徒的仍然是公会中的撒都该人(四1),撒但挑动他们的「忌恨」,要对付使徒,拦阻教会的发展。在属灵的争战里,一次的得胜常常会引来下一次更厉害的争战。因为经过一次失败,撒但会下更重的手来对付神的教会,而神也允许教会接受更重的击打而更深地扎根在基督里。

【徒五18】「就下手拿住使徒,收在外监。」

【徒五19】「但主的使者夜间开了监门,领他们出来,」

【徒五20】「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

同样是天使释放使徒出监狱,有时会给使徒很明确的指示,让他们「去站在殿里」,接受更厉害的对付;有时却「离开他去了」(十二10),要让使徒自己去「想了一想」(十二12)。神对我们的带领,都是按着祂的计划、祂的时间和祂的方式,也让我们在祂的计划中有机会用自由意志来学习做荣神益人的选择。

【徒五21】「使徒听了这话,天将亮的时候就进殿里去教训人。大祭司和他的同人来了,叫齐公会的人和以色列族的众长老,就差人到监里去,要把使徒提出来。」

「就进殿里去教训人」表明使徒绝对顺从神,甘愿「自投罗网」。

【徒五22】「但差役到了,不见他们在监里,就回来禀报说:」

【徒五23】「『我们看见监牢关得极妥当,看守的人也站在门外;及至开了门,里面一个人都不见。』」

【徒五24】「守殿官和祭司长听见这话,心里犯难,不知这事将来如何。」

「不知这事将来如何」表示后果难料。

【徒五25】「有一个人来禀报说:『你们收在监里的人,现在站在殿里教训百姓。』」

【徒五26】「于是守殿官和差役去带使徒来,并没有用强暴,因为怕百姓用石头打他们。」

在使徒行传里,使徒们从未以暴力反抗逮捕,他们已学到了客西马尼园的功课(路二十二50-51)。

【徒五27】「带到了,便叫使徒站在公会前;大祭司问他们说:」

【徒五28】「『我们不是严严地禁止你们,不可奉这名教训人吗?你们倒把你们的道理充满了耶路撒冷,想要叫这人的血归到我们身上!』」

这些反对主耶稣的人,曾众口一词地愿意承当流主耶稣之血的罪(太二十七25),如今却改口推辞。

【徒五29】「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信徒活在世上,有顺服掌权者的责任(罗十三1)。顺服(submission)是里面的存心和态度,顺从(obey)是外面的行为。我们应当「顺服」在一切神允许的权柄之下,但不能「顺从」与神的命令抵触的权柄,因为「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这时虽然我们「不顺从人」,但我们还是应当用柔和谦卑的态度去「顺服」掌权者,不是以暴力抗争,而是甘愿承担「不顺从人」的后果。因为我们若「顺从神」,神必负责到底。

【徒五30】「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神已经叫祂复活。」

【徒五31】「神且用右手将祂高举(或译:祂就是神高举在自己的右边),叫祂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

人常以为「赦罪」是神的恩赐,但「悔改」是人自己作的决定。实际上,不仅「赦罪的恩」是神赐给的,连我们「悔改的心」也是神所赐的。「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祂的旨意和恩典」(提后一9),这「行为」不但包括我们的善行,也包括以「悔改」为名的「行为」。人无法靠自己的理智、情感或意志来决定悔改,只有神赐给我们的「悔改的心」,才能使我们真心悔改转向神。

【徒五32】「我们为这事作见证;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

若没有神的拣选,人连圣灵的见证和彼得的见证都无法相信,反而会心更刚硬(33节)。

【徒五33】「公会的人听见就极其恼怒,想要杀他们。」

【徒五34】「但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教法师,在公会中站起来,吩咐人把使徒暂且带到外面去,」

迦玛列是当时著名的拉比希列(Hillel)之孙,法利赛人的领袖,以敬虔著称,甚得百姓的尊敬。犹太人称他为「拉比中的拉比」,使徒保罗就是他的门生(二十二3)。在福音书里,法利赛人一向反对主耶稣(路五21、30,七30,十一53,十五2,十六14),主耶稣也曾强烈批评他们的假冒为善(路十一39-52,十二1,十六15,十八9-14),代表法利赛人的文士在定罪主耶稣的公会中也有分(路二十二2,太二十七62)。而在使徒行传中,有些法利赛人信了主(十五5),文士中也有人站在保罗一方对抗撒都该人(二十三9)。

【徒五35】「就对众人说:『以色列人哪,论到这些人,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办理。」

【徒五36】「从前杜达起来,自夸为大,附从他的人约有四百,他被杀后,附从他的全都散了,归于无有。」

「自夸为大」即冒充先知或弥赛亚。

【徒五37】「此后,报名上册的时候,又有加利利的犹大起来,引诱些百姓跟从他;他也灭亡,附从他的人也都四散了。」

「报名上册」指是主后6年亚基老(Archelaus)被贬,罗马人直辖犹大时推出新征税法,加利利的犹大起来反抗。

【徒五38】「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

迦玛列建议公会不要对信徒们采取行动,而是留给罗马人去执行,因为他提的两个例子都是被罗马人镇压的。如果这些信徒们只是出于人意的运动,必要败坏。

【徒五39】「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

如果信徒们所做的是出于神,就必胜过人的敌对,而公会则会出于「攻击神」的地位,以致招来神的审判。

【徒五40】「公会的人听从了他,便叫使徒来,把他们打了,又吩咐他们不可奉耶稣的名讲道,就把他们释放了。」

神藉着法利赛人的领袖迦玛列制止撒都该人杀害使徒,因为神的时候没有到,谁也伤害不了他们。「把他们打了」是犹太人的刑罚「四十下减一下」(廿二19;林后十一24;可十三9),使徒们受到的逼迫比前两次更厉害。

【徒五41】「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

身上的鞭伤不但没有让使徒们觉得羞耻,反使他们「心里欢喜」,因为虽然他们看自己不配,但现在却因着鞭伤「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五11-12)。信徒为主的名受逼迫的时候,也不必喊冤叫屈,而应当「心里欢喜」,因为逼迫表明我们「被算是配为基督的名受辱」。

【徒五42】「他们就每日在殿里、在家里不住地教训人,传耶稣是基督。」

教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受逼迫,但神负责拯救他们,让福音之门继续敞开,没有人能阻止信徒在圣殿和家里传福音。在属灵的争战中,祂永远是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