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四1】「使徒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忽然来了。」

神的工作在什么地方开始,撒但破坏的工作就会接踵而至。神的工作在地上受到阻挡是正常的,如果某项工作一点都没有受到阻挡,恐怕那工作并不是在主的手中,我们应该醒,因为主耶稣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六26)。「撒都该人」是当时犹太教的主要派系之一。在四福音中反对主耶稣最激烈的法利赛人,在使徒行传中却对教会相对友善(五34;二十三9),而撒都该人在四福音中主耶稣工作的末期才出现,在使徒行传中却成为教会的头号敌人。《犹太古史记》卷18第1章指出,当时犹太人有四大派系:爱色尼派(Essene)、法利赛派(Pharisee)、撒都该派(Sadducee)和奋锐党(Zealot)。「法利赛人」有六千多人(《犹太古史记》卷17第2章),是解释律法的权威,掌控会堂,得到大多数犹太人的拥护,但并无政治权力。他们生活简朴,严格遵守摩西五经和口传律法,相信灵魂不朽和复活,文士、拉比大多是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大都是犹太贵族、祭司,掌控圣殿和政治事务。他们接受希腊化思想,与罗马人妥协,只承认摩西五经,反对口传律法,不相信灵魂不灭、复活、天使、圣灵,但一旦掌权,就不得不遵守法利赛人的教训,否则便得不到百姓的支持。「奋锐党人」基本认同法利赛人的教训,但政治上激进,不断发动反抗罗马人的抗争。「爱色尼人」据斐罗说有四千多人,比法利赛人更严谨,远离政治,过着集体苦修的生活。主后70年第二圣殿被罗马摧毁以后,只有法利赛派系幸存,法利赛信条成为拉比犹太教的基础,最终形成今天正统犹太教中的各种派系。

【徒四2】「因他们教训百姓,本着耶稣,传说死人复活,就很烦恼,」

撒都该人不相信死人复活(路二十27-40),而使徒们却宣扬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所以令他们「很烦恼」,在他们看来是罪大恶极。「本着耶稣」原文是「在耶稣里」,指靠着主耶稣的能力、根据主耶稣的教导。

【徒四3】「于是下手拿住他们;因为天已经晚了,就把他们押到第二天。」

根据犹太公会的规矩,任何有关生死的审判必须在白天开始,也在白天结束。

【徒四4】「但听道之人有许多信的,男丁数目约到五千。」

使徒所受的攻击一点都没有妨碍传道的果效,福音的能力并不是任何世界的权势所能阻挡的。当时耶路撒冷的常住人口可能在二万五千左右,所以「男丁数目,约到五千」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徒四5】「第二天,官府、长老,和文士在耶路撒冷聚会,」

这里提到的三种人是公会的三种成员。「官府」指祭司长们,他们在圣殿行政中担任各种职位,大部分是撒都该人。「长老」是民间领袖,是权贵家族的首领,大部分是撒都该人。「文士」是律法教师,熟悉旧约律法和犹太拉比的遗传,大部分是法利赛人。当时犹太人的最高权力机构公会由这三种人组成,定主耶稣死罪的就是他们(太二十六57,59;路二十二66)。

【徒四6】「又有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约翰、亚历山大,并大祭司的亲族都在那里,」

「亚那」于主后6-14年任大祭司,本应是终身制,但中途被罗马人贬职,大祭司的职位相继由他家族中的几个人继承。百姓仍尊称亚那为「大祭司」。

【徒四7】「叫使徒站在当中,就问他们说:『你们用什么能力,奉谁的名,做这事呢?』」

【徒四8】「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

彼得原已被「圣灵充满」(二4),如今再次被圣灵充满,可见圣灵充满是多次、常有的(四31;九17;十三9),是为了给门徒事奉、见证的能力。主耶稣曾应许门徒「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太十19-20;路十二11-12;二十一14-15),所以此时彼得能在庭上应对自如。

【徒四9】「『治民的官府和长老啊,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么得了痊愈,」

彼得在被审判的法庭上也能将福音,无论得时不得时,总是专心传道(提后四2)。「痊愈」原文与「得救」(12节)相同。这个瘸腿的人,因着「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10节)「得了痊愈」,乃是一切信靠耶稣基督之名的人,在灵性上「得救」的标志。

【徒四10】「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神叫祂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

【徒四11】「祂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犹太人建筑房屋安放根基之时,先在最外角安置一基石,称为「房角石」,它是一座建筑物底部转角处的巨石,用以连接墙垣的,是支持和稳定全建筑物的石头。基督就是教会的「房角石」,教会中的「活石」都因着祂联在一起,凡事都以基督为最终的依归。我们不能只传第12节,忽略第11节,只传救赎主、不传房角石,只传救恩、不传建造。神拯救我们的目的,并不单单是为着叫我们得永生,乃是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教会,藉着教会来荣耀祂自己。本节引自诗一百一十八22。

上图:房角石。

【徒四12】「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虽然许多宗教教导爱、劝人努力行善,但出于人的爱和善行只是人所建的巴别塔(创十一4),无法带我们到达天上,无法靠着自己得救,「万教归一」。人要到天上,唯一的道路是从天上赐下来的天梯(创二十八12;约一51),「除祂以外,别无拯救」。

【徒四13】「他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又看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希奇,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

「没有学问」指没有受过神学或修辞学的训练。「小民」指对对犹太人律例一窍不通、对公众事务没有兴趣的平民。圣灵的充满是「没有学问的小民」成了传道的巨人,「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4:4)。从前彼得凭着肉体血气之勇,跟着主耶稣到了大祭司的院中,被婢女仆人认出「是同拿撒勒人耶稣一伙的」时候(太二十六71),他发咒起誓的极力否认。现在他不再依靠自己,而是被「圣灵充满」(8节),所以敢于在大祭司面前显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信徒在生活事奉要叫别人能清楚地认明我们「是跟过耶稣的」,只能依靠圣灵,不能依靠自己。

【徒四14】「又看见那治好了的人和他们一同站着,就无话可驳。」

【徒四15】「于是吩咐他们从公会出去,就彼此商议说:」

【徒四16】「『我们当怎样办这两个人呢?因为他们诚然行了一件明显的神迹,凡住耶路撒冷的人都知道,我们也不能说没有。」

若没有神的拣选,无论是「圣灵充满」的讲道(8节),还是叫人「无话可驳」的神迹(14节),都不能使人信主。「圣灵充满」的讲道可以领许多人信主,也会叫抵挡福音的人更加硬心(六10-11,七55-58),既是呼召,又是审判,因为圣灵充满的讲道叫听的人不能置之不理,一定要决定对福音是顺服还是拒绝。

【徒四17】「惟恐这事越发传扬在民间,我们必须恐吓他们,叫他们不再奉这名对人讲论。』」

这些公会的成员不关心真理,只关心基督的真理一旦传扬出去,会影响社会稳定和他们的既得利益。

【徒四18】「于是叫了他们来,禁止他们总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

【徒四19】「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

公会原是被设立来代替神照顾百姓,犹太人应当把听从公会当作是听从神。但公会的决定若违背神的旨意,人就不能听从他们,而应当听从神,对神的顺服高于任何宗教或政治的权柄。彼得和约翰在此所「不听从」的是禁止他们奉主耶稣的名传扬福音,因为传福音作见证是主耶稣所赐的大使命(太二十八19)。

【徒四20】「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徒四21】「官长为百姓的缘故,想不出法子刑罚他们,又恐吓一番,把他们释放了。这是因众人为所行的奇事都归荣耀与神。」

「恐吓」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仇敌历世历代所惯用的伎俩。基督徒不畏惧人恐吓的原因,乃在于知道人对他所作的任何事都是暂时的,但是神对待他的却是永恒的。

【徒四22】「原来借着神迹医好的那人有四十多岁了。」

这人早已经成熟了,他的病历漫长、病情固定,已非医药所能医治,所以必定是出于神大能的医治。

【徒四23】「二人既被释放,就到会友那里去,把祭司长和长老所说的话都告诉他们。」

这里只提到「祭司长和长老」,可能代表法利赛人的文士在这件事上态度有保留(五34)。

【徒四24】「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的高声向神说:『主啊!祢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

门徒们立刻的反应就是祷告,这难处不仅把教会催逼到神的面前,也把神的儿女催逼得更加「同心合意」。他们在地上是无可依靠,但是天上的神却是他们稳固的保障,也是他们得安慰和供应的地方。

【徒四25】「祢曾借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本节引自诗二1-2。

【徒四26】「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也聚集,要敌挡主,并主的受膏者(或译:基督)。”」

教会在因真理遭遇逼迫时,若认识到这是仇敌在「抵挡主」,而不只是针对我们个人,就不会再畏惧,而是回到神面前放胆向神求告,因为神必负责。

【徒四27】「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祢所膏的圣仆(仆:或译子)耶稣,」

「外邦人和以色列民」这里把以色列人列在弥赛亚的敌人中,显出信徒开始明白,以色列人若拒绝弥赛亚,就不再是神的子民,而是和不信的外邦人一样。

【徒四28】「成就祢手和祢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

信徒也明白,这一切谋害耶稣的行动,都是神所预定必有的(二23,三18)。神大能的手必然成就祂所预定的,不但包括祂准许敌人逼迫,也包括祂必令仇敌挫败:「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人的余怒,祢要禁止」(诗七十六10)。

【徒四29~30】「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一面叫祢仆人大放胆量讲祢的道,一面伸出祢的手来医治疾病,并且使神迹奇事因着祢圣仆(仆:或译子)耶稣的名行出来。』」

正因为信徒认识到他们所遭遇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并要成就神所预定的旨意,所以他们并没有求神把难处拿走,而是求神给他们够用的恩典去面对难处(林后十二9),继续忠心见证,执行基督的大使命。安逸常常使信徒的心偏离神,难处反而会成为教会的祝福,所以神容许教会面临难处,并借着难处来造就祂的教会。这里的祷告借用了希西家的祷告的格式和其中的辞句(赛三十七16-20)。

【徒四31】「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

在五旬节时,他们已经被圣灵充满(二1-4);彼得与公会的人辩论时,再次被充满(四8);现在他们在祷告与赞美的时候,又都被充满。可见「圣灵充满」是经常有的,而「圣灵的洗」是得救时一次性的。

【徒四32】「那许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人说他的东西有一样是自己的,都是大家公用。」

每个信徒都是神恩赐的管家,我们的财物、健康、智慧、时间,都是主托付我们代管的,没有「一样是自己的」。我们若认识到自己所有的都是基督的,当然也应当让基督的身体「大家公用」。

【徒四33】「使徒大有能力,见证主耶稣复活;众人也都蒙大恩。」

当众肢体在圣灵里一心一意,愿意为主而活、被主所用的时候,教会就「大有能力」见证主。「蒙大恩」意思是神的恩藉着教会大大做工(六8;路二40)。

【徒四34】「内中也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

旧约应许神的子民中间没有穷人(申十五4),这个应许现在应验在教会里了。在基督的身体里,若爱不缺少,就不会有缺乏,若教会中有人缺乏,必定是因为爱出了问题。「使徒的脚前」(37节;五2)是法律上移交的正规用语。早期教会并非所有的人都变卖了家业,比如马可的母亲马利亚还有房子(十二12)。

【徒四35】「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

【徒四36】「有一个利未人,生在塞浦路斯,名叫约瑟,使徒称他为巴拿巴(巴拿巴翻出来就是劝慰子)。」

「塞浦路斯」即地中海东部塞浦路斯岛。「巴拿巴」是信徒的领袖,以良善忠厚闻名(十一24)。他本来叫约瑟,但使徒给他一个别名,因为他是一个能安慰别人的人。他不是以空口说温情的话安慰人,而是以爱心、包容、勉励和钱财去安慰人(九27;十一23;十五37)。

【徒四37】「他有田地,也卖了,把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

根据摩西律法,利未人在应许之地不能拥有土地(民十八20;申十9),但新约时代的应许之地已经有大量外邦人杂居,这一律法可能已经无法执行了。巴拿巴的田地也可能在外邦塞浦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