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徒三1】「申初祷告的时候,彼得、约翰上圣殿去。」

早期耶路撒冷的信徒仍然上圣殿祷告、聚会、传福音(二46),此后几十年里神慢慢地兴起环境,逼使教会离开圣殿、离开耶路撒冷、离开犹太会堂,不再受犹太教的影响。「申初」即下午三点,是献晚祭和会众祷告的时间。当时犹太人每天有三次定时的祷告:「巳初」上午9点、「午正」中午12点和「申初」下午3点。「申初」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断气,至圣所的幔子裂为两半的时间(太二十七46-51),「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著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来十20),「就当存著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十22),向神祷告。

上图:大希律扩建的第二圣殿的模型,位于耶路撒冷博物馆。

【徒三2】「有一个人,生来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来,放在殿的一个门口(那门名叫美门),要求进殿的人周济。」

「美门」靠近「所罗门廊」(11节),位于圣殿的东墙。圣殿的入口处,特别是靠近捐献箱的地方,被认为是乞讨最好的位置。

【徒三3】「他看见彼得、约翰将要进殿,就求他们周济。」

物质的「周济」只能应付眼前生活的需要,却不能根本解决生命上的问题。教会若只着眼于社会福利、慈善,却不高举基督,就会迷失在公益慈善事业上,不能给人真实的帮助。

【徒三4】「彼得、约翰定睛看他;彼得说:『你看我们!』」

许多信徒常常说「要看神,不要看人」,但彼得却说:「你看我们」。一个传福音的人,「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一27),才能见证基督、让别人在我们身上看到基督。

【徒三5】「那人就留意看他们,指望得着什么。」

我们来到主面前,「指望得着什么」呢?是金银,是平安喜乐,还是永生的生命?主耶稣说:「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约六27)。

【徒三6】「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

彼得是教会的领袖,许多信徒变卖田产家业、凡物公用,可供彼得管理支配的金银很多(二45),但他却说「金银我都没有」,因为他知道自己只是「金银」的管家,必须照着神的心意去使用「金银」。神没有让彼得把教会的「金银」平分了周济穷人,而是要给人更好的。「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们必须先有所得着,然后才能给人,我们所得着的金银是有限的,基督却是无限的。今天许多信徒和教会「金银」都有了,却没有了「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也失去了叫生命残缺的人重新得着恢复的能力。「奉耶稣基督的名」就是为祂的旨意行事、依靠祂的权能行事、让祂自己来行事,所成的事也归于祂的名下。

【徒三7】「于是拉着他的右手,扶他起来;他的脚和踝子骨立刻健壮了,」

若只靠人的手,虽然天天「抬」(2节),即使抬了四十年(四22),瘸腿的仍然瘸腿;若只靠着「金银」(6节)去帮助人,即使天天帮,也只能解决眼前的难处,却不能解决永远的需要。只有靠神的手,才「拉」了他一把就立刻痊愈;只有靠着我们「所有的」(6节)的基督,才能供应生命,让人残缺的生命得着恢复,满足人永远的需要。

【徒三8】「就跳起来,站着,又行走,同他们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神。」

「走着,跳着」应验了「那时瘸子必跳跃像鹿」(赛三十五6)。他复原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和使徒一同进殿赞美神,正如主耶稣在世时一样。「同他们进了殿」按照旧约律法,凡是身上有残疾的人,是不能接近神的圣所,也不可献祭的(利二十一16-21)。

【徒三9】「百姓都看见他行走,赞美神;」

圣灵在得救的信徒生命中带出的改变,是最美好的见证。

【徒三10】「认得他是那素常坐在殿的美门口求周济的,就因他所遇着的事满心希奇、惊讶。」

【徒三11】「那人正在称为所罗门的廊下,拉着彼得、约翰;众百姓一齐跑到他们那里,很觉希奇。」

「所罗门廊」是圣殿区的外围两个长的开放式柱廊之一,有高约8米、排列成行的石柱,并有香柏木筑成的顶盖,可以容纳许多人聚集,免受日晒雨淋;这两个柱廊在外邦人院的边缘成直角相会合,一个叫王廊,另一个就是所罗门廊(约十23)。

【徒三12】「彼得看见,就对百姓说:『以色列人哪,为什么把这事当作希奇呢?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

众百姓以为他们本身有特别的能力,或者非常虔诚,以致神垂听他们的祷告施行神迹。但彼得却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到神迹的源头,见证复活的基督。我们在传福音时,必须先让人「看我们」(4节),但却不是一直让人「定睛看我们」,而是藉着我们的见证「定睛看耶稣」。事奉的功效,既不在于我们的「能力」,也不在于我们的「虔诚」,乃是出于圣灵的能力(亚四6)。事奉神的人在受人赞誉之时,真的能从内心否认是「自己的能力和虔诚」吗?。

【徒三13】「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我们列祖的神,已经荣耀了祂的仆人(或译:儿子)耶稣;你们却把祂交付彼拉多。彼拉多定意要释放祂,你们竟在彼拉多面前弃绝了祂。」

彼得的第二篇讲道对主耶稣的身份有了更进一层的教训。「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是为了让在场的犹太人明白自己是承受神圣约的子孙(25-26节)。「祂的仆人耶稣」表明主耶稣乃是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那位「受苦的仆人」(赛四十二1-9;四十九1-13)。「荣耀祂」指赛五十二13的预言应验在主耶稣身上,主耶稣经过死而复活、升天,被显明是神的儿子(约七39;十二16,23;十三31-32;十七1)。

【徒三14】「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

「圣洁」原文意思是「分别出来归于神」。「公义」意思是「与神、与人、与事都是对的」。「凶手」指巴拉巴(路二十三25)。

【徒三15】「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却叫祂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

【徒三16】「我们因信祂的名,祂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正是祂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

彼得将人的注意力从医治转向医治者的名。今天有许多强调神医的个人和团体,却常常将人的注意力从医治者导向医治,结果常常是导向虚假的医治。此处的「信心」可能指彼得的信心,也可能是指瘸腿之人的信心,或者两者兼指。

【徒三17】「弟兄们,我晓得你们作这事是出于不知,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

彼得责备犹太人的罪行(13-14节),但却体恤他们的软弱,因为他知道他们是「出于不知」,正如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祷告:「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二十三34)。凡不体恤人的软弱、不爱罪人的人,就没有资格定罪人,也没有资格传福音。「出于不知」意味着还可以蒙赦免,但如果犹太人还不肯承认因无知而犯的罪并且悔改,就是故意犯罪了,如此则罪不可赦,「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来十16)。

【徒三18】「但神曾借众先知的口,预言基督将要受害,就这样应验了。」

当时许多犹太人认为主耶稣是死于律法的咒诅之下,因此不是弥赛亚(申二十一23;加三13),彼得指出弥赛亚也有受苦的一面。犹太人无知而犯的罪,竟成就了神的计划。

【徒三19】「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

真正的「悔改」是和「归正」连在一起的,「归正」就是「转向神」。「涂抹」当时地中海沿岸的人用蒲草纸书写,所用的墨中没有酸质,不像现代墨会蚀进纸里,只是留在纸的表面,只要用湿海绵擦拭,就可以「涂抹」所写的字。「安舒的日子」指基督再来在地上建立千年国度,神重新统治以色列的日子,也就是犹太人盼望的「弥赛亚的日子」。

【徒三20】「主也必差遣所预定给你们的基督(耶稣)降临。」

犹太人「悔改归正」,基督耶稣才会再度降临。因此,主耶稣不会立即再来,必须等到神藉众先知预言的话完全应验,以色列全家悔改得救时(罗十一26)才会降临在地上,建立千年国度。

【徒三21】「天必留祂,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神从创世以来、借着圣先知的口所说的。」

「天必留祂」指已经升天的耶稣基督要等到神预定的时候才会再来。「万物复兴的时候」指基督再来建立千年国度的时候,这时万物必将复归神起初创造的样子。在此以前,一切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一同叹息劳苦,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罗八19-22)。

【徒三22】「摩西曾说:“主——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祂向你们所说的,你们都要听从。」

本节引自申十八15。

【徒三23】「凡不听从那先知的,必要从民中全然灭绝。”」

本节引自申十八19。

【徒三24】「从撒母耳以来的众先知,凡说预言的,也都说到这些日子。」

「撒母耳」是继摩西之后作先知的(撒上三19-21),先知学校是从撒母耳开始的(撒上十九20),圣经以他为众先知的代表人物(来十一32)。「这些日子」并不是指主再来的日子,而是指弥赛亚的时代,即新约时代。

【徒三25】「你们是先知的子孙,也承受神与你们祖宗所立的约,就是对亚伯拉罕说:“地上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

犹太人是「先知的子孙」,是神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的继承人,理当先得着神所应许的福分。「后裔」原文是单数,特指基督(加三16)。「地上万族」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

【徒三26】「神既兴起祂的仆人(或译:儿子),就先差祂到你们这里来,赐福给你们,叫你们各人回转,离开罪恶。』」

「就先差祂到你们这里来」这是使徒行传中第一次直接指出,福音是「先」传给犹太人。主耶稣在地上事奉犹太人,「赐福给你们」,是要叫犹太人「回转,离开罪恶」,得以接受祂带来的丰盛的属灵恩赐。既是「先」,也表明犹太人若不领受,福音就会转向外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