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约十二1】「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祂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

主耶稣叫拉撒路复活,是约翰福音记载的最后一个神迹。第三章到十一章是记录主耶稣以祂的所作来显明祂的所是,从第十二到十七章是记录主耶稣以祂的所是来显明神所要做的。「伯大尼」无花果之家,困苦之家。

上图:耶稣传道后期:1、耶稣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途中在撒马利亚境内某地被拒(太十九1,路九51-56,约七10);2、去约旦河外工作(路十25-十七10,约十22-42);3、在伯大尼叫拉撒路复活(约十一1-44);4、离开犹太,到旷野中的以法莲城去和门徒同住,犹太人开始商议要杀耶稣(约十一54-57);5、经过撒马利亚和加利利去耶路撒冷(路十七11);6、再到约旦河外去工作(太十九1-二十28,可十1-45,路十八1-34);7、在耶利哥医治好瞎子,见税吏长撒该(太二十29-34,可十46-52,路十八35-十九27);8、去伯大尼马大的家(约十二1)。

上图:耶稣传道后期:1、耶稣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途中在撒马利亚境内某地被拒(太十九1,路九51-56,约七10);2、去约旦河外工作(路十25-十七10,约十22-42);3、在伯大尼叫拉撒路复活(约十一1-44);4、离开犹太,到旷野中的以法莲城去和门徒同住,犹太人开始商议要杀耶稣(约十一54-57);5、经过撒马利亚和加利利去耶路撒冷(路十七11);6、再到约旦河外去工作(太十九1-二十28,可十1-45,路十八1-34);7、在耶利哥医治好瞎子,见税吏长撒该(太二十29-34,可十46-52,路十八35-十九27);8、去伯大尼马大的家(约十二1)。

【约十二2】「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

「坐席」指在「斜躺在桌旁」,是古时犹太人吃筵席的标准姿势,以左手胳膊撑着头,脸朝向马蹄形的矮桌,脚则远离桌子。这晚宴可能设在长大麻风的西门家(太二十六6;可十四3),拉撒路是陪客,马大被请来帮忙。

【约十二3】「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

抹膏是当时社会表示欢迎和尊敬的礼仪,通常是将膏抹在头上(参路七46)。「真哪哒香膏」是一种由印度进口的甘松香油,价格昂贵。在宴席间以香膏涂抹贵宾是古代中东的习俗,不过使用如此大量的昂贵香膏显得很奢侈。马利亚以自己最荣耀的「头发」(林前十一15)来擦主耶稣最低下的「脚」,她曾坐在主的脚前(路十39),俯伏在主的脚前(十一32)。一个会坐在主脚前的人,才会俯伏在主脚前;一个会俯伏在主脚前的人,才会将自己的荣耀奉献在主脚前(启四10)。

【约十二4】「有一个门徒,就是那将要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

【约十二5】「说:『这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

这香膏值三十两银子,就是300得拿利乌,相当于普通人300天的工资,是寡妇两个小钱的19200倍。主耶稣刚刚称赞寡妇两个小钱的奉献(可十二43),现在又接受这么昂贵的香膏,为什么不拿来周济那寡妇呢?香膏用在主身上就枉费,「周济穷人」就不枉费,基督徒太容易被一些看起来属灵、善良的理由,夺取了基督在我们心中该有的地位。我们有太多的事奉,不是为着主的喜悦而作,只是为着眼见的需要,表面上好像是为主「周济穷人」,让主居首位,其实并不是为着主。

【约十二6】「他说这话,并不是挂念穷人,乃因他是个贼,又带着钱囊,常取其中所存的。」

犹大跟随主三年半,蒙主托付重要的财务重任,但仍胜不过钱财的诱惑。不是因为主耶稣缺少智慧、用人不当,而是人越在哪里软弱,主越要我们在哪里事奉。我们的事奉并非是主需要我们帮祂忙,而是祂赐给我们显明旧人、造就新人的机会。

【约十二7】「耶稣说:『由她吧!她是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

伯大尼的马利亚在主死之前抓住机会膏了主,抹大拉的马利亚在主死之后想要去膏主,却没得机会(可十六1-6)。马利亚可能领会了主耶稣屡次关于十字架的教导,她灵里的敏锐满足了主的心意。

【约十二8】「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

耶稣并不是否定「周济穷人」的义务(申十五11),而是要门徒不要把人的需要看得高于主,只有做在主身上的「行善」,才有永远的价值。现在主的需要乃是要显明祂就是「受膏者」,是将要为我们代死的神的羔羊。所以香膏虽是极贵,但主是完全配得的。

【约十二9】「有许多犹太人知道耶稣在那里,就来了,不但是为耶稣的缘故,也是要看祂从死里所复活的拉撒路。」

【约十二10】「但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

「祭司长」多为撒都该人,他们不相信复活(太二十二23),在犹太公会中影响力最大。他们与罗马人合作,是政治、宗教上的既得利益者。

【约十二11】「因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

拉撒路没有说过一次话,没有讲过一篇道,但他是一个从死里复活(1节)的见证。信徒往往注意话语的见证,却忽略了我们自己就是主的见证。只要我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一27),往往会产生比话语见证更大的果效。

【约十二12】「第二天,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

每年逾越节时,耶路撒冷的人口就暴增。主后一世纪的犹太史学家约瑟夫说,有一回在逾越节时作了人口统计,总共有两百七十万人之多。

【约十二13】「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祂,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

「棕树枝」常用于节日(利二十三40)。在住棚节和修殿节时,朝圣者都会用棕树枝作为敬拜的一部分,棕树枝也是胜利和王权的象征。当群众拿着棕树枝来迎接耶稣时,就表示他们视祂为君王。耶稣在祂圣工初期曾经回避那些要立祂为王的群众(六15),可是祂现在却接受他们的欢呼,因为父神的时间已经到了。主耶稣得着国度的途径不是来自人的拥戴,而是祂自己从死里复活,然后在父神的手中接受权柄,这一次进耶路撒冷,只是象征性地显出国度的荣耀。「和散那」是「求你立刻拯救我们」(诗一百十八15)的意思,当时可能已经转用作颂赞的呼声。「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引自诗一百十八26,这里「奉主名来的」指那要来的弥赛亚,「以色列的王」是群众在此附加上去的称呼。

【约十二14】「耶稣得了一个驴驹,就骑上,如经上所记的说:」

「驴」是温驯的动物,不像战马那样威风,所以圣经用驴和马作对比,以表明骑驴者的谦和、温雅(亚九9-10)。主耶稣得驴驹的经过情形,详载于可十一2-6。

【约十二15】「锡安的民哪(民原文作女子),不要惧怕!你的王骑着驴驹来了。」

「锡安」是耶路撒冷城内的一座山丘,也用作耶路撒冷城的别名。本节引自亚九9,在那里预言弥赛亚是骑着驴驹的和平之君。为了应验这个预言,主耶稣刻意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表示祂不是大众所期盼的政治军事领袖,而是将和平带给全人类的和平之君。

【约十二16】「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祂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祂这样行了。」

圣灵会叫人想起主的话(十四26),又引导人进入一切的真理(十六13),所以后来门徒们才能明白。

【约十二17】「当耶稣呼唤拉撒路,叫他从死复活出坟墓的时候,同耶稣在那里的众人就作见证。」

【约十二18】「众人因听见耶稣行了这神迹,就去迎接祂。」

「众人」有许多只是出于对神迹奇事的好奇,并非相信祂是神的儿子。

【约十二19】「法利赛人彼此说:『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世人都随从祂去了。』」

法利赛人现在已经不能公开捉拿祂了。

【约十二20】「那时,上来过节礼拜的人中,有几个希腊人。」

「希腊人」可能泛指在希腊文化影响下的外邦人,他们已经入了犹太教。希利尼人的来访更印证了法利赛人所说的「世人都随从祂去了」(19节)。

【约十二21】「他们来见加利利、伯赛大的腓力,求他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腓力的老家「伯赛大」靠近希腊人聚集的低加坡里地区(太四25),这些希腊人找腓力,可能他们认为「腓力」是个希腊文名字,他又是伯赛大人,所以会比较接纳他们。主耶稣降生时,有外邦人特来拜祂(太二1-12),在祂临上十字架之前,又有外邦人来求见,显明祂乃是全人类的救主。

【约十二22】「腓力去告诉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诉耶稣。」

安得烈和腓力是同乡(一44),「安得烈」也是个希腊名字。他们一起去将希腊人的要求告诉耶稣,可能因为他们不确定主耶稣是否愿意与外邦人打交道(太十5-6,十五22-24)。

【约十二23】「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

「希腊人是求智慧」(林前一22),当外邦希腊人醒悟人的智慧有尽头,而转过来要见主的面时候,象征着主耶稣藉十字架的死而复活得荣耀的时刻已经来到了。

【约十二24】「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一粒麦子」指主耶稣自己,「落在地里死了」指祂的肉身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主耶稣若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祂里面的生命就不能被释放、繁殖。十字架的意义不只是受苦,十字架最终的目的是生命的释放。十字架是死而复活,藉着死结束旧造,藉着复活显明新造。

【约十二25】「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人的肉体有多少死,里面就有多少新生命,受击打有多少,生命的流露就也有多少。一个不肯放下自己,只注意追求魂的满足、以世界的事物作为喜乐的源头的人,他的属灵生命一定是萎缩的。人要得着永远的属天生命,必须走十字架的道路,藉着死结束旧造,藉着复活显明新造。「生命」原文是「魂」,包括心思、情感、意志。「爱惜」与「恨恶」是相对比较的说法,凡爱自己过于爱神的,就是爱惜自己的魂;凡爱神过于爱自己的,就是恨恶自己的魂。

【约十二26】「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

信徒若要服事主,就必须跟从主的脚踪,效法祂走十字架的道路。在十字架的道路上跟从主的人,单单专注于所要服事的主,他们最关心的不是工作的内容、也不是工作的需要,而是主自己是不是在那里。我们若是这样对主耶稣稍有一点服事,父神就要「尊重」我们,服事主实在是一生最荣耀的事。神自己宣告:「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撒上二30)。

【约十二27】「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

这是约翰福音第五次提到主耶稣的「时候」,这「时候」是指祂受死的「时候」。「我现在心里忧愁」这是真实人性在十字架的阴影下必然的反应,主耶稣是神也是人,祂也会哭,也会忧伤难过(十一33,35)。「这时候」是指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

【约十二28】「父啊,愿祢荣耀祢的名!』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

「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是父神宣告主耶稣的圣工已经荣耀了祂的名,祂的受死和复活将继续荣耀祂。约翰福音没有记载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而是记载这段祷告。父神对主耶稣这次祷告的回应,是用天上的声音宣告神已垂听了要荣耀祂的祷告;父神对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的回应,是差派天使来扶持祂。

【约十二29】「站在旁边的众人听见,就说:『打雷了。』还有人说:『有天使对祂说话。』」

「打雷了」意即只闻其声,不明其意。「有天使对祂说话」意即似话非话,似懂非懂。

【约十二30】「耶稣说:『这声音不是为我,是为你们来的。」

「这声音不是为我」主耶稣不需要任何东西证明祂的祷告得到垂听,因为祂与父神的关系保证了此事。正如耶稣在使拉撒路复活前所做的祷告是为了旁观者的益处(十一41-42),现在这从天上来的声音也「是为你们来的」,要向他们显明神垂听耶稣的祷告,坚固他们的信心。

【约十二31】「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

「世界」指那些仇视主耶稣的犹太领袖们,正是因为他们拒绝耶稣且让祂钉十字架,就确定了他们自己要受神的审判。「世界的王」指魔鬼(十四30;十六11),自从人类的始祖堕落以后,全人类都落在牠的辖制中,「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书五19)。主耶稣藉着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4-15)。

【约十二32】「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

「被举起来」指主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三14),在人这是羞辱,在神却是极大的荣耀。「万人」指不同的种族的人,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罗一16)。主耶稣的生,是「关乎万民」的(路二10);主耶稣的死,是「吸引万民」的。主耶稣这样荣耀地被举起来,就打通了人与神之间的通道,使人有条件回到神起初的荣耀旨意里去。

【约十二33】「耶稣这话原是指着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

【约十二34】「众人回答说:『我们听见律法上有话说,基督是永存的。祢怎么说:“人子必须被举起来”呢?这人子是谁呢?』」

众人不领会十字架的意义,所以也不领会十字架上的基督。他们只是传统性的知道基督是永存的,却不知道没有十字架就显不出基督来。旧约圣经预示弥赛亚将会永远存续(诗八十九36;一百一十4;赛九7)。

【约十二35】「耶稣对他们说:『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

当主耶稣复活之后只向祂的门徒显现(十四22-24),不信的人没有机会再见到祂。

【约十二36】「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耶稣说了这话,就离开他们隐藏了。」

当众人纠结于「人子是谁」(34节)的时候,主耶稣的答复是不要认人,而是去认光,「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因为时间剩下不多了。

【约十二37】「祂虽然在他们面前行了许多神迹,他们还是不信祂。」

若没有父神的拣选,即使主耶稣亲自行神迹、教导,人也还是不会信。

【约十二38】「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主啊,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主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本节引自希腊文七十士译本赛五十三1。

【约十二39】「他们所以不能信,因为以赛亚又说:」

【约十二40】「主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们眼睛看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本节引自赛六10,但与原文有所出入。当人故意不认识神的时候,神就任凭他们(罗一28),所以说是神「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

【约十二41】「以赛亚因为看见祂的荣耀,就指着祂说这话。」

「祂的荣耀」原指神的荣耀(赛六3),但作者指出以赛亚在圣殿里看到的其实是基督的荣耀,因为父与子原为一(十30)。

【约十二42】「虽然如此,官长中却有好些信祂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

这是约翰福音第二次将信耶稣与被逐出犹太会堂的威胁连在一起(九22,十二42,十六2)。在犹太社会中,个人的身份全系于他在家庭和社区的地位,被赶出会堂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约十二43】「这是因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

「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十10)。信徒只在心里相信,而不敢向人承认,就是「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

【约十二44】「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

44至50节是主耶稣最后一次向群众公开的讲道,从此以后,祂就不再向犹太人说什么话了。所以这段话可说是主向犹太人讲道的总结。

【约十二45】「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

【约十二46】「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

主耶稣对祂的听众最后再提供一次「不住在黑暗里」的机会。「光」指将父神启示出来,「黑暗」则代表对神的无知,以致使自己沦为那恶者的猎物。

【约十二47】「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

这里的意思并不是说,主耶稣完全不对人施行审判(五30);乃是说祂来到世上的主要目的,是要拯救世人(三17,八15),而不是要审判世人。但人若拒绝十字架的唯一救法,就只有留在审判中等候定罪,因为人本来就是罪人,只有被定罪的结局,永远住在黑暗里。

【约十二48】「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

对于领受主话的人,主耶稣的话要拯救他;对于拒绝主话的人,主耶稣的话要审判他。主所讲的道已经把祂的所是和所作都说清楚了,在末日时,主所说的这些话会成为定他们罪的证据,叫人无法推诿。信徒既然认识了主的话,若不照着祂的话去遵行,将来也必要受主的话审判。

【约十二49】「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什么,讲什么。」

主耶稣的话之所以具有如此的决定力,是因为祂所说的是父神要祂讲的话,所以拒绝耶稣的话就是拒绝神的话,没有人能拒绝神的话而不受惩罚。

【约十二50】「我也知道祂的命令就是永生。故此,我所讲的话正是照着父对我所说的。』」

可悲的是,人们所拒绝的神的话,正是能使人获得永生的话!神的命令乃是要赐人永生,所以接受祂的命令的人就有永生,拒绝祂的命令的人就要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