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约五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

「犹太人的一个节期」可能是逾越节、五旬节和住棚节等三大节期之一,犹太人要在此三大节期上耶路撒冷过节。

【约五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

「羊门」(尼三1)位于圣殿东北角,献祭用的羊都由这门牵入。「有」字原文是现在式,表示在写本书时,那池子还存在。「毕士大」意思是「怜悯之家」。「五个廊子」很久以来一直被认为不符合历史,但现在已被考古发现所证实。

上图:耶路撒冷的毕士大池遗址。

上图:耶路撒冷的毕士大池遗址。

【约五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动)。」

【约五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

水动很可能是因地下暗流的流动而造成的。现有最佳的希腊文手抄本并没有本节,圣经并没有明说这个传说是否属实。

【约五5】「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

这个人瘫痪了三十八年,忍受肉身的折磨和精神的空虚。人若遇不到主,生命也是瘫痪的,一样脱不出罪恶和自己的辖制,只能活在虚空的指望中等待死亡。

【约五6】「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

这病人并没有求告主耶稣,因为他根本不认识祂,但主耶稣却主动去就近他、体恤他。从起初就是神寻找人,而不是人去寻找神。

【约五7】「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这个病人永远也不可能得着他所盼望的痊愈,这正是人生命残缺的写照。为了解决人生的问题,人们发明了许多的宗教、哲学和心灵鸡汤,但并不能解决生命上的难处,因为它们指示了一些办法,比如「水动的时候…先下去」,却不能帮人去做到:「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因此,历世历代的人都活在对盼望的等待中,但结果都是带着自己的盼望和理想进入坟墓。

【约五8】「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

【约五9】「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

主耶稣的命令一发出,医治的能力就立即产生。祂总是先供应力量,然后命令人去作,连信心也是主所赐给的。

【约五10】「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犹太人对那医好的人说:『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

摩西律法禁止人在安息日做工,并没有禁止人在安息日拿褥子走路(出二十10-11;三十一13-17)。当时犹太拉比们定下三十九种工作不可在安息日做:「撒种、耕田、收成、绑稻禾、打谷子、簸去糠皮、清理稻谷、磨东西、筛东西、揉面、烤东西、剪羊毛、洗或打或染羊毛、纺线、织布、做两个圈、织两条线、将两条线分开、打结、解开结、缝两针、拆线以便缝两针、猎鹿、杀鹿或剥鹿皮或腌鹿或腌鹿皮、刮鹿或切成块、写两封信、擦掉以便写两封信、建筑、拆毁、熄火、点火、用槌子敲东西和将东西从某处拿到另一处」。在安息日拿着褥子走属于「将东西从某处拿到另一处」,所以被人责备。

【约五11】「他却回答说:『那使我痊愈的,对我说:“拿你的褥子走罢。”』」

【约五12】「他们问他说:『对你说“拿褥子走”的,是什么人?』」

法利赛人不关心是谁使他痊愈的,却关心是谁让他拿褥子走的。宗教的特点就是只关心外表的形式,不关心里面的生命。

【约五13】「那医好的人不知道是谁;因为那里的人多,耶稣已经躲开了。」

并非病人一定要有信心才能得医治,这人连主耶稣是谁都不认识,更谈不上信心了。

【约五14】「后来耶稣在殿里遇见他,对他说:『你已经痊愈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

这话暗示这人的病是由犯罪而来,但并不表示所有的病都与罪恶有关。

【约五15】「那人就去告诉犹太人,使他痊愈的是耶稣。」

犹太人是问那人谁叫他拿褥子走路(12节),而那人却对他们见证谁使他痊愈。

【约五16】「所以犹太人逼迫耶稣,因为祂在安息日作了这事。」

按犹太人文士对摩西律法的解释,除非病人性命堪虞,不然在安息日治病是违反诫命的。

【约五17】「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虽然神已完成了祂创造的大工(创二1-2),但祂仍在管治全宇宙,并且继续不断地做事,诸如:叫死人起来(21节)、差遣爱子(36节)、为子作见证(37节)等。基督所作的事包括: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完成救赎大工、洗净了人的罪(来一3),为信徒作中保(来七22),用道洗净教会(弗五26),建造教会(太十六18)等。

【约五18】「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祂;因祂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祂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

犹太人并不反对神是「众人的父」,所以在谈话中可能会称神为「我们的父」,或在祷告的时候说「我们在天上的父」,但他们不敢称神为「我的父」,将个人提升到与神有特殊亲密的关系。

【约五19】「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只有圣子的所作完全根据圣父,圣父才能藉着圣子来启示祂自己。

【约五20】「父爱子,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指给祂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祂看,叫你们希奇。」

「父爱子」,是圣子的使命和权柄的来源。「比这更大的事」就是主耶稣到地上的两大工作:使人得生命和执行审判(21-30节)。

【约五21】「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

「更大的事」的本质,是要让灵性死亡的人得生命。人都死在罪中,但神造人的目的并不是要人死,而是要人活着作祂的荣耀。所以神要挽回死在罪中的人,赐给他们生命。这不单是圣父的心意,也同样是圣子的心意,圣父和圣子都是要叫人活、赐生命给人。

【约五22】「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

主耶稣审判的目的是为要供应人生命(21节),祂的供应生命和执行审判的职责是一致的。神虽喜欢人能活着,但祂不能容让罪继续辖制人,不能容让神所造的世界充满不义。

【约五23】「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

圣父与圣子是合一的,圣父高举圣子,叫圣子可以全然地彰显圣父、荣耀圣父。因此,人若不信主耶稣,就是不信神;若不敬拜主耶稣,就是不敬拜神。

【约五24】「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永生是今生从地上开始的,信徒在信主的那一刻,就「已经出死入生了」,尝到永生生命的滋味了。

【约五25】「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

「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这句话表示基督不仅是在将来会叫死人复活,并且祂现在就能赐人生命。本节的「死人」是指灵性的死,就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弗二1);而不是指肉身已经死了的人(28-29节)。「活了」是指灵性活过来(弗二5)。在神看,世人的光景都是死的,身体虽然活着,灵魂却已死了。但他们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因为生命在祂里头,接上了祂就得着生命。

【约五26】「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

这里不是说「赐给祂儿子生命」,乃是说「赐给祂儿子同等的神性、同样的生命」,因为惟有神才「在自己有生命」,即自有永有的生命。

【约五27】「并且因为祂是人子,就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

神审判人,人会认为是以大压小。但神让降卑成为「人子」的主耶稣来执行审判,「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祂没有犯罪」(来四15),祂是以完全人的身份来审判罪人,叫悖逆的人无话可说。

【约五28】「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

信主的人当主再来的时候都要复活(帖前四16),而不信主的人必须等到千年国度以后才会复活(启二十5,12)。

【约五29】「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

本节包括了主耶稣的两种权柄:赐人生命和执行审判。这里不是说「得生」是靠「行善」,而是说那些行善的人是已经得着永生的。得永生是靠着信耶稣(三16,36),人若得着神所赐的永生,自然就会行善(弗二10),因为外面的善行乃是里面生命的流露。因此,接受定罪的都是没有得着生命的,得着生命的就不会被定罪。本节中「行善」的「行」(do)字和「作恶」的「作」(practice)字,在原文是有分别的,「行善的」有可能偶然会犯罪,「作恶的」是犯罪习以为常。人若按照自己天然原有的生命行事为人,对犯罪就会习以为常。

【约五30】「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

主耶稣不是没有能力单靠自己做事,而是决不会离开神而独立行事。许多人追求家庭、社会的公义,但因为每个人都是在「求自己的意思」,而不是求那至高者的意思,所以必然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不可能在地上实现公平公义。

【约五31】「我若为自己作见证,我的见证就不真。」

根据犹太拉比的律法,为自己作证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必须有别的证人才行。主耶稣介绍了4位证人:施洗约翰(33节)、父神(36节)、圣经(39节)、摩西(45节)。

【约五32】「另有一位给我作见证,我也知道祂给我作的见证是真的。」

「另有一位」指父神。

【约五33】「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

参见一19-27。

【约五34】「其实,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然而,我说这些话,为要叫你们得救。」

施洗约翰服事主要的目的是为主耶稣作见证,但主耶稣其实并不需要施洗约翰来见证祂话语的真实性,因为父神是「更大的见证」(36节)。祂提到施洗约翰的见证,完全是为听众的缘故,他们若接受约翰的见证,就能得救。

【约五35】「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

施洗约翰是「明灯」,但他不是那本身就能照耀的光(一8),主耶稣才是「真光」(一9)。古时犹太人家庭所用的油灯,要靠不断添油才能点亮,所发的光虽可照明,但非自发的「光」。「暂时喜欢他的光」指在施洗约翰服事的早期,「众人都去受洗」(三23),包括法利赛人与撒都该人(太三5-7;路三2-3),但主耶稣盼望他们现在能接受施洗约翰所见证的那位「真光」。

【约五36】「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

主耶稣所做成的事,能见证祂是父所差来的,主耶稣所做的事都是为了发表神的心意、见证祂是神子。所以尼哥德慕能相信主耶稣所做的事证明神与祂同在(三2)。今天许多鼓吹神迹的人只叫人注意神迹奇事,或是人在神迹奇事中可得的好处,却没有叫人看见神自己和祂的心意。这些都不是主耶稣要做的事。

【约五37】「差我来的父也为我作过见证。你们从来没有听见祂的声音,也没有看见祂的形像。」

37-38节:根据上下文,这里的「没有听见、没有看见」应该是比喻他们属灵的眼睛与属灵的耳朵都是闭着的。

【约五38】「你们并没有祂的道存在心里;因为祂所差来的,你们不信。」

【约五39】「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寻求永生却不寻求赐永生的基督,必然得不着永生。圣经是为基督作见证的,所以我们读经的目的并非为了明白道理、研究神学,而是要藉圣经来认识并享受这一位丰满的基督。我们应当以基督为读经的惟一目标,这样才能明白从字句里出来的属灵亮光和生命供应,就是基督自己。

【约五40】「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人若不到主耶稣面前来,即使把圣经研究透彻,仍然得不着生命。人得不着生命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能」得,而是因为他们「不肯」来得。

【约五41】「我不受从人来的荣耀。」

主耶稣因为不曾盼望「从人来的荣耀」,所以祂从来不会失望。今天许多人对教会、对事奉、对别人感到失望,常常是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仍旧盼望得着「人的荣耀」。

【约五42】「但我知道,你们心里没有神的爱。」

这些人不信和敌视主耶稣的根本原因,乃是因他们的心中缺乏神的爱。神虽爱世人(三16),但人的心里若对神的爱不作出回应(约壹四19),就仍与生命无分无关。

【约五43】「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

「别人」指假基督,犹太人多次被假弥赛亚蒙骗,却拒绝接受他们真正的弥赛亚。新约时代,丢大和加利利的犹大被尊为弥赛亚,领导人民对罗马人做无谓的抵抗(徒五36-37)。主耶稣升天后有许多自称弥赛亚的犹太人陆续出现,将来还会有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帖后二3)。

【约五44】「你们互相受荣耀,却不求从独一之神来的荣耀,怎能信我呢?」

一个受人荣耀的人不能信主,一个不求从神来的荣耀的人也不能信主。信徒说话行事,应该是怕神不喜悦,而不是怕得不着人前的荣耀。一个人若是介意别人对他的观感,过于神对他的看法,恐怕他还未与主建立起正常的关系。当时「官长中却有好些信祂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十二42)。

【约五45】「不要想我在父面前要告你们;有一位告你们的,就是你们所仰赖的摩西。」

因为摩西所传的律法是引人归向基督,而他们只注意律法的字句,不关心律法的精义。

【约五46】「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

包括摩西五经在内的旧约,都是指向基督(创十二3;二十二18;民二十一9;申十八15-19),我们可以从以撒身上看见神的儿子,从会幕中看到神的儿子,从献祭的条例上也看到神的儿子,从先知的预言上更看见神的儿子。正如腓力所说的:「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一45),主耶稣复活后也是如此向门徒解说:「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二十四27)。

【约五47】「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

注意了人的荣耀就不能明白圣经的精义,更不能相信主耶稣所说的话。

上图:耶稣受洗、受试探和传道早期:1、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到约旦河东的伯大尼,接受施洗约翰的洗(太三13-17,可一9-11,路三21-22,约一29-34);2、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传统认为在耶利哥附近),受魔鬼四十天的试探(太四1-11,可一12-13,路四1-13);3、耶稣回加利利传道,途中收安得烈、西门·彼得、腓力、拿但业为门徒(约一35-49);4、耶稣到迦拿参加婚宴,使水变酒,是第一件神迹(约 2:1-11);5、耶稣第一次去迦百农传道(约二12);6、耶稣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第一次洁净圣殿,并与尼哥德慕谈道(约二13-三21);7、耶稣到犹太地居住和施洗(约三22-四2);8、耶稣在去加利利的路上,特意经过撒马利亚的叙加城,在雅各井旁与撒马利亚的妇人谈道(约四3-42);9、耶稣回到加利利,在迦拿医好大臣儿子的重病(约四46-54);10、耶稣回拿撒勒传道被拒(路 四16-30);11、耶稣再到迦百农传道(太四12-16);12、耶稣在加利利海边传道,再次呼召西门、安得烈、雅各和约翰跟随祂(太四18-22,可一16-20,路五1-11);13、耶稣到加利利全地会堂传道,名声传遍了叙利亚,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坡里、耶路撒冷、犹太、约旦河外来跟着他(太四23-25,可一35-45,路四42-44);14、耶稣上耶路撒冷过逾越节,在毕士大池治癒瞎子(约五1-47)。

上图:耶稣受洗、受试探和传道早期:1、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到约旦河东的伯大尼,接受施洗约翰的洗(太三13-17,可一9-11,路三21-22,约一29-34);2、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传统认为在耶利哥附近),受魔鬼四十天的试探(太四1-11,可一12-13,路四1-13);3、耶稣回加利利传道,途中收安得烈、西门·彼得、腓力、拿但业为门徒(约一35-49);4、耶稣到迦拿参加婚宴,使水变酒,是第一件神迹(约 2:1-11);5、耶稣第一次去迦百农传道(约二12);6、耶稣去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第一次洁净圣殿,并与尼哥德慕谈道(约二13-三21);7、耶稣到犹太地居住和施洗(约三22-四2);8、耶稣在去加利利的路上,特意经过撒马利亚的叙加城,在雅各井旁与撒马利亚的妇人谈道(约四3-42);9、耶稣回到加利利,在迦拿医好大臣儿子的重病(约四46-54);10、耶稣回拿撒勒传道被拒(路 四16-30);11、耶稣再到迦百农传道(太四12-16);12、耶稣在加利利海边传道,再次呼召西门、安得烈、雅各和约翰跟随祂(太四18-22,可一16-20,路五1-11);13、耶稣到加利利全地会堂传道,名声传遍了叙利亚,许多人从加利利、低加坡里、耶路撒冷、犹太、约旦河外来跟着他(太四23-25,可一35-45,路四42-44);14、耶稣上耶路撒冷过逾越节,在毕士大池治癒瞎子(约五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