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七1】「我想医治以色列的时候,以法莲的罪孽和撒马利亚的罪恶就显露出来。他们行事虚谎,内有贼人入室偷窃,外有强盗成群骚扰。」

【何七2】「他们心里并不思想我记念他们的一切恶;他们所行的现在缠绕他们,都在我面前。」

  • 六11的后半句「我使被掳之民归回的时候」,直译是「当我恢复我民命运的时候」(英文ESV、NASB译本)。六11的后半句应与七1合并,直译是:「当我恢复我民命运的时候、我想医治以色列的时候,以法莲的罪孽和撒马利亚的罪恶就显露出来」。
  • 神是全能的神,也是有恩典的神,「祂撕裂我们,也必医治;祂打伤我们,也必缠裹」(六1)。但神不是人可以操纵、贿赂的偶像,祂不会按照人的想法来施行恩典,祂的工作不能违背祂自己的本性。因此,即使神想「恢复我民命运」(六11原文)、愿意医治以色列(1节),人的罪恶也让神无法免除管教;因为百姓的罪「缠绕他们」(2节)、在神面前指控他们,使公义的神不能不施行审判。
  • 「撒马利亚」(1节)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以法莲」(1节)是北国最大的支派。「以法莲」和「撒马利亚」可能分别代表北国的百姓和君王。
  • 「内有贼人入室偷窃」(1节)可能指以色列用金牛犊和偶像代替了神;「外有强盗成群骚扰」(1节)可能指亚述、埃及的侵扰。
  • 北国在耶罗波安二世时代享受了神所赐四十多年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但却不肯在恩典中回转,反而以为神并不「记念他们的一切恶」(2节),以致「藐视祂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不晓得神的恩慈是领自己悔改。今天,许多信徒也只是把神看作一个观念、一个理想,心里并不思想神会「记念他们的一切恶」(2节),以致「为自己积蓄忿怒」(罗二5)。到了审判的时候,神也会说:「他们所行的现在缠绕他们,都在我面前」(2节)。

【何七3】「他们行恶使君王欢喜,说谎使首领喜乐。」

【何七4】「他们都是行淫的,像火炉被烤饼的烧热,从抟面到发面的时候,暂不使火着旺。」

  • 3-7节火炉的比喻,是描述耶罗波安二世死后,北国以色列一次又一次的政变(王下十五8-30)。
  • 「火炉 תַּנּוּר/tannur」(4节)原文指古代中东家庭普遍使用的粘土烤炉(创十五17;出八3;利二4;二十六26),用泥土做成,以干草、灌木为燃料。生面团需要整夜时间发酵,所以「从抟面到发面的时候,暂不使火着旺」(4节),而是让闷火在炉里燃烧。早晨再使炉火着旺,烧热炉壁后留下余烬,然后把面团贴在炉的内壁,两面同时受热,几分钟就能烤熟。
  • 「暂不使火着旺」(4节),比喻政变阴谋正在暗中酝酿,等待适当时机才发动。
上图:按照出土文物制作的「火炉 tannur」。烤饼时先用大火烧热炉壁,然后留下余烬,面团贴在壁上,两面都能受热,并不需要翻转,几分钟就能烤熟。

上图:按照出土文物制作的「火炉 tannur」。烤饼时先用大火烧热炉壁,然后留下余烬,面团贴在壁上,两面都能受热,并不需要翻转,几分钟就能烤熟。

上图:以色列南地北部Tell Halif遗址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火炉 tannur」。「火炉 תַּנּוּר/tannur」这个词已存在了几千年,古代苏美尔语、阿卡德语、亚兰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亚美尼亚语、土耳其语、波斯语和乌尔都语中都有这个词。

上图:以色列南地北部Tell Halif遗址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火炉 tannur」。「火炉 תַּנּוּר/tannur」这个词已存在了几千年,古代苏美尔语、阿卡德语、亚兰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亚美尼亚语、土耳其语、波斯语和乌尔都语中都有这个词。

【何七5】「在我们王宴乐的日子,首领因酒的烈性成病;王与亵慢人拉手。」

【何七6】「首领埋伏的时候,心中热如火炉,就如烤饼的整夜睡卧,到了早晨火气炎炎。」

【何七7】「众民也热如火炉,烧灭他们的官长。他们的君王都仆倒而死;他们中间无一人求告我。」

  • 「亵慢人」(5节)指「反叛者」。
  • 「如烤饼的整夜睡卧」(6节),指烤饼的人整夜等着生面团发好,到了早晨,终于可以「使火着旺」(4节)、开始烤饼。比喻叛乱者等待时机成熟,利用王室宴乐的机会把王与首领们灌醉(5节),然后杀掉他们(7节)。
  • 北国在耶罗波安二世以后的短短二十年中,有四位君王都被谋杀篡位(王下十五8-30)。无论是杀人的还是被杀的、革命的还是被革命的,没有一个人求告神,都是凭着自己的意思行事,一心通过人的阴谋与暴力来夺取或巩固政权。

【何七8】「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

【何七9】「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

  • 「搀杂」(8节),原文指把油和面粉混合在一起做成面团,比喻北国与万民搀杂,逐渐失去了神百姓的特质。神的百姓是「独居的民」(民二十三9),本来应该单单跟随神、倚靠神,但北国却投靠外邦强权、被外邦人同化,失去了对神专一的心。
  • 「饼」(8节)原文是薄平圆盘状的饼,指在炭火烧热的石头上烤熟的薄饼(王下十九6),与用火炉烤饼不同(4、6节),烤的时候需要经常翻转。「没有翻过的饼」(8节)因为受热不均匀,贴着石头的一面烤焦了,另一面却还是生的,失去了食用的价值。
  • 「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9节),指北国以色列在最后二十年中不得不向亚述缴纳巨额贡款(王下十五19)。「头发斑白」(9节)比喻北国以色列已经日益衰败、走向灭亡。
  • 北国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境地,就像「没有翻过的饼」,表面看起来还可以继续烤,但另一面已经完全焦了,最后只能被丢弃。正如「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9节),但灭亡已经迫在眉睫。
上图:西奈半岛沙漠里的贝都因人(Bedouin)沿用古代的方法,在炭火烧热的石头上烤饼,需要经常翻转,才能避免一面烤焦、一面还是生的。

上图:西奈半岛沙漠里的贝都因人(Bedouin)沿用古代的方法,在炭火烧热的石头上烤饼,需要经常翻转,才能避免一面烤焦、一面还是生的。

【何七10】「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祂。」

【何七11】「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

【何七12】「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我要打下他们,如同空中的鸟。我必按他们会众所听见的惩罚他们。」

【何七13】「他们因离弃我,必定有祸;因违背我,必被毁灭。我虽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说谎。」

  • 「以色列的骄傲」(5节),指北国经过了耶罗波安二世时代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自信心爆棚,以为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复兴、崛起了。「见证」原文是法庭用语,意思是对法庭上的询问提供证词。通常「见证」都是为了控告别人,但「以色列的骄傲」却是作见证控告自己,使他们在审判的时候「因自己的罪孽跌倒」(五5)。
  • 北国面临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机时,不但没有归向神、寻求神(10节),反而「愚蠢无知」(11节)地自作聪明,一心「求告埃及,投奔亚述」(11节):米拿现向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进贡( 王上十五19);比加反抗亚述,结果北方和河东被亚述攻陷,百姓被掳(王下十五29);何细亚则周旋于埃及和亚述之间(王下十七4),招致亚述王撒缦以色五世的攻击(王下十七3),撒马利亚城最终被撒珥根二世攻陷,全国被掳亚述(王下十七6)。
  • 鸽子很容易被捕鸟者的网罗捕获,所以说「愚蠢无知」(11节)。「无知」(11节)原文是「无脑、无心」。
  • 「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12节),指北国投靠两大强权埃及和亚述,结果「好像鸽子愚蠢无知」(11节),就像一只傻鸟自投罗网,失去了国家的独立。今天,一些信徒体贴肉体、不肯跟从神,结局也「好像鸽子愚蠢无知」,最终失去所追求的自由、利益。
  • 「他们却向我说谎」(13节),指百姓并不诚心求告神(14节),不肯接受神借着先知指出的「救赎」(13节)之道。

【何七14】「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谷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

【何七15】「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

【何七16】「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

  • 「在床上呼号」(14节)可能指当时拜巴力求雨时的情形。「聚集」(14节)在一些古卷中是「自刺」(英文ESV译本),可能指敬拜巴力的仪式。在难处面前,百姓「并不诚心」(14节)求告神,而是继续求告外邦偶像。
  • 「坚固他们的膀臂」(15节),指耶罗波安二世时代,神曾经赐给北国以色列四十年的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的时期,但百姓却继续悖逆、抵挡神。
  • 「翻背的弓」(16节)指「没有弦的弓」或「弦放松的弓」,射不中目标,这弓就不再有用。北国「归向」(16节)强权亚述、埃及或外邦偶像,却「不归向至上者」(16节),已失去了神选召他们「作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的功用。
  • 「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16节),指北国以色列被亚述灭亡时,他们所盼望的盟国埃及不但没有出兵相助,反而讥笑他们的天真。
  • 骄傲的北国以为可以倚靠自己的能力、谋略周旋于列强之间,结果却把自己推向了灭亡。虽然神「想医治以色列」(1节),但百姓却不肯接受医治;神也愿意「救赎他们」(13节),但百姓却「离弃」(13节)、「违背」(13节)、「说谎」(13节)、「悖逆」(14节)、「抗拒」(15节),不肯「归向至上者」(16节),在救恩的事上已经全然败坏。
  • 「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罗八32),「祂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11)。但是,有些信徒却觉得基督还不够,还需要世上的势力、学问来帮忙。所以「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16节),「并不诚心」(14节)回归圣经,而是利用圣经来包装世俗的理念;并不接受圣灵使自己「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而是把神当作可以操纵、利用的金牛犊。今天,有些人想靠心理学的窍门使家庭美满,有些人想用工商管理的方法使教会增长,有些人想借神秘主义的途径亲近神,结果不但成了失去功用的「翻背的弓」(16节),而且在世上「必作人的讥笑」(1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