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七1】「我想医治以色列的时候,以法莲的罪孽和撒马利亚的罪恶就显露出来。他们行事虚谎,内有贼人入室偷窃,外有强盗成群骚扰。」

神既然「撕裂我们,也必医治」(六1),祂「想医治以色列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医治呢?因为神有自己的工作法则,人若不甘心被神医治,神不会勉强人接受医治。「撒马利亚」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以法莲」和「撒马利亚」在此均代表北国。「内有贼人入室偷窃」指以色列用金牛犊和偶像代替了神,「外有强盗成群骚扰」指亚兰、亚述、埃及的侵扰。

【何七2】「他们心里并不思想我记念他们的一切恶;他们所行的现在缠绕他们,都在我面前。」

百姓的心中没有神的地位,以为神不会对他们的恶行有什么实际的行动。今天许多基督徒心中也把神看为虚无,以为神不过是一个观念、一个名词,所作所为从来不曾想到神在「记念他们的一切恶」。

【何七3】「他们行恶使君王欢喜,说谎使首领喜乐。」

【何七4】「他们都是行淫的,像火炉被烤饼的烧热,从抟面到发面的时候,暂不使火着旺。」

烤饼的过程如下:生面团需要整夜时间发酵,此时制饼的人上床休息,任由闷火在炉里燃烧,以便烧红却不烧黑炉壁。早晨使炉火着旺,然后把面团贴在炉的内壁,将炉加盖,把面团烤熟。「暂不使火着旺」比喻政变阴谋正在暗中酝酿,等待适当时机才发动。

【何七5】「在我们王宴乐的日子,首领因酒的烈性成病;王与亵慢人拉手。」

「亵慢人」指「反叛者」。

【何七6】「首领埋伏的时候,心中热如火炉,就如烤饼的整夜睡卧,到了早晨火气炎炎。」

「如烤饼的」指烤饼的人整夜等着烤炉烤热,到了早晨终于时机成熟,出现一个火热而适合烤饼的烤炉。

【何七7】「众民也热如火炉,烧灭他们的官长。他们的君王都仆倒而死;他们中间无一人求告我。」

北国在耶罗波安第二以后的短短二十年中有四位君王,都为部下所弑,有的在位短到只有一个月(王下十五8-15)。

【何七8】「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

神的百姓应该是「独居的民」(民二十三9),是属神自己的圣洁国民,但北国却与外邦联盟,百姓与外邦人「搀杂」,沾染外邦的偶像与淫邪风俗,失去了对神专一的心,犹如未翻过的饼,一面烧焦了,另一面却未熟。「饼」指圆形的薄饼,在炭火或热石上很快会被烤熟,需要很快翻转,否则热量不均匀,一面烤焦了,一面却还是生的。

【何七9】「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

「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以色列的最后二十年中,大小战争使他们要向不同的国家缴纳巨额的贡款。「头发斑白」比喻以色列的衰败,离灭亡不远了。

【何七10】「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祂。」

「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人若不甘心被神医治(1节),就要承担不甘心的结局。

【何七11】「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

北国遇到难处时不是信靠神,而是求告列强,朝廷分成亲亚述与亲埃及两派,米拿现亲亚述( 王上 十五19-20),比加亲埃及,何细亚则交替投靠这两国( 王下十七4 )。

【何七12】「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我要打下他们,如同空中的鸟。我必按他们会众所听见的惩罚他们。」

「他们去的时候」北国向埃及和亚述求助的时候,反而刺激了这些帝国的占有欲,结果丧失了国家的独立。

【何七13】「他们因离弃我,必定有祸;因违背我,必被毁灭。我虽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说谎。」

「他们却向我说谎」指百姓用嘴唇虚伪地亲近神,内心却远离着祂(赛二十九13)。

【何七14】「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谷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

以色列民以敬拜巴力的仪式来求神赐雨和丰收。「在床上呼号」指当时拜巴力者求雨时的情形。「聚集」有古卷作「自刺」,是拜巴力的仪式。

【何七15】「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

【何七16】「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

「翻背的弓」指松弛的弓,射不中目标,这弓就不再有用。北国「归向」埃及或巴力,却「不归向至上者」,已失去立国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