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何四1】「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与这地的居民争辩,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

【何四2】「但起假誓,不践前言,杀害,偷盗,奸淫,行强暴,杀人流血,接连不断。」

【何四3】「因此,这地悲哀,其上的民、田野的兽、空中的鸟必都衰微,海中的鱼也必消灭。」

  • 神首先借着何西阿的婚姻经历,让百姓体会到神毫不妥协的审判和坚定不移的爱(一至三章);然后就登上审判的宝座,一一指控北国的罪行(四至十三章)。从本章开始到结束,原文的形式都是诗。
  • 「争辩」(1节)原文是法庭术语「指控」,神向北国以色列提出了以下指控:
    1. 「无诚实」(1节),原文是「无真理、诚信」,就是没有真理(英文KJV译本)。
    2. 「无良善」(1节),原文意思是「没有良善、没有守约的忠诚和慈爱」,这里也可翻译「没有忠诚」。
    3. 「无人认识神」(1节),原文是「没有人有神的知识」,也就是没有人认识神的性情,也没有人把神当作神来对待,实际上是违反了十诫的第一诫(出二十3)。
    4. 「起假誓」(2节),就是妄称神的名,违反了十诫的第三诫(出二十7)。
    5. 「不践前言」(2节),原文是「欺骗」,违反十诫的第九诫(出二十16)。
    6. 「杀害」,违反了十诫的第六诫(出二十13)。
    7. 「偷盗」,违反了十诫的第八诫(出二十15)。
    8. 「奸淫」,违反了十诫的第七诫(出二十14)。
  • 「行强暴,杀人流血,接连不断」(10节),原文是「罪恶横行,血连着血」(英文ESV、KJV译本)。
  • 这些恶行的结果导致了神的审判,使「这地悲哀」(3节)。正如人堕落之后,「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八22)。百姓希望通过拜巴力偶像来提升大地的生产力,结果却毁掉了大地的生命(3节)。同样,今天世人的科技越来越发达,但给自然界带来的灾难也越来越大。

【何四4】「然而,人都不必争辩,也不必指责,因为这民与抗拒祭司的人一样。」

【何四5】「你这祭司必日间跌倒;先知也必夜间与你一同跌倒;我必灭绝你的母亲。」

  • 「因为这民与抗拒祭司的人一样」(4节),可译为「祭司啊!要指控的正是你」(英文ESV译本)。
  • 南北两国分裂以后,北国以色列把神拣选的祭司利未人都驱逐到南国犹大(代下十一13-14;十三9),北国的「祭司」(代下十三9)都是拜金牛犊和外邦偶像的假祭司。而官方的「先知」(5节)也都是说假预言的假先知(王上二十二12),只说人爱听的好话(王上二十二13)。
  • 「我必灭绝你的母亲」(5节),可能指北国以色列必然灭亡。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何四6】「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

  • 虽然北国以色列已经离弃神,但神仍然坚定不移地称百姓为「我的民」(二3、17、18、23、25;四6、8、12;十一7),不住地显明祂的慈爱和怜悯。
  • 「知识」(6节)原文有定冠词,特指对神的知识,也就是「神的律法」(6节)。百姓属灵黑暗到一个地步,只知道「耶和华」的名字,却完全不认识祂的性情,结果北国的百姓「因无知识而灭亡」(6节),南国的百姓「因无知就被掳去」(赛五13)。
  • 「弃掉」(6节)原文也被译为「厌弃」(利二十六15)、「藐视」(士九38)。「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6节),这原则与神对扫罗的审判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撒上十五23)。神可以不计较不认识神的世人「蒙昧无知」(徒十七30),但却不能原谅自己的百姓厌弃祂的话语。今天,信徒若不肯在圣经上下功夫,满足于掺杂了各种调料的「属灵鸡汤」,其实就是「厌弃圣经」,神「也必弃掉你」。
  • 自从南北分裂以后,北国的祭司表面上是神的祭司,实际上都是金牛犊的祭司(王上十二26-33)。按照律法,只有亚伦的后裔才能作祭司,职责是照着「神的律法」事奉,也要教导百姓「神的律法」。但耶罗波安却「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十二313),他们本身就是违背律法的产物,当然更不会教导正确的「神的律法」;结果百姓的宗教热忱越高涨、就越得罪神,最终「因无知识而灭亡」。因此,神要使他们「不再给我作祭司」(6节),不允许他们继续虚假的事奉,并且「忘记你的儿女」(6节),让他们不能代代相传。
  • 神首先审判假祭司,因为神的百姓「因无知识而灭亡」的原因,是因为跟随了这些「弃掉知识」的假祭司。今天,网络上也充满了许多「弃掉知识」的假祭司,引诱不读圣经的信徒「因无知识而灭亡」。因此,教导的人一定要战兢事奉,「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三1);守望的人「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徒二十28),因为神说:「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丧命的罪」(结三十三6)。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十一31)。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十一31)。

【何四7】「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使他们的荣耀变为羞辱。」

【何四8】「他们吃我民的赎罪祭,满心愿意我民犯罪。」

  • 金牛犊的「祭司」(7节)不是把人带到神面前,而是阻挡人回到耶路撒冷的圣殿,把人带到似是而非、以假乱真的金牛犊面前,所以神说:「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7节)。今天,普世教会里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假祭司,高举「大爱恩典、自由民主、美好人生、和睦家庭」,实际上是把人带离真神,以肉体的需要为金牛犊;这样的「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神。
  • 「他们的荣耀」(7节),可能指这些祭司所敬拜的金牛犊(耶二11;诗一百零六20)。
  • 赎罪祭的祭肉归祭司 (利七7)。如果百姓的罪恶增多,献赎罪祭的人便增多,祭司可得的祭物就越多,所以神谴责这些假祭司「吃我民的赎罪祭,满心愿意我民犯罪」(8节)。今天,信徒的属灵光景越软弱,教导自我肯定、自我释放、挽救婚姻、教养儿女的市场也越兴旺。其中有许多人否定人的全然败坏、回避彻底的认罪悔改,引用几句圣经,教导自我改善的方法,实际上都是「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的假祭司。

【何四9】「将来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做的报应他们。」

【何四10】「他们吃,却不得饱;行淫,而不得立后;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不遵祂的命。」

  • 「将来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9节),指当管教北国的时候,也照样要管教这些假祭司。今天,如果教会里的群羊被神管教,失职的守望者、牧人也不能躲过神的责罚,「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
  • 「吃」(10节)指吃祭肉(8节)。「行淫」(10节),表明这些祭司也参与偶像崇拜中的淫乱活动。这些假祭司敬拜丰收之神巴力、结果却是「不得饱」(10节);拜多产女神亚舍拉,结果却是「不得立后」(10节),因为他们离弃了真正赐下恩典和生命的神。

【何四11】「奸淫和酒,并新酒,夺去人的心。」

【何四12】「我的民求问木偶,以为木杖能指示他们;因为他们的淫心使他们失迷,他们就行淫离弃神,不守约束,」

【何四13】「在各山顶,各高冈的橡树、杨树、栗树之下,献祭烧香,因为树影美好。所以,你们的女儿淫乱,你们的新妇〔或译:儿妇;下同〕行淫。」

【何四14】「你们的女儿淫乱,你们的新妇行淫,我却不惩罚她们;因为你们自己离群与娼妓同居,与妓女一同献祭。这无知的民必致倾倒。」

  • 「酒 yayin/יַיִן」可以指一切经过发酵的葡萄汁(创九21),也可以指尚未发酵的葡萄汁(赛十六10;耶四十八33;哀二12),又被译为「清酒」(民六3)。「新酒 tiyrowsh/תִּירוֹשׁ」意思是「新榨出的酒」(民十八12;创二十七28;申七3),只用来指未经发酵的葡萄汁,又被译为「葡萄」(弥六15)。「酒,并新酒」(11节)代表肉体的享受。当祭司忘了「神的律法」(6节)之后,淫乱和肉体的享受就会「夺去人的心」(11节),让人心被别的事物占据,不再「昼夜思想」(诗一2)神的话语,而是「昼夜思想」肉体的满足。
  • 「木偶」(12节)就是偶像,「木杖」(12节)是用来占卜的。神的百姓离弃了神的话语(10节),自然就会寻求偶像,然后就是「不守约束」(12节)。但神还是称他们为「我的民」(12节),对他们不离不弃。
  • 当时偶像的祭坛都是在「各山顶,各高冈」(13节)的树下,同时伴有淫乱的活动。「树影美好」(13节),可以挡住炎热的阳光,也可以为淫乱提供隐密的地点。
  • 第14节是一种文学手法,不是说神不惩罚祭司女儿、儿媳的淫行,而是指这些假祭司带头淫乱,用假属灵的知识导致「无知的民必致倾倒」(14节),所以要先受到神的惩罚。
  • 「离群」(14节)指祭司自己在邱坛旁挑选了庙妓,离群寻欢。「与妓女一同献祭」(14节),指与偶像的庙妓行淫。

【何四15】「以色列啊,你虽然行淫,犹大却不可犯罪。不要往吉甲去,不要上到伯·亚文,也不要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

【何四16】「以色列倔强,犹如倔强的母牛;现在耶和华要放他们,如同放羊羔在宽阔之地。

  • 当南国犹大可能是乌西雅王执政期间,属灵的光景还算正常,但神警告他们:「犹大却不可犯罪」(15节),不要效法北国以色列。因为神知道南国犹大虽然有利未人作祭司,但将来的祭司也会向罪恶妥协(王下十六11、16),所以神预言:「犹大也必与他们一同跌倒」(五5)。
  • 「吉甲」(15节)是以色列进入迦南地后全民补行割礼的地方(书五9),可能此时已经成为拜偶像的中心。「伯特利」的意思是「神的殿」,是雅各与神立约的地方(创二十八19),但现在却成为北国拜金牛犊的地方(王上十二32),所以先知讽刺地将伯特利改称「伯·亚文」(15节),意思是「罪恶之家」。
  • 「不要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15节),可能因为当时北国以色列已经习惯随便起誓,或者把对巴力和金牛犊的起誓混淆了,所以神禁止南国犹大指着耶和华起誓。
  • 「现在耶和华要放他们,如同放羊羔在宽阔之地」(16节),可译为「现在耶和华怎能喂养他们,如同放羊羔在宽阔之地?」(英文ESV、NASB译本)。

【何四17】「以法莲亲近偶像,任凭他吧!」

【何四18】「他们所喝的已经发酸,他们时常行淫,他们的官长最爱羞耻的事。」

【何四19】「风把他们裹在翅膀里;他们因所献的祭必致蒙羞。」

  • 「以法莲」(17节)是北方十个支派中的领导支派,常被何西阿用来代指北国以色列。「亲近偶像」(17节)原意是「与众偶像联合」。「任凭他吧」(17节),是警告犹大远离北国。
  • 「他们所喝的已经发酸,他们时常行淫」(18节),原文可译为「他们的酒已经喝尽,但他们仍然不断行淫」(英文ESV、NASB译本)。
  • 「风把他们裹在翅膀里」(19节),意思可能是「淫荡的灵完全控制了他们」。
  • 「所献的祭必致蒙羞」(19节),指百姓所拜的偶像不能保护或拯救他们,以致他们必然被掳蒙羞。
  • 神在本章所谴责的北国祭司,并不是神所拣选的亚伦后裔,而是北国君王出于政治需要,「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十二31)。他们起初只是用似是而非的金牛犊来代表神,结果越走越偏,最后不但「为自己铸了两个牛犊的像」(王下十七16),而且「立了亚舍拉,敬拜天上的万象,事奉巴力」(王下十七16)。今天,普世教会中也充斥着许多「北国祭司」,他们并没有从神而来的呼召,只是出于各种动机「转换人生的跑道」,以敬虔作为博取名利的门路,阉割圣经来支持自己的理念,用「大爱恩典、自由民主、美好人生、幸福家庭」等各种金牛犊来代替神。神对这些假祭司的警告,也是「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6节),「将来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9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