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结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结七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

【结七2】「『人子啊,主耶和华对以色列地如此说:结局到了,结局到了地的四境!」

【结七3】「现在你的结局已经临到,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与你,也必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照你一切可憎的事刑罚你。」

【结七4】「我眼必不顾惜你,也不可怜你,却要按你所行的报应你,照你中间可憎的事刑罚你。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 六-七章用两段信息预言以色列地的结局本章是第二段信息,三次宣告以色列的结局已到。
  • 2-4节是第一次宣告结局。
  • 「以色列地」(2节)指应许之地,代指整个以色列十二支派。「地的四境」(2节),指以色列全境。以色列人蒙神拣选、与神立约,归祂「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他们的土地是神按照圣约的应许所赐的产业,应当按照圣约的要求在这里生活。所以摩西吩咐:「我今日将祂的律例诫命晓谕你,你要遵守,使你和你的子孙可以得福,并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地上得以长久」(申四40)。现在,百姓背弃圣约到达了极点,结局也就来到了应许之地。
  • 1-13节十次使用「结局 קֵץ/kates」(2、3、6),「临近了」(5节)、「来到了」(6节)、「时候到了」(7、12节)、「日子近了」(7、12节)、「日子快到了」(10节)宣告神的追讨即将临到,但百姓却仍然不肯回转自己的脚步。
  • 「结局已经临到」(3节),指耶路撒冷即将被毁。一百多年前,缺乏信心的百姓担心耶路撒冷城的安危,不是求助于亚述(代下八16)、就是投靠埃及(赛三十六6);先知以赛亚却宣告,神必会保护圣殿和圣城(赛七7;三十七21-35)。一百多年后,自信的百姓却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他们相信耶路撒冷固若金汤,神一定会保护圣殿和圣城(耶七4);但先知以西结的信息变成了「结局已经临到」。百姓无论是恐惧、还是自信,都是根据环境、相信自己,并不是倚靠神,在神的眼中的悖逆并没有两样。但神绝不允许百姓无休无止地悖逆下去,经过无数次的宽容、怜悯,现在祂终于宣告:「我眼必不顾惜你,也不可怜你」(4节),因为「结局已经临到」。
  • 「可憎的事」(3节),指百姓敬拜偶像,效法外邦人的一切恶行(利二十13;王下十六3;二十八3;代下三十六14)。
  • 神宣告:「我必使我的怒气归与你」(3节),但祂的怒气并非任意发作,而是按照祂的公义标准。所以神也两次宣告,祂「必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照你一切可憎的事刑罚你」(3、4节),好让我们知道祂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耶和华哈斯哈配得 Yahweh Hashopet」,因为祂是「审判人的耶和华」(士十一27)。

【结七5】「『主耶和华如此说:有一灾,独有一灾;看哪,临近了!」

【结七6】「结局来了,结局来了,向你兴起。看哪,来到了!」

【结七7】「境内的居民哪,所定的灾临到你,时候到了,日子近了,乃是哄嚷并非在山上欢呼的日子。」

【结七8】「我快要将我的忿怒倾在你身上,向你成就我怒中所定的,按你的行为审判你,照你一切可憎的事刑罚你。」

【结七9】「我眼必不顾惜你,也不可怜你,必按你所行的报应你,照你中间可憎的事刑罚你。你就知道击打你的是我耶和华。」

  • 5-9节是第二次宣告结局。
  • 「有一灾,独有一灾」(5节),可译为「灾难接着灾难」(和合本修订版另译,英文ESV译本),指巴比伦人将彻底毁灭圣殿和圣城,这是空前的大灾。
  • 「兴起 קוּץ/koots」(6节)原文与「结局 קֵץ/kates」相似,是双关语。
  • 「哄嚷」(7节),指战争中恐怖的噪音。
  • 「山上欢呼的日子」(7节),可能指住棚节在神面前「欢乐七日」(利二十三40)。
  • 「向你成就我怒中所定的」(8节),可译为「向你发尽我的怒气」(和合本修订版另译,英文ESV译本)。
  • 「你就知道击打你的是我耶和华」(9节),原文是「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玛加」。百姓只熟悉神的名字是「耶和华以勒」(创二十二14)、「耶和华尼西」(出十七15),却不知道祂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耶和华玛加」,也就是「耶和华击打」。属神的人蒙神的恩典越大、见证神的责任也越大,所以神说:「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的一切罪孽」(摩三2)。神不会毫无原则、永无止境地迁就人,我们若是「藐视祂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任着自己「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二4),神也会让我们知道, 祂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耶和华玛加」!

【结七10】「『看哪,看哪,日子快到了;所定的灾已经发出!杖已经开花,骄傲已经发芽。」

【结七11】「强暴兴起,成了罚恶的杖。以色列人,或是他们的群众,或是他们的财宝,无一存留;他们中间也没有得尊荣的。」

【结七12】「时候到了,日子近了,买主不可欢喜,卖主不可愁烦,因为烈怒已经临到他们众人身上。」

【结七13】「卖主虽然存活,却不能归回再得所卖的,因为这异象关乎他们众人。谁都不得归回,也没有人在他的罪孽中坚立自己。』」

  • 10-27节是第三次宣告结局。10-13节宣告神忿怒的日子近了,14-27节描述那日的后果。
  • 「杖已经开花,骄傲已经发芽」(10节),指神「击打」(9节)百姓的旨意已经显明,就像亚伦的杖已经开花,要「给这些背叛之子留作记号」(民十七10)。
  • 「罚恶的杖」(11节),指巴比伦将被神用作击打百姓的工具。用外邦人的「骄傲」(10节)和「强暴」(11节),来击打选民中间「强暴人的骄傲」(24节),是最合适的报应。
  • 「买主不可欢喜,卖主不可愁烦」(12节),指百姓被掳在即、生死未卜,买卖双方都要丧失所有;所以买方不必因廉价买入而欢喜,卖方也不必因廉价出售而愁烦。
  • 13节可译为「因为卖主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不得归还他所卖的。因为这异象关乎他们众人,不会回转;又因他的罪孽,无人能维持他的生命」(英文ESV译本)。
  • 「卖主虽然存活,却不能归回再得所卖的」(13节),指即使到了禧年,被掳的百姓也无法按着律法收回所卖的土地(利二十五10、13)。
  • 「因为这异象关乎他们众人」(13节),原文直译是「因为异象已经临到他们众人身上」。「烈怒 חָרוֹן/khaw-rone’」和「异象 חָזוֹן/khaw-zone’」原文谐音、字形相似,是双关语。「因为烈怒已经临到他们众人身上」(12节),对应「因为已经异象临到他们众人身上」,表明先知的「异象」就是神的「烈怒」。

【结七14】「『他们已经吹角,预备齐全,却无一人出战,因为我的烈怒临到他们众人身上。」

【结七15】「在外有刀剑;在内有瘟疫、饥荒。在田野的,必遭刀剑而死;在城中的,必有饥荒、瘟疫吞灭他。」

【结七16】「其中所逃脱的就必逃脱,各人因自己的罪孽在山上发出悲声,好像谷中的鸽子哀鸣。」

【结七17】「手都发软,膝弱如水。」

【结七18】「要用麻布束腰,被战兢所盖;各人脸上羞愧,头上光秃。」

【结七19】「他们要将银子抛在街上,金子看如污秽之物。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不能使心里知足,也不能使肚腹饱满,因为这金银作了他们罪孽的绊脚石。」

【结七20】「论到耶和华妆饰华美的殿,他建立得威严,他们却在其中制造可憎可厌的偶像,所以这殿我使他们看如污秽之物。」

【结七21】「我必将这殿交付外邦人为掠物,交付地上的恶人为掳物;他们也必亵渎这殿。」

【结七22】「我必转脸不顾以色列人,他们亵渎我隐密之所,强盗也必进去亵渎。」

  • 虽然百姓「已经吹角,预备齐全」(14节),但在强敌面前却无人胆敢出战,因为是神在击打他们(14b)。不管人有多大胆量,神都会让他们「手都发软,膝弱如水」(17节),让人的勇气和力量全然消失;无论人有多么自信,神都要拆毁他们的保障,军备(14-15节)、财富(19节)、偶像(20-21节)和有名无实的圣殿(22节)都不能拯救。
  • 「其中所逃脱的就必逃脱」(16节),可译为「如果有幸存的逃脱」(英文ESV译本)。
  • 「麻布束腰、头上光秃」(18节),表示举哀。「麻布」是用黑山羊毛织成的粗布。
  • 「他们要将银子抛在街上,金子看如污秽之物」(19节),指耶路撒冷被围以后,城中缺粮,有钱也买不到食物,所以「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不能使心里知足,也不能使肚腹饱满」(19节)。相反,「这金银作了他们罪孽的绊脚石」(19节),因为百姓离弃神,不择手段地追逐财富,并且用这些金银制作偶像(20节;赛三十22),寻求虚假的安全感。
  • 20-21节可译为「他们用所夸耀华美的妆饰制造可憎可厌的偶像,所以我使他们看它如污秽之物,我必将它交给外邦人为掠物,交给地上的恶人为掳物;他们要亵渎它」(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他们亵渎我隐密之所」(22节),指仇敌将亵渎至圣所。以色列的大祭司每年只能一次进入至圣所,先为自己赎罪、再为百姓赎罪。如此圣洁的地方,神却将任凭外邦人抢掠亵渎,因为祂早已离开了这个有名无实的圣殿(十一23),让百姓心中最后的虚假保障也被彻底拆毁。
上图:贝都因人帐棚的一角。贝都因人用来织帐棚的黑山羊毛布料,又粗又黑,冬季可以抵御寒风,夏天可以遮荫。黑山羊毛的布料虽然多孔,当被雨淋过之后,就会缩水而变成防水布。圣经中的「麻布」(结七18),就是用黑山羊毛织成的粗布。

上图:贝都因人帐棚的一角。贝都因人用来织帐棚的黑山羊毛布料,又粗又黑,冬季可以抵御寒风,夏天可以遮荫。黑山羊毛的布料虽然多孔,当被雨淋过之后,就会缩水而变成防水布。圣经中的「麻布」(结七18),就是用黑山羊毛织成的粗布。

【结七23】「『要制造锁链;因为这地遍满流血的罪,城邑充满强暴的事。」

【结七24】「所以,我必使列国中最恶的人来占据他们的房屋;我必使强暴人的骄傲止息,他们的圣所都要被亵渎。」

【结七25】「毁灭临近了;他们要求平安,却无平安可得。」

【结七26】「灾害加上灾害,风声接连风声;他们必向先知求异象,但祭司讲的律法、长老设的谋略都必断绝。」

【结七27】「君要悲哀,王要披凄凉为衣,国民的手都发颤。我必照他们的行为待他们,按他们应得的审判他们,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 神吩咐巴比伦「制造锁链」(23节),是为了预备掳掠犹大。
  • 「列国中最恶的人」(24节),指巴比伦人。神用「列国中最恶的人」对付犹大的恶人,才能「使强暴人的骄傲止息」(24节)。百姓既然不肯听从先知的话,神就「要借异邦人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赛二十八11)。
  • 外邦人「来占据他们的房屋」(24节),这是圣约的咒诅。因为这土地本是神所赐的永久产业,现在却意外地落到仇敌的手里,正如神早已预言的背约刑罚:「我要使地成为荒场,住在其上的仇敌就因此诧异」(利二十六32)。
  • 「他们的圣所都要被亵渎」(24节),原文是复数,指百姓在各地敬拜偶像的邱坛都要被敌人无情地摧毁、污秽(六5)。
  • 「他们要求平安,却无平安可得」(25节),因为百姓把金银当作平安的保障,当毁灭临近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19节)。
  • 那些陷害先知耶利米的人认为:「我们有祭司讲律法,智慧人设谋略,先知说预言,都不能断绝」(耶十八18),但神却宣告:「他们必向先知求异象,但祭司讲的律法、长老设的谋略都必断绝」(25节)。百姓既然拒绝听从真先知的警告,当他们在绝望中想打听未来的时候,就会什么也得不到(十四9)。
  • 人总是很难信靠眼不能见的神,总想倚靠看得见摸得着的保障,结果就把名利、权力、学问、健康、朋友、家庭甚至宗教传统当作偶像,还以为「耶和华必不追究」(诗十4)。但是,「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等结局到了,神「必照他们的行为待他们,按他们应得的审判他们」(27节),好让我们知道祂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耶和华伊勒基目拉 Yahweh El Gemuwal」,因为「耶和华是施行报应的神,必定施行报应」(耶五十一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