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哀歌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哀四1】「黄金何其失光!纯金何其变色!圣所的石头倒在各市口上。」

【哀四2】「锡安宝贵的众子好比精金,现在何竟算为窑匠手所作的瓦瓶?」

【哀四3】「野狗尚且把奶乳哺其子,我民的妇人倒成为残忍,好像旷野的鸵鸟一般。」

【哀四4】「吃奶孩子的舌头因干渴贴住上膛;孩童求饼,无人擘给他们。」

【哀四5】「素来吃美好食物的,现今在街上变为孤寒;素来卧朱红褥子的,现今躺卧粪堆。」

【哀四6】「都因我众民的罪孽比所多玛的罪还大;所多玛虽然无人加手于她,还是转眼之间被倾覆。」

【哀四7】「锡安的贵胄素来比雪纯净,比奶更白;他们的身体比红宝玉(或译:珊瑚)更红,像光润的蓝宝石一样。」

【哀四8】「现在他们的面貌比煤炭更黑,以致在街上无人认识;他们的皮肤紧贴骨头,枯干如同槁木。」

【哀四9】「饿死的不如被刀杀的,因为这是缺了田间的土产,就身体衰弱,渐渐消灭。」

【哀四10】「慈心的妇人,当我众民被毁灭的时候,亲手煮自己的儿女作为食物。」

【哀四11】「耶和华发怒成就祂所定的,倒出祂的烈怒;在锡安使火着起,烧毁锡安的根基。」

  • 本章是第四首哀歌,主题是「神拆毁之后必有恢复」,与第二首「锡安被神在怒中拆毁」前后呼应。这首哀歌是一首字母诗,用22个希伯来字母依次作为每节的起始字母。
  • 本章原文的第一个词是「何其 אֵיךְ/ake」(1节),原文就是「何竟」(2节;一1;二1),在别处又被译为「怎么」(创二十六9)、「怎能」(创三十九9)、「可叹」(传二16)。这是希伯来文学中独特的感叹词,经常用于哀歌之中(撒下一19、25、27;赛一21;十四4、12)
  • 1-11节抚今思昔,回顾锡安被神拆毁时不堪回首的光景,承认这一切都是因为「众民的罪孽比所多玛的罪还大」(6节)。整体是一个交错平行的结构:
    • A. 锡安的众子被降卑(1-2节);
    •  B. 孩童与成人遭受饥荒(3-5节);
    •   C. 承认百姓是因罪受罚(6节)
    • A1. 锡安的贵胄被降卑(7-8节);
    •  B1. 孩童与成人遭受饥荒(9-10节);
    •   C1. 承认锡安是被神惩罚(11节)。
  • 「圣所的石头」(1节),原文是「圣洁的石头」(英文ESV译本)。以色列被神拣选「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本是神眼中的「黄金、纯金、圣洁的石头」(1节),但现在却失去了光泽、被弃置于街头,圣殿被劫掠、百姓被屠杀(王下二十五9;耶十二12-23)。那些自认是「精金」(2节)的人,如今却在仇敌眼中降卑为「瓦瓶」(2节),那些素来「吃美好食物、卧朱红褥子」(5节)的权贵,现在却「在街上变为孤寒、躺卧粪堆」(5节)。神的百姓在世界所追求的一切虚假,最终都会被世界夺走,因为这是他们当得的。
  • 「好像旷野的鸵鸟一般」(3节),这是一句谚语,比喻母亲不顾孩子。因为古人观察到鸵鸟「把蛋留在地上,在尘土中使得温暖;却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伯三十九14-15),好像对雏鸟不管不顾。被围困的耶路撒冷食物短缺,连母亲也无法满足饥饿的孩子(4节),让人觉得非常「残忍」(3节)。
  • 「我众民的罪孽比所多玛的罪还大」(6节),并非指犯罪的程度,而是顽梗的百姓不但明知故犯、而且拒绝神所给的出路(耶二十一9;三十八17),所以是自找苦吃、咎由自取。
  • 「所多玛虽然无人加手于她,还是转眼之间被倾覆」(6节),指罪孽深重的所多玛转眼之间就被天火摧毁(创十九24),城中的居民还来不及惊慌。耶路撒冷却因为拒绝神的怜悯、顽强抵抗,所以围城持续了一年半(耶五十二4-6),明知故犯的百姓不得不经历神早已预言的可怕饥荒(7-10节;耶五十二6)
  • 「饿死的不如被刀杀的」(9节),指饥荒的慢慢折磨,比速死于刀剑之下更加痛苦。神早已十次宣告,悖逆的百姓必将遭遇「饥荒」(耶十一22;十四12;十四15-18;十五2;十六4;二十一9;二十七8、13;二十九17-18;三十四17),但百姓却定意反叛、拒绝投降,因为他们自信有足够的存粮可以熬过围城,而敌人通常都会在冬季收兵。没想到一向崇尚速战速决的巴比伦,这次竟然能耐心围城一年半,再充足的储备也挡不住饥荒的来临。我们越是自信在什么事上刚强,神就越要在什么事上对付我们,使我们在最有把握的事情上软弱、跌倒,好让我们认清自己、放下自我,回转「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
  • 虽然我们在天灾人祸中也常常能看到人性中所爆发出的善,但「久病床前无孝子,久贫家中无贤妻」,出于肉体的善都是昙花一现,经不起时间和痛苦的考验。一年半的围城彻底暴露了人性的丑恶,竟然连「慈心的妇人」(10节),也会「亲手煮自己的儿女作为食物」(10节),应验了圣约的咒诅:「你在仇敌围困窘迫之中,必吃你本身所生的,就是耶和华——你神所赐给你的儿女之肉」(申二十八53、56-57)。因此,人若自夸爱心、自恃敬虔,不是不认识爱,就是不认识永生。只有神里面才有「永远的爱」(耶三十一3),出于肉体的爱都无法存到永远,所以「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三3)。
上图:一只孵蛋的鸵鸟,孵化周期35-45天。通常灰色的雌性白天孵卵,而黑色的雄性夜晚孵卵,它们的颜色可以提供保护。鸵鸟「把蛋留在地上」(伯三十九14),实际上是用沙堆的温暖孵卵,也会由亲鸟轮流用身体给蛋保暖。鸵鸟似乎「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伯三十九15),实际上是因为鸵鸟蛋的蛋壳非常结实,并不容易被压坏。鸵鸟似乎无视雏鸟的死活,「忍心待雏,似乎不是自己的;虽然徒受劳苦,也不为雏惧怕」(伯三十九16),实际上鸵鸟在遭遇袭击时逃跑,可以把猛兽引开,而雏鸟可以平伏于地上隐蔽自己。

上图:一只孵蛋的鸵鸟,孵化周期35-45天。通常灰色的雌性白天孵卵,而黑色的雄性夜晚孵卵,它们的颜色可以提供保护。鸵鸟「把蛋留在地上」(伯三十九14),实际上是用沙堆的温暖孵卵,也会由亲鸟轮流用身体给蛋保暖。鸵鸟似乎「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伯三十九15),实际上是因为鸵鸟蛋的蛋壳非常结实,并不容易被压坏。鸵鸟似乎无视雏鸟的死活,「忍心待雏,似乎不是自己的;虽然徒受劳苦,也不为雏惧怕」(伯三十九16),实际上鸵鸟在遭遇袭击时逃跑,可以把猛兽引开,而雏鸟可以平伏于地上隐蔽自己。

【哀四12】「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都不信敌人和仇敌能进耶路撒冷的城门。」

【哀四13】「这都因她先知的罪恶和祭司的罪孽;他们在城中流了义人的血。」

【哀四14】「他们在街上如瞎子乱走,又被血玷污,以致人不能摸他们的衣服。」

【哀四15】「人向他们喊着说:不洁净的,躲开,躲开!不要挨近我!他们逃走飘流的时候,列国中有人说:他们不可仍在这里寄居。」

【哀四16】「耶和华发怒,将他们分散,不再眷顾他们;人不重看祭司,也不厚待长老。」

【哀四17】「我们仰望人来帮助,以致眼目失明,还是枉然;我们所盼望的,竟盼望一个不能救人的国!」

【哀四18】「仇敌追赶我们的脚步像打猎的,以致我们不敢在自己的街上行走。我们的结局临近;我们的日子满足;我们的结局来到了。」

【哀四19】「追赶我们的比空中的鹰更快;他们在山上追逼我们,在旷野埋伏,等候我们。」

【哀四20】「耶和华的受膏者好比我们鼻中的气,在他们的坑中被捉住;我们曾论到他说:我们必在他荫下,在列国中存活。」

  • 12-20节列出神拆毁锡安的四个原因,根源都是因为百姓「仰望人来帮助」(17节),却不肯「诚实倚靠耶和华」(赛十20):
    1. 倚靠耶路撒冷(12节);
    2. 倚靠假先知和祭司(13-16节);
    3. 倚靠埃及(17节);
    4. 倚靠君王(18-20节)。
  • 「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都不信敌人和仇敌能进耶路撒冷的城门」(12节),表明百姓的虚假自信。他们只记得神在希西家时代的拯救(王下十九34),却忽略了希西家王对神的信心(王下十九15-19),反而想当然地以为神必定会无条件地保护耶路撒冷。从前的耶布斯人迷信耶路撒冷固若金汤(撒下五6),现在的犹大人迷信「这些是耶和华的殿」(耶七4),其实两者都是靠不住的偶像。
  • 13节是指犹大「从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虚谎」(耶六13;八10;二十三11、14)。
  • 14-16节形容犹大的假先知和祭司所报的虚假平安已经彻底破灭(耶五12;六14;八11;十四13),所以他们被过去的追随者们当作大麻风病人一样躲避(15-16节;利十三45-46)。
  • 「不能救人的国」(17节),原文是单数,可能指埃及。联合近处的埃及、抵抗远方的巴比伦,看起来非常符合人的逻辑,但实际上,埃及的救援只是虚晃一枪、水月镜花(耶三十七7),丝毫也不能倚靠。
  • 18-20节描述百姓最后的结局,希望彻底破灭、百姓无处躲藏,连他们所倚赖的君王也被仇敌捉住(耶三十九5)。表面上是仇敌追赶他们,实际上是他们的罪孽追上了他们(诗四十12),所以「追逼她的都在狭窄之地将她追上」(一3)。
  • 「耶和华的受膏者」(20节)指西底家王,君王也成了百姓所倚靠的「鼻中的气」(20节),以为「必在他荫下,在列国中存活」(20节),结果他却自身难保。并非所有的大卫的后裔都能成为人的倚靠(耶三十三26),惟有那位大卫的后裔弥赛亚基督(提后二8)。
  • 无论在哪个世代,神的百姓若是「仰望人来帮助」(17节),无论仰赖的是圣城(12节)、祭司、先知(13节),还是埃及(17节)、君王(20节),无论倚靠的教会、牧者,还是外援、亲友,只要是定睛在人的身上,即使迫切到「以致眼目失明」(17节),终究「还是枉然」(17节)。因为我们倚靠什么,神就会拆毁什么;一定要把我们拆毁到一个地步,让我们能体会:「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诗七十三25)

【哀四21】「住乌斯地的以东民哪,只管欢喜快乐;苦杯也必传到你那里;你必喝醉,以致露体。」

【哀四22】「锡安的民哪,你罪孽的刑罚受足了,耶和华必不使你再被掳去。以东的民哪,祂必追讨你的罪孽,显露你的罪恶。」

  • 21-22节预言了两种人的结局:一种是有所倚靠的「以东的民」(22节)、一种是无依无靠的「锡安的民」(22节);一种是肉体的生命,一种是属灵的生命。
  • 「住乌斯地的以东民」(21节),是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的孪生哥哥以扫的子孙(创三十六9),住在摩押南面、死海东南方的以东地,北起撒烈溪谷、南至亚喀巴湾。他们本是以色列人的「兄弟」(俄10;摩一11;申二十三7),所以神命令以色列人进迦南时对他们以礼相待(申二十三7-8)。但以东却不念兄弟之情(民二十14-21),主动攻击大卫(诗六十诗题),结果被大卫征服(撒下八13-14)。以东在所罗门王期间开始反叛(王上十一14-15),于犹大王约兰期间独立(王下八20-22),与犹大的冲突一直延续到亚哈斯王的时代(代下二十八17)。以东人曾鼓动犹大反叛巴比伦(二十七3),耶路撒冷陷落之后,以东却幸灾乐祸、乘火打劫(诗一百三十七7;结二十五12;三十六5-6),「毫无怜悯,发怒撕裂,永怀忿怒」(摩一11)。
  • 「只管欢喜快乐」(21节),这是一句反话,指以东人因犹大遭难而幸灾乐祸,但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只是昙花一现,因为隔岸观火者最终也必遭池鱼之殃,饮下神的「苦杯」(21节)、接受神的「追讨」(22节)。
  • 以扫是倚靠自己、「贪恋世俗」(来十二16)的代表,而以东与以色列的关系,就像肉体生命和属灵生命一样如影随形、纠缠不清。他们也蒙神的恩典(来十一20;申二十三7),但却抵挡神(诗八十三6)、敬拜偶像(代下二十五20),阻挡以色列人进迦南(民二十14-21)。他的后裔以东人是肉体生命的典型,目中无神、「狂傲自欺」(耶四十九16),在神的选民遭难时落井下石(俄10-14),自恃有所倚靠、可以「如大鹰高高搭窝」(耶四十九16)。因此,神的刑罚必然临到以东(俄10-16;耶四十九7-22),追讨的是以东的罪孽(22节),显露的却是肉体生命的罪恶。
  • 相反,一个属神的人,肉体的生命虽然会像锡安一样被神拆毁,但属灵的生命却是从圣灵而生,经历过风雨、必能见彩虹(创九14)。因此,「你罪孽的刑罚受足了,耶和华必不使你再被掳去」(22节)。这是不再仰望人(17节)的「锡安的民」所得的应许,也是「靠圣灵得生」(加五25)的人所蒙的安慰。当我们在地上所倚靠的一切都被拆毁以后(12-20节),神的恢复也就不远了(2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