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3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三十八1】「玛坦的儿子示法提雅、巴施户珥的儿子基大利、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玛基雅的儿子巴施户珥听见耶利米对众人所说的话,说:」

【耶三十八2】「『耶和华如此说:住在这城里的必遭刀剑、饥荒、瘟疫而死;但出去归降迦勒底人的必得存活,就是以自己命为掠物的,必得存活。」

【耶三十八3】「耶和华如此说:这城必要交在巴比伦王军队的手中,他必攻取这城。』」

【耶三十八4】「于是首领对王说:『求你将这人治死;因他向城里剩下的兵丁和众民说这样的话,使他们的手发软。这人不是求这百姓得平安,乃是叫他们受灾祸。』」

【耶三十八5】「西底家王说:『他在你们手中,无论何事,王也不能与你们反对。』」

【耶三十八6】「他们就拿住耶利米,下在哈米勒的儿子(或译:王的儿子)玛基雅的牢狱里;那牢狱在护卫兵的院中。他们用绳子将耶利米系下去。牢狱里没有水,只有淤泥,耶利米就陷在淤泥中。」

  • 在这四位首领中,「示利米雅的儿子犹甲、玛基雅的儿子巴施户珥」(1节)都曾被西底家派去求问先知(二十一1;三十七3),但他们却把先知的预言(二十一9)当作他扰乱民心、打击士气的证据(4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来四12),既会领人悔改,也会叫人疯狂;「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林后二26)。
  • 「以自己命为掠物」(2节;二十一9;三十九18;四十五5),可能是一句俗语,指投降敌人、让自己成为对方的战利品。当时的征服者通常都会善加使用战利品,不会随意杀害归降的犹大百姓。
  • 西底家并不傻,「他在你们手中,无论何事,王也不能与你们反对」(5节),这句话模棱两可、却很机智,既满足了众首领的强烈要求、又不背「治死」(4节)先知的黑锅。但是,政治的智慧对于人的生命却毫无益处。西底家是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傀儡王,所以既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想投降巴比伦,也不敢明确下令治死先知;可能以为只要先知还活着,神就会延迟处罚犹大。他既缺乏王的权柄,又不肯专心跟从神,所以总是首鼠两端、玩弄手腕。约雅敬倒是有王的权柄,但却完全拒绝神,把权柄用在错误的方向上(三十六25)。
  • 「牢狱」(6节)原文又被译为「坑」(创三十七20)、「井」(王下十八31)、「池」(箴五15),并非专门的监狱,而是在地上挖出的贮水坑。耶路撒冷大部分房屋都有梨形的水池,顶端有一小开口,可以加盖,用以贮存雨季的雨水。此时可能正是夏末旱季,所以池中「没有水,只有淤泥,耶利米就陷在淤泥中」(6节)。

【耶三十八7】「在王宫的太监古实人以伯·米勒,听见他们将耶利米下了牢狱(那时王坐在便雅悯门口),」

【耶三十八8】「以伯·米勒就从王宫里出来,对王说:」

【耶三十八9】「『主——我的王啊,这些人向先知耶利米一味地行恶,将他下在牢狱中;他在那里必因饥饿而死,因为城中再没有粮食。』」

【耶三十八10】「王就吩咐古实人以伯·米勒说:『你从这里带领三十人,趁着先知耶利米未死以前,将他从牢狱中提上来。』」

【耶三十八11】「于是以伯·米勒带领这些人同去,进入王宫,到库房以下,从那里取了些碎布和破烂的衣服,用绳子缒下牢狱去到耶利米那里。」

【耶三十八12】「古实人以伯·米勒对耶利米说:『你用这些碎布和破烂的衣服放在绳子上,垫你的胳肢窝。』耶利米就照样行了。」

【耶三十八13】「这样,他们用绳子将耶利米从牢狱里拉上来。耶利米仍在护卫兵的院中。」

  • 「以伯·米勒」(7节)是古实人,「古实」就是埃及南方尼罗河沿岸的努比亚(Nubia),位于现代苏丹的北部。古希腊人用「衣索匹亚 Aethiopia」(徒八27)来称呼这个地区,但并不包括现代的埃塞俄比亚国(Ethiopia)。神不但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外邦人的神;当神的百姓彻底悖逆的时候,神就安排一个外邦人来帮助耶利米。古实人都是黑人,虽然他们不能改变皮肤(十三23),却可以被神改变内心,而「习惯行恶的」(十三23)百姓却没有办法自我改善。
  • 「王坐在便雅悯门口」(7节),是在这里审判法律案件,百姓可在这里将诉讼禀告王或其他官员。
  • 西底家似乎很愿意帮助耶利米(10节),但却畏畏缩缩、摇摆不定。而以伯·米勒是真心关心先知的人。此时耶利米可能已经年届六十,所以以伯·米勒体贴周到地预备了碎布,使绳索不致勒入老先知的皮肉(12节)
上图:古实弓箭手的木制模型,出土于主前2000年左右第十一王朝上埃及的Mesehti墓,现存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古实人都是黑人。

上图:古实弓箭手的木制模型,出土于主前2000年左右第十一王朝上埃及的Mesehti墓,现存于开罗的埃及博物馆。古实人都是黑人。

【耶三十八14】「西底家王打发人带领先知耶利米,进耶和华殿中第三门里见王。王就对耶利米说:『我要问你一件事,你丝毫不可向我隐瞒。』」

【耶三十八15】「耶利米对西底家说:『我若告诉你,你岂不定要杀我吗?我若劝戒你,你必不听从我。』」

【耶三十八16】「西底家王就私下向耶利米说:『我指着那造我们生命之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杀你,也不将你交在寻索你命的人手中。』」

【耶三十八17】「耶利米对西底家说:『耶和华——万军之神、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若出去归降巴比伦王的首领,你的命就必存活,这城也不至被火焚烧,你和你的全家都必存活。」

【耶三十八18】「你若不出去归降巴比伦王的首领,这城必交在迦勒底人手中。他们必用火焚烧,你也不得脱离他们的手。』」

【耶三十八19】「西底家王对耶利米说:『我怕那些投降迦勒底人的犹大人,恐怕迦勒底人将我交在他们手中,他们戏弄我。』」

【耶三十八20】「耶利米说:『迦勒底人必不将你交出。求你听从我对你所说耶和华的话,这样你必得好处,你的命也必存活。」

【耶三十八21】「你若不肯出去,耶和华指示我的话乃是这样:」

【耶三十八22】「犹大王宫里所剩的妇女必都带到巴比伦王的首领那里。这些妇女必说:你知己的朋友催逼你,胜过你;见你的脚陷入淤泥中,就转身退后了。」

【耶三十八23】「『人必将你的后妃和你的儿女带到迦勒底人那里;你也不得脱离他们的手,必被巴比伦王的手捉住;你也必使这城被火焚烧。』」

  • 此时可能耶路撒冷即将沦陷,西底家在绝望之中,再次转向先知(14节),并且起誓绝不因先知的直言不讳而杀害他(16节)。他和今天的许多信徒一样,是优柔寡断的两面人、坚定不移的墙头草,一面承认「那造我们生命之永生的耶和华」(16节),一面不肯照着神的心意而行。他并非不知好歹,而是患得患失;并不在意在神面前能否站立得住,却很在乎在人前是否有面子(17节),结局却是颜面尽失(22-23节)。人越是想要抓住什么,就越容易失去什么,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太十六25)。
  • 「我若劝戒你,你必不听从我」(15节),这句话道出了许多人的真相,许多人求问神,并不是为了寻求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而是为了得到安慰、印证自己的想法。因此,传道人既不能用奉承话来取悦人,也不必没有节制地向时候未到的人说教——「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太七6)。
  • 虽然耶利米向西底家保证:「你若出去归降巴比伦王的首领,你的命就必存活,这城也不至被火焚烧」(17节),但西底家却不敢相信,因为这违背了当时的战争常理。西底家背叛了宗主国,而且已经顽强抵抗了一年多,必然会遭到残酷的报复,怎么可能不被戏弄、反得好处呢(20节)?人若没有信心,就无法相信「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今天,凡是倚靠肉体的信徒,都会陷入西底家同样的困境——顺利时盲目自信,挫折时极端自卑;成功的时候不肯承认自己不能,所以不肯顺服神;失败的时候以为神和自己一样不能,所以不敢信靠神。
  • 「见你的脚陷入淤泥中」(22节),是与「耶利米就陷在淤泥中」(6节)形成对比。被逼迫的信徒只是一时「陷在淤泥中」,逼迫信徒的人却是深深地「陷入淤泥中」不能自拔。
  • 22b可译为:「你信任的朋友欺骗了你,胜过了你;现在你的脚陷入淤泥,他们却离弃你」(英文ESV译本)。今天,许多人也装作大众的「知己的朋友」(22节),也只会说好话、喊口号,把人引入歧途。等受害者的「脚陷入淤泥」,这些人就会销声匿迹,把别人撇在那里苦苦挣扎。因此,每个人都要学习在神面前作出智慧的选择,谁也不应指望由别人为自己的错误选择支付代价。

【耶三十八24】「西底家对耶利米说:『不要使人知道这些话,你就不至于死。」

【耶三十八25】「首领若听见了我与你说话,就来见你,问你说:“你对王说什么话不要向我们隐瞒,我们就不杀你。王向你说什么话也要告诉我们。”」

【耶三十八26】「你就对他们说:“我在王面前恳求不要叫我回到约拿单的房屋死在那里。”』」

【耶三十八27】「随后众首领来见耶利米,问他,他就照王所吩咐的一切话回答他们。他们不再与他说话,因为事情没有泄漏。」

【耶三十八28】「于是耶利米仍在护卫兵的院中,直到耶路撒冷被攻取的日子。」

  • 西底家对先知的预言不予置评,只是嘱咐他「不要使人知道这些话」(25节)。虽然他害怕将来的结局,但更害怕眼前的难处;虽然他也害怕神,但更害怕人。因此,虽然大难当头、也知道出路,他还是犹疑不定、得过且过,没有勇气迈出信心的脚步。
  • 26节的理由是实际情况(三十七20),并非撒谎。诚实是不能撒谎,而不是什么都说(15节)。神的百姓不必凡事合盘托出、主动泄露机密,而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十16)。
  • 西底家对神还有一点敬畏,也盼望神给他一个机会。但这一点敬畏却起不了作用,因为他更惧怕眼见的环境、更相信自己的判断(19、25节)。因此,虽然西底家一再地求问耶利米,也一再地放弃神所开的出路。人若没有圣灵在里面动工,是不可能甘心顺服神的。凡是自信能专心跟随神的人,应当想想自己哪一点比西底家更强——我们对神的认识比西底家更多吗(16节)?我们的父亲比约西亚更敬虔吗?我们的牧师比耶利米更有说服力吗(17-18节)?我们的难处比西底家更大吗(22-23节)?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到底是什么使我们对自己如此有把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