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七1】「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

【耶七2】「『你当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在那里宣传这话说:你们进这些门敬拜耶和华的一切犹大人,当听耶和华的话。」

【耶七3】「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改正行动作为,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

【耶七4】「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

  • 七-十章的信息可能发表于「约雅敬登基的时候」(二十六1-6),即约西亚阵亡的第二年(王下二十三34)。其中七1-八3是在圣殿门口的讲道(2节),所以被称为「圣殿讲章」。这番话谴责百姓「倚靠虚谎」(4节),所以激起了强烈的反对,可能记载于二十六7-24。
  • 当时百姓认为圣殿是至圣的、是永活真神的殿,所以当然也是耶路撒冷牢不可破的绝对保证。因此,虽然他们的心已经远离神,但却非常重视宗教仪节。当人把信心从神转移到圣殿身上的时候,圣殿就成了偶像、宗教就成了迷信。因此,神让先知特别「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2节),唤醒那些进进出出、忙着献祭的百姓。先知的信息非常简单:如果百姓还想在「这地方仍然居住」(3、7节),就当「改正行动作为」(3、5节),因为圣约的应许只属于谨守遵行神话语的人(申七12-15)。
  • 「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4节),这是假先知用三次重复的修辞方式,强调神既然「拣选了锡安」(诗一百三十二13),当作自己的「永远安息之所」(诗一百三十二14),祂就绝不会允许「耶和华的殿」被毁。因此,不管有什么危难,信实的神必然会出手拯救圣殿,所以圣殿必能给人提供庇护(六14;八14)。这套「圣殿神学」听起来既有圣经根基、又严密推理,实际上却是似是而非的「虚谎的话」(4节)。因为神在宣告悦纳所罗门献殿的同时(王上九3),也清楚地警告:「倘若你们和你们的子孙转去不跟从我,不守我指示你们的诫命律例,去事奉敬拜别神,我就必将以色列人从我赐给他们的地上剪除,并且我为己名所分别为圣的殿也必舍弃不顾」(王上九6-7)。假先知把圣殿当作避难所,却不把神自己当作避难所;把圣殿当作神的居所,却忘记「心灵痛悔、谦卑的人」(赛五十七15)才是让神真正「安息的地方」(赛六十六1-2)。他们使人把信心放在建筑物上,用外面的仪文代替里面的敬畏和顺服,以致「不听(13节;六10、17)神的一再警告。
  • 今天,普世教会中也充斥着许多这样的假教师,他们并不否定神的话语,但却断章取义地引用、偷梁换柱地扭曲,用人所定义的「恩典」淡化神的圣洁,用人所定义的「慈爱」抹杀神的公义;结果是误导信徒「倚靠虚谎的话」(4节),活在虚假的「恩典、平安和属灵」的感觉里,沦为「不受惩治」(三20;五3)、「不受教训」(28节;十七23;三十二33;三十五13)的人。

【耶七5】「『你们若实在改正行动作为,在人和邻舍中间诚然施行公平,」

【耶七6】「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在这地方不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

【耶七7】「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就是我古时所赐给你们列祖的地,直到永远。」

  • 5-6节所列举的,都是《申命记》里圣约的要求(申六14;十四29;十九10;二十四19-21;二十五15),并不是百姓额外的负担。
  • 神不是越多越好,办法也不是越多越保险。神的百姓若是「随从别神」(6节),实际上是「陷害自己」(6节),使自己「与神隔绝」(赛五十九2).教会若是倚靠基督之外的各种技巧、方法来事奉、传福音,也会「陷害自己」,使自己「与基督隔绝」(加五4)。因为「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雅四4)。
  • 百姓并非倚靠遵守西奈之约,才得以进入迦南、承受圣约的恩典。但他们进入迦南之后,只有遵行圣约,才能长久地活在恩典中(申七12-15),「在这地方仍然居住」(7节)。今天,有些假教师认为既然恩典是白白的,信徒就应当摆脱负罪感,不必总是认罪悔改、活在良心愧疚里。人若相信这套「虚谎的话」(4节)、自欺欺人地活在虚假的安全感里,必然会「从恩典中坠落」(加五4),将来在主台前「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林前三15)。

【耶七8】「『看哪,你们倚靠虚谎无益的话。」

【耶七9】「你们偷盗,杀害,奸淫,起假誓,向巴力烧香,并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

【耶七10】「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你们这样的举动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吗?」

【耶七11】「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你们眼中岂可看为贼窝吗?我都看见了。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七12】「你们且往示罗去,就是我先前立为我名的居所,察看我因这百姓以色列的罪恶向那地所行的如何。』」

【耶七13】「耶和华说:『现在因你们行了这一切的事,我也从早起来警戒你们,你们却不听从;呼唤你们,你们却不答应。」

【耶七14】「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的地施行,照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一样。」

【耶七15】「我必将你们从我眼前赶出,正如赶出你们的众弟兄,就是以法莲的一切后裔。』」

  • 假先知的「圣殿神学」不但是「虚谎的话」(4节),也是「无益的话」(4节)。他们一面违反十诫(9节)、一面到圣殿敬拜(10节),还天真地以为「我们可以自由了」(10节),其实只是自欺欺人、「陷害自己」(6节),使自己与圣约的恩典隔绝。因为这圣殿表面上是称为神名下的,其实已经成了人「所倚靠的」(14节)偶像。
  • 「这称为我名下的殿在你们眼中岂可看为贼窝吗」(11节),比喻百姓的做法实际上是在亵渎圣殿,把圣殿当作犯罪之余的休息所、包庇盗贼的避难所。主耶稣引用了本节(可十一17;路十九46)。
  • 「示罗」(12节)是士师时代安放会幕和约柜的地方(士十八31;撒上一3),但神却「因这百姓以色列的罪恶」(12节),允许非利士人掳走了约柜、摧毁了示罗(撒上五1;诗七十八60)。示罗的命运证明,物质的圣殿并不能带来平安,外表的敬拜也不能免除管教。
  • 「以法莲」(15节),代指北方十个支派。北国因为悖逆神,已在一百多年前被掳亚述(王下十七6-18)。神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工作法则都是相同的,祂过去「向那地所行的」(12节),将来也会行在这地(14节);过去赶出北国以色列,将来也会赶出南国犹大(15节)。百姓若执意「不听从」(13节;26节;二十六5),神「必使这殿如示罗,使这城为地上万国所咒诅的」(二十六6)。
  • 无论是约柜、示罗,还是圣殿、锡安,都是借着物质的事物来表明人与神的真实关系。我们若用属灵的事物或经历代替神,却不肯真实地「虚心痛悔」(赛六十六1),不肯把心思放在与神的实际关系上,无论是事奉、敬拜,还是宣教、传道,最终都会变成「虚谎无益」(8节)。正如神所说的:「传讲律法的都不认识我」(二8)。
上图:示罗考古挖掘现场Tel Shiloh。在整个士师时代,会幕和约柜大部分时间都在示罗。

上图:示罗考古挖掘现场Tel Shiloh。在整个士师时代,会幕和约柜大部分时间都在示罗。

【耶七16】「『所以,你不要为这百姓祈祷;不要为他们呼求祷告;也不要向我为他们祈求,因我不听允你。」

【耶七17】「他们在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所行的,你没有看见吗?」

【耶七18】「孩子捡柴,父亲烧火,妇女抟面作饼,献给天后,又向别神浇奠祭,惹我发怒。”」

【耶七19】「耶和华说:『他们岂是惹我发怒呢?不是自己惹祸,以致脸上惭愧吗?』」

【耶七20】「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将我的怒气和忿怒倾在这地方的人和牲畜身上,并田野的树木和地里的出产上,必如火着起,不能熄灭。』」

  • 为人代求是先知的职责之一(创二十7、17;民十一2,廿一7;摩七1-9;王下十九4),耶利米曾经屡次为百姓代求(十四7、13;十五1;十八20),西底家王(二十一2;三十七3)、约哈难(四十二2)也曾要求他为百姓代求,但却被神禁止。16节是神第一次命令先知「不要为这百姓祈祷;不要为他们呼求祷告」(七16;十一14;十四11),因为犹大男女老少热衷于敬拜偶像(17-18节),长期违背圣约,已经耗尽了神「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现在神必须按照圣约,把他们「赶出」(15节)应许之地了。
  • 「听允 שָׁמַע/shaw-mah’」(16节)原文就是「听 שָׁמַע/shaw-mah’」,神让百姓「听」(2、23节)自己的话,百姓既「不听从」(13、24、26、27、28节)神一再的「警戒」(13节),也「不答应」(13、27节)神反复的「呼唤」(13、27节),所以神也「不听允」(16节)先知为他们的代祷。
  • 「天后」(18节),就是迦南人的女神「亚斯她录」(王下二十三13)、亚述和巴比伦的女神伊什塔尔(Ishtar)。「抟面作饼,献给天后」(18节),指「做天后像的饼供奉她」(四十四19)。
上图:主前2350–2150年阿卡德帝国(Akkadian Empire)的印章,上面是天后伊什塔尔(Ishtar),她背着武器,头戴有角的头盔,践踏着被拴在皮带上的狮子。苏美尔神话里的女神伊南娜(Inanna),在阿卡德、亚述和巴比伦神话中被称为伊什塔尔(Ishtar),在黎凡特地区被称为亚斯她录(Astarte)和亚纳特(Anath),是古代埃及、印度、希腊和罗马神话中各种女神的原型。

上图:主前2350–2150年阿卡德帝国(Akkadian Empire)的印章,上面是天后伊什塔尔(Ishtar),她背着武器,头戴有角的头盔,践踏着被拴在皮带上的狮子。苏美尔神话里的女神伊南娜(Inanna),在阿卡德、亚述和巴比伦神话中被称为伊什塔尔(Ishtar),在黎凡特地区被称为亚斯她录(Astarte)和亚纳特(Anath),是古代埃及、印度、希腊和罗马神话中各种女神的原型。

【耶七21】「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你们将燔祭加在平安祭上,吃肉吧!」

【耶七22】「因为我将你们列祖从埃及地领出来的那日,燔祭平安祭的事我并没有提说,也没有吩咐他们。」

【耶七23】「我只吩咐他们这一件说:“你们当听从我的话,我就作你们的神,你们也作我的子民。你们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

【耶七24】「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竟随从自己的计谋和顽梗的恶心,向后不向前。」

【耶七25】「自从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那日,直到今日,我差遣我的仆人众先知到你们那里去,每日从早起来差遣他们。」

【耶七26】「你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竟硬着颈项行恶,比你们列祖更甚。」

【耶七27】「『你要将这一切的话告诉他们,他们却不听从;呼唤他们,他们却不答应。」

【耶七28】「你要对他们说:这就是不听从耶和华——他们神的话、不受教训的国民;从他们的口中,诚实灭绝了。』」

  • 根据律法,「燔祭」(21节)必须完全焚烧在祭坛上,献祭者不可以吃「燔祭」的祭肉(利一9),但可以享用「平安祭」(21节)的祭肉(利七15)。现在神却不同寻常地宣布:「你们将燔祭加在平安祭上,吃肉吧」(21节)。既然百姓忽略西奈之约的要求,「不听从,不侧耳而听」(24、26节),献祭的仪式就毫无意义,所以他们不但可以随便吃平安祭的肉,也可以随便吃燔祭的肉,反正都与神无关。这不是「我们可以自由了」(10节),而是被神「任凭」(罗一24)了。
  • 22-23节是说:当神与百姓订立西奈之约时,首先要求百姓听命(23节;出十九4-6),然后颁布十诫(出二十1-16),最后才制定献祭制度(22节;出二十24-26)。因此,「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
  • 「比你们列祖更甚」(26节),指百姓不但没有吸取列祖的教训,反而一面犯罪(9节)、一面献祭(10节)。因为他们自以为属灵,所以对一切劝诫都「不听从」(13、24、26、27、28节)、「不答应」(13、27节),成了「不受惩治」(二30;五3)的百姓,沦为「不受教训的国民」(28节;十七23;三十二33;三十五13)。

【耶七29】「耶路撒冷啊,要剪发抛弃,在净光的高处举哀;因为耶和华丢掉离弃了惹祂忿怒的世代。」

【耶七30】「耶和华说:『犹大人行我眼中看为恶的事,将可憎之物设立在称为我名下的殿中,污秽这殿。」

【耶七31】「他们在欣嫩子谷建筑陀斐特的邱坛,好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女。这并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耶七32】「耶和华说:『因此,日子将到,这地方不再称为陀斐特和欣嫩子谷,反倒称为杀戮谷。因为要在陀斐特葬埋尸首,甚至无处可葬;」

【耶七33】「并且这百姓的尸首必给空中的飞鸟和地上的野兽作食物,并无人哄赶。」

【耶七34】「那时,我必使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都止息了,因为地必成为荒场。』」

  • 先知呼吁百姓「剪发抛弃,在净光的高处举哀;因为耶和华丢掉离弃了惹祂忿怒的世代」(29节),正如「他们也厌弃了」(六19)神的话语。
  • 百姓并没有废弃圣殿,只是把偶像搬到圣殿(30节;王下二十一5、7),结果「污秽这殿」(30节),使这殿不能再称为神名下的殿。但他们却仍然宣称「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4节),幻想这殿能使他们「平安了!平安了」(六14)。
  • 「欣嫩子谷」(31节)是环绕耶路撒冷西面和南面的山谷,「陀斐特」(21节)的意思是「焚烧之处」,位于欣嫩子谷中。百姓一面遵守律法到圣殿献祭(10、21节),一面违背律法(利十八21)到欣嫩子谷焚烧儿女敬拜偶像(31节;王下二十一6;二十三10),在神面前绝不能功过相抵,所以必然会招致圣约的咒诅。百姓敬拜偶像的地方,必然会变成他们的墓地(32节)。
  • 「无人哄赶」(33节),指幸存者稀少,以致无人赶跑吃尸体的鸟兽。
  • 假先知一面「污秽这殿」、一面宣称「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4节)。而神的回答是:「我必使犹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欢喜和快乐的声音,新郎和新妇的声音,都止息了,因为地必成为荒场」(34节)。当百姓沦为「不受教训的国民」(28节)以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出路,惟有「拔出、拆毁、毁坏、倾覆」(一10),才能「重新建立、栽植」(一10)。
  • 今天,我们也常常一面用基督以外的事物「污秽这殿」,一面自以为是花样翻新的敬拜;一面「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女」(31节)、献给世界,一面自以为是追求上进;一面心中有「许多的神,许多的主」(林前八5),一面自以为「我们可以自由了」(10节)。我们越是自我辩解、自圆其说,就越「不受教训」、安于虚谎,对神的话语也越「不听从」(13、24、26、27、28节)、「不答应」(13、27节),被神「拔出、拆毁」的时候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