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耶四1】「耶和华说:以色列啊,你若回来归向我,若从我眼前除掉你可憎的偶像,你就不被迁移。」

【耶四2】「你必凭诚实、公平、公义,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列国必因耶和华称自己为有福,也必因祂夸耀。」

  • 1-2节是神对已经被掳的北国以色列的应许,可译为「耶和华说:『以色列啊,你若回转,回转归向我,若从我眼前除掉你可憎的偶像,不再犹疑不定,凭诚实、公平、公义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列国就必因祂蒙福,也必因祂夸耀。』」(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
  • 北国若诚心悔改、弃绝偶像,就能照着西奈之约归神「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实现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让地上的万族都因他的后裔蒙福(创十二3;十八18)。

【耶四3】「耶和华对犹大和耶路撒冷人如此说:要开垦你们的荒地,不要撒种在荆棘中。」

【耶四4】「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你们当自行割礼,归耶和华,将心里的污秽除掉;恐怕我的忿怒因你们的恶行发作,如火着起,甚至无人能以熄灭!」

  • 3-4节是神对即将被掳的南国犹大的呼唤。
  • 「开垦你们的荒地」(3节),比喻预备心田,让神公义的雨水渗透进去(何十12)。「不要撒种在荆棘中」(3节),比喻应当清除各种思虑、偶像,免得神的话语被荆棘挤住,无法生长、结实(太十三7、22;可四7、18-19;路八7、14)。
  • 「割礼」(4节)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与神立约的记号(创十七11),也是弃绝肉体情欲的象征(西二11)。「自行割礼」(4节),是比喻重新与神立约,「归耶和华,将心里的污秽除掉」(4节),「不可再硬着颈项」(申十16)。
  • 在约西亚复兴的期间,犹大虽然外表属灵,里面却充满了污秽,百姓的灵里荒凉到了极点,心中长满荆棘、拦阻神的话语生根,以致丧失了结果子的能力。虽然神一再地忍耐、宽容百姓,多次多方地呼唤他们回转悔改,但等候是有期限的,「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来十二6)。百姓若拒不悔改,神一定会伸出管教的手,把人完全拆毁、重新建造。因此,3-4节是神对南国犹大的最后呼唤,祂的忿怒即将因百姓的恶行发作,「如火着起,甚至无人能以熄灭」(4节)!

【耶四5】「你们当传扬在犹大,宣告在耶路撒冷说:你们当在国中吹角,高声呼叫说:你们当聚集!我们好进入坚固城!」

【耶四6】「应当向锡安竖立大旗。要逃避,不要迟延,因我必使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来到。」

【耶四7】「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是毁坏列国的。它已经动身出离本处,要使你的地荒凉,使你的城邑变为荒场无人居住。」

【耶四8】「因此,你们当腰束麻布,大声哀号,因为耶和华的烈怒没有向我们转消。」

  • 6-31节宣告毁灭即将临到,神的忿怒之火即将发作(4节)。「吹角」(5节)是敌人入侵时所发的警报。
  • 「应当向锡安竖立大旗」(6节),是指示城外的难民躲到锡安城里。
  • 「我必使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来到」(6节),这是神宣告,是祂使仇敌从北方入侵(一13),百姓大祸临头,是因为神管教他们,而不是神不能保护他们。
  • 「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7节),比喻敌人的大军已经出发(一14)。此时先知还没有明确说明敌人是谁(二十4),因为亚述和巴比伦都像狮子一样,是列国残暴的毁坏者。
  • 「腰束麻布,大声哀号」(8节),是表达极度的悲伤(六26)。
  • 「耶和华的烈怒没有向我们转消」(8节),指约西亚的努力并不能改变人心,「玛拿西所犯的一切罪」(王下二十四3)已经无法从百姓的心中清除,所以神的审判已定(王下二十二16-17),百姓虚假的安全感(二35)只是自欺欺人。

【耶四9】「耶和华说:『到那时,君王和首领的心都要消灭;祭司都要惊奇,先知都要诧异。』」

【耶四10】「我说:『哀哉!主耶和华啊,祢真是大大地欺哄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你们必得平安。”其实刀剑害及性命了。』」

【耶四11】「那时,必有话对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有一阵热风从旷野净光的高处向我的众民(原文是民女)刮来,不是为簸扬,也不是为扬净。」

【耶四12】「必有一阵更大的风从这些地方为我刮来;现在我又必发出判语,攻击他们。』」

  • 神管教的程度将远远超过人的想象,不但会瓦解君王和首领的士气,号称与神最近的祭司都要「惊奇」(9节),承诺虚假平安的假先知也会「诧异」。
  • 「你们必得平安」(10节),是当时假先知迎合大众心理、宣传虚假的安全感(六14;十四13;二十三17),「其实没有平安」(六14)。这并不是神「欺哄这百姓和耶路撒冷」(10节),而是神任凭百姓粉饰太平、自我「欺哄」,甚至宣称「先知的话必成为风;道也不在他们里面。这灾必临到他们身上」(五13)。因为神已一再宣告审判将至,听信假先知的百姓「必因饥荒刀剑抛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十四15-16)。
  • 「热风」(11节),指从旷野吹来炎热的风,会使草木枯萎,令人不堪忍受,比喻毁灭。。
  • 「簸扬、扬净」(11节),指用风吹去谷壳和砂粒,留下谷粒。但这阵猛烈的热风「不是为簸扬,也不是为扬净」(11节),而是要将连谷粒也吹走,比喻审判要临到所有的百姓。
  • 「更大的风」(12节),比喻吞灭列国的巴比伦。「为我刮来」(12节),指巴比伦的入侵不是意外,而是神的旨意,祂要用审判「攻击」(12节;一16)悖逆的百姓。

【耶四13】「看哪,仇敌必如云上来;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匹比鹰更快。我们有祸了!我们败落了!」

【耶四14】「耶路撒冷啊,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恶念存在你心里要到几时呢?」

【耶四15】「有声音从但传扬,从以法莲山报祸患。」

【耶四16】「你们当传给列国,报告攻击耶路撒冷的事说:有探望的人从远方来到,向犹大的城邑大声呐喊。」

【耶四17】「他们周围攻击耶路撒冷,好像看守田园的,因为她背叛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四18】「你的行动,你的作为,招惹这事;这是你罪恶的结果,实在是苦,是害及你心了!」

  • 敌军「如云上来」(13节),势不可挡,但百姓并非没有出路。神没有用假平安去欺哄百姓,却向他们指出了真平安的悔改之路:「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14节);不但在外面除去偶像,也从心里除去诡诈的「恶念」(14节),才能与神恢复正常关系,在管教中得救。
  • 「但」(15节)位于应许之地的最北端,也是北国敬拜金牛犊的两个中心之一。「以法莲山」(15节)从示剑向南延伸到伯特利,已经快到耶路撒冷。
  • 「探望的人」(16节),指敌军的先头部队。
  • 「有声音从但传扬,从以法莲山报祸患。」(15节),表明敌军入侵的消息从北向南,传到了犹大的边界,耶路撒冷危在旦夕;也表明神并没有让灾难突然临到,而是给了百姓充分的警告(15-17节)和足够的认罪时间(18节)。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耶四19】「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我心疼痛!我心在我里面烦躁不安,我不能静默不言,因为我已经听见角声和打仗的喊声。」

【耶四20】「毁坏的信息连络不绝,因为全地荒废。我的帐棚忽然毁坏;我的幔子顷刻破裂。」

【耶四21】「我看见大旗,听见角声,要到几时呢?」

【耶四22】「耶和华说:我的百姓愚顽,不认识我;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

  • 19-31节是耶利米所作的哀歌。
  • 「我看见大旗,听见角声,要到几时呢」(21节),这是在问神的警告要持续多久,因为真正的管教还没有开始。管教即将升级,仇敌兵临城下,但百姓的灵里却毫无反应,所以神的回答给「愚顽」(22节)的百姓下了一个结论:「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22节)。连蒙恩的选民尚且如此,世上更没有人能够主动悔改、回转寻求神。

【耶四23】「先知说:我观看地,不料,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

【耶四24】「我观看大山,不料,尽都震动,小山也都摇来摇去。」

【耶四25】「我观看,不料,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

【耶四26】「我观看,不料,肥田变为荒地;一切城邑在耶和华面前,因祂的烈怒都被拆毁。」

【耶四27】「耶和华如此说:全地必然荒凉,我却不毁灭净尽。」

【耶四28】「因此,地要悲哀,在上的天也必黑暗;因为我言已出,我意已定,必不后悔,也不转意不做。」

【耶四29】「各城的人因马兵和弓箭手的响声就都逃跑,进入密林,爬上磐石;各城被撇下,无人住在其中。」

【耶四30】「你凄凉的时候要怎样行呢?你虽穿上朱红衣服,佩戴黄金装饰,用颜料修饰眼目,这样标致是枉然的!恋爱你的藐视你,并且寻索你的性命。」

【耶四31】「我听见有声音,仿佛妇人产难的声音,好像生头胎疼痛的声音,是锡安女子(就是指民的意思)的声音;她喘着气、挓挲手,说:我有祸了!在杀人的跟前,我的心发昏了。」

  • 「穿上朱红衣服,佩戴黄金装饰,用颜料修饰眼目」(30节),是把犹大比喻成讨好顾客的娼妓(启十七4)。「恋爱你的」(30节),指犹大所讨好的势力。大难当头,犹大仍然不肯倚靠自己真正的丈夫(三1),而是倚靠外交斡旋的手段寻求安全,但却无法获得情人们的喜爱,等待她的只有毁灭和荒凉。
  • 「挓挲手」(31节),可译为「伸开手」(和合本修订版),表示祷告求救。犹大就像一个水性杨花、又奄奄一息的女子,既可恨、又可怜,现在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 23-31节是一首感情奔放的诗歌,描述了神的审判来临的异象。这审判是如此严厉,就像创造的逆转,地将回到受造之初的「空虚混沌」(23a;创一2),光明将被黑暗取代(23b;创一3),神所创造稳固的大地都被震动(24节;创一10),生机盎然的世界将变得荒无人烟(25;创一20-27),沃野将变成荒地(26a;创一11)。但神却应许「不毁灭净尽」(27节),因为神的管教不是为了毁灭,而是为了成就祂荣耀的旨意。因此,无论是拆毁、还是重建,不管人是否能跟上,神的话语已出、旨意已定,「必不后悔,也不转意不做」(28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