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书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耶四1】「耶和华说:以色列啊,你若回来归向我,若从我眼前除掉你可憎的偶像,你就不被迁移。」

「迁移」指被掳。

【耶四2】「你必凭诚实、公平、公义,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列国必因耶和华称自己为有福,也必因祂夸耀。」

「称自己为有福」神的百姓悔改,不单对自己有益,列国也蒙福气。

【耶四3】「耶和华对犹大和耶路撒冷人如此说:要开垦你们的荒地,不要撒种在荆棘中。」

约西亚年间,犹大在外面有属灵的复兴,但在实际仍停留在拜偶像的光景。神百姓灵里的荒凉已经到了极点,长满了荆棘,不再有结果子的能力。「不要撒种在荆棘中」指不要在邪恶的事物上面继续耕耘,不要盼望在邪恶的事物里得着满足。

【耶四4】「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你们当自行割礼,归耶和华,将心里的污秽除掉;恐怕我的忿怒因你们的恶行发作,如火着起,甚至无人能以熄灭!」

神是非常忍耐、包容的神,祂一再地给自己的百姓机会,呼召、等候我们回转悔改。但神的等候是有期限的,人若拒不悔改、顶撞神到一个地步,就会惹动神的怒气。「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来十二6),神会伸出管教的手,要把我们拆毁、扶持、造就到一个地步,能完全配合神荣耀的旨意。「自行割礼」比喻洁净、脱离肉体之罪恶。所有的犹太人在肉身上都是受过割礼的,但他们内心却没有受过真割礼,没有洁净自己、完全归向神。

【耶四5】「你们当传扬在犹大,宣告在耶路撒冷说:你们当在国中吹角,高声呼叫说:你们当聚集!我们好进入坚固城!」

先知预言神的管教即将来临,强敌即将入侵。「吹角」是面对敌人入侵时所发的警报。

【耶四6】「应当向锡安竖立大旗。要逃避,不要迟延,因我必使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来到。」

「大旗」指在高处悬挂的讯号,通常是为聚集众人准备出战,这里是指引难民躲到锡安城里。「从北方」指巴比伦人将从北方入侵。

【耶四7】「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是毁坏列国的。它已经动身出离本处,要使你的地荒凉,使你的城邑变为荒场无人居住。」

「狮子」指巴比伦。

【耶四8】「因此,你们当腰束麻布,大声哀号,因为耶和华的烈怒没有向我们转消。」

「麻布」用粗黑的毛布做成的宽松衣服或布,在举哀或屈辱时穿戴。「没有向我们转消」用约西亚复兴的努力没能改变人心,玛拿西执政时所引进的许多罪恶依然盛行(王下二十四3)。

【耶四9】「耶和华说:『到那时,君王和首领的心都要消灭;祭司都要惊奇,先知都要诧异。』」

神管教的手将是沉重的,以致那些号称与神最近的祭司和先知都吃惊。「心都要消灭」即丧胆。假先知引诱百姓产生虚假的安全感。他们要诧异自己的预言没有应验。

【耶四10】「我说:『哀哉!主耶和华啊,祢真是大大地欺哄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你们必得平安。”其实刀剑害及性命了。』」

神任凭百姓自己「欺哄」自己,他们行恶必然惹动审判,却听信假先知的话,以为不会有审判。神已很清楚地警告犹大将临的灾祸(五13,十四15-16),「必得平安」是当时假先知所传的信息(六14,十四13,二十三16-17)。

【耶四11】「那时,必有话对这百姓和耶路撒冷说:『有一阵热风从旷野净光的高处向我的众民(原文是民女)刮来,不是为簸扬,也不是为扬净。」

「簸扬」指用风吹去谷壳和砂粒,留下谷粒。但这来自东方沙漠的干燥「热风」连谷粒也吹走,比喻审判要临到所有的百姓。

【耶四12】「必有一阵更大的风从这些地方为我刮来;现在我又必发出判语,攻击他们。』」

「更大的风」比喻了吞灭列国的巴比伦。「为我」指敌军的入侵是出于神的旨意。

【耶四13】「看哪,仇敌必如云上来;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匹比鹰更快。我们有祸了!我们败落了!」

【耶四14】「耶路撒冷啊,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恶念存在你心里要到几时呢?」

神不会用假平安去骗祂的百姓,而是指出真平安的路:「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不只是外表上不拜偶像,而且是从心中除去「恶念」,与神的关系恢复正常。

【耶四15】「有声音从但传扬,从以法莲山报祸患。」

「但」在以色列北界。「以法莲山」从示剑伸展至伯特利,距耶路撒冷仅数里之遥,显示敌人来侵的消息已传到南国的边界,耶路撒冷与整个犹大的灭亡已迫在眉睫。

【耶四16】「你们当传给列国,报告攻击耶路撒冷的事说:有探望的人从远方来到,向犹大的城邑大声呐喊。」

「探望的人」指敌军监视及封锁被围困的城。

【耶四17】「他们周围攻击耶路撒冷,好像看守田园的,因为她背叛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耶四18】「你的行动,你的作为,招惹这事;这是你罪恶的结果,实在是苦,是害及你心了!」

【耶四19】「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我心疼痛!我心在我里面烦躁不安,我不能静默不言,因为我已经听见角声和打仗的喊声。」

耶利米借着默示看到了来入侵的仇敌,便怀着心如刀割一般的痛苦,作了一首哀歌(19-31节)。

【耶四20】「毁坏的信息连络不绝,因为全地荒废。我的帐棚忽然毁坏;我的幔子顷刻破裂。」

「帐棚」泛指住所。「幔子」指帐篷的幔子。

【耶四21】「我看见大旗,听见角声,要到几时呢?」

【耶四22】「耶和华说:我的百姓愚顽,不认识我;他们是愚昧无知的儿女,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

如果百姓坚持愚顽悖逆,管教就会继续下去。巴比伦的军队就要来到了,但百姓的灵里面却没有什么触动和反应,所以神就给愚顽的百姓下了一个结论:「有智慧行恶,没有知识行善」。这就是亚当生命的光景,因为人心里的恶,一直要背向神。

【耶四23】「先知说:我观看地,不料,地是空虚混沌;我观看天,天也无光。」

大地遭破坏的凄凉结局,彷佛地球受造之初空虚混沌的情形(创一2)。

【耶四24】「我观看大山,不料,尽都震动,小山也都摇来摇去。」

【耶四25】「我观看,不料,无人;空中的飞鸟也都躲避。」

【耶四26】「我观看,不料,肥田变为荒地;一切城邑在耶和华面前,因祂的烈怒都被拆毁。」

【耶四27】「耶和华如此说:全地必然荒凉,我却不毁灭净尽。」

这些管教是沉重的,施行管教的神心情也是沉重的。神把这样沉重的情形摆了出来,但神的怜悯却没有减少,祂仍在这些沉重的话里面插进了一句满了安慰的话:「我却不毁灭净尽」。因为神管教的目的不是为了毁灭,而是为了成就自己荣耀的旨意。

【耶四28】「因此,地要悲哀,在上的天也必黑暗;因为我言已出,我意已定,必不后悔,也不转意不做。」

【耶四29】「各城的人因马兵和弓箭手的响声就都逃跑,进入密林,爬上磐石;各城被撇下,无人住在其中。」

【耶四30】「你凄凉的时候要怎样行呢?你虽穿上朱红衣服,佩戴黄金装饰,用颜料修饰眼目,这样标致是枉然的!恋爱你的藐视你,并且寻索你的性命。」

「恋爱你的」指犹大所讨好的外国势力,犹大不断设法与外国结盟,寻求安全。

【耶四31】「我听见有声音,仿佛妇人产难的声音,好像生头胎疼痛的声音,是锡安女子(就是指民的意思)的声音;她喘着气、挓挲手,说:我有祸了!在杀人的跟前,我的心发昏了。」

「挓挲手」即「伸手」或「举手」,表示祷告求救。本节将犹大所受的痛苦,比作生产的痛苦。